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请客
    宁国府后街,一座小小的二进宅院,便是薛家如今的住处。

    其实,薛家在京中亦是有大宅邸的。

    薛家起家先祖官居紫薇舍人,虽无封爵,但紫薇者,帝君也。

    舍人为近人。

    即,薛家先祖乃太祖近信之臣。

    而上一代薛家家主,更为太上心腹。

    以皇商名义,坐于江南为天家耳目。

    虽名分不显,但颇有分量。

    也因此,其病亡后,薛蟠才能承其余荫,以尚未进学之年,成为户部皇商。

    披上了一层皇家的保护外衣,不被寻常屑小欺负了去。

    所以,薛家的家底还是极殷实的,在都中亦有数座大宅。

    只是,如今薛家依附贾家而存。

    家中人口又单薄,只孤儿寡母三五人,仆婢不过十来人。

    贾环也曾提议,将手中的几处大宅让给薛家。

    却都被薛姨妈以“宅大人少非福也”婉拒了。

    贾环也没有强求,因为他倒是认可薛姨妈的话。

    因此,薛家至今依旧在这座精巧的二进小宅中居住着。

    薛家在江南的仆役下人,都已遣散。

    从金陵到都中,总共也只带了二十来个仆婢。

    到了京后,又将七八人打发到了老宅去。

    如今,连看门的门子,都是一个老苍头,还是薛蟠乳母家的老头儿。

    忠心,可靠。

    “大爷回来了?!大爷真的回来了!”

    老苍头看着车马到来,起初还奇怪,以为是哪家亲戚来访。

    等车马近前后,他方看清马上之人,登时欣喜若狂。

    一边高呼,一边让身后的小厮到二门儿报信。

    自己则激动的满面热泪的迎上前去。

    薛蟠那厮也终于找到了家和亲人的感觉,赶紧翻身下马,落着泪,与老苍头泪眼相视……

    贾环身后的亲兵队伍散去回府,韩大也离去了。

    后街上没了外人,贾环不理抱头痛哭的主仆,打开马车车马,也不放踏脚小杌子,就直接将薛宝钗抱了下来。

    一身士子服的薛宝钗看起来清秀动人,落地后,一双杏目盈盈含笑。

    她极喜欢这种独处的光阴。

    不过,再看到一旁处感慨大哭的两主仆后,抽了抽嘴角之余,她还是不禁红了眼圈儿……

    贾环好笑道:“他在里面过的什么日子,你还不知道?行了,进去吧,一会儿还指着你安慰姨妈呢,你可得坚强些。不然那么些人,我不好当众哄你……”

    这是暗语,贾环总喜欢在两人欢.好时,说些话挑的薛宝钗生闷气。

    然后再用强力的进攻,“哄”的薛宝钗忘去生气的原因。

    这会儿子光天化日下,贾环这般说,让薛宝钗一时间红透了俏脸,狠狠的凶了贾环一眼,却也将那点伤感丢到了爪哇国去。

    没等薛宝钗让薛蟠进屋,里面就有丫头子气喘吁吁的跑了出来,说太太让快快进去。

    一行人便往里面走去。

    ……

    “我的儿!!”

    垂花门下,薛姨妈看着薛蟠走近,一手扶着门廊,一手伸向前方,满面是泪,嘶声唤了声。

    薛蟠也是性情中人,虽然在长安县牢中过的潇洒无比,养的白胖了不少,可此刻好似真的从十八层地狱中爬出来一般。

    一步一步,“步履蹒跚”的缓缓走到薛姨妈跟前,“噗通”跪下,大哭道:“母亲,不孝子回来了!”

    “我的儿啊!!”

    听薛蟠这般说,薛姨妈真真心都要碎了,早已将他怎么入狱之事忘的干干净净,满心里只有怜子之情。

    至于贾环、薛宝钗等人都能看出的白胖,在她眼里也成了受苦后的虚肿……

    贾环倒不奇怪薛姨妈的反应,其实薛姨妈虽然平日里骂的凶,可在她心里,薛蟠怕是这世上最好的儿子。

    若没有她的一味溺爱纵容,薛蟠前世也走不到绝路上……

    贾环有趣的是,薛蟠的反应。

    真真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兴许是见贾环嘴角弯起,带着笑意看着这一幕,薛宝钗有些不满的白了他一眼后,上前去劝说薛姨妈,道:“妈,先进里面再说吧。不好堵着门呢……”

    薛姨妈恍若未闻,素日里她似最亲薛宝钗,厌恶薛蟠。

    可到了这个时候,才见真谛。

    满眼满心全是这个儿子,再容不下任何人和任何声音……

    “呵呵呵……”

    薛宝钗正郁结,看着搂抱在一起不松手的母子没法,偏听到身后不良人幸灾乐祸的笑声。

    轻轻蹙起秀美,嗔怨的看过去,虽无言语,但眼神分明在说:“爷啊!做人要有良心呢!”

    贾环眉尖一挑,眼神往她丰润的良心处扫过,再看向薛宝钗,肆无忌惮。

    爷喜欢你的良心!

    其实这个时代,勋贵和士大夫的标准审美观,并不是大奶妹。

    他们追求的,是盈盈可握的小巧鸽乳。

    精致,玲珑。

    而大奶妹们,则通常会自卑的束胸成平。

    这种束缚,甚至不比裹脚好多少。

    薛宝钗体态偏丰,胸怀广大,也曾束过胸。

    但自贾环直言相告,他其实就好这一口后,她虽然还是束着,但却不似从前那样紧紧勒着了,只是不显得太过夸张。

    此刻被贾环这般轻佻的一扫后,薛宝钗羞愤的瞪了眼,头疼的不敢再去招惹他,转过头对薛姨妈道:“妈,方才哥哥跨过了火盆,去了灾气。如今还需用柳叶香草沐浴,去了晦气。

    不好再耽搁下去了。”

    这话才将薛姨妈唤回神来,牢狱之灾后,跨火盆,沐柳叶,去灾气,乃是民风习俗。

    在信奉鬼神的时代,连士大夫都不可免俗,更何况一内宅妇人?

    薛姨妈顿时惊醒道:“对对对,火盆跨过了?”

    薛宝钗笑道:“不都是妈准备好的吗?”

    薛姨妈连道:“是是,是准备好了。

    快,潘儿,同喜同贵已经让火房准备好了沐桶和热水,你快去沐浴!

    一定将身上的晦气都去干净了,从此再无忧无难。

    娘准备好了你最爱吃的糖蒸酥酪和火腿鲜笋汤,还有酒酿清蒸鸭子。

    你沐浴罢了,就来吃,啊!

    天可怜见,可苦坏了我的儿……”

    这般哄孩子的模样,别说薛宝钗,就连薛蟠自己都招架不住了。

    要是只他们娘仨儿还好,可后面还有个魔王在看着呢。

    他难为情道:“妈,我是男人,这点苦不值当什么……环哥儿还在呢。”

    薛姨妈这才惊醒,她是最懂得人情世故的,懊悔怎地冷落了贾环这般长时间,忙对贾环笑道:“让哥儿看笑话了,这个不争气的东西,累的环哥儿受了多少累?

    哥儿快快进去,我也给你准备了你最爱吃的糟鹅掌鸭信,备好了清酒呢。

    今儿你们老太太去了宫里,正巧,林姑娘和云儿丫头都在我这里。

    哥儿和你宝姐姐快进去吧!”

    贾环笑道:“今儿薛大哥才出来,想来姨妈和他有许多话说。我和林姐姐他们先回去吧,等明儿再来讨姨妈的酒。”

    薛姨妈最会做人,哪里肯放人,忙道:“你薛大哥不和咱们在一起用饭,规矩他要和蝌儿还有家里奔波的掌柜伙计们在外面吃。

    咱们娘儿几个就在里头用!”

    薛宝钗附和道:“他如今是家主,虽然能出来都是爷费的心,但回来后,要先安抚好外面做事的,没先和咱们挤一起吃饭的道理。”

    “是是是!”

    薛蟠也笑道:“环哥儿,这次我一定好生谢你!

    要不是仗着你的腰子,这回我可真栽里头了……

    我可听说,一群球囊的读卵子书的王八玩意胡闹,连大赦都闹没了。

    若不是你出了大力,我非得在里头过年不可!

    今儿我先和外面的管事随便吃点,你和妈还有妹妹在里头用。

    但是说好了,等明儿,咱在平康坊最好的兰香苑里清场摆席,叫几个上好的还未出阁的清花魁,好好高乐高乐!

    一切花费都算哥哥的!”

    贾环看着薛蟠晃着大脑袋,拍着胸脯喜滋滋的请客,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薛姨妈则气的骂道:“没出息的混帐东西,你,你竟请环哥儿去那种地方?

    你自去厮混你的,敢教坏了环哥儿,仔细你的皮。”

    “哥真真是疯了,我看是还没在牢里待够!”

    薛宝钗恨得咬牙切齿骂道。

    贾环虽然有不少女人,可他却从不在外面厮混,更从不接触优.伶之辈。

    这点极让家里的女人喜欢。

    若真被薛蟠带坏了去,那林黛玉她们非和她急不可。

    没的生出那些事来。

    见薛姨妈和薛宝钗两人都快翻脸了,薛蟠顿时蔫儿了,赔笑道:“我不过是说笑罢,妈和妹妹这般当真……”

    又见两人觑眼相看,分明不信,薛蟠忙道:“真是说笑!我都请环哥儿多少回了,他一次都没去!

    平康坊他就去过一回,结果那回还是带着一群丘八大兵要银子去的。

    差点没把人逸云居给拆了,连清函姑娘那样的人间绝色,都差点当魔教妖女给捉了!

    唉!恁地不知怜香惜玉。

    那可是平康坊七大家啊,平日里我都见不着……

    对了,他还管兰香苑的花魁小福叫小娘皮。

    也是怪了,那小福竟还念上了他,发誓非环哥儿不嫁。

    啧!她要是这般待我就好了……呃!”

    薛蟠一番畅想后,就发现周围一圈三人都目光不善的看着他。

    他抓了抓脑袋,哈哈一笑,知道一不留神说的太多,忙给贾环赔一笑,然后一溜烟儿的跑了。

    贾环莫名其妙的看着薛宝钗幽怨的眼神,道:“你看我做什么?什么花魁小福的,我鬼都不知道!”

    “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