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帝奋斗日常 > 第四章
    第四章

    裴清殊的次子裴敬亭,乃是娴妃钟氏所出,今年刚好一周岁。

    说来也巧,小敬亭是在裴清殊获封太子的那一天出生的。

    裴清殊和他的心腹们议事的间隙,曾经闲谈一般地说起过此事。

    当时裴清殊的伴读、在钦天监任职的公孙明就说,此子乃是裴清殊的福星。

    对于公孙明的这个说法,裴清殊的另外一个伴读傅煦并不是很认可。

    这主要是因为,傅煦出身于荣国公府,是裕妃傅氏的堂兄。

    在裴清殊还没有当上皇帝的时候,傅煦自然是一切以裴清殊为重。不过现在,裴清殊的皇帝之位已经坐稳了。傅煦身为傅家人,难免要为自家人多考虑几分。

    不管是过去在王府,还是东宫,钟氏和傅氏一直都是平起平坐的。

    傅煦不希望裴清殊太过宠爱娴妃母子,以免让自己的堂妹在娴妃面前落了下风。

    “阿明,你我皆心知肚明,太上皇当初早就有了册封陛下为太子的想法。选在那一日宣明旨,不过是巧合罢了,何来福星一说?还是说,你为二殿下算过卦,才有这样的说法?”

    公孙明见傅煦如此认真的模样,不由感到一阵头疼:“阿煦,我不过是说说而已罢了,你这么较真做什么?没有陛下的允许,我是不会随意给皇子们算卦的。”

    裴清殊的这几个伴读,不仅仅是他儿时的玩伴那么简单,他们还是一直给他出谋划策的谋士,在裴清殊获封太子的道路上功不可没。

    所以在裴清殊继位之后,也对他们几个进行了封赏。

    公孙明顺理成章地继承了他父亲的位置,被封为正四品钦天监监正,负责观天文、定历法。

    虽然这个品级并不是很高,但所有人都知道,公孙明与裴清殊的关系十分要好,没有人敢因此而轻视他在朝中的地位。

    傅煦,也就是裕妃的堂兄,原本是翰林院的一个从五品侍讲。裴清殊继位之后,直接封他做了从二品内阁学士——傅煦和陆星野不同,他是荣国公府的嫡子,又是进士出身,妻子还是宁国公府容家的嫡女。所以裴清殊这样抬举他,朝中不会有任何质疑的声音。

    听公孙明这么说,傅煦才算放过他:“那就好。”

    公孙明和傅煦发表各自的意见时,裴清殊就在一旁默默地听着,不说赞同或者反对任何一方的观点。

    其实关于小儿子出生的时间问题,裴清殊听说过一些谣言,说钟氏是用了药,故意选在他获封太子的那一天生产的。

    裴清殊不确定钟娴妃会不会做那种为了邀宠,拿自己和孩子的身体开玩笑事情,但他不会傻到去问,那样未免太伤感情。

    他只需要知道,娴妃的确是后宫里数一数二的解语花,自己在她那里会很放松,知道小敬亭是他的儿子,且生得十分玉雪可爱,这样就足够了。

    虽然帝王的本性是多疑,但裴清殊想尽量将自己的疑心控制在合理范围之内。

    这种无凭无据、捕风捉影的事情,裴清殊不会去相信。

    钟娴妃所居的寝宫名叫襄乐宫,据说是数十年前,靖武帝为其宠妃恪皇贵妃左氏所建。

    只可惜后来左家被人污蔑谋反,恪皇贵妃为表清白,于襄乐宫中自尽。

    许是因为这里死过人、太不吉利的缘故,之后几十年,都没有妃子愿意再住进这座看似华丽的寝宫了。

    直到裴清殊登基,钟氏住了进来,襄乐宫才重新恢复了生机。

    宋皇后和钟娴妃两人,打在恒王府那会儿关系便很要好。所以在女眷们即将从东宫搬进后宫的时候,宋皇后就给了钟氏一个面子,让她自己选看看将来想住在哪座寝宫。

    让宋皇后没想到的是,钟氏竟然选了闲置已久的襄乐宫。

    因为襄乐宫已经太久没有人住的缘故,钟氏前段时间带着儿子先在宜嫔所居的永宁宫里暂住了一段时间,直到前几天才正式搬进了襄乐宫。

    因为是给盛极一时的皇贵妃所建的寝宫,襄乐宫的占地面积是东六宫中最大的。

    对此,裕妃难免会有几分不开心,感觉自己莫名被娴妃比下去了一头。

    其他后妃也在背后议论,说娴妃面上看起来不争不抢,实际上想要的比谁都多。

    这种风言风语,就连裴清殊都听到了一耳朵。

    不过他倒不觉得娴妃是在贪什么。

    有一日他去襄乐宫里看她,就见娴妃穿着一身单薄的藕荷色宫装,坐在院子里发呆。

    裴清殊悄悄走过去,问她在想什么。

    见到裴清殊来,娴妃似是微微吃了一惊。她正想起身行礼,却已被裴清殊按住了肩膀。

    娴妃就没有再坚持,而是坐在原处,微笑着说:“我在思考人生。”

    裴清殊听了这话,忍不住一笑:“这么沉重的么?”

    “沉重但有趣。”钟氏微微笑道:“您知道么,我很小的时候,就对襄乐宫很好奇。我听母亲说过,这里是为了恪皇贵妃所修建的。”

    娴妃的母亲,便是出身于承恩公府左家的小姐。

    “你既然都知道,就不会感到害怕么?”裴清殊虽然没有明说,但他指的就是当年恪皇贵妃在这里自尽一事。

    娴妃摇摇头道:“没有什么可怕的。宫里这么多地方,有几座寝宫里头是没死过人的?而且我身体里流着一半左家人的血,这个地方,叫我觉得亲切。”

    “就是地方大了些,后院需要再修缮一段时间。”裴清殊忍不住向屋内张望,“亭哥儿呢?没吵着他吧?”

    提起儿子,娴妃温柔一笑:“睡着了,睡得可香呢。轻罗带人在后院收拾得霹雳乓啷响,偏生他一点都听不到,睡得呼呼响。”

    “走,看看他去。”

    裴清殊的生母林太后素有美名,裴清殊遗传了她的样貌,生得玉树临风,仪表堂堂。

    娴妃钟氏也是京城中有名的美人。

    小敬亭综合了他们两个人的长相,生得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睫毛又长又密,好像两把小刷子一样。见了他的人都说,这是他们见过最好看的小孩子。

    对于这个小儿子,裴清殊自然也十分喜欢。

    像是具有心灵感应一样,裴清殊刚进屋没多久,小敬亭就醒了。

    醒了之后,他不哭也不闹,只是在小床上翻了两下身子,之后便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笑着看向裴清殊。

    小敬亭十分聪明,才刚刚满了一岁,就已经会叫“父皇”了。

    每次听到小儿子奶声奶气地叫自己“父皇”,裴清殊都觉得自己的内心一片柔软。

    这孩子这样招人疼,裴清殊情不自禁地把他从小床里抱了出来,搂在怀里。

    他边抱着孩子,边侧过头对娴妃说道:“这孩子是怎么回事?天天同你呆在一起,没先学会叫母妃,倒是先会叫父皇了。”

    娴妃抿唇一笑:“因为先教的他叫父皇呀。”

    裴清殊愣了一下才说:“你倒是坦荡。”

    娴妃笑而不语。

    默了默之后,裴清殊似不经意地同她提起:“你都听说了吧?”

    “听说什么?”

    “你搬进襄乐宫之后,宫里人是怎么说的。”

    钟氏浑不在意地说道:“喔,您说这个。”

    “不在乎?”

    “您觉得呢?”钟氏抬眸看向裴清殊,浅浅一笑,“我是恋慕荣华,想要皇贵妃的位子,所以才想住进这里来的?”

    裴清殊单手抱着孩子,右手腾了出来,轻轻摸了摸她的脸。

    美人肌肤如玉,脸颊仿佛凝脂一般柔软细腻。

    “朕觉着,你对这里是有情怀的。”

    钟氏听了,忍不住笑得更深:“您太懂臣妾了。臣妾是真心觉得可惜。这么美的地方,却再也没有人住了,岂不是很可惜吗?左家的后代倒是想住,只可惜左氏女不得为妃。若是我不住进来的话,这里大概就要一直荒废下去了吧。”

    大齐的历史上,曾经出过一位女帝,正是襄乐宫当年的主人、恪皇贵妃的侄女左氏。

    虽说女帝励精图治,中兴大齐,但她毕竟是女子,又不姓裴。就算她封了裴氏子孙为太子,将皇位重新归还于裴家,但她登基为帝的行为,还是被史官称作“窃国”。

    自那之后,皇家便有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凡皇子不可纳左氏女为妃。以免左氏再出一个女帝那样的人物,夺走裴氏的政权。

    裴清殊小的时候,其实和左家的三姑娘有过一段缘分。不过在他得知了这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之后,他便和左三姑娘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可左三姑娘在对他表白心迹失败之后,就一直都没有再嫁人。

    现在宫里宫外,许多人都在猜测,说裴清殊现在大权在握了,会不会不顾这条祖上传下来的规矩,纳左三姑娘为妃。

    钟氏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其实是有一些敏感的。

    裴清殊看着她,故意逗弄她说:“谁说左氏女一定不能为妃的呢?”

    钟氏听了,不由微微变了脸色,嘟起樱唇问道:“陛下这是何意?”

    钟氏和左三姑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姐妹,两人打小便亲密无间。

    所以左三姑娘对裴清殊有过好感的事情,钟氏是知情的。

    裴清殊把小儿子放回小床里,笑吟吟地说:“你觉得呢?”

    “您是逗我的吧。”钟氏脸上,不由露出一点委屈的表情,“以我对您的了解,您是不会娶遥姐姐的。”

    钟氏很清楚,自己在裴清殊心中,已经算是很有分量的妃子了。但那还不是爱,远不是爱。

    裴清殊这个皇帝,看起来温和又善解人意,比独宠俪皇贵妃、弃其他妃子于不顾的太上皇要好上许多。但事实上,他却是最无情的那一个。

    因为裴清殊看江山社稷,看得比谁都要重。她也好,左三姑娘也罢,谁都无法成为他心里头唯一的那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