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帝奋斗日常 > 第六章
    第六章

    毅亲王还没有开口,裴清殊就知道他想说什么了——无外乎是想把敬妃从冷宫里接出来,接去毅亲王府奉养之类的话。

    不过裴清殊虽然心里跟明镜似的,却没有主动开口说这句话。

    毕竟他现在的身份不同了,当皇帝的人,不能那么上赶着。

    果然,毅亲王的嘴唇动了动之后,有些断断续续地说道:“皇上……臣今日来,为的不是公事,而是私事。臣知道,臣的母妃犯过大逆不道之罪,只是贬为庶人,囚禁于冷宫,并不算过分。只是……臣身为人子,实在不忍看着母亲在冷宫里受苦,自己却吃香喝辣,享尽亲王的尊荣。臣,恳请皇上开恩……”

    毅亲王向来爽朗,他现在这么吞吞吐吐的,其实是因为毅亲王自己心里清楚,他的生母敬妃犯过大错,他现在向裴清殊请求把敬妃放出来,其实是很没道理的。

    可就算再心虚、再羞愧,他也不得不这样做。

    虽说毅亲王现在大权在握,但他心里一直惦念着他那个在冷宫里吃不饱穿不暖的母妃,每天一点都不快活。

    眼看着重阳节马上就要到了,一想到敬妃,毅亲王的心里就忍不住感到难过。

    连续好些天晚上都睡不上安稳觉的毅亲王,实在是忍不住了,这才会厚着脸皮来求裴清殊。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长兄,裴清殊长长地叹了口气。

    其实早在毅亲王当初选择投靠裴清殊的时候,裴清殊心里就已经有了将来如果自己大权在握,就放敬妃一马的打算了。

    但是裴清殊虽然对毅亲王放心,却无法完全对敬妃放心。

    他怕敬妃出去之后,再使什么坏,给毅亲王出什么馊主意。

    一声叹息之后,裴清殊沉声说道:“大哥,你想孝顺你母妃的心情,朕能够理解。只是父皇尚在,虽说他现在暂时不在宫中,可怎么也没有他还在,朕就让他的妃子,还是罪妃出宫的道理,不然岂不是在打父皇的脸么?”

    毅亲王先前光想着现在裴清殊是皇帝了,倒是忘记考虑太上皇的感受了。

    听裴清殊这么一说,毅亲王赶忙认错:“皇上恕罪,是臣疏忽了!臣不该提这样无理的要求!”

    在让毅亲王感到绝望之后,裴清殊又提出一个建议来:“大哥先别急,你看这样如何——暂时还是让你母妃先留在宫里,朕会让人照顾她的生活起居,吃穿用度都按照太妃的份例来,你也可以时不时地去探望她。等父皇回宫之后,朕再同他提把你母妃放出来的事情,这样如何?”

    “多谢皇上!”毅亲王闻言十分满足,千恩万谢地给裴清殊磕了一个头。

    第二天早上,裴清殊去给傅太后请安的时候,顺便说起了这件事情。

    傅太后听了,胸有成竹地笑道:“放心吧,这事儿就交给母后。你不用担心敬妃,有母后在,她半点儿幺蛾子都闹不出来。”

    太上皇的原配皇后朱氏,虽然是在延和二十四年,三皇子造反失败之后才自尽的,但事实上早在延和十四年,朱氏便因毒害皇子、陷害妃嫔等原因,被太上皇下旨囚禁在了坤仪宫内。

    所以打延和十五年开始,直到延和二十六年皇帝立傅淑妃为后为止,中间这十几年来,后宫都是由几位贵妃来管事的。

    不过现在情况不同了,裴清殊的后宫里有了皇后,理应由皇后主事。

    但宋皇后年纪还轻,傅太后又不算太老,还是个闲不住的性子。所以说,现在裴清殊的后宫,是由傅太后和宋皇后共同打理的。

    两人的分工还算明确——傅太后负责管理太妃一辈的事情,宋皇后则负责管理裴清殊的后妃和皇嗣。其他的很多事情,两人也是商量着来。毕竟傅太后在宫里住了将近三十年了,有着充足的经验。宋皇后有很多事情都不懂,还需要向她请教。

    至于裴清殊的生母林太后,后宫里的事情,她从来都没上过半点心。整日里不是带带年幼的女儿,就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看书写字,倒是省去了不少纷争。

    起码两宫太后争得你死我活的场景,在裴清殊的后宫里是绝对看不到的。

    听傅太后这么说,裴清殊点点头,感激地说道:“那这件事就交给您了。昭屏最近太忙了,多亏有您帮她。”

    昭屏是宋皇后的小字,没有外人的时候,裴清殊就会这样称呼她。

    傅太后笑了笑,慈爱地说道:“都是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况且这些事情,母后这些年都是做惯了的。应当说多亏昭屏进了宫,为我分忧呢。”

    裴清殊又陪着傅太后说了几句闲话,看时间差不多了,他便起身要走,打算去皇后那里用早膳。

    谁知一向爽朗的傅太后看着他,竟是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裴清殊奇怪地问道:“怎么了母后?”

    傅太后默了一下,有点别扭地低声说道:“殊儿,你也别总是只来我这儿。得空的时候,也去永寿宫坐坐。”

    永寿宫就是裴清殊的生母,林太后现居的寝宫。

    提起林太后,裴清殊不由地沉默了。

    他和林太后的母子关系,实在是太过复杂。

    当年林太后本非自愿入宫,是太上皇强行将她与他人拆散,纳入宫中为妃的。林氏入宫后不久,就怀上了裴清殊,结果怀胎七月的时候,被当时的贵妃叶氏和皇后朱氏联手陷害,使得太上皇误会了她,并将其打入了冷宫。

    裴清殊就是这样,在被他父皇疑心并非皇家血脉的情况下,在冷宫里出生的。

    许是因为裴清殊这个儿子并非自愿得来,林氏对他一直都很冷淡。

    甚至当时皇帝表示自己既往不咎,愿意接林氏母子离开冷宫,林氏也不肯答应。

    直到裴清殊四岁半的时候,裴清殊的奶妈孙妈妈和林氏她们商量了一下,替裴清殊找到了傅淑妃这个养母,裴清殊才从冷宫里出来。

    后来皇后朱氏倒台,承认当年是她陷害了林氏。林氏平反之后,到河北行宫里居住了一段时间。

    就在这段时间里,林氏和太上皇逐渐产生了感情。

    不久之后,裴清殊一母同胞的亲弟弟,十四皇子出生了。

    当时为了保护林氏母子,林氏怀孕的消息,太上皇一直瞒着所有人,包括裴清殊在内。

    冷不丁得知自己多了一个弟弟,知道不愿意为了自己离开冷宫的母妃,竟然愿意为了弟弟回宫,裴清殊当时伤心了好些日子。

    后来在他的奶妈孙妈妈、养母傅淑妃,还有几个伴读的鼓励和支持下,裴清殊才算重新振作起来。

    不过从那个时候开始,裴清殊和林氏这个生母之间,就有些生分了。

    听到傅太后这么说,裴清殊下意识地抿了下唇:“她喜欢清净,儿子不想总去打扰她。”

    傅太后叹了口气,颇有几分无奈地说道:“殊儿,你还在为了当年的事情怪她么?”

    裴清殊摇了摇头。

    傅太后却是不信:“你现在也是做父亲的人了,应当能理解,做父母的,有几个不爱子女的呢?我相信俪妹妹她心里也是有你的,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而已。”

    傅太后这话听得裴清殊心里酸酸的,赶忙说道:“母后,您别说了。得空的时候,儿子会去永寿宫请安的。”

    傅太后听了,这才放心地点了点头。

    她倒不是傻,把儿子往外头推,而是她有足够的自信,这么多年了,她和裴清殊之间的感情,绝对要比裴清殊跟林太后深厚。

    而且傅太后也是为了裴清殊考虑,才会对他提出这样的建议。

    毕竟“百善孝为先”,大齐虽然不是一个“独尊儒术”的朝代,不过儒家思想还是占据了主导地位。裴清殊若是总是不去永寿宫的话,只怕会被有心之人扣上一顶“不孝”的帽子。

    他现在刚刚登基不久,根基还不算稳,傅太后不希望看到那样的事情出现。

    就在傅太后提出这件事之后没几天,裴清殊收到了一封来自建福宫的信,是太上皇亲笔所书。

    这回裴清殊就是不想去永寿宫,也不得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