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十四章 没有火器
    贾环的嘴巴已经张的合不拢了,这让站在一旁的小吉祥有些担心三爷的下巴会不会掉下来。

    “三叔,你这是……”

    贾兰也被贾环的河马嘴吓住了,有些不安的问道。他担心他这个脑子有些问题的三叔再出点什么奇怪的问题……

    贾环回过神,也不理会两人的关注,连连道:“兰哥儿,继续,继续讲。”

    贾环基本上可以确定,他有一个穿越的前辈,那就是赢志。

    在前世的历史上,贾环根本听都没听过这个人。

    在贾兰的记忆中,清军入关后,剩余的事基本上就是一马平川了。

    原本和清虏作战时lobsp;   清军总共才几万人?加上蒙八旗也不过十来万,哪里能打的下华夏的万里河山?

    是那些投降的汉军,是他们用明廷的刀枪叩开了一座又一座的城池,洗劫了一座又一座的村庄。

    后世被记载在清虏身上的诸多屠杀,实际上有大半都要算在这些投降的汉军身上。

    虽然这样的说法可能会让很多人无法接受,但事实就是如此残忍……

    在贾环的记忆中,绝对没有一个叫赢志的人崛起。

    所以,他断定,这个人一定是他的学长,穿越的前辈!

    仔细观察了贾环确实无事,贾兰便继续道:“后面的,就是高祖皇帝和四王八公征战天下的过程了。本来贾氏也是要封王的,尤其是咱们荣国府,功劳甚至比四王还要高。

    只是先祖思量,一门双王实在太过显赫,为了避讳,才三辞王爵,位列国公。所以,咱们荣国公是八公之首,而且就连东南西北四大郡王都视荣国先祖为兄。

    只可惜,宁国公早逝,连续两代荣国公都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而还,我们贾族的黑风旗如今只能挂在祠堂……”

    贾环前世常在书中见到关于某某名人自幼异于常人,不同凡响云云。

    只是贾环从来都不信,认为小屁孩家家的,能有什么见识,能有什么水准?要不就是被家里大人刻意教的,当不得真。

    可是此刻看着面色带有悲痛,但眼睛却始终平静稳重的贾兰,贾环忽然觉得,这世上或许确实有些人和常人不大一样。

    至少,贾环自忖在他真实的五岁的时候,他除了掏鸟摸鱼尿灌蚂蚁窝外,基本上不再懂任何东西……

    而且,在他五岁的时候,别人随便挑唆一下,他就敢拿着镰刀朝村里半大的黑狗发起死亡冲锋,哪有贾兰这般沉着冷静的表现?

    在红楼梦里没有关于贾兰的具体判词,但他的母亲李纨最后却是做了诰命夫人。

    可见,贾兰日后确实是成才做了大官了。

    不过,整部红楼梦基本上都是悲剧结尾,李纨也不例外,由此推测,贾兰最后可能也出事了,不然又何来“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念及此,贾环心里浮出一丝阴影,不过,一切都还早,还有机会。

    贾环想了想,道:“高祖皇帝和咱们贾族先祖,是通过制造火器击败清虏的吗?”

    前世,在贾环读过的明清小说里,穿明的主角无不是以火器取胜的。

    排枪毙敌,杀的鞑子魂飞魄散。

    贾兰闻言,却皱眉道:“火器?什么火器?”

    贾环好笑他迷糊,道:“火器,就是枪,就是火铳。”

    “大枪我知道,木杆配枪头。可是火铳?没听说过啊。”

    贾兰奇怪的看着贾环道。

    贾环摇头笑道:“那就是你还小,可能不清楚。虏酋哈赤不就是被袁崇焕用火炮给干掉了?”

    贾兰皱眉道:“哈赤是在两军对阵中被明廷武宗袁崇焕用碧血剑重创后不治身亡的,和什么火炮有什么关系?”

    这一次,贾环的嘴巴张的比上一次还大。

    尼玛,碧血剑?是不是还有金蛇郎君?

    ……

    “兰哥儿,你确定你说的不是野史?”

    贾环震惊的无以复加,拉着贾兰的手道。

    他觉得贾兰可能是把演义小说里的故事当真了,还碧血剑?太夸张了。

    贾兰静静的看着贾环,道:“三叔,你在奇怪什么?”

    贾环张了张口,腹中有千言万语,可却没法和贾兰一个小孩儿说。

    “三叔,你说的火铳还有火炮,我真的闻所未闻,也从没听大爷爷和祖父谈起过。我老秦的无双利器有三,一是大秦的十万黑甲铁骑,二是举世无双的秦弩,第三,则是那句“赳赳老秦,共赴国难。血不流干,死不休战”的誓言。此三者为老秦国本,却和从未听过的火铳、火炮没有任何关系。”

    贾兰说的很坚定。

    贾环面色变幻不定,盯着贾兰道:“那你总该知道火.药吧?你可千万别跟我说火.药也从未出现过。我刚醒来的时候,还听到府里有人在放烟花炮竹,噼里啪啦的没玩没了。”

    一直酷酷的贾兰闻言,顿时流露出一抹羞赧,不好意思道:“三叔,那是我放的。”

    贾环闻言哈哈大笑道:“我又没怪你,我也爱放烟花。那就是说,火.药是存在的了?”

    贾兰点点头,道:“好像是道士炼丹要用,很早的时候就出现了。”

    贾环皱眉,缓缓的点点头,道:“我知道了。不过,你说的什么武宗,还有什么碧血剑的,是不是太武侠,太玄幻了?”

    “武侠?玄幻?”

    贾兰摇摇头,道:“三叔,我不大懂这两个词的涵义。武侠我倒是勉强能理解,玄幻就不懂了。不过,武宗和碧血剑有什么问题的吗?我听我娘说,你想要练武,怎么还会奇怪武宗和碧血剑?”

    贾环苦笑道:“我以为练武,就是打打拳跑跑步,再耍耍刀射射剑。可是这武宗……我知道关云长是武圣,不清楚武宗是干什么的。”

    贾兰笑道:“这倒也不奇怪,如今朝堂文贵武贱,当文官升官比武官容易的多,也轻松的多,所以普通人渐渐也就不怎么关注武学了,当然,他们也关注不起。”

    贾环奇道:“怎么会关注不起?不是都说粗鄙武夫吗?”

    贾兰摇头笑道:“这话就是出自穷酸文人、穷措大之口。”

    贾环闻言,呵呵笑了起来,不过随即面色一变,道:“你的意思是说,习武很费钱?”

    贾兰点点头,道:“非常耗钱,因为要买大量的老参固本培元。当初高祖皇帝和荣宁二公原本就是马匪出身,靠抢劫蒙古鞑子和商队才能勉强习武,真正修行到武宗,还是等到他们攻破张家口,得到了虏商八大家库存了近百年的老参秘藏后的事了。”

    贾环不可思议道:“武宗到底是什么?难道能排山倒海,呼风唤雨不成?”

    贾兰哈哈笑道:“怎么可能?就是比普通人强大的多而已,和神话传说里的神仙完全是两回事。”

    贾环陡然想起贾兰刚才的话,道:“你说荣宁二公和高祖都是武宗,这么厉害的人,怎么还会战死疆场?”

    贾兰道:“所以说,武宗不是神仙。别的不说,只要用强弓劲弩攒射,再强的人也得死。号称清虏第一巴图鲁的鳌拜,是满清的第一武宗,非常厉害,他曾经单枪匹马遭遇荣宁二公,结果居然还能逃出生天,要知道,咱们贾府的荣宁二公,尤其荣国公,是号称高祖之下天下第一武宗。可是在荣宁二公的合击之下,鳌拜还是逃跑了。然而最终,鳌拜却是死在了秦弩攒射之下。”

    贾环闻言心里舒了口气,庆幸这不是一个高武的世界,一挥手就灭一城的强力世界,实在不是贾环喜欢的。

    想了想,贾环又道:“既然大秦这般厉害,那咱们贾族先祖怎么会战死沙场呢?”

    贾兰沉默了下,道:“将士难免阵前亡,我们有秦弩,清虏却有强弓,而且还是淬了毒药的弓箭。第一代宁国公就是死在清虏的毒弓之下的,而两代荣国公则都是死战不退,力竭而亡。”

    贾环不可思议道:“先祖都位列国公高位了,怎么还……”

    贾兰道:“就连高祖皇帝都在阵前被满清妖后暗算,中了她的吹箭而亡,何况其他。”

    贾环一个激灵,好奇道:“你说,高祖皇帝赢志是被满清妖后暗算而亡的?”

    这是……穿越者不都自带主角光环,就算不能长生不死也能延年益寿,活个百十岁不成问题吗?

    怎么会?

    贾兰叹息道:“我高祖皇帝何等雄才大略,上马可掌无敌军,下马又能英明治国。可惜,在我大秦将满清再一次驱逐出关外后,打到了他们的老巢奉天。满清妖后以投降为名,孤身觐见高祖皇帝。高祖皇帝他……他有些喜好女色,而那无耻妖后,又妆扮的毫无廉耻。两人共赴巫山之后,妖后用她暗藏的木簪,将高祖重创,最后令高祖皇帝不治身亡。”

    贾环有些感叹道:“好厉害的妖后,赢志太倒霉了。那个妖后一定死的很惨吧?对了,她叫什么名字?”

    “她姓博尔济特,叫布木布泰。听说她死后,满城里的清虏尊称她为孝庄太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