<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帝奋斗日常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因为裴清殊有过微服私访的经验,知道钦差具有一定的危险性,所以他让赵虎从璇玑堂里挑选了几个功夫上佳的影卫,暗中跟着老九和傅煦等人,以保护他们的安全。

    两人临出发之前,裴清殊特意单独召见了他们:“这次朕派你们出去的主要目的,就是调查各地官府在税务上的造假行为。有些贪官为了掩饰自己的罪行,很有可能会狗急跳墙,你们务必要注意自身的安全。必要时可亮明身份,出示朕的密旨。”

    有了裴清殊的密旨,老九就可以在不过问裴清殊的情况下,直接捉拿正七品以下的官员,这个权力可以说是非常大了。

    不过裴清殊怕老九冲动,滥用这项权力,便一再嘱咐道:“但你们要记得,捉拿贪官,不是你们的主要任务。朕要你们搞清楚的,是他们欺上瞒下的方法,以从根本上解决收税难的问题。若是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最好不要轻易动作,以免打草惊蛇,得不偿失。”

    简郡王和傅煦都赶紧答应下来。

    两人走后,裴清殊看着他们的背影,稍稍地松了一口气。

    他对老九和傅煦两个,可以说都是给予了厚望的。

    希望这次出京的经历,能将老九的棱角稍微磨平一些,还能让傅煦多积累一些实践经验吧。

    傅煦从七岁开始就跟在裴清殊身边做伴读,长这么大除了南巡伴驾之外,几乎没有出过京城。他若要真正成为一个能臣的话,还需要对民生民情有更加深刻的了解。

    但要将傅煦外放,让他去地方做官,裴清殊又有些舍不得。所以叫傅煦出京办差,是眼下最为合适的选择了。

    解决了钦差的事情之后,裴清殊把手头的事情简单处理了一下,便让人摆驾去坤仪宫探望皇后。

    虽说皇后已经暂时把宫务交了出去,但冬儿还小,难免要皇后分出不少心神去照顾他。

    裴清殊担心皇后太过操劳,所以这段时间就会更加频繁地去坤仪宫陪伴皇后母子。

    不过让裴清殊没想到的是,他今日竟然在坤仪宫里,见到了两个不速之客——

    淮阳大长公主,还有她的小儿媳妇邹氏。

    裴清殊刚开始还愣了一下,不知道这两个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皇后的寝宫里。

    过去做皇子的时候,裴清殊可从来没见淮阳这个姑姑来十二皇子府走动过。

    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淮阳大长公主八成是打着宋家的名义来见宋皇后的。

    只是不知道,裴清殊都把皇后的父亲宋尧封为忠勤伯,让他们单独建府了,淮阳大长公主怎么还能厚着脸皮贴过来。

    许是因为在之前的太子之争当中,淮阳大长公主支持的是二皇子,而不是裴清殊的缘故,一听说皇帝来了,淮阳大长公主便有些心虚地站了起来,说要告辞了。

    裴清殊对淮阳这个性格十分倨傲的姑姑向来是没有什么好感的,见她这般慌张的模样,裴清殊甚至还有点想笑:“怎么朕一来,你们就要急着走呢?朕是吃人的老虎不成?”

    淮阳长公主看了一旁的邹氏一眼,有些尴尬地说道:“后宅妇人,哪好意思叨扰皇上。”说着便领着儿媳妇,匆匆地退了出去。

    等她们走后,裴清殊收起笑容,问向皇后:“她们来做什么?”

    宋皇后也不瞒着他,颇为头疼地说道:“自然是来让我这个宋家的女儿,为宋家做些事情的。”

    听宋皇后说了裴清殊才知道,原来淮阳大长公主不仅想让宋氏帮她的小儿子宋泱安排个差事,还想让宋家的几个孩子进宫,和宗亲们一起读书。

    皇后听了之后,不禁有几分动气。但为了腹中的孩子,她一直忍着。直到裴清殊来,才算“解救”了皇后。

    裴清殊听皇后说完之后,也忍不住有几分生气:“这个淮阳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呢?别说后宫不得干政,就算你可以在朕身边吹一吹枕边风,让朕帮你娘家人安排个差事,那也是安排你的嫡亲哥哥啊。宋泱一个不过是你的一个堂兄罢了,她凭什么这样要求你?”

    宋氏委屈地说道:“臣妾心里也是这样想的啊,只是大伯母到底是长辈……”

    宋氏并不是一个软弱可欺的人,当初英国公之女登门挑衅的时候,宋氏可是非常果断地选择了回击。

    但淮阳大长公主既是裴清殊的姑姑,又是皇后的大伯母,宋氏是真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她才好。

    裴清殊能理解皇后的难处,但还是感到有些窝火:“所以,你答应她们了么?”

    宋氏摇摇头道:“还没有。臣妾正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回绝她们呢,皇上就来了。”

    裴清殊突然感到很庆幸,幸好他今天来得及时。不然万一皇后答应了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要求,以后都会后患无穷。

    虽说皇后是女子,没有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的说法,但皇后答应的事情,也是不能轻易反悔的。

    裴清殊怕淮阳她们这次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下次还会来骚扰皇后,就对宋氏说道:“那就好。昭屏,你只管安心养胎。以后淮阳她们再入宫来见你,你就以身体不适为由推掉,这样你也不必为难该怎么回绝她们的要求了。”

    宋氏点点头,不过还是有些不放心地说:“万一还是见着她们了呢?”

    虽说皇后现在身怀六甲,行动不便,但皇后到底是第二胎了,又处于生育的黄金时期,等胎儿满了三个月之后,她还是会参加各种宫宴的。

    裴清殊道:“那就出言婉拒。总之无论如何,都不能答应她们。”

    虽说给宋泱安排个差事,对裴清殊来说只是小事,但裴清殊不打算让自己一个皇帝,去受这种窝囊气。

    至于让宋家的孩子们进宫读书,那就更加不可能了。往朝是有过非裴姓的大臣之子,或是公主之子进宫读书的情况,不过那都是有功之臣,或是与皇帝关系亲密的公主才有的荣耀。

    现在就是有从龙之功的傅家、孟家、魏家都没有这种特权,她淮阳大长公主怎么好意思开口去要?

    也就是宋皇后脾气好,尊敬长辈。要是换了裴清殊,他肯定要在淮阳提出这些个要求的时候,就狠狠地讽刺她一顿。

    有了裴清殊给宋氏做后盾,宋皇后心里就有底多了。

    只是宋皇后忍不住担忧,一旦她当真和淮阳大长公主撕破脸皮的话,也不知道她父亲宋尧,还有母亲姜氏他们在宋家会不会难做。

    虽说宋尧已经单独建府了,可他和恪靖侯到底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打断骨头还连着筋。

    女子怀孕的时候情绪本来就会比较敏感,为了这件事情,宋皇后不禁有几分忧愁。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慈安宫里,裕妃傅氏的心情也不是很美好。

    “姑姑,您说皇后到底是什么意思啊?”裕妃微微嘟起嘴巴,有些不满地说道:“她怀孕之后,由您来管理宫务就好了啊,您以前又不是没有一个人管过。要是您忙不过来的话,宝璋还可以来帮您呀。可现在,皇后娘娘却让娴妃和我一起协理宫务,这不是在防着咱们傅家人吗?”

    提起这件事,傅太后心中其实也有一丝不快。

    她自认对皇后这个儿媳妇算是不错了,没有因为皇后还年轻,就一味地打压她,而是在裴清殊登基之初,就将凤印送到了皇后手上。

    然而皇后对她,对傅家,却显然是戒备比信任要多。

    傅太后想到这一层的时候,不是不心寒的。只是当着裕妃的面,她不能那么说。不然以裕妃的性子,傅太后觉得以后她恐怕就要和皇后闹掰了。那样的局面,无论对谁都没有好处。

    “你这么想皇后,怕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不管怎么说,本宫毕竟年纪大了,体力和精力都大不如前。有你帮衬自然是好的,只是你还年轻,又没有管家的经验。让娴妃和你一起分担一些杂务,不是挺好的吗?”

    裕妃是傅家这一辈年纪最小的女孩儿,从小被家里人娇宠着长大,心思向来较为单纯。

    听傅太后这么说,裕妃并没有觉得傅太后是在哄骗自己,反而当真听进去了几分:“这倒也是,娴妃管起那些琐碎的事情来,可真有耐心烦!而且现在宫中提倡勤俭节约之风,这可是个得罪人的活计,让娴妃去做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