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帝奋斗日常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裴清殊现在发现,要想当一个有钱的皇帝,就不能怕得罪人。

    像太上皇那样,既怕得罪官员,又怕得罪士绅,还怕得罪老百姓,然后对税收这种原则性问题轻轻放过,其实只能让天下臣民高兴一时。

    一旦国家遇到什么问题,需要提升赋税了,太上皇就会像前年那样挨骂。这和斗米恩,升米仇的道理是类似的。

    而且这种不严查赋税的做法,不仅仅没有“藏富于民”,恰恰相反,还给了贪官污吏许多可乘之机。

    说白了,是“藏富于贪”还差不多。

    老百姓可并没有因为朝廷收税不严格,便就此过上了富裕的生活。

    短暂的思索过后,裴清殊开口说道:“即日起,这类的折子内阁一定要严查。若是地方确实爆发了天灾,可以酌情减免赋税。但只是单纯哭穷的,一律不准。”

    内阁的几名大臣纷纷点头记下。

    “除此之外,朕认为地方先扣下后一年的财政预算,再将剩余的税收上缴朝廷,这种制度是不大合理的。朕想以前地方哭穷的时候,父皇无奈批准,也有这其中的原因。银子都扣在地方的手里了,父皇就是不想答应又能如何呢?依朕看,还是应该让地方把每年的税收直接上缴朝廷,然后再由户部根据各地的财政预算情况拨下银两。朕认为这并不是多此一举,反而能让朝廷掌握更多的主动权,你们以为呢?”

    裴清殊做皇子的时候,曾经在户部做过大半年。户部尚书龙启章自认对裴清殊是有一定了解的。

    当时裴清殊在户部负责的是户籍司,去了户部之后不久,裴清殊就提出了以工代赈、重建慈幼局等方式安置流民。

    龙启章知道裴清殊有能力,但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大胆。刚登基不久,就敢对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提出质疑。

    不过龙启章虽然惊讶,但他很清楚,虽说老祖宗的规矩不能轻易更改,但裴清殊是皇帝,还是亲政的皇帝,如果他硬要更改成规的话,还是可以改的,只是多多少少可能会遇到一些来自于老顽固们的阻碍。

    不管谁跑去阻碍裴清殊,反正龙启章是肯定不会做这个阻碍的。

    他是太上皇的伴读之一,算是太上皇的心腹。裴清殊登基之后没有撤掉他,龙启章就已经很感激了。现在还跑过去反对裴清殊的政见,这不是找死么?

    所以他不仅没有劝阻裴清殊,反而第一个站出来表态:“皇上所言甚是!这些年来,因为地方官员可以自行决定留下多少赋税作为财政支出,以至于贪污、浪费等现象十分严重,臣早就觉得不妥当了!虽说将赋税统一收到中央之后,户部可能要多花费一些时间和精力用于核算地方的财务情况,但臣愿意为皇上效劳!”

    龙启章说完,还看了一旁的户部侍郎贾昂一眼。贾昂也赶紧跟着他站了出来,俩人一起躬身施礼,向裴清殊表忠心。

    裴清殊满意地笑道:“既然户部都表态了,你们以为如何?”

    魏青松忙道:“臣附议!”

    “臣附议!”

    “……”

    很好,起码裴清殊的自己人里,没有表示反对的。

    剩下的,就看明天的大朝会上群臣怎么说了。

    不过说真的,他们说什么,裴清殊也不怎么在乎。

    虽然裴清殊看起来是个性格温和之人,但裴清殊很确定,改革势在必行,不管谁阻拦他都没有用。

    他能接受的,只是更多有关改革的好建议而已。至于那些说什么祖宗留下来的规矩不可变的老顽固,裴清殊打算让他们提早回家颐养天年。

    和群臣议事完毕之后,裴清殊懒得再出去,就让小悦子传来了宜嫔伴驾。

    宜嫔是个性格活泼的小姑娘,打小家里头就没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陪裴清殊用晚膳的时候,她还是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但是和僖嫔不同的是,她并不让人觉得聒噪。主要是因为宜嫔说话的内容,都是比较积极有趣的。

    “今天妾身去娴妃娘娘那里的时候,听到二殿下开口叫‘母妃‘啦。听娴妃娘娘说,这还是他头一回叫母妃呢。”

    裴清殊听了这个好消息,也不禁感到高兴:“是吗?下回朕也去听听。”

    不知是不是因为钟娴妃在搬进襄乐宫之前,曾经和宜嫔一起住了一段时间的原因,两人的关系看起来不错。

    偶尔裴清殊去娴妃那里的时候,也会遇见宜嫔。

    不过自打娴妃从永宁宫搬出去之后,裴清殊还没有去过宜嫔的寝宫,所以不知道娴妃还有没有再回去看过宜嫔。

    一般来说,皇帝只会去位份在妃以上的后妃寝宫,以示对她们的尊重。

    而且她们那里的地方会比较宽敞,居住条件也更好,就算留宿也不会委屈了皇帝。

    至于位份在贵嫔以下的后妃,裴清殊一般都是传她们来乾元殿伴驾,以节省自己在路上的时间。

    “皇上,二皇子长得实在是太好看啦。每回我一看见他,都忍不住想抱他,亲他,摸他……”

    “噗。”宜嫔说得太直白,裴清殊忍不住被她给逗笑了,“这么喜欢孩子,等过两年你也生一个。”

    宜嫔到底年纪还小,又是进宫不久的。听了这话,不由慢慢地红了脸颊:“妾身容貌不及娴妃娘娘万一,若是有幸怀上龙裔,一定要像皇上才好。”

    其实宜嫔这么说完全是过谦了。孟家原本是商户出身,几十年前,孟家曾经出过一位倾国倾城的大美人。据说当时的延祚皇帝和敬宗为了争夺这位美人,闹得天翻地覆。

    后来敬宗赢得美人归之后,对孟氏极为宠爱。不仅封她为正妻,还封孟家的家主为永昌伯。孟氏死后,还被追封为孝宸嘉皇后。

    身为孝嘉皇后的后代,宜嫔的美貌是毋庸置疑的。虽说不及娴妃令人惊艳,但也是标准的娇俏美人儿。

    “怎样都好。”裴清殊看着宜嫔害羞的小模样,怎么都想不到她会像僖嫔说的那样,无缘无故地跑出去骂人。

    想到这件事情,裴清殊随口问道:“对了,朕听说你前几日和僖嫔起了争执?”

    宜嫔一愣,没想到裴清殊连这个都知道。不过很快,她就明白过来了:“是僖嫔和您说的吧?她的原话,恐怕并不是这样?”

    裴清殊这个皇帝,在后宫妃嫔们的眼里就跟唐僧肉一样。每日他在哪里用了膳、去了谁的寝宫、召了谁侍寝,后妃们简直比记录裴清殊起居的官员还要清楚。所以宜嫔一想就想起来,僖嫔前天侍寝了。

    裴清殊不答反问:“有没有这回事呢?”

    宜嫔大方地承认了:“有啊。前几天我看天气不错,就去御花园里逛了逛,结果碰见她和嘉贵嫔在那里说左三姑娘和娴妃娘娘的坏话。”

    裴清殊眉梢微挑:“她们说什么了?”

    “无外乎是那些没趣儿的话呗。什么左三姑娘这么多年不嫁人,都是在痴等着陛下啦。说她在外头抛头露面,不要脸之类的话。”

    裴清殊眉头微皱:“还有呢?”

    “她们还笑话娴妃娘娘和左三姑娘的姐妹情太假了,说她们两个表面上是好姐妹,实际上一个惦记着另一个的男人,一个防着另一个,不让她进宫来争宠。”

    裴清殊现在明白,为什么僖嫔不敢直接告诉他,她究竟说了什么,才会惹得宜嫔过去骂她了。这些话,僖嫔根本就不敢在裴清殊面前说起。

    “她们为什么会觉得,是娴妃不让左三姑娘入宫呢?”裴清殊好笑又无奈地说过:“娴妃可从来都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我说也是呀!但她们觉得,娴妃娘娘占了襄乐宫,就是在向左三姑娘示威。我也不知道她们这道理是怎么来的。”

    裴清殊默了默,又问:“嘉贵嫔也和僖嫔一起说了?”

    嘉贵嫔出身于陈郡谢氏,是名门望族之女,看起来十分端庄贤淑。裴清殊想象不到,她竟然也会和僖嫔一起在背地里说人家的不是。

    宜嫔想了想,摇摇头道:“这道没有。妾身去的只有,只有僖嫔一直说个不停,嘉贵嫔什么都没说。”

    裴清殊听了,这才觉得心里头舒服了一点。

    同时,他也觉得宜嫔这姑娘年纪虽小,但还是很懂事的。起码她没像僖嫔那样,为了这种琐事来找裴清殊告状。

    不过宜嫔的年纪现在还是太小,才十五岁,裴清殊不想叫她这么早就冒着风险生育。因此他叫宜嫔伴驾的时候,大多数只是和她说说话,聊聊天而已。

    反正他现在已经有了两个儿子,子嗣的问题已经不着急了,可以慢慢来。

    不过叫裴清殊没有想到的是,原本体质不易受孕的皇后,竟然又被诊出有了身孕,可以说是意外之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