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大大的圆
    “中了秀才,还行。??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考举人?

    秀才有什么看头,整个大秦,秀才多的过十万数,不值当什么。”

    贾环看着小大人一般的贾兰,笑着问道,口气大的惊人,浑然不觉,他连个生员都不是。

    贾兰却如同受夫子教诲一般,恭敬道:“回三叔的话,侄儿想继续在学里读三年书,然后再下场。那样更有把握些,夫子也是这般说的……”

    贾环挑眉笑道:“不是听说有考同年举人,还有考同年进士的吗?

    你就不想考个小三元,弄个大四喜什么的,搞个大新闻?”

    贾兰闻言,抽了抽嘴角,道:“三叔,侄儿才疏学浅,小三考里,没一次考中头名。

    所以,小三元侄儿已经没机会了。

    至于乡试、会试和殿试,侄儿若是二十岁前能全过,就算是邀天之幸。

    其他的,侄儿却不敢多想。”

    “没出息!”

    贾环教训道:“要是你三叔我下场,保管场场都是状元!”

    贾兰无奈扫盲道:“三叔,只有殿试第一才是状元,乡试第一叫解元……”

    贾环呵呵:“你懂个屁!”

    贾兰抽了抽嘴角,彻底没法和这个文盲三叔说话了,只能躬身听训。

    “话又说回来,你虽然不成器,可毕竟中了秀才。

    虽然只考了第九,有些丢脸面,不过我这做三叔的,还是得赏你点什么。

    说说看,想要什么?”

    玩笑罢,贾环笑道。

    玩笑归玩笑,对于家里能有个上进的,他只有高兴的理儿。

    闲的无聊逗趣是一回事,可做长辈的总归还得有个做长辈的样,不能小气了去。

    见贾兰要拒绝,他眉尖一挑,似笑非笑道:“兰哥儿,三叔提前说好,我可没功夫和你推来让去,机会只有这一次!

    要是你自己错过了,除非你日后再考个大三元大四喜什么的,若只考个七八.九名,就什么都没了。

    到时候再想从三叔这里讨好东西,却是不能的。”

    贾兰闻言一滞,小心看向贾环,见贾环正觑着眼瞧他,似看透了他一般,登时不好意思起来,嘿嘿一笑,忸怩道:“既然三叔这样说了,那……长者赐不敢辞。

    三叔,您把朱二丫赏侄儿吧。

    侄儿保证,就是每天一起锻炼身体。

    不干别的……”

    看着一本正经保证的贾兰,贾环哈哈大笑道:“到底是贾家人,娘的,跟我一个德性。不,你小子比我虚伪多了!

    行,朱二丫就给你了,你俩也算是青梅竹马。

    不过,你得先过了你娘那关。”

    贾兰闻言,原本惊喜的脸顿时又成了苦瓜。

    再给他十个胆,他也不敢跟他娘要女人……

    贾环恨铁不成钢道:“读书读成猪脑子了吧?你不会跟你娘说明白,这是三叔强给你的?长者赐不敢辞嘛!”

    贾兰闻言,登时恍然大悟,感激不尽的看着贾环,道:“三叔,还是您老道!”

    贾环冷笑一声,道:“我把丑话说到前头,你今年才十二,年纪太小,浅尝辄止一下也就可以了,不可沉迷于女.色。

    你根骨不强,肾水未壮,要是早早的耗空了身子骨,让你娘白人送黑人,我干脆趁早送你进宫当太监去,记住了吗?”

    贾兰脸色一阵红一阵黑,悻悻道:“三叔,我绝不会……”

    “废话少说!还有,既然你要了朱二丫去,你就保护好人家。

    没能耐保护人家,就不要要人家。

    要是我听说你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看我不揍你!

    明白了吗?”

    贾环沉声道。

    贾兰忙拍胸脯保证道:“三叔放心,这方面,侄儿一定和三叔学习!连家人都保护不好,就算为官做宰也不算什么有能为!”

    贾环闻言,点点头,笑骂了声,道:“臭小子,没事就滚吧!

    去领上朱二丫见你娘,就说是老子强塞给你的,你不收不行。”

    贾兰嘿嘿一笑,满意之极,正要告退,却不知想到了什么,面色忽然一变,有些迟疑。

    不过,他看着贾环微微皱起的眉头,知道这位三叔最不喜欢见人犹疑不定,一咬牙,道:“三叔,外面有人寻……”

    “三爷!”

    贾兰话没说完,就听到后面游廊上传来呼唤声,小吉祥蹬蹬蹬的跑来。

    贾环奇道:“什么事,跑这么急?”

    小吉祥道:“公主府来了个女昭容,说是公主召见驸马,让你快去哩!”

    这个时候,贾政也从凤梧阁那边走来。

    小吉祥忙给贾政行礼。

    贾环不好再坐着,起身道:“召见?我不惯她这毛病,有事就自己来找我!”

    贾政笑骂道:“少混闹!那位毕竟是金枝玉叶,为了下嫁于你,不知吃了不知多少苦头,你倒还拿捏上了……”

    贾环嘿嘿一笑,正色道:“得,那就给爹一个面子,去见见她吧。”

    说罢,和小吉祥一溜烟儿的跑没了影儿。

    贾政见状啼笑皆非,连骂混帐。

    不过看着他一副轻松的做派,又不禁感慨:

    外面都在猜测,他这个儿子如今该何等郁闷压抑。

    可谁又能想到,贾环会有此等心胸气魄,竟不将那些蝇营狗苟之事放在心上?

    嬉笑玩闹,轻松自如,便是对那些恶意猜测诅咒的最好的反击。

    不过,面色欣慰之余,想起朝堂那些事,贾政不禁又暗叹一声。

    虽然他早就从朝堂上退下,可多年为宦,还是有些知己好友做耳目的。

    焉能不知外面的物议?

    贾环丝毫不放在心上,可他却不能不放在心上。

    只是涉及帝心,他根本无能为力,帮不上什么忙,只能时时打听着……

    “兰哥儿,好生用心进学吧,多跟你三叔学着,长大后,也好帮他一把。

    你链二叔和你宝二叔都不是做事的人,咱们贾家,就只有你三叔和你能做事了。

    快快长大吧……”

    贾政抚着贾兰的头,声音中有些急切悲愤,沉声叹道。

    贾兰闻言,用力点点头,心中那抹中了秀才后生起的得意劲头散尽,眼中闪着坚定甚至悲壮的目光,沉声道:“祖父,孙儿记住了!”

    ……

    明珠公主府,静怡堂。

    贾政看着贾环嬉笑玩闹,就以为自家儿子颇为大气。

    可若是他此刻看到赢杏儿的气势,便会现,他那怂儿子的做派,不过是市井瘪三的派头,上不得台面……

    赢杏儿虽只为王女,按例仅能封郡主。

    但因为太上皇宠爱,金口御封一等明珠公主,位比亲王。

    公主府,自然也是按照亲王府的规制营造的。

    作为正堂的静怡堂,甚至比贾家的荣禧堂和宁安堂还要宽广阔绰。

    不过,偌大的静怡堂内,没有雕梁画栋,也没有金碧辉煌。

    高高的帷帐玉幔,隔开内外堂,堂内摆设,皆以华净高大的瓷器为主。

    小家碧玉的玉石巧玩,却是一个都没有。

    在明堂正中的墙壁上,挂着的也不是什么山水笔墨和名人字迹,而是一幅巨大的“星空图”。

    至少,在贾环眼中,那就是一幅浩瀚的“星空图”。

    星星点点,密密麻麻。

    主人赢杏儿一身白衣,负手而立。如今,她犹在为太上皇着孝……

    她静静仰视着那副图上的密麻繁星,明亮动人的大眼睛里,满是星点倒映。

    堂下,十数身着白衣宫妆的昭容丫鬟,分立两侧,屏住呼吸,不露半点声色。

    直到贾环带着小吉祥颠儿颠儿赶来后,她们才齐齐躬身行礼,拜见驸马。

    然后,在赢杏儿挥手间,又都退了下去。

    赢杏儿转过身后,先看了贾环一眼,然后才似笑非笑的看向小吉祥。

    小吉祥连薛宝钗、林黛玉、王熙凤都不怕的人,看到赢杏儿,却老实本分的紧,做小媳妇状给赢杏儿请安后,就低头垂目,用脚在地上划着圈圈……

    赢杏儿哈哈笑道:“就你会作怪,去后面园子里耍子去吧。”

    小吉祥闻言,抬头嘿嘿讨好一笑后,转过身,对贾环挤眉弄眼了番,一溜烟儿的跑没了。

    公主府建的极大,也极美丽,甚至不比大观园差什么,还豢养了许多奇珍异禽,不愁没小吉祥玩耍的。

    待小吉祥也离去后,静怡堂内,便只有贾环与赢杏儿两人。

    这时,面色淡然,气场极强的赢杏儿,忽地轻轻呼出口气。

    强大的气场消散,眉间露出一抹疲色,走到贾环身前,将臻靠在了他肩头。

    贾环眉头微皱,环抱住她,道:“我知道你在为我谋划,可你就对我这般没信心?你难道不知道我有几分力气?

    你又是何苦来哉,让我心疼!”

    赢杏儿在贾环肩头“噗嗤”一声笑出声,道:“虽不大习惯听你说甜言蜜语,可偶尔听听,感觉还真不错!环郎,再说两句呗。”

    这就是赢杏儿,姿态之高,让贾环有种被反调.戏的感觉。

    他哭笑不得的在她翘臀上拍……摸了把,惹的公主殿下身子一个激灵绷紧,才哈哈得意大笑道:“男人动口不如动手!”

    赢杏儿有些吃不住劲了,扬起头,水意汪汪的大眼睛觑视着贾环,却依旧强撑道:“本宫要与你圆.房,是你自己不肯,这会儿子倒来这般欺负!”

    就差没直说“你这个性无能只会用手”了。

    贾环闻言,却没有再反击,而是怜惜的看着面容消瘦了许多的赢杏儿,道:“你一直穿着孝,还茹素,我就算再饥色,也不能在这时候要了你。”

    赢杏儿闻言,看向贾环的目光又柔顺了许多,不过也没像寻常女孩子被感动后那样,说什么动情的话。

    两人只是微微一笑,尽在不言中。

    ……

    “杏儿你果然厉害,我等凡俗之人目光还在鸡毛蒜皮的算计时,你的目光,已经瞄准了星辰大海,为夫佩服,佩服!”

    看着面前那副占了大半面墙的“星空图”,贾环大赞道。

    赢杏儿以为他又在耍宝,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这是大秦官员分布脉络图,哪里是什么星辰大海……”

    贾环:“……”

    他看了看赢杏儿,又看了看那副“星空图”,上面起码有几万个星星吧?

    而且……

    这分明就是星星啊!哪里能看出有官?

    赢杏儿看他吃惊的模样,知他不解,笑道:“大秦二十三省,两百一十五州,一千二百县,凡是有品阶的,九成以上官员,皆在此图上。”

    贾环闻言震惊,瞠目结舌道:“杏儿,这个图……你……”

    他甚至都不知该怎么问。

    赢杏儿笑道:“这不算什么,是一门帝王学问,旁人自然看不懂。

    皇祖在时,曾指点过赢历,我也在,顺便记下了法门。

    这张图,是在我父王密室中现的。

    是他这二十年来执掌朝政,积攒下的人脉。

    不过,上面有好些官员已经不在了,所以我划去了他们。”

    赢杏儿指着图上正中央附近的几颗大“星辰”对贾环说道,“星辰”上面,的确可见一淡淡的“”。

    接着她又笑道:“幸好,新出现取代他们的人,其中也有自己人,所以损失没有预料中的大。”

    的确,被打叉的“星辰”边上,有好几颗旁边又出现了新的“星星”……

    纵然贾环再迟钝,也明白其中的意思。

    碟中谍啊……

    这并不出人意料。

    隆正帝虽然现在雷厉风行,威压宇内,看起来皇霸之气四射。

    可是,他真正掌权的时间终究太短了。

    连一年都不到……

    太上皇在时,他没有任何机会去大肆招揽人手,收取人心。

    所以,即使他暗中培养了不少人,可这些人的忠心总会打个问号。

    毕竟他之前不过是泥塑的菩萨,自身难保,又怎能让别人死心塌地追随?

    相反,炙手可热二十余年的忠顺贤王,却能招揽无数人手……

    两人招揽的人手之间,肯定有重合的部分。

    而这一部分,看起来,如今被隆正帝提拔了上来,成为了核心。

    只是不知,他们如今到底忠于哪个……

    “杏儿,你爹留下的人脉,你能用得上?”

    贾环干巴巴的咽了口口水,问道。

    赢杏儿浅笑道:“自然不可能如当年那般如臂使指,但总有一分香火情在。这就足够用了……”

    “这些……全都是?”

    贾环不可思议道。

    赢杏儿摇头笑道:“那怎么可能?只有一部分。”

    贾环闻言,海松了口气,道:“唬我一跳,我以为……”

    话没说完,就见赢杏儿拿着一根玉枝,在图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圆……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