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不哭
    皇城,咸福宫。

    自祭天之事后,东宫感染风寒,不能见事。

    又有黑冰台重查咸福宫内侍薛痕谋逆之事,封锁宫门。

    细查宫内每个内侍宫人。

    但凡有半点来历不明者,皆拿下审问。

    一时间,才平静不到一月的咸福宫,再次风雨飘摇。

    外人都忖夺,东宫赢历定然惶惶不可终日。

    然而,咸福宫内殿内,赢历却无比宁静。

    他身着一件素色锦衣,坐于宫椅上,静静的读者一本《莲花法经》。

    相比于太上在时,他眼中少了几分骄气,多了几分骨子里的沉稳。

    对于宫外时不时传来的呼喝声,他不置可否,并无甚怒气。

    既然出手,就想过会有这一幕。

    但那又如何,没有证据,谁也不能无故废了他。

    大明宫那位,忍辱负重二十年,才一举翻身。

    赢历自信,他用不了那么久……

    若不是有个失心疯的混帐屡屡搅局,这个时间,会更短许多。

    可恨。

    至于封锁咸福宫……

    呵呵,论对这座宫殿的了解,谁还会比他深?

    宫内至少有三条密道,可在不为人知时,出入宫外。

    而那些正被审问的宫人……

    他们本就被换过几茬,且都不是他的人。

    他也从未想过,去拉拢那些奴婢。

    再换一茬又能如何?

    他真正的心腹,并不在这里。

    那位子嗣单薄,赢时已死,除了他,就只有一个赢昼。

    可他并不担心赢昼,因为他太了解这个弟弟。

    他不是装疯卖傻,而是真荒唐。

    所以,大明宫那位,绝不会将皇位传给他。

    这也是他敢屡屡出手的缘故。

    但是……

    赢历将手中经书放下,站起身,缓缓看向宫闱深处。

    隆正帝清心寡欲,极少宠信宫人。

    太上在时便如此,等执掌权柄后,更是将全部心思都放在国事上。

    再者,以他的年纪……

    再想生出多少子嗣,也不现实。

    这方面,赢历并不担忧。

    就算他真的从现在开始沉迷女色,也不打紧。

    新出幼子,对他基本没甚威胁力。

    除了……凤藻宫的那位。

    据青龙密探回报,那位贤德妃的产期,也就这两日了。

    连荣国府的太夫人都进宫来了。

    若是贤德妃诞下龙儿……

    以贾家的影响力,真想要夺嫡,威胁着实太大!

    希望,是个公主吧。

    否则……

    赢历细眸微眯,眼中寒芒闪现。

    杀机。

    ……

    大明宫,紫宸书房。

    “陛下,凤藻宫来报,贵妃方才召见荣国太夫人和诰命王氏时,忽发阵痛,太医女官回报,产日便是今天。”

    御案侧,苏培盛躬身道。

    隆正帝闻言,握着朱笔的手一顿,一滴朱砂赤墨低落。

    若在平时,苏培盛这般打搅,他定然勃然大怒。

    但是此刻,他却丝毫不在意折子上的污渍,抬头道:“太医怎么说,可还稳当?”

    苏培盛笑道:“陛下,荣国太夫人进宫时,带了宁侯如夫人。有她在,必然万无一失。”

    隆正帝闻言,松了口气。

    对于公孙羽在医道上的本事,他再清楚不过。

    慈宁宫那位至今能吊着命,公孙羽居功至伟。

    “恭喜皇上,又得麟儿。”

    赢祥亦放下手中笔,笑道:“皇上能够多子多福,亦是社稷之幸。

    待忙完今年,皇上也该选秀了。

    皇嫂连臣弟这边都找上了,不许臣弟拉着皇上总耗在上书房中,还说哪有皇上不进秀女的道理?”

    隆正帝哼了声,道:“妇道人家,懂什么?如今天下方安,流民满地。此时选秀,还嫌弃朕背负的骂名不够吗?”

    话虽如此,面色却没什么难看。

    对于董皇后,他还是极敬重的。

    当初还是战战兢兢朝不保夕之日,这位皇后,给予了他太多帮助和温暖。

    而且,她还能极好的约束后族,从不给娘家谋福利。

    又将内宫打理的井井有条,没那么些烂事。

    隆正帝很欣慰。

    赢祥笑道:“皇嫂也是关心皇上,朝野之间,对皇嫂多为赞誉之言,称为贤后。

    这会儿子,皇嫂定在凤藻宫那边。

    就是不知,这次皇上会多一皇子,还是多一公主。”

    隆正帝闻言,向南望去,细眸中,隐隐有期盼之色闪现。

    过去一年,他历经了丧子之痛。

    剩余的二子,一个荒唐,一个成仇。

    他只盼……

    这一次,能有佳儿诞生。

    他也能多一份选择……

    隆正帝眸光闪动。

    ……

    凤藻宫。

    “啊……”

    “啊……”

    一声声痛呼,从内殿传入外间。

    数不清的宫人来回穿梭着,或端着温水,或捧着棉帛。

    外间偏殿内,一身大妆的贾母和王夫人此时都心急如焚。

    听着里面传出的痛声,满是不忍和心疼。

    她们都是过来人,如何不知这一关有多么艰险。

    在这个时候,可是不论身份高低贵贱的。

    从古而今,因难产而坏事的贵人,还少了?

    王熙凤在一旁劝道:“老太太,太太,且放宽心吧。若是幼娘没来,咱们还得提心吊胆。

    如今咱家的女神医都一道来了,再不会有事。

    宫里多的是经验老道的稳婆,用不了多会儿,贵妃定会母子平安!”

    听王熙凤这吉祥话,贾母总算松了口气。

    她毕竟上了年纪,近八十的人了。

    然而身子骨,还没前世的好。

    都因为某个不省心的三孙子,成天的造啊闹啊,每每唬的她掉半截魂儿。

    好在有公孙羽这个医中圣手护着,还挺的住。

    不过这会儿子还是疲惫的慌。

    而王夫人本来都不怎么喜欢王熙凤了,可听她说到“母子平安”时,面无表情的脸色,也缓和了许多。

    她倒是没想过,要让她的外孙坐那个位置。

    而是指望,有一个亲王外孙在,纵然她不在了,宝玉能有一个亲王外甥,也不会让人再欺负了去。

    况且,她还有别的路……

    “生了!生了!是个皇子!!”

    忽地,内殿中传出一道惊喜的呼声。

    刚坐下的贾母一口茶方咽下,就惊喜万分的站了起来,吩咐道:“皇子?!快,快,准备赏钱!!”

    王熙凤大声“诶”了声,从随身带来的一个小褡裢里,取出一个个红封,见人就发。

    宫人们都知道她们是贵妃娘家人,贾家又是都中最顶级的勋贵,哪有不讨喜的?

    一时间,满殿内都是好话。

    连王夫人那张素素的脸,都浮出了不少笑容。

    然而,幽帘之内,情况却和外面的喜气冲天有些不同。

    公孙羽脸色凝重的看着床榻上满头苍白的贾元春,欲言又止。

    而一旁几个老成的稳婆,此刻也都有些慌张。

    那婴孩落地后,怎地……怎地不哭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