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帝奋斗日常 > 第九章
    第九章

    宋池见魏青松提到自己,下意识地看了裴清殊一眼。

    见裴清殊向他微微点头,宋池方开口说道:“魏大人所言非虚。在地方上,官商勾结的现象非常普遍。据微臣所知,商人通过贿赂地方官员,偷税漏税的现象绝非个例。甚至当年,在微臣拒绝收受贿赂之后,还曾遭到当地商户的联合抵制。惭愧地说,后来还是依靠家族的势力,才让他们老实下来。”

    魏青松见宋池虽然性格温和,却敢于说真话,不由对他投去一个赞赏的目光:“不仅如此,现在大齐采用的是‘实物税’政策,也就是说各地官府收上来的税,不会直接交给朝廷,而是先扣留下各地的支出预算,余下的才会上缴国库。因此每年收上来的税,只是实际税收的一小部分,每年大概只有三四百万两。”

    裴清殊沉重地叹了口气:“这又牵扯到吏治的问题上了。”

    魏青松点点头道:“皇上所言甚是。除此之外,现在各地土地兼并的现象还十分严重。因为举人、进士、朝廷官员还有皇亲国戚都可以免田税,所以士绅们全都在疯狂地购置土地,或是将他人的土地暂时放在自己名下逃税,然后从中收取一定的好处。这样一来,朝廷收税就变得越来越难了,真正苦的还是那些本本分分种地的老百姓。”

    裴清殊算是听明白了:“事到如今,想要提高大齐的国库收入,只有进行税制改革了。”

    大齐现在的税收政策是由开国的□□皇帝制定的,至今已经沿用了数百年。

    虽说在这数百年当中,有不少皇帝或是能臣进行了税制改革,但总体来说,还是基本延续了建国初期的政策。

    当年□□皇帝乃是平民出身,因此他深知百姓之苦。在打下江山之后,□□皇帝为了鼓励农民开垦荒地,就提出凡是新开垦的荒地,都可以免税三年,且谁开垦了土地,土地就为谁所有。

    在建国初期,为了修生养息,尽快恢复国力,这样做自然没有错。

    可是后来,那些农民或自愿、或被迫地出售土地,使得土地兼并现象越来越严重,到如今已经严重影响了大齐的财政收入。

    裴清殊也不是生来就是皇帝,他也是打那个阶段过来的——在他还是皇子的时候,无论是他自己还是傅淑妃,都购置了大量的土地。

    想想也是,地位崇高、可以免税、手里又有闲钱的人,买地投资不是一件很划算的事情么?

    所以裴清殊完全能理解那些士绅为什么会这么做。

    可是一旦他当上了皇帝,不是从个人角度,而是从全局角度考虑问题的话,就会发现这样下去,是不利于国家长期发展的。

    现在可以说,税制改革已是势在必行。

    不过改革并非一日之功,需要经过慎重的考虑和反复的讨论才能够成型,裴清殊就是再急也没用。

    在“开源”之前,裴清殊考虑了一下,可以先从“节流”做起,减少一些国库的开支。

    给太上皇修建泰安宫,这是一笔必不可少的支出。要是裴清殊继了位,不给他老爹一个合适的地方住的话,言官们非得用“不孝”的罪名把他骂个狗血喷头不可。

    不过除此之外,裴清殊最近几年都不打算修建什么大工程了。

    现在大齐都穷成这样了,还大兴土木,那不是开玩笑么?

    裴清殊现在走在宫里,看到宫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眼睛里都只有一个字:钱啊!

    甚至连吃饭的时候,他都觉得没胃口了——这么多的菜,他一个人哪里吃得完?就算有些菜可以赏给妃嫔和下人,那也还是太浪费了。

    在大齐,皇帝和太后每顿饭会有二十到二十五道菜,皇后有二十道左右,其余妃嫔的待遇,则按品级递减。

    虽说和历史上那些一顿饭动辄上百道菜的皇帝比起来,裴清殊已经算是很“节约”了,不过裴清殊还是觉得,他可以适当地减少一些这种不必要的开支。

    而且说句老实话,这么多的饭菜,吃前两顿的时候还觉得稀罕,可吃了两个月之后,就越吃越没劲。

    主要是菜多了,味道就杂了。每次二十几道菜轮着吃一遍,不知不觉就饱了,却又感觉什么都没吃到,幸福感还不如每顿只有四菜一汤的时候。

    不过,就算裴清殊这个皇帝可以满足于四菜一汤,但裴清殊知道,他要是一下子做出那么大的调整的话,只怕会引起不小的反弹。

    所以裴清殊召来新任内务司总管大臣还有御膳房总管之后,向他们吩咐下去,以后每一顿御膳,包括主食、点心和汤品在内,最多不能超过十八个碗碟。

    除了太上皇和两宫皇太后的份例照旧之外,包括皇后在内,所有后妃的份例都会相应有所减少。

    不过就算是最低等级的美人,每顿饭也至少有四个主菜,裴清殊总不至于狠心到让他的女眷跟着自己饿肚子的。

    而且很多后宫妃嫔,为了保持纤细的身材,每顿饭吃的都很少,浪费现象非常严重。

    很多时候她们吃的不是饭菜,只是面子和身份地位的象征罢了。

    这道圣旨传下去之后没多久,后宫便积极响应。两宫皇太后尤甚——傅太后主动表示,以后她就和宋皇后一个份例,每顿饭不超过十六个菜,绝不在后宫里搞什么特殊。

    林太后干脆表示,她现在吃素,根本吃不了那么多,每顿两三个菜就够了。

    林太后话是这么说的,但裴清殊肯定不能这么“苛待”自己的生母。

    既然两宫太后都发话了,裴清殊就让御膳房以后都以皇后的规格准备两宫太后的饭菜。

    许是因为有两宫太后起了表率作用,后宫妃嫔们为了表现自己,纷纷向裴清殊表示,自己可以少吃一点的。

    裴清殊听说之后,真是感到哭笑不得。

    这些争宠的小把戏,他不但不觉得感动,反倒感觉……有些可笑。

    以前裴清殊没提这件事的时候,怎么不见她们主动节俭一点呢?

    倒是宋皇后,虽说皇后的份例很高,但她一早就吩咐下去,不要铺张浪费。

    她平日里的吃穿用度,刚好能够维持一个国母的体面,却从来不会过于铺张。这也是裴清殊喜欢来她这里的原因之一。

    裴清殊和皇后说起此事的时候,就听宋皇后温婉地说道:“皇上也要体恤妹妹们呀。皇上刚刚登基不久,政务繁忙,她们能伴驾的时间十分有限。若是不抓紧机会,进入皇上的视线的话,岂不是要一直独守空房了么?”

    “可朕也没有经常在你这里过夜啊,你不也是一样的么?”

    宋皇后温和一笑:“但皇上白天常来臣妾这里啊。而且臣妾还有冬儿……”

    裴清殊知道皇后说的有道理,只能轻叹一声,道:“不管怎么说,削减份例本是为了避免铺张浪费,若是变成一种争宠的手段的话,那就与朕的原意背道而驰了。后宫这块你多盯着些,别叫她们做这种无聊的事情,丢了皇家的脸面。”

    宋皇后忙道:“皇上放心,明日妹妹们来坤仪宫请安的时候,臣妾就会交待下去的。”

    裴清殊听了,便握住皇后的手,感激地笑了笑。

    按照傅太后做皇后时的惯例,现在宫中妃嫔们每三日要去坤仪宫给宋皇后请一次安。

    每半个月,她们还要在皇后的带领下,去慈安宫给傅太后请安。

    至于林太后那边,因为林太后喜欢清净,讨厌这些人情往来的事情,所以从来不让她们去请安。

    只有钟娴妃因是林太后家的表小姐,所以偶尔会去林太后那里坐一坐。

    和历朝后宫里,妃嫔们不乐意早起去坤仪宫给皇后请安的情况不同,裴清殊的后宫妃嫔们,都特别期待着去给皇后请安。

    这主要是因为,裴清殊经常去皇后那里用早膳。如果她们走得晚一点的话,说不定还能碰到皇帝。

    像娴妃这种裴清殊时不时会去看一看的妃嫔,或是像裕妃那样,可以在傅太后那里经常见到裴清殊的还好,因为她们两个就算不用这种低级的手段争宠,她们也有机会见到皇帝。

    可其他人就不一样了,尤其是才进宫没多久的新人们,她们和裴清殊不熟悉,没有情分,也没有子嗣,若是不抓紧这种机会的话,恐怕十天半个月都见不到皇帝。

    为了自己和家族的将来考虑,她们不得不抓紧一切机会引起裴清殊的注意。

    其实冷落后宫妃嫔,尤其是那些新人,并非裴清殊的本意。只是因为他现在太忙,精力有限,只能将有限的时间用在更重要的人身上,所以才会暂时冷落了她们。

    打从后妃们闹着要削减自己的份例开始,裴清殊就认识到,这样下去恐怕不行。

    所以为了平息后宫里的这股风气,裴清殊便开始时不时地叫那几个新人来乾元殿伴驾。

    裴清殊最先传召的,是内阁首辅魏青松的女儿魏僖嫔。

    倒不是说裴清殊对魏僖嫔这个人如何另眼相待,主要是因为,裴清殊现在对魏青松较为倚重。召幸他的女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给魏家的恩宠,所以裴清殊才会这样做的。

    要说对魏僖嫔这个人的话……裴清殊其实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的。

    单从长相上来讲,魏僖嫔当初能在众多秀女当中脱颖而出,肯定是长得不错的。不说像钟娴妃那样倾国倾城,但绝对在后宫佳丽的平均水准以上。高鼻梁,大眼睛,眉毛又黑又浓,看起来十分英气。

    打眼一看,会让人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不过奇怪的是,不知道魏青松是不是没有把太多精力用于培养自家的儿女上,还是因为魏僖嫔是庶女,得到的资源太少。

    和她相处久了,裴清殊就渐渐发现,魏僖嫔这个人的性子不是很讨喜。

    举例来说,魏僖嫔很喜欢在他面前说一些别人的是非,或是向裴清殊告状。

    “皇上,您不知道,宜嫔她实在太过分了。前几日妾身和嘉贵嫔姐姐一起逛园子的时候,正聊得开心呢,她就突然冒出来,劈头盖脸地把我一顿训。摆那么大的架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哪个贵妃娘娘呢!”

    裴清殊并没有顺着魏僖嫔的思路走,而是冷静地问她:“你和嘉贵嫔聊了什么,宜嫔会突然跑出来说你?”

    僖嫔见裴清殊不接自己的话茬,不由一愣:“皇上,明明是宜嫔目中无人,您怎么反过来质问妾身呢?”

    “这还用说么?宜嫔又不是疯子,怎么会无缘无故地跑出来骂你?”裴清殊好笑地说道:“该是你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吧。”

    孟宜嫔也是延和二十七年才被选入东宫的新人,不过和魏僖嫔相比,裴清殊对孟宜嫔的了解要更多一些。

    这主要是因为,孟宜嫔出身于永昌伯府。而裴清殊当皇子时的老师、名士卢维的夫人,正是永昌伯府的姑小姐、宜嫔的亲姑姑。所以过去裴清殊跟随卢维夫妇去永昌伯府吃饭喝酒的时候,曾经见过孟宜嫔几次,对宜嫔的印象不错。

    只不过孟宜嫔比裴清殊小五岁,在那个时候,裴清殊只把她当成小妹妹看待,从未想过有一天,她竟然会成为自己的妃子。

    现在魏僖嫔这样说她,裴清殊自然是不信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