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章 初临宝地
    “啪、啪,噼啪……”

    一阵阵爆竹声从远处隐隐传来,夹杂着笑声语声,一派热闹繁华之景,即使没有目睹,却也能想象的出。

    然而,在这间偏僻的小屋内,气氛却是说不出的哀愁。

    一个颜色姣好的妇人,身着布衣木钗,面色悲苦的跪在一只蒲团上,对着桌上供奉的观世音菩萨喃喃许愿道:“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弟子潜心向佛,愿自此经年食素,只求菩萨救救我苦命的孩儿,保佑他能够早日醒来。只要环哥儿能够好过来,我愿舍弃十年寿元也在所不惜。若是环哥儿有个三长两短,我……我也活不下去了,呜呜……”

    妇人一双原本很妩媚的眼睛,此刻却红肿的核桃似的,嗓音也沙哑了,可以看出,她应该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祈祷了。

    屋外喧闹繁哗的人声笑语,不时轰然响起,衬的这屋内的气氛愈发惨淡。

    听着外面传来的声音,妇人哀愁的面容上浮现出几许愤恨之色。

    她的孩儿病的都快……

    可府中上下几百号人,就没一个上门探病的。

    都是贾府的少爷,那位稍有个头疼脑热就好似天要塌下来一般,可她的环儿都昏了好几天了,却连个探问的人都没有,真真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最可恨的就是她的大女儿,别人不来看倒也罢了,反正冷清也冷清惯了,她这一房向来不讨喜。

    可三丫头呢?环儿可是你的亲骨肉兄弟啊……

    愈想愈气,愈想愈悲愤,本来就没念过什么书不懂得什么大道理的妇人,看着躺在炕上面若金纸人事不知的儿子,再也忍不住痛哭出声。

    哭声呜咽,凄凉。

    “呃……”

    贾环只觉得头疼欲裂,昨夜毕业晚会后,他被寝室里的几个牲口拉去一起唱k,然后又去烧烤。

    不管哪样,酒都是必不可缺的东西。

    各种借口,各种理由,不管怎样,感情深,一口闷。

    晋西北来的那个大汉和东北来的那个超级大汉,居然一人扛来一件老毛子的伏尔加……

    真真是额贼你亲娘嘞!

    四年的大学,上千个日夜的朝夕相处,感情自然都有。

    明朝就要各奔东西了,日后再见不知何日,因此不管城府深浅,此刻都有些伤感。

    何以解忧?唯有伏尔加。

    啤酒箱子换了一茬又一茬,六十度的伏尔加,也是一瓶接着一瓶的上。

    好像不把自己醉死过去,就没完似的。

    贾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家里双亲都是农民,可以肯定的是,给他取这个名字的父亲,一定没读过《红楼梦》,否则必定不会给他取这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倒霉名字,最不济也得是个贾宝玉不是?

    隐隐的听到有女人哭泣的声音,贾环揉了揉巨痛的脑袋,强打起精神,睁开了眼睛。

    他有些好奇,有哪个不开眼的妹纸,会在他的床头哭泣。

    不是他妄自菲薄,出身农家的他,没有二代的底子,自身读书又不争气,身体虽然不错,但体育却不怎么出彩,除了能和一群钓丝舍友吹吹政治牛笔外,见到妹纸连话都说不出几句。

    虽然酷爱武藤兰和苍井空老师的教学视频,但除了多废几卷纸巾外,至今都毫无用处。

    所以,有妹子在床头哭泣这种事情,除非出了灵异事件,否则不大可能会发生在他身边。

    不过如果真有灵异事件他也不怕,农村出来的,小时候带着一条黑狗都敢在坟头睡觉,怕个球!

    脑子里百转千回,可睁开眼后,贾环就有些傻眼儿了。

    这个好像是当年跟着教授去城外度假山庄腐.败时住的仿古建筑吧?

    雕花的窗户,窗户间隔好像还不是玻璃,是……油纸?

    满屋子的佛香味,靠,怪不得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八成是熏的。

    再看看被子,好像是锦被?

    太高大上了吧!

    这种房子,老子住的起?

    坏了,刚才那哭声,该不会是昨天叫的小姐,今天发现恩主是个穷光蛋才哭的吧?

    完了完了,让那几个孙子给坑惨了。

    这种媲美天上人间的地方,一晚上不得几千大洋?

    老子把肾卖了都消费不起啊!

    听听,那妹纸哭的多惨,肯定是翻过老子钱包,发现老子的钱包比她脸还干净。

    不过,既然都到这一地步了,总得起来扛事儿,不能装死。

    就像在老家种地的老头子在他出门念书时告诉他的那样,是爷们儿,天塌下来都得站直了腰扛着。

    所以,他的学费是他老子卖了家里的水牛,再搭上悄悄卖了几次血才凑出来的。

    他老娘也没说啥,为啥,因为老头子既然是孩子他爹,就得管孩子上学不是?

    以后孙子要是上学没钱,儿子也要这样做,天经地义的事。

    家教如此,所以,就算没钱,但咱有种。

    给自己打了几番气后,贾环不顾头疼欲裂,就要坐起。

    然后,当他撸了撸袖子,准备使劲儿坐起时,却愣住了。

    这是他的手?

    细的和麻杆儿似得,一层白皮包着骨头,加起来没三两肉的样子。

    不对啊,他自幼下地干活,十八岁的时候在磨坊里推磨,家里的老驴都没他有劲儿。

    两百斤的麻袋包,他背上能小跑一里地。

    工地上的水泥袋子,他背一天都不说累。

    这也是他后来上学的学费来源。

    可现在这个鬼样子,大.烟鬼似的,什么东西?

    贾环见鬼了一样,一个激灵翻身坐起,低头看自己身体,一层白,然后就是瘦的和鸡仔儿似的小身板。

    摸摸头发,天,居然是长发。

    明明没有胸好伐?

    拉开亵裤,还好,鸟窝里鸟还在,虽然小了几号……

    即使再无知,可这些年大街小巷都讨论的话题,他又怎会毫无所闻?

    穿越!

    是穿越吧?是穿越吧。

    就在贾环满脑袋瓜子混乱时,忽然听到一声惊呼。

    “啊,环儿,你醒来了?呜呜,菩萨保佑,菩萨保佑,呜呜,我的环儿啊,你可把为娘吓死了!”

    妇女一把抱住贾环,将他紧紧的搂入怀里,好似唯恐他突然不见了般。

    贾环刚刚想要享受一下温香软玉的感觉,却听到最后一句,整个人顿时斯巴达了。

    什么?娘?!

    他又不是某岛国的鬼畜,对超越伦理有着异样的追求。

    贾环满脑门子疑惑,不过又马上反应过来,如果他穿越了,自然会有另外的爹娘。

    可是,前世的爹娘可怎么办?

    虽然农村户口,一家可以生两个,他还有一个弟弟,可老爹老娘为了养他供他读书,付出了多少血汗,他还来不及回报一二,就这样穿越了。

    念及严父慈母,自觉此生再难相见,悲从心来,贾环也忍不住哭出声来。

    “我儿,你可是哪里不舒服?环儿,你可不要再吓娘了。娘这辈子什么都不盼,就盼你能长大成.人,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娘还活个什么劲儿,不如同你一起去了算了。呜呜!”

    贾环这一世的娘听到他哭的伤心,顿时吓坏了,以为他又哪里不对劲。

    可是,就算她的孩儿有什么不对劲,她自忖她一个无知妇人,也不能帮儿子什么,与其留她一个人在世上受罪,还不如一同去了,也好有个伴儿不是?

    哪怕此刻心里极为不得劲,贾环也不能继续软弱的哭泣下去了,毕竟,这具身体是眼前女人的儿子。

    既然占据了人家儿子的身体,倚之为活,就得有担当,让这个母亲不要为了他继续伤心下去。

    至于前世的父母,贾环真的希望,能够有别的人占据他那具身体,替他孝敬父母……

    “娘,你放心,我已经没事了,哪都不疼。就是……”

    贾环一脸迷茫的欲言又止道。

    “怎么了,环哥儿,你哪里不舒服?等明儿娘再去给你请医生。娘这次就算是豁出去脸不要,也要让老爷给你请一个太医回来。外面的都是庸医,害的我儿……呜呜!”

    妇人说着说着就跑题了,哭的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一张姣好面容的脸看起来都成了狼狈的了。

    不过贾环看着听着心里却暖暖的,不管哪一世,他的亲人可能都没什么文化水平,但待他的心却是最真最诚的了。

    贾环笑道:“母亲,儿子真的什么都好好的了,就是,就是脑子里糊里糊涂的,什么都记不得了,只记得你是我娘。”

    “啊!这可怎么是好?你……你这是得了失魂症了?呜呜,都怪那群丧了良心的。我都让小吉祥去给他们说,不要在府里放鞭,会吓着你的。他们就是不听,还笑话我。呜呜,我可怜的环儿啊,你这可让娘怎么活啊?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呜呜!”

    贾环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悲情万分哭诉不止的母亲,笑道:“娘,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失魂了就失魂了,只要记住娘,其他的事娘给我说不就成了吗?这又不疼又不痒的,值当个甚?你快别哭了。”

    妇人闻言一怔,盯着贾环看了会儿,就破涕笑道:“环哥儿,你变聪明了哩。你说的对,记得娘就好,其他的事娘可以告诉你!

    这样最好,就记得娘,其他人记得也没用。他们没一个有良心,尤其是三丫头,恨不得托生到太太肚里,托生在我这个姨娘肚子里,快把她委屈死了。

    你病了昏迷不醒都三天了,也没见她这个当姐姐的来瞧瞧你。偷偷攒的私房钱,不给你花,也不孝敬我,全拿给那个混世魔王了。我怄都快怄死了……”

    听到妇人的话,贾环心里隐隐有些熟悉感,又隐隐有些不安,这些事,怎么那么耳熟,好像在哪里看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