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帝奋斗日常 > 第一章
    《皇帝奋斗日常》文/容默

    第一章

    延和二十七年七月,东宫。

    转眼间,裴清殊获封太子,已经有一年的时间了。

    自打去年裴清殊入主东宫之后,皇帝便封自己的心腹大臣、内阁首辅岳安为太子太师,以《资治通鉴》为基础,向裴清殊讲授为君之道。

    过去,裴清殊不是没有读过《资治通鉴》。只不过那个时候,他还不是以太子的身份读的,读书时的心境自然与如今截然不同。

    岳安今年五十二岁,在朝为官数十年,积累了丰富的从政经验。在皇帝的授意之下,他将自己毕生所学倾数传授给了裴清殊。

    今日,便是他给裴清殊上的最后一堂课。

    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已经完成了《资治通鉴》的通读。更主要的原因是,皇帝昨日颁下了罪己诏,历数自己在位二十七年来的种种过失。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皇帝早已生出退位之心。如今这罪己诏,便是他退位的前兆。

    裴清殊这个太子,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要更进一步了。

    不过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皇帝的退位诏书会下得那么果断,那么干脆,和他过去二十多年来的行事风格完全不同。

    裴清殊得知皇帝禅位的消息之后,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虽说皇帝早就私下里同他表达过自己退位的意愿,但裴清殊一直都没有答应。

    这不仅仅是他想或者不想的问题。

    身为太子,他决不能答应皇帝退位。

    尽管他是皇帝最宠爱的儿子之一,但君王之大忌,就是有人图谋自己的皇位,哪怕这个人是太子也不行。

    对此,裴清殊的养母傅皇后也深表赞同。

    “我看得出来,你父皇是真心不想再继续做这个皇帝了。不过他在位这么多年,若是他一提出退位,所有人就毫不犹豫地去附和他,未免太伤他的心。”坤仪宫里,傅皇后慢条斯理地分析道:“你且再等一等,等到群臣都劝说不了皇上之后,你再继续推辞一番。等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你再答应登基。”

    裴清殊颔首道:“母后所言极是。”

    别看裴清殊这个太子现在看着风光,二十年之前,他却是在冷宫里出生的。

    当年,裴清殊的生母俪皇贵妃被人栽赃陷害,致使皇帝在误会之下将怀着身孕的俪妃打入冷宫。

    裴清殊在冷宫里长到四岁半,才被接出冷宫,送到如今的傅皇后、当初的傅淑妃那里抚养。

    除了裴清殊之外,傅皇后膝下只有一个女儿。因此她对裴清殊十分疼爱,母子二人推心置腹,关系甚至比裴清殊和他生母的关系还要好。

    傅皇后的话,裴清殊自然是听得进去的。

    如同傅皇后所说,皇帝现在退位之心已定。从下诏之后,他就拒绝再处理任何政务,拒不出席大朝会。

    内阁之中,奏折堆积如山。

    无论是怎样紧急的公务,皇帝都咬着牙拒不处理。

    群臣的态度,也由一开始的坚决反对,开始逐渐动摇。

    既然皇帝下诏退位,并非说说而已,那么他们现在最需要讨好的人就不是这位即将退居后方的“太上皇”,而是裴清殊这个新皇了。

    有些人胆子比较大,不怕得罪现在的皇帝,就十分积极地上书,恳请皇太子登基。

    皇帝现在可以说是撂挑子不干了。内阁大臣们刚开始还追着皇帝求他朱批一些重要的奏章,结果皇帝干脆收拾行装,搬去了河北行宫,让大臣们找不到他。

    阁臣们没有办法,只能把奏章搬去太子那里。

    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奏请裴清殊登基的折子无数。

    裴清殊以“父皇尚在,恐负不孝之名”为由,坚持不肯使用御笔。

    直到七月二十五日,皇后傅氏也下了懿旨,命皇太子继位。

    在傅皇后的授意之下,太子太师、首辅岳安率百官跪拜于东宫之外。

    傅皇后手捧玉玺,亲自将皇帝玉玺交于裴清殊手中。

    太子初时辞而不受,直至傅皇后垂泪,请太子以国事为重,以顺为孝,太子方含泪答应下来,接过了传国玉玺。

    此时,裴清殊玉玺在手,百官拥护,登基已是名正言顺。

    为了尽快处理延和帝积压下来的政务,礼部和钦天监在紧急商议之后,将裴清殊登基的日子定在了下个月初八。

    经过紧锣密鼓的筹备之后,延和二十七年八月初八,皇太子裴清殊顺应天命,继承大宝,改元“雍定”,是为雍定皇帝。

    裴清殊继位之后,接连下了几道圣旨——奉其父为太上皇,并在宫中修建泰安宫,以奉养太上皇。

    奉其养母、皇后傅氏为东宫皇太后,居慈安宫。

    奉其生母、俪皇贵妃林氏为西宫皇太后,居永寿宫。

    封皇太子妃宋氏为中宫皇后,良娣钟氏为娴妃,良娣傅氏为裕妃。

    至于东宫里其他的女眷,裴清殊暂时没有顾得上册封她们,而是留给他的皇后宋氏做决定。

    ……

    早从裴清殊得封太子的那一天起,裴清殊就知道,自己登上皇位,只是迟早的事情而已。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当上了皇帝,简直就跟做梦一样。

    直到裴清殊穿上龙袍,从东宫搬进了乾元殿,裴清殊才意识到,这一切不是梦,而是真的。

    他真的当上皇帝了!

    他是天下之主了!

    太上皇有十四个儿子,裴清殊排行第十二,既非长子,又非嫡子。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实属不易。

    因此,在他坐上龙椅的那一刻,裴清殊不由自主地心潮澎湃起来。

    他今年才二十岁,是货真价实的少年天子。

    对于一个皇帝来说,这个继位的年龄刚刚好。既不会年幼到需要摄政王或者太后把持朝政,可以自己当家作主,又不会像某些朝的太子一样,熬了几十年才终于当上皇帝,等登基的时候一点精气神都没了。

    二十岁,正是年富力强,一切刚刚开始的时候。

    裴清殊坐在龙椅之上,双手紧握着两侧镶有金龙的扶手,突然间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

    新朝新气象,不仅体现在换了皇帝,改了年号上面。

    裴清殊很快就发现,乾元殿内的摆设焕然一新,和太上皇在位时截然不同。

    底下的人也是有心了。

    比起一般的皇帝而言,裴清殊是幸运的——他的父皇没有死,这就意味着大齐不需要举行国丧。不然新帝刚继位时,又要去哭丧,又要处理前朝后宫的各项事务,往往都会忙的不可开交。

    现在,裴清殊只要抓紧处理好太上皇退位前遗留下来的政务就好了。

    按理来说,一朝天子一朝臣,新帝登基之后,太上皇留下来的内阁理应重组。

    不过裴清殊现在刚继位,根基还不稳,他不打算在短时间内重组内阁。

    更何况内阁首辅岳安是他的老师,次辅魏青松还是他妃子的父亲,在他还没有被封为太子的时候就十分支持他。所以暂时来说,内阁的人用起来还是放心的。

    不过,就算现有的内阁可以直接用起来,比起当皇子时的日子,裴清殊现在还是要忙碌上许多。

    尤其是在他刚继位不久,一切都还没有步入正轨的时候,裴清殊忙得脚不沾地,根本无心涉足后宫。

    皇后宋氏是裴清殊十六岁时明媒正娶的王妃,向来十分贤惠,对此自然是能够理解的。

    不过裴清殊的其他后妃,尤其是在新帝登基之后,还没有被正式册封的女眷们,难免会感到几分心急。

    她们迫切地想要知道自己的位份是什么,却又不敢在裴清殊政务繁忙的时候去打扰皇帝,只好日日往宋皇后这里跑。

    皇后不胜其扰,只得拿着草拟的懿旨,去乾元殿求见皇帝。

    虽说裴清殊先前为了表示对皇后的尊重,说过让她来决定其他女眷的位份,但裴清殊的后宫之中,有好几个女眷都是出于政治目的才会嫁入东宫的,宋皇后觉得她还是应当和裴清殊商议一下再做最后的决定。

    宋皇后来的时候,裴清殊正在和他的七哥襄郡王商议给王爷们改名的事情。

    裴清殊这一辈的皇子,名字当中都有一个“清”字。在他继位之后,为了显示出皇帝的尊贵,要么就裴清殊改名讳,要么就让其他兄弟避讳他,改他们的名字。

    太上皇的十四个儿子当中,三皇子谋反被杀,六皇子英年早逝,除了裴清殊之外,还有十一个名字里带有“清”字的皇子。

    在这种情况下,按说裴清殊自己改名是最方便的。不过说句老实话,他的名字用了这么久了,还真是不大乐意换。

    襄郡王,也就是裴清殊的七皇兄也觉得,应该是由臣子让皇帝,而不是皇帝让臣子。

    “皇上,您是九五之尊,要改名也应该是我们改啊。”襄郡王和裴清殊是打小一起长大的交情,哥俩都好了十几年了。所以就算裴清殊当上了皇帝,襄郡王对他的称呼变了,但在裴清殊面前,没有外人的时候,襄郡王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您给哥儿几个选个好听点儿的字就是了。”

    兄弟俩正说到这儿的时候,皇后便来了。

    襄郡王听到通报之后,看了看裴清殊的眼色。见他似乎想宣皇后进来,便站起来告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