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帝奋斗日常 > 第二章
    第二章

    裴清殊没拦着襄郡王,点点头让他退了出去。

    他和襄郡王兄弟两个的关系极好,虽不是同母所出,却好似亲生。

    裴清殊继位之后,裴清殊难免要对他这个七皇兄多倚重几分。所以这段时间里,他和襄郡王的相处时间,甚至比他陪伴皇后的时间还要多得多。

    虽说皇后贤惠,不会跟他计较,但裴清殊也不想太过冷落了她。

    更何况裴清殊了解皇后,无事的话,宋氏是不会在他这么忙的时候过来打扰他的。

    果然,皇后来找他,是说给东宫原先那几个女眷册封的事情。

    在裴清殊还是恒王的时候,他府里除了正妃宋氏之外,还有侧妃钟氏、侧妃傅氏、妾室司空氏这几个女眷。

    几人之中,侧妃钟氏相貌出众,素有京城第一美人之名,膝下还育有一子。

    侧妃傅氏虽然尚且无子,还是庶出,但她是傅太后的亲侄女,出身于荣国公府,身份特殊。

    所以除了正妃宋氏之外,裴清殊最看重的就是这两个女眷。

    在他入主东宫当日,裴清殊就封了这二人为仅次于皇太子妃的正三品良娣。

    等他登基之后,裴清殊更是亲自拟定了这两个人的封号和位份,亲自下圣旨册封她们,以示这二人在他心中的地位。

    不过说句老实话,皇后觉得,裴清殊给钟氏和傅氏的位份都有些低了。

    不说远的,就拿太上皇当初的情况来说吧,当年他登基之后,可是直接就将太子府里资历最深、位份最高的两个侧妃封了贵妃。

    裴清殊完全也可以将钟氏和傅氏封为贵妃的。

    但他没有。

    这就导致,皇后不能把其余的后妃位份封得太高。毕竟当初在东宫的时候,她们的位份都是在钟氏和傅氏之下的。

    裴清殊在看了皇后让人起草的懿旨之后,表示非常满意:“就这么定了吧。”

    宋皇后却有些迟疑地说道:“陛下,她们都是您潜邸时期的女眷,这么封……是不是低了点儿?”

    裴清殊和宋氏是结发夫妻,他心里的真实想法也不瞒着她,原原本本地同她说道:“朕是想着,钟氏虽育有皇子,但出身平常。傅氏虽然出身显赫,但毕竟尚且无子,封哪一个做贵妃都不大合适,等过些日子再说吧。至于其他人,除了南乔之外,都是朕当上太子之后才进东宫的女眷,终究是隔了那么一层的。朕的意思,你可明白?”

    皇后当然明白——在尚且不清楚裴清殊能不能做皇帝时就跟随他的女眷,同他的感情自然要更深一些。

    说白了,就是锦上添花,永远都不如雪中送炭。

    那几个今年才进东宫的女眷,从跟裴清殊的情分上来说,肯定是没办法和钟氏还有傅氏她们这些真正的龙潜后妃相比的。

    皇后想了想道:“也罢,反正若是通过选秀被册封为后妃的话,她们一开始也得不到这么高的位份。只是这样一来,南乔就只能封贵人了。她可是大公主的生母,这样没关系么?”

    司空南乔是当年傅太后给裴清殊选的侍寝女官,也就是教裴清殊通人事的女子,比裴清殊大两岁。

    延和二十六年三月,一年半之前,南乔诞下一女,也就是裴清殊的长女,大公主裴婉晴。

    裴清殊沉默了一下,道:“就这样吧,挺好的。”

    南乔作为裴清殊的第一个女人,在他心里本是占据着一席之地的。

    虽说他对南乔没有什么特别的情愫,但他一直在力所能及地照顾南乔。

    但有句话说得好,人心不足蛇吞象,说的就是南乔这样的女子。

    这几年来,南乔的心似乎越来越大了。生下裴清殊的长女还不够,她还和府里的其他女眷争宠,还想缠着裴清殊,再生一个儿子。

    裴清殊原本就不打算给她封很高的位份,封个贵人正好,让她先认清自己的身份再说。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商议完正事,裴清殊握住皇后的手,温和地说道:“朕刚登基,前朝诸事缠身,难免顾不上后宫那边。”

    宋皇后温婉地笑道:“皇上说这话就见外了,您既然封了臣妾做皇后,打理后宫便是臣妾分内之事。”

    裴清殊点点头,看着宋氏,真是越看越满意。

    宋氏是裴清殊的启蒙老师宋尧的嫡出次女,出身恪靖侯府。

    虽说恪靖侯夫人、裴清殊的姑姑淮阳大长公主,在他继位之前支持的是裴清殊的二皇兄,而不是他,不过无伤大雅。

    大长公主又如何?现在是裴清殊当权的时代,淮阳这个大长公主就是再能耐,也越不过裴清殊这个皇帝。

    裴清殊想过了,他的岳父、也就是国丈宋尧是恪靖侯府的幼子,身上没有爵位。

    裴清殊是个懂得感恩的人,知道自己当初能当上太子,得到内阁首辅和次辅的支持,宋尧这个内阁学士功不可没。

    所以在裴清殊登基之后,就封了宋尧为太傅,位列一品。

    但这还不够。他打算过段日子,等自己抽出时间来,就亲自为宋尧挑选一个封号,封他一个爵位。

    这样一来,他的岳父一家,就可以彻底从恪靖侯府中独立出来了。

    ……

    皇后和裴清殊商议完毕的次日,便传下懿旨,封太子良媛谢氏为嘉贵嫔,太子承徽魏氏为僖嫔,太子承徽孟氏为宜嫔,太子昭训司空南乔为惠贵人。

    余下的两个奉仪,则封为最低品级的美人。

    其实从钟氏和傅氏的位份,众人就可以推算出自己的位份是什么了。所以接到皇后的懿旨之后,大部分人都还是满意的。

    然而,就像皇后所担心的那样,大公主的生母惠贵人,觉得自己的位份太低了。

    因为惠贵人当初是傅太后挑选出来的缘故,过去在恒王府的时候,惠贵人司空氏就和裕妃傅氏走得近些。

    所以接完懿旨之后,惠贵人便马不停蹄地赶去琼华宫,找裕妃抱怨。

    琼华宫是当年傅太后当上皇后之前所居住过的寝宫。按说就像皇帝登基之后,皇帝先前的住处不能给旁人住一样,琼华宫应当像林太后住过的寝宫一样,被封起来才对。

    不过之前分宫的时候,傅太后特意跟宋皇后打了个招呼,让她把琼华宫留给自己的侄女。

    表面上,傅太后说的是裕妃刚进宫,对环境不熟悉,而她过去常来琼华宫,对琼华宫比较有感情,所以把琼华宫留给她。

    但皇后又不是傻子,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傅太后在偏心自家的侄女。毕竟琼华宫曾是傅太后的寝宫,皇帝当年也曾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对琼华宫有着很深的感情。

    让傅裕妃住在琼华宫里,绝对是对她有利无害的事情。

    对于后妃们来说,品级是贵人还是嫔,住在哪个寝宫里,或许是十分重要的事情。

    不过对于裴清殊这个皇帝来说,这些都是小得不能再小的小事。他根本就没心思成天盯着后宫里的那点儿小事。

    就在惠贵人跑去琼华宫抱怨位份一事的时候,裴清殊这边正在让人起草圣旨。

    思来想去之后,裴清殊还是决定让他的兄弟们改名,而不是他改。

    裴清殊本想把他们名字当中的“清”字改成相似的“靖”字,不过下一辈的皇子泛的是“敬”字辈,在发音上重复了。

    在和宗正寺、翰林院官员商议过后,裴清殊集思广益,选择了和“清”字相似的“钦”字。

    襄郡王当时正好就在裴清殊身边,是王爷之中第一个听说这个消息的。

    等圣旨草拟好了,其他人都退下去之后,襄郡王便笑嘻嘻地对裴清殊说道:“以后我就叫裴钦逸了,还真是有点儿不大习惯呢。”

    “有差别吗?”裴清殊笑了笑说:“七哥你自己想想看,除了被人骂的时候,我们有多久没被人叫过名字了?”

    襄郡王想了想,觉得也是。到了他们这个身份地位的人,早就不会被人直呼其名了。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已,还真是没那么重要。

    “皇上,那您今天宣臣进宫,就是想让臣知道,臣从今儿开始改了个名字嘛?”

    裴清殊摇摇头道:“朕是想再同你商量一下,给你调任的事情。”

    裴清殊能够登基,可以说是过五关、斩六将。

    原本太上皇是有嫡子的,裴清殊还和他那位三皇兄在礼部共事了一段时间。结果后来,裴清殊发现他的三皇兄为了养私兵,竟然在科举考试当中徇私舞弊,收受贿赂。

    事发之后,三皇子联合曾家造反,最后兵败身亡。三皇子的生母、太上皇的元皇后亦于宫中自尽。

    除此之外,他的二皇兄,或者说二皇兄的母妃叶氏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为了让自己的儿子当上太子,叶氏甚至不惜与北夏匈奴人联手,以二皇子当上皇帝之后,割让大齐六城为代价,让匈奴人假装败在叶家人的手下,从而获取军功。

    裴清殊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终于扳倒了叶氏母子,坐上太子之位。

    不过和三皇子母子不同的是,二皇子因为对叶氏叛国通敌的事情并不知情,还没有被处死,而是被太上皇贬为庶人,囚禁在康亲王府里。

    说句老实话,裴清殊对于自己这个二皇兄一点感情都没有,甚至恨不得立马杀了他。

    虽说裴清殊这具身体今年只有二十岁,不过事实上,他的灵魂远远不止二十岁。

    他本是大齐延和二十四年生人,是在大齐的末代、宣德朝长大的。

    宣德七年前后,北夏匈奴开始大规模入侵中原。然而宣德帝仍然醉生梦死,花天酒地。

    终于在宣德十四年时,大齐国破,裴清殊家亡,身死。

    一觉醒来之后,裴清殊发现,自己竟然成为了宣德朝之前的那一朝、延和朝的小皇子。

    改变上一世国破家亡的命运,就是裴清殊夺嫡的最主要动力。

    根据裴清殊的推测,前世的那个亡国之君,便是他的二皇兄无疑。

    虽说现在,延和帝之后的皇帝已经换成了裴清殊,但对这个二皇兄,裴清殊还是觉得不放心。

    但太上皇还在,裴清殊又没办法在登基之初就杀了自己的兄长。

    所以裴清殊现在,只能尽快清除二皇子的余党,争取让自己的人尽快在朝中占据重要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