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帝奋斗日常 > 第八章
    第八章

    淮阳大长公主有两个儿子,不过大儿子和大儿媳妇已经和离一年多了。所以她打算带进宫里见皇后的,是她小儿媳妇。

    按照大齐的惯例,尚了公主的驸马,一般都没有什么实权,恪靖侯也是一样。所以他有很多的时间可以呆在府里。

    得知妻子打算带小儿媳妇进宫的事情之后,恪靖侯便在第一时间提出了反对意见:“这样恐怕不大妥当吧?”

    “有什么不妥当的?”淮阳大长公主揣着明白装糊涂。

    恪靖侯:“哪有不带长媳入宫,却带小儿媳妇进宫的道理?”

    淮阳冷笑一声,不屑地说道:“我说宋黎,你是不是脑子糊涂了?我哪有什么大儿媳妇?”

    恪靖侯沉默了一下,低声说道:“池儿和逍儿和离已经一年多了,池儿现在……是不是可以另娶了?”

    淮阳大长公主听了这话,都被他给气笑了:“别说傻话了,他不能生育,哪家的姑娘愿意嫁进来,过没指望的日子?”

    听到淮阳大长公主竟然这么说大儿子,一向好脾气的恪靖侯,终于忍不住动了气:“你还说这样的话!池儿有今天,还不是因为你?!”

    淮阳大长公主和恪靖侯的长子宋池,生得一表人才,才华又十分出众,当年曾与容二公子等人并称为“京城四公子”。

    在延和十五年的会试当中,宋大公子金榜题名,高中榜眼。后来他携带妻子左氏外放了一段时间,回京后在大理寺任职,可谓前途似锦。

    出身高贵,仕途顺利,又娶到了承恩公府的贵女,宋大公子的人生本来一片光明,不知让多少人感到羡慕。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他和妻子左氏成亲多年,膝下却只有一个儿子。

    原本这也算不得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子嗣单薄,在许多家族当中都很常见。

    但让人没想到的是,延和二十五年年底,淮阳大长公主竟然在京郊的大觉寺,抓到大儿媳妇左氏在和四皇子“偷情”。

    她还顺藤摸瓜,查出宋大公子原来没有生育能力。

    左氏所生的儿子,竟然是四皇子的骨肉!

    淮阳大长公主一直都看自己的这个大儿子不顺眼,想要扶自己的小儿子上位。所以当时,她和皇贵妃叶氏谈了一笔交易——只要淮阳帮忙,将四皇子彻底扳倒,等将来二皇子上位之后,便会重赏淮阳的小儿子宋泱。

    为了小儿子的前途,淮阳最终决定与叶氏合作。

    她将四皇子与左氏之事闹得满城风雨,还跑到现在的太上皇、当时的皇帝面前去,要求给宋家一个说法。

    在她的坚持之下,皇帝废了四皇子的亲王之位,革去他的侍郎一职不说,还将他囚禁在府中长达半年之久,使得四皇子彻底退出了这场夺嫡之争。

    可让淮阳大长公主没有想到的是,她好不容易帮二皇子母子扳倒了四皇子,可皇帝却并没有顺势立二皇子为太子,反倒封了一个排行那么靠后的十二皇子做亲王。

    甚至在叶氏叛国通敌的罪行大白于天下之后,皇帝还封裴清殊为太子,甚至还在立太子之后仅仅一年的时间里,就将皇位交给了年少的裴清殊。

    淮阳大长公主讨厌这种事情的发展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觉。

    面对丈夫的指责,淮阳半点都不觉得是自己错了:“你在这里装什么好人?要是今日坐在皇位上的人是二皇子,你还敢这么趾高气昂地和本公主说话吗?!我呸!”

    恪靖侯见她事到如今,仍然不知悔改,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她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见淮阳瞪着眼睛看着他,恪靖侯恨恨地吐出口气来,拂袖而去。

    其实,对于淮阳大长公主做过的那些事情,裴清殊都心中有数,但并没有戳破,也没有和她算过什么账。

    毕竟淮阳大长公主虽然和叶氏合作过,但她并没有做什么触犯律法的事情,也没有害人。

    当然,她是毁了自己儿子的名声不假,但单凭这个,裴清殊根本不能拿她这个姑姑怎么样。

    裴清殊只能通过另外一种方式,“报复”淮阳大长公主。

    比如给宋尧封伯,封姜氏为诰命夫人。

    还比如,重用被淮阳大长公主视为弃子的宋大公子宋池。

    宋池当年那么年轻,就能考上榜眼,可见他的天赋很高,学习能力又很强。

    再加上他有在外地做父母官的经验,可以说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青年人才。

    经过综合考虑之后,裴清殊决定将他任命为从四品内阁侍读学士。

    从品阶上来讲,内阁侍读学士的官阶虽然不算特别高,但这意味着,宋池从今以后就可以正式进入内阁,成为天子近臣之一了。

    裴清殊可以想象的出来,当淮阳大长公主得知被她厌弃的长子竟然成为阁臣,小儿子却还一无所有的时候,一定会非常得气急败坏。

    不过裴清殊现在太忙了,忙到连看着淮阳大长公主气得跳脚的时间都没有。

    裴清殊登基之后,最急于了解的事情,莫过于大齐国库的情况。

    如果没有充实的国库,想要培养出强悍的军队也只能是空想而已。

    过去他虽然在户部呆过一年,但他当时只是一个小小的员外郎而已,对大齐真实的财政状况知之不详。

    等裴清殊继位之后才知道……大齐的国库,虽然不至于说是亏空到欠了一屁股债,但也绝对说不上是充盈。

    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穷的。

    满打满算,也就只有六百万两而已,比裴清殊预想当中的还要少。

    想想看也是,他父皇在位的时候,先是匈奴接连犯境,又是三皇子和南疆曾家军造反,再是四川大地震……

    这还不算,前年皇帝因为朝中的太子之争心情不好,还突然决定南巡……

    也难怪江南会出现那个名为“天道会”的反动组织,跑来刺杀皇帝了。

    毫不夸张地说,现在的大齐可谓千疮百孔。

    面对这样的状况,裴清殊却不能慌,不能乱,更不能逃避,而是要静下心来,踏踏实实地去改变现状。

    近些日子,裴清殊和他的心腹大臣们商议过多次有关大齐国库的问题。

    前内阁首辅岳安,是太上皇的奶兄弟。他的性格和太上皇很像,作为一个首辅来讲,实在是太过温和、太过保守了。

    所以裴清殊登基之后不久,就封了岳安这个太子太师为正一品太师。

    表面上岳安是位极人臣了,不过就和裴清殊封宋尧为正一品太傅的性质一样,太师只是虚衔,而不是实职。

    裴清殊表面上是给岳安升了官,实际上在晋封岳安的同时,他还封了原本的内阁次辅魏青松为首辅。也就是说,岳安和宋尧,现在都正式离开了内阁,退出了大齐权力的中心。

    不过一朝天子一朝臣,对于这种事情,岳安早就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所以他现在是安心地呆在家里颐养天年,如果裴清殊有事情传召他的话,岳安才会进宫听命。

    现任内阁首辅魏青松和岳安的性格截然不同。他是一个很有魄力、也很敢说话的人。在明知道太上皇还在的情况下,魏青松都能毫无畏惧地说:“在朝中财政状况这么吃紧的时候,当初太上皇就不应该去南巡,这简直就是劳民伤财!”

    裴清殊心里清楚魏青松说的是实情,但他身为人子,不好说父亲的坏话。

    所以裴清殊轻咳一声,提醒他说:“现在朕找你们来,不是来追究谁的责任,而是要你们一起想办法,该怎么解决现在这种状况的。都说说吧,除了延和年间的天灾人祸,还有太上皇的因素之外,还有哪些问题导致了国库空虚?”

    内阁首辅魏青松第一个说道:“税收!臣早就说过,咱大齐的税收的太少了!”

    大臣们都是人精,有许多话,他们都不会对太上皇说。

    很多时候是因为他们知道,说了也没用。

    但是如果对象换做裴清殊的话,情况就截然不同。

    他登基时间虽然不长,但大臣们看得出来,他和太上皇的执政风格是不一样的。

    所以像魏青松这种大臣,就敢于把自己憋在心里已久的真心话说出来。

    裴清殊做太子的时候,虽然有一年的听政经验,但因为许多话题,太上皇都不会和阁臣们说起,所以裴清殊也知之不详。

    听了魏青松的话,裴清殊便问:“可是延和二十四年四川地震之后,父皇不是提过一次全国的赋税么?”

    他还记得,为了增加赋税这件事情,许多地方都怨声载道,江南学子还写了好多反动文章来批判皇帝“荒淫无道”、“搜刮民脂民膏”。

    后来,因天道会行刺皇帝一事案发,闽浙总督奉皇命彻查此案,抓了上百名写过反动文章、传播过反动言论的江南学子,可谓血洗江南。

    那件事情对大齐学子们的影响非常之大,以至于延和二十七年的科举考试都没有举行,只能等裴清殊明年正式改元之后,再开恩科了。

    听到裴清殊的疑问,魏青松摇摇头道:“当时太上皇增加的,只是农田赋税而已。虽说农田赋税是国库的主要收入来源,但工商税也十分重要。”

    听魏青松这么说,裴清殊不但没有明白过来,反而更加迷糊了。

    才加入内阁不久的傅煦也是一样。

    虽说傅煦学问不错,是个青年才俊,但他和裴清殊一样,都缺乏从政的经验,尤其是在地方任实职的经验。

    说白了,他们之前连京城都没有怎么出过,大多数时间里都是纸上谈兵的。

    要说怎么夺嫡,怎么算计人心,傅煦他们还有一些心得。毕竟是世家大族里出来的,有几个没经历过勾心斗角呢?

    不过和魏青松这样为官数十年的人比起对政事的理解,他们就显得太嫩了。

    傅煦怕裴清殊一直提问,会觉得不好意思,就替裴清殊,也替他自己问出了心中的疑问:“那太上皇当时为何不增加工商税呢?”

    “因为工商税太难收了。”魏青松说着,看了在一旁默默做记录的宋池一眼,“这一点,我想宋侍读应当有所体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