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帝奋斗日常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皇后突然有孕,可以说是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包括皇后自己。

    因为当初,宋氏嫁入十二皇子府一年的时间里都没有怀上孩子。那时候裴清殊为了确定自己的长子也是嫡子,几乎很少到其他女眷房里去,就算去也会让她们服用避子汤。可就算是这样,宋氏的肚子还是一直没有动静。

    当时宋氏压力很大,十分心急。她求神拜佛,寻医问药,可以说是什么办法都用过了,可就是迟迟怀不上。

    后来宋氏好不容易,才终于怀上了冬哥儿。

    所以自打冬哥儿出生之后,皇后几乎把所有心思都花费在了这个来之不易的儿子上。

    在得知自己的体质不易受孕之后,宋氏其实已经做好了一辈子就只有冬哥儿这一个孩子的准备。

    可让她意外的是,在裴清殊登基后不久,自己竟然又怀孕了。

    对此,皇后自然是十分高兴的。只是她刚怀孕没多久,危险期还没过。宫务这边,她不得不放手交给傅太后打理。

    可裕妃是傅太后的侄女,平日就经常在傅太后身侧。这会儿皇后若是把权力全都交出去的话,她担心自己生完孩子之后,再想揽回大权就难了。

    皇后思来想去之后,让人把钟娴妃请了过来。

    琥珀是宋皇后的陪嫁丫鬟,也是她身边最亲近的心腹宫女。

    钟娴妃来之前,琥珀便了然地对宋皇后说道:“皇后娘娘,您这是想把宫务交托给娴妃娘娘打理吧?”

    皇后点点头道:“过去在恒王府的时候,本宫怀冬儿那阵儿,不就是妙珠妹妹替本宫管了一阵子的王府吗。本宫觉着她做得不错,而且最重要的是,本宫知道她不是个贪权的人。”

    琥珀问道:“您为什么会这样觉得呢?”

    “那会儿她明明可以从本宫手中抢走很多东西的,但她没有。她任劳任怨地干了几个月之后,最后什么好处都没捞着,全都原原本本地还给我了。”

    琥珀摇摇头道:“娘娘,恕奴婢直言,奴婢以为,您有些太过信任娴妃了。是,或许娴妃娘娘那时候是个不贪权的,可她现在有了二殿下呀!谁知道她的心思,会不会发生什么变化呢?”

    皇后默了默,浅浅一笑:“琥珀,其实本宫倒也不全然是出于信任娴妃,才想叫她帮忙的。只是你想想看,除了让娴妃来制约裕妃之外,本宫还有其他的选择么?与其让裕妃一家独大,还不如让娴妃同她平分秋色。”

    经皇后一提醒,琥珀才想明白,的确是这么个道理没错。

    现在宫里头只有两个妃位,皇后现在的选择其实并不多。

    要么就让傅太后和傅裕妃姑侄两个统领后宫,要么就让娴妃和裕妃一起管事,让她们两个互相斗法去。

    在这两种情况当中,显然后者对皇后更有利,皇后也就能够安心地去养胎了。

    钟娴妃是个聪明人,来坤仪宫之前,就已经猜到了皇后的用意。

    来之后,她也没有故作姿态。皇后提出来之后,娴妃便顺势答应了。

    “能为皇后娘娘分忧,是臣妾的荣幸。娘娘尽管放心待产,臣妾会听从太后娘娘的吩咐,凡事和裕妹妹商量着来,尽量不麻烦您。等您平安产下小皇子之后,臣妾再把宫务交还给您。”

    娴妃所说的,正是宋皇后想要听到的。

    她不由地握住娴妃的手,笑道:“妙珠妹妹,难怪皇上这样喜欢你,你可真是善解人意。”

    “皇后娘娘过奖了。”钟氏温婉地笑道:“您才是皇上心中最重要的人呢。”

    皇后刚刚怀孕不久,正是嗜睡的时候,精力难免有些不济。

    说完正事之后,钟氏没有久坐,很快就告退了。

    回到襄乐宫之后,钟氏就在思考一件事情。

    不过她没有立即去做,而是等皇后怀孕的消息传出来之后几天,才让人把她的父亲钟太医传了过来,以免会让人多想。

    按说后妃是不能随意见自己的家人的,尤其还是男性亲属。不过娴妃的情况比较特殊。

    她的父亲是太医院的院使,也就是太医院的负责人。他本来就可以出入后宫,面见后妃。再加上娴妃得宠,所以她就是叫钟太医过来给她请平安脉,旁人也不能说什么。

    过去娴妃还是裴清殊的侧妃时,每回钟太医对她行礼的时候,钟氏都还会向自己的父亲回礼。

    不过现在,当钟太医向自己行礼的时候,娴妃已经习惯地坐在了主位上,并没有再起身,只是和气地说道:“父亲不必多礼了,快请坐吧。”

    “谢娴妃娘娘。”钟太医恭敬地说道,“您今日召臣前来,可是哪里不适?”

    钟娴妃摇摇头道:“父亲给我配的药,我一时按时吃着,不碍事的。敬亭也很好,父亲不必担忧。”

    钟太医不明白了:“那是……?”

    “女儿是在想,现在皇后怀孕,若是她能够平平稳稳地生下这一胎自然是最好。”钟娴妃不无忧色地说道:“可现在宫里,不比过去在王府的时候人口简单。我担心,会有人对皇后和她腹中的龙胎不利。”

    钟太医闻言不由大惊:“娘娘为何会这样想?可是您发现了什么?”

    钟娴妃摇摇头道:“不是,只是想起太上皇的后宫,难免有几分为皇后,为父亲,为我自己担忧罢了。”

    钟太医在宫里呆了这么多年,也不是个傻的,很快就明白了女儿的意思:“您是担心,万一有人对皇后不利,很有可能牵连到我,甚至是娘娘身上?”

    钟娴妃点点头道:“如果真的有人想出这种‘一石二鸟’之计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那娘娘的意思是?”虽说娴妃是女儿,钟太医是父亲,可钟太医知道,自己的这个长女看似柔弱,实际上打小就非常有主意。

    当初她要嫁给裴清殊做侧妃,钟太医其实并不是非常看好的。他认为钟家虽然门第不高,但起码也是效忠皇室多年的太医世家,自己好歹还是个正三品官员,怎么能让女儿为人侧室呢?

    不过在裴清殊封了郡王、亲王之后,钟太医的态度就一点一点地转变了。

    他发现自己的这个女儿,眼光竟然比他这个做父亲的还要长远。

    等裴清殊入主东宫,钟氏获封太子妃之下位份最高的良娣时,钟太医就彻底没话说了。

    说句不嫌丢人的话,他现在基本什么都听娴妃这个做女儿的。

    娴妃有条不紊地说道:“皇后这一胎,不能由您直接负责,但您必须多费点心。若是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第一时间告诉我。”

    钟太医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

    娴妃神色郑重地说道:“第二,您和小叔在后宫,对我来说自然是很好的保护,但太医院这种地方实在太过敏感。既然钟家有女儿在后宫为妃,理应避嫌。”

    钟太医听懂娴妃的弦外之音之后,不由惊讶地瞪大双眼:“娘娘的意思是,要臣等离开太医院么?”

    “您离开太医院只是早晚的事情罢了。我只是想提醒您,最好让这一天早一点到来。小叔或是大哥留在宫里做太医倒是没什么事的,他们不是太医院院使,就算出了什么事,也找不到他们两个的头上。”

    “可是……”

    钟太医承认女儿的话有道理,可大夫都是越老越“值钱”的。钟太医今年才四十多岁,对于一个大夫来说,他正处于职业的黄金时期。

    让他这么早就离开太医院,钟太医颇有些难以接受。

    “可是按照祖宗传下来的惯例,我应当等到你哥哥有能力继承我的位子时才告老啊。”

    钟娴妃摇摇头道:“我想同您说的就是这个。趁早断了这个念想吧!以后的太医院,不能再由钟家把持了。”

    钟太医见她语气这样笃定,心中突然一凸:“您是说,这是皇上的意思吗?”

    “是,但也不是。”钟娴妃浅浅勾了勾唇角,目光明亮地说道:“皇上虽然没有明着说过要取缔钟家在太医院的位置,但我看得出来,皇上有意改变现在官位‘世袭’的现象。您与其等到被皇上收拾,再被动离开,丢了里子也丢了面子,倒不如迎合皇上的心思,主动配合皇上变法。”

    钟太医听得出来,娴妃说得很有道理。从这几日朝中闹得沸沸扬扬的税制改革中就能看出来,现在龙椅上的这位少年天子可不是个好糊弄的,他是真心实意地打算做出一番事业出来。

    改变部分官位世袭的情况,只是早晚的事情而已。

    钟太医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好吧!娘娘说的是,臣都听您的。”

    “父亲别担心,女儿也不是逼着您现在就离开太医院,现在还不是时候。”钟氏徐徐说道:“不过就算您离开了太医院,咱们钟家也不见得便就此没落了。您别忘了,咱们还有悦儿。他还这么年轻,就已经是翰林院修撰了,将来前途必然不可限量。”

    提起自己的二儿子,钟太医也是不由得面露笑容。

    他们钟家世代从医,这么多年了,只有娴妃的弟弟钟悦跑去读书考科举。没想到钟悦天赋异禀,年纪轻轻就考中了进士,在朝为官。

    不过,钟太医还是有一些顾虑:“那等过几年,臣从太医院离开之后,又能够做些什么呢?”

    娴妃婉约地笑道:“您要是怕将来呆在府里太闷的话,可以在外开医馆,也可以巡游四方,怎么舒服怎么来,这些都不是问题。”

    娴妃知道,她父亲当了一辈子的太医,一时间在观念上可能转变不过来,便一点点地劝他:“行医可以救人,但只有在朝为官,才能够救世。我们钟家,必须要做出改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