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帝奋斗日常 > 第五章
    第五章

    钟娴妃说的没错,裴清殊现在确实没有那个纳左三姑娘为妃的打算。

    虽说左三姑娘看起来不像是有什么权力欲的样子,他也不相信左氏女就一定有能力“窃国”,但在裴清殊看来,大齐的内忧外患已经足够多了,他没必要再在自己的后宫里埋下什么隐患。

    况且说句老实话,现在就是他想纳了人家,左三姑娘还不一定乐意入宫呢。

    在公孙明的父亲公孙先生去世之后,华文书社的创始人公孙夫人就变得越发深居简出,几乎将书社里所有的事情都交给左三姑娘打理了。

    裴清殊看得出来,左三姑娘一个人也生活得挺开心的。

    她出身于承恩公府,是大齐最顶级世家的贵女。吃穿不愁,还在经营华文书社,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

    她没有丈夫,没有孩子,固然算是京城世家贵女当中的一个异类。但人活在这世界上,有什么比自己开心更重要呢?

    只要她的家人支持她,她的选择又没有伤害到其他人就好了。

    说到公孙家,按说公孙先生去世,公孙明理应丁忧。不过裴清殊刚刚登基,不管是钦天监这边,还是裴清殊身边,都实在离不开公孙明。所以裴清殊便在和公孙明本人商议过后,下旨对其“夺情”,即命公孙明素服办公,不着官服,不参加各种宴饮,继续在朝中做事。

    公孙明比裴清殊还大几天,今年同样是二十岁。不过裴清殊都已经儿女双全了,公孙明还是光棍一个。

    原本裴清殊还以为,公孙明辅佐了他这么多年,现在大事已定,公孙明应该考虑一下成家的事情了,没想到公孙先生就这么走了。现在公孙明要守孝,短时间内自然是不可能再考虑婚事的了。

    要说起来,裴清殊手底下的光棍还真是不少。他从前的王府护卫统领,现在的御前侍卫陆星野也还没有成家。

    当初陆星野不娶,一是因为母亲去世需要守孝,二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娶不起媳妇。现在这两个问题都不是问题了,陆星野都二十多了,也该成家了。

    前几日陆星野伴驾的时候,裴清殊问起他这件事,陆星野称自己父母不在了,他不好自己决定亲事,委婉地请裴清殊帮他赐婚。

    陆星野陪他出生入死了这么久,只是赐婚这样的小事,裴清殊自然乐意为之。

    据裴清殊所知,陆星野虽然出身寒门,比起一般人成亲时的年纪也大了不少,但他在这个年纪就做到了御前一品侍卫,说一声年轻有为毫不为过。现在想巴结陆星野的人家可不少,给他找一个条件不错的妻子并不难。

    不过陆星野是裴清殊内定的宫廷侍卫统领,将来必然手握重权。裴清殊吸取太上皇时期苏家和叶家勾结谋逆的教训,打算给陆星野配一个自己信得过的人家的姑娘。

    说起适龄未婚的姑娘,裴清殊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钟娴妃的妹妹钟二姑娘。

    钟二姑娘今年十七岁,正好是待嫁的年龄。裴清殊前几日来襄乐宫时,还看到娴妃在和钟太医在商议钟二姑娘的亲事。

    按照大齐的规定,每个正五品以上官员所在的家族,都要送一个女儿进宫。

    钟家已经有了娴妃在宫中了,所以钟二姑娘可以免选,自行婚配。

    裴清殊很小的时候就见过钟二姑娘,不过对她印象不深。和娴妃相比,钟二姑娘的样貌要略逊一筹。裴清殊只记得她总是躲在娴妃身后,看起来挺乖巧的样子。

    裴清殊仔细考虑了一下,还是放弃了把娴妃的妹妹配给陆星野的打算。

    虽然钟二姑娘的年龄、出身都很合适,但钟家毕竟属于外戚。

    现在裴清殊是对娴妃很满意,和她的感情很好不假,但这不代表将来一定不会变。

    他相信当年太上皇一定也是十分信任叶氏,才会放心让叶家和苏家结亲的。

    所以裴清殊吸取前车之鉴,决心严格控制外戚的权力和地位。

    他会因为宠爱娴妃,而给钟氏一定程度的尊荣,但是必须在一个安全范围之内。

    最后裴清殊给陆星野赐婚的,是正五品兵科给事中的嫡女。

    虽然陆星野这位岳父的品级比陆星野低,但人家是正经进士出身,又隶属于督察院,有监督兵部之权,并不算委屈了陆星野。

    除了公孙明和陆星野之外,裴清殊的奶兄弟赵虎,也是至今未婚。

    为了这件事,裴清殊的奶娘孙妈妈天天唉声叹气的,头发都愁白了一半。

    裴清殊先前事情多,顾不上这些小事。现在他大权在握,娇妻美妾在侧,又是儿女双全,他就开始觉得有些对不住自己这些“兄弟”们了。

    为了他能够登上皇位,这些人付出了太多的努力,甚至不惜牺牲了自己的个人时间,将自己的全部精力都用在为裴清殊做事上面。

    比如赵虎,他就是这样的。

    裴清殊知道,自己能够顺利当上太子,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在他当年还是个普通的皇子时,就在宫外设置了如归楼和璇玑堂这两个机构。

    如归楼表面上是一座茶楼,实际上是裴清殊用来搜集各种各样消息的大本营,由裴清殊老师卢维的至交好友燕修掌管。

    璇玑堂则是裴清殊在京城买下的一座秘密别院,用于培养影卫、保护裴清殊的安全。

    这件事情,就一直是由赵虎来负责的。

    除此之外,赵虎还考取了武举人,在神机营里任职,扩展裴清殊在军中的势力,忙得不可开交。

    现在裴清殊登基了,他就让赵虎暂时从神机营里撤了出来,封他为云麾将军。

    云麾将军说起来好听,其实是一个虚衔,而不是一个实职。

    不过这并不代表着裴清殊不打算重用赵虎了。他的想法是,反正自己现在已经是皇帝,大齐的军队全都听他调动,也不需要争取什么军中的势力了,就让赵虎集中精力,先把璇玑堂给发展好。

    身为皇帝,他当然有不少宫廷禁军不假,但这还远远不够。裴清殊需要更多自己的人手和耳目,才能将这个皇帝给做明白。

    而且除此之外,北夏匈奴一直是裴清殊的一个心腹大患。他打算重用赵虎,培养一批年轻的武将。

    不过这件事并非一日之功,裴清殊就算再着急,也只能一步一步来。

    ……

    这日裴清殊正在御书房内批阅内阁呈递上来的奏章,就听近侍小德子进来通传:“启禀皇上,毅亲王殿下求见。”

    裴清殊手上的事情并不着急,闻言便放下御笔,对小德子吩咐道:“传。”

    裴清殊已经看了一下午的折子了,正是有些头晕脑胀的时候。

    等待毅亲王进来的这段时间,他便转动了一下脖子和手腕,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

    等毅亲王随着小德子进来了,裴清殊才收回手,含笑说道:“大哥不必多礼了,坐吧。”

    裴清殊登基之后,除了对傅煦、赵虎等人予以重任之外,其他有从龙之功的官员,裴清殊也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封赏。

    比如眼前的太上皇长子,大皇子毅亲王,他在扳倒叶氏母子的过程当中-功不可没。

    因为他已经是亲王了,在爵位上晋无可晋,裴清殊便封他为五军营指挥使,将京城三大营之一的五军营交给了他。

    毅亲王英勇善战,是大齐为数不多的猛将之一。只可惜在延和二十四年平叛的时候,因中人暗箭,他丢失了一只手臂。

    毅亲王自知自己已经失去了夺嫡的资格,便一心辅佐裴清殊上位。

    裴清殊对他十分信任,不然也不会把五军营指挥使这么重要的位置交给他了。

    虽说裴清殊说了不必多礼,但毅亲王还是规规矩矩地用单臂行了一礼,等裴清殊坐下了,他才落座。

    等坐下之后,毅亲王瞄了一旁堆着的奏章一眼,有点不好意思地问道:“皇上,臣没打扰到您吧?”

    “没事儿,朕正好有些乏了,想找个人来说说话呢。”裴清殊说着,含笑看着小德子给二人上了茶。

    这时,他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对了,这奴才的名字,和大哥冲撞了吧?要不要朕给他改一个?”

    毅亲王原名裴清德,裴清殊登基之后,为了避讳,便改成了裴钦德,不过名字里还是有一个“德”字。

    毅亲王听了,看了小德子一眼,无所谓地笑道:“什么冲撞不冲撞的,臣和小德子不都是伺候皇上的?皇上既然叫惯了,就别改了。反正现在除了我母妃,也没人会叫我名字了。”

    提起毅亲王的母妃,裴清殊不禁眉梢微动。

    毅亲王的生母敬妃,当年曾经为了扳倒皇贵妃叶氏,企图利用赵虎,毒杀裴清殊的亲弟弟十四皇子,差点连累到裴清殊。

    因为这件事情,太上皇把敬妃贬为庶人,打入冷宫,至今都还没有出来。

    裴清殊沉默了一下,佯做无事般淡淡地问道:“大哥今日前来,是五军营里出了什么事么?”

    毅亲王听了这话,先是摇了摇头,而后突然站起身,竟是在裴清殊面前跪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