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帝奋斗日常 > 第七章
    第七章

    这些年来,裴清殊夹在自己的亲生父母之间,不知道给他们两个做了多少次和事老。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现在当上了皇帝,心态变了。裴清殊发现……自己竟然有一点不耐烦了。

    这两个人就不能好好的,该干嘛干嘛去么?

    他老爹现在当了太上皇,倒是清闲了,整天除了游山玩水,什么事情都不用做。

    可裴清殊不行啊,太上皇留给他的这个国家,有着各种各样的内忧和外患,全都在等着他一点一点地去解决。这么多事情压在身上,裴清殊还哪有什么心思去给他们两个说和?

    不过不管怎么说,太上皇毕竟给过他不少东西,最后还把那么重要的皇位传给了他,裴清殊总不能刚一当上皇帝,就对太上皇的请求不管不顾了。

    而且看太上皇信上说的,什么思念林氏,想念他们几个孩子,想得整个人瘦了一大圈,都已经食不下咽了,裴清殊又忍不住有点可怜他。

    都叫了这么多年的父皇了,在裴清殊的心里,太上皇早就和他的亲生父亲差不了多少了。

    所以最后,裴清殊还是拿着太上皇的信,去了一趟永寿宫。

    和富贵堂皇的慈安宫相比,永寿宫里明显要素净许多。不仅装饰少,宫人也少。能在林太后近身服侍的,大多还是她身边的老人,比如裴清殊小的时候,还在冷宫里照顾过他的绿袖。

    这么多年来,绿袖对林太后忠心耿耿,一直都没有嫁过人。

    尽管林太后对谁都很冷淡,对绿袖也好不到哪里去,但奇怪的是,绿袖就是打死都不肯离开林氏身边,说什么也要一直跟着她。

    听说裴清殊来了,绿袖十分高兴,赶紧亲自将他迎了进去。

    “皇上,您来的正是时候,奴婢正要叫人去摆早点呢。今儿早上正好有您爱吃的粥,是奴婢亲手熬的。”

    想起多年之前,绿袖在冷宫之中照顾自己的日子,裴清殊温和一笑:“多谢绿袖姑姑。”

    “皇上说这话,可真是折煞奴婢了。”绿袖受宠若惊地说道:“您快请进。”

    绿袖说着,贴心地打起墨绿色蔷薇暗纹的织金帘子。

    裴清殊提步迈入暖阁,就见林太后正在看着宫人给小女儿净手。

    林太后和太上皇的小女儿名叫乐仪,今年刚刚四岁。小公主年纪不大,辈分却不小。裴清殊登基之后,她已经是长公主了。

    乐仪遗传了林太后的美貌,肌肤胜雪,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瑕疵。一双大眼睛好像黑葡萄一般又黑又亮。眨起眼睛的时候,蝶翼一般的睫毛扑闪扑闪的,对着这样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儿,根本就没有人能拒绝她的任何要求。

    裴清殊也是一样。乐仪一见到他,就扑到了裴清殊的怀里要抱抱。裴清殊也没摆皇帝架子,一把将小乐仪抱了起来,还颠了颠重。

    “嗯,又重了。”

    小女孩儿对体重之类的事情还不是那么敏感,听裴清殊这么说,乐仪一点都没生气,反而亲昵地搂住了裴清殊的脖子:“皇帝哥哥,乐仪都好久没看到你了。母后说你很忙,不是不要乐仪了,是吗?”

    裴清殊温和地笑道:“小傻瓜,哥哥怎么会不要你呢?哥哥的确是很忙,你平时乖乖听母后的话,好不好?”

    乐仪认真地点了点头,用小奶音一本正经地对裴清殊说道:“乐仪很乖的哦。”

    裴清殊含笑点点头,将乐仪放了下来,拉着她一起擦手。

    就在这时,乐仪忽然问他:“皇帝哥哥,父皇到哪里去了呀?他怎么这么久都不来陪我玩儿?”

    裴清殊没有立即回答乐仪,而是看了林太后一眼,特意用两个人都能听到的声音说道:“父皇来信了,说是最近身子不大好,还要在行宫里休养一段时间,等过些日子就回来陪我们乐仪。”

    林太后听了这话,果然神色微变。看得出来,她还是不希望太上皇出事的。

    等陪乐仪用完早膳之后,林太后知道裴清殊有话要说,就让奶妈她们先把乐仪领到外间去玩儿。

    “你父皇说要回来?”林太后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喜怒,语气里却不自觉地含了一丝嗔怪:“我还以为他在行宫里快活得很,已经乐不思蜀了呢。”

    “您这话是怎么说的?父皇当时突然决定去行宫,不过是为了叫我尽快登基而已。他心里一直都是记挂着您的,不然也不会忧思成疾了。”

    “他真的病了?”林太后听了这话,不由微微皱起眉头,“严重么?”

    “严重与否,恐怕要取决于您了。”

    太上皇给裴清殊写信,希望的就是裴清殊能帮忙探一探口风。只要林太后的态度有所松动,不再因为太上皇曾经在南巡途中沉迷声色的事情生气了,太上皇就会立马回来,与林太后母女一同生活。

    说句老实话,虽说太上皇一个人待在行宫里,听起来好像有些孤独的样子,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裴清殊甚至还有点羡慕他。

    羡慕他现在那么清闲,满脑子想的全都是老婆孩子热炕头的那点事儿。

    他就不行了,当皇帝,苦啊。

    听了裴清殊的话之后,林太后脸上不由露出挣扎之色。

    其实她也不想让乐仪这么小就失去父亲的陪伴,可是她对太上皇的感情太复杂了,一时半会儿,当真难以决断。

    不过裴清殊看得出来,比起去年那会儿,林太后的态度已经有所松动了。

    所以离开永寿宫之后,他就给太上皇回了一封信,让他调养好身体之后,回来继续争取林太后的原谅。

    处理好父母之间的事情之后,裴清殊回到御书房,继续处理他的政务。

    按照之前计划好的那样,裴清殊亲自拟定封号,将自己的启蒙老师、宋皇后的父亲宋太傅封为忠勤伯,让他可以从恪靖侯府中独立出来,自己开门建府。

    宋尧身为国丈,被封为忠勤伯一点都不过分。

    可就算是这样,当恪靖侯府接到裴清殊的圣旨时,淮阳大长公主还是被气得鼻子都歪了。

    在淮阳大长公主看来,自己出身尊贵,理应拥有世间最好的一切。

    宋尧是恪靖侯最小的弟弟,本应在兄嫂的庇护下生活,怎么可以越过他们,得到这么大的荣耀呢?

    平心而论,宋尧年轻时连续两次落第的时候,淮阳大长公主虽然说过一些风凉话,但并没有苛待过宋尧。可以说宋家长房和七房,虽然因为淮阳大长公主和宋尧的妻子姜氏互相看不顺眼,而有过一些小摩擦,但总体来说还是相安无事的。

    可是在宋尧的女儿宋氏被封为太子妃,甚至是皇后之后,淮阳大长公主的心态就越来越不对了。

    她的出身,让她做不出去讨好妯娌姜氏的事情。而且她还总觉得,姜氏在自己的女儿做了皇后之后,变得越发趾高气昂了,对她这个长嫂一点都不恭敬。

    要是宋尧和姜氏一家一直住在恪靖侯府里也就罢了,毕竟淮阳大长公主才是恪靖侯府的女主人。七房的人就是再怎么风光,他们也都是恪靖侯府的人。外头人说起皇后的时候,也会说皇后出身于恪靖侯府。

    可是现在,他们竟然要搬出去,自己立府……

    淮阳大长公主心里觉得特别不是滋味。

    她控制不住地去想,要是叶家没有倒的话,她所支持的二皇子当上了皇帝,现在的情况是不是就完全不一样了。

    只可惜二皇子虽然还活着,可是没了叶家和苏家的军政支持,他就是废物一个,根本就动摇不了裴清殊的统治。

    淮阳大长公主现在除了说几句难听的话之外,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看着恪靖侯为了自己弟弟封爵,高兴得合不拢嘴的样子,淮阳大长公主便没好气地说:“笑什么笑,又不是给你封了国公,你这么高兴做什么?”

    恪靖侯的脾气向来很好,这么多年来,都被她给骂习惯了。

    这会儿莫名其妙地被妻子训斥,恪靖侯也没有露出恼怒的模样来,而是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为什么不能高兴?咱们宋家又多了一个人封爵,不是很好吗?而且最重要的是,咱们宋家可是出了一位皇后啊!”

    虽说自打一年多以前,宋氏被册封为皇太子妃开始,恪靖侯就知道如无意外的话,自己的这个小侄女就会是未来的皇后了。可他怎么都没想到,身体还算可以的皇帝会这么突然地宣布退位。

    要知道有多少太子在东宫熬了一辈子,都没能跨越那一步啊!不管是裴清殊还是宋氏,都可以说是十分幸运了。

    恪靖侯的话,淮阳大长公主一点都不认同。不过倒是提醒了她,是时候领着儿媳妇进宫一趟了。

    不管怎么说,宋皇后都是宋家的人,就算她父亲单独开门建府了,但都是宋家人,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呢。

    宋氏当了皇后,怎么能不提携一下自家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