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风声
    贾环一路南行,中途不断有人加入队伍。

    董明月、董千海,并有得到消息不断赶来的亲兵,甚至是牧户。

    等到队伍赶到牧场门口时,已有近二百人。

    二百轻骑齐奔,业有冲锋之势。

    牧场门口,黑冰台番子见之,顿生忌惮。

    若是旁人,万万不敢做此势逼压黑冰台。

    可是,贾家这位霸王,纵然以骑兵冲杀黑冰台,都未必做不出来。

    因此,这些威风凛凛的黑冰台番子,都严阵以待,甚至还有人,忍不住将腰间绣春刀抽出。

    赵师道见之顿时皱眉,正要呵斥快快收起腰刀。

    却见贾环一行人已经奔驰而至,脸色铁青。

    他不禁心中苦笑,这事真是……

    不过,他也并不畏惧。

    身为天子亲军,又有圣命在身,他也不能辱没了身份。

    况且,赵师道也不信,贾环真是鲁莽之人,敢冲杀黑冰台番军。

    果不其然,就在战马就要冲进黑冰台队伍中时,贾环猛然勒住缰绳。

    胯下战马一阵嘶鸣,但到底住了马蹄。

    只是马,就在赵师道面前近在咫尺处甩着响鼻。

    “赵总管,距离你们约定的交接时间,还差两天吧?你是吃错药了,还是脑子出了问题,记差了日子?”

    贾环心情颇差,眼神暴虐凌厉,看着赵师道寒声道。

    言辞,不带半分客气。

    赵师道闻言,脸上本来浮着的微笑,也渐渐敛去,双目看着贾环,淡淡道:“宁侯,非是下官言而无信,只是……奉陛下圣命所行,严查贾家牧场每一人,下官着实不敢因私废公。

    若宁侯见责,只管打骂啐面,下官绝无二言。”

    “大人!!”

    赵师道身后番子闻言,无不惊怒。

    在他们眼中,可没什么宁侯,只有天人一般的赵师道。

    若赵师道被人打骂啐面,与杀了他们无异。

    赵师道转过头,眼神凌厉的看着麾下番子,沉声道:“都做好自己的事,谁敢多言,当家法不利乎?”

    他以黑冰台为家,黑冰台法规,便为家法。

    以他赏罚分明,治家严谨的手段,违逆者的下场,通常都不大好。

    所以,众人除了敬他,也畏他。

    被这番训斥后,顿时都不敢多言了。

    只是纷纷用眼睛怒视贾环。

    然而,贾环却生生气笑了,眼神凛冽的看着赵师道,道:“赵师道,你是不是自视太高了些?打骂你一通,啐你当面,就能让你在我贾家门前放肆?

    皇帝旨意又能如何?可曾转过鸾凤台?

    若无台阁明,不过中旨罢了,恕本侯一概不认!!”

    所谓鸾凤台,便是内阁和军机阁。

    为限君权,涉及国朝大事,皇帝旨意都需经过鸾凤台转议后,才能明天下作数。

    这种方式,与后世诸大佬在文件上签一个“已阅”类似。

    若只是对文臣,自然只需要内阁转议。

    但若对武勋大将,则还需军机阁转议。

    毫无疑问,隆正帝这个意见,若经军机阁议事,不能十有通不过。

    即使通过,也要至少半年之后了……

    赵师道面色终于变了,寒声道:“宁侯,陛下圣旨,你敢不认?”

    “哈哈哈哈!”

    贾环仰天大笑,声音洪亮,但却又无一丝笑意。

    他猛然低头,于马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赵师道,眼神睥睨,蔑然道:“赵师道,本侯一身富贵,贾家满门尊严,上承祖宗荫德,下为杀场浴血搏命而来。

    却不是,由哪个施舍所得。

    谁想取了去,就拿出真凭实据来,以治某之大罪。

    若不能,只凭区区一无赖混帐的口供,就想踩我贾家颜面,却是痴心妄想!

    本侯给你十息时间,从我贾家门前消失。

    否则,杀无赦!!”

    “杀!!”

    贾环话音落地,其身后韩大,猛然抽出腰刀,素日来沉稳如山的面容上,竟狰狞可怖,如惊雷般,喝出一声杀伐。

    韩大之后,韩让并其身后二十亲兵及上百牧民,张弓搭箭,以决然杀气,齐吼一声:

    “杀!!!”

    肃杀之气,直冲云霄。

    赵师道面色白,瞳孔紧缩。

    他不是怕死,而是……

    纵然粉身碎骨,也承担不起逼反贾环的滔天大罪。

    只是,如今却又是骑虎难下。

    如果只因为贾环一番威胁,他就带人灰溜溜的回去,那他这个黑冰台主人干脆致仕回家种地算了。

    可若硬扛着,怕是连回家种地的机会都没有……

    他实在想不通,贾环为何会这般大的反应。

    难道,真的只是为了贵族的体面?

    “好,既然你想死,我成全你。”

    十息转眼而逝,赵师道犹自拿不定主意。

    贾环脸上的厉色却愈深重,使得原本英俊不凡的脸,微微狰狞,厉声道。

    不过就在这时,一直在他身后默不出声的董千海,忽然闪身一动,出现在他身前,面色凝重。

    “咳,咳咳……”

    赵师道身后,传来一阵咳嗽声。

    一道身着金黄蟒龙袍的身影,缓缓出现。

    “忠怡亲王?卑职参见王爷!”

    赵师道见赢祥从天而降,真真喜不胜喜,大礼参拜道。

    “师道,起来吧。”

    赢祥对这位隆正帝的心腹干将,也感观不错,沉稳大气,又不失锐利,便笑着点头道。

    赵师道起身后,却满脸惭愧,道:“王爷,卑职有愧陛下信任,未能完成圣意。”

    赢祥哑然失笑道:“这件事,却不是你的错。你带队先回吧……”

    赵师道闻言愕然,看着赢祥道:“王爷,可是……”

    赢祥微微摇摇头,道:“皇上那里,由本王分。”

    赵师道见之,不好再多什么,只好再行一礼,带队离去。

    待黑冰台队伍消失在官道之后,赢祥看着犹自剑拔弩张的贾环等人,叹息了声,揉了揉眉心,疲惫道:“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为了准备郊迎祭天之事,他已经连续六七天不眠不休了。

    方才赔笑将桐城四老安顿妥当,就听到这边闹的不可开交,便忙赶过来。

    好歹,总算在不可收拾前赶到了。

    贾环看着赢祥眼中的血丝,以及两鬓的白,抽了抽嘴角,心里对宫里那位愈无语。

    能把一堂堂半步天象高手,累成这个模样,他到底是怎么使唤人的……

    到了这个地步,贾环也不好再硬顶,给韩大使了个眼色,让他带人退去后,翻身下马,抱拳一礼道:“见过忠怡亲王。”

    赢祥轻轻呼出口气,摇摇头,示意不要多礼,而后眺望着牧场,见虽已深秋,牧草渐黄,但一望无际下,还是让人胸中开阔,倒是一解疲惫之意。

    他道:“随孤走走吧。”

    贾环虽不大想和一老爷们儿散步,不过今日到底算是承了他的情,也不好拒绝,便跟着赢祥往牧场里走去。

    走了数步后,赢祥叹息道:“你啊,分明是极懂事的,何苦非要和皇上拧着来?”

    贾环冷笑一声,道:“我胳膊腿,无官无职,何时敢和人间至尊拧着来?”

    赢祥听他夹枪带棒的语气无语,道:“你还不敢?

    那叶道星你杀了也就杀了,陛下不过惩戒你一番,你就满腹怨气。”

    贾环闻言,愈冷笑:“对,叶道星是我杀的。”

    赢祥抽了抽嘴角,果断越过这茬,道:“这些也就罢了,可你好端端的生意,为何都停了?

    菜庄的青菜也不供给了,东来顺眼见也要关张。

    就剩一个好汉庄,可我听赢普,还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弄的都中一干衙内无处力,又开始四处招摇惹事。

    你这样做,岂不是给陛下难看?

    你身份到底不同,旁人不知是你自己关张的,只以为是被皇上所逼,那些武勋将门里,什么难听话的都有。

    更离谱的是,竟还人人自危。

    这样下去,如何是正理?

    皇上待你到底如何,你难道不清楚?”

    贾环连冷笑都不看了,道:“我就是太清楚了。”

    赢祥又揉了揉眉心,道:“贾环啊,你和皇上闹,到头来,难过的还是你们两,他纵然与武将勋贵们起隔阂,你难道能得到好?这又是何苦?”

    “所以,他想让我背黑锅我就要背黑锅,想抓我下天牢我就下天牢,西域大功一抹而去,倒成了他的慈悲。

    温亮之死是谁的算计?奋武侯府何其无辜?

    贾琏之过,又是哪个的算计?

    如今,更要直接围了我的牧场。

    我为了国事安定,一忍再忍,退而再退。

    却不知还要怎么忍,还要往哪退?”

    贾环面无表情,冷声道。

    的气恼心寒,贾环忽又想起当年事,冷笑道:“怪道当年太上皇那样评价,真真是一家不差。刻薄寡……”

    “贾环!!”

    “咳咳,咳咳咳……”

    赢祥面色难看之极,厉声喝断贾环后,又压抑不住胸中怒气,连连咳嗽出声。

    好一阵平息后,他才正色看着贾环,道:“什么话都敢!皇上这般待你,是有些亏欠于你。

    可是,却和寡恩无关。

    正是因为将你当成自己人,才会借你之手……

    贾环,你扪心自问。不管叶道星到底为谁所杀,可他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你妾重伤,而后被你枭,这总没错吧?

    若非皇上圣眷加身于你,换个旁人,难道就只是去职闭门的罪过?

    到那时,别是李光地,纵然太上复生,都救你不得!

    自己行为不检,还怨的旁人?

    至于算计温亮贾琏,就更可笑了。

    若非怕你伤心,这两人又算得了什么,值得皇上去算计?

    他们名字都不值得皇上知道。

    皇上为何要这般苦恼?哪个帝王,能看着麾下武勋将门们拧成一团?

    你在军中的凝聚力,比帝王还强。

    可皇上为了不伤你的心,强压抑着心中忌惮,不去想着除去牛继宗等人。

    你却不知好歹!

    又有哪个帝王,能为臣子做到这一步?”

    贾环闻言,沉默了一会儿,呵呵一笑,道:“在你们天家看来,我等纵然再忠心耿耿,再舍命为国厮杀,若不内斗,便不值信任,不好掌控……

    忠怡亲王,那镇国公府世镇京畿,兢兢业业,可曾出过半点岔子?

    奋武侯府,三代人远镇黑辽苦寒之地,可曾抱怨过分毫?

    武威侯府一甲子年,苦守西北朝疆,可曾有过丝毫不轨之念?

    至于我……

    破家举财五百万,连老婆的嫁妆都搜刮干净,以助国难。

    呵呵,我连灭国之功,复地万里之勋都不在乎,唯恐让他难做……

    到头来,算计于我,竟成了恩典……

    罢了,忠怡亲王,我们所站的立场不同,看法自然也不同。

    从今而后,我自会恪守臣子本分,闭门思过,不理任何朝务军事。

    不过,若是还想再围我贾家,却需要一份经过鸾凤台转议过的圣旨。

    告辞!”

    罢,不理赢祥面沉如水,贾环转身就要离去。

    不过没走两步,就感到脚下草地震动。

    心有所感,往牧场正门方向看去。

    就见几百骑兵马,在牛奔、温博、秦风、诸葛道等人的带领下,狂奔而来。

    ……

    望着赢祥远去的背影,贾环摇摇头,转身看向牛奔等人,笑道:“你们怎么来了?”

    牛奔“嘿”了声,冷着脸道:“听黑冰台的人把你围在了牧场,我就点齐家里亲兵,赶了来。”

    他是真愤怒了。

    过河拆桥都没见过那么快的!

    真当武勋将门无人?

    温博面色也难堪,道:“真真是疯了!就算想要动手,也太心急了些吧?他真以为自己能威压天下?”

    秦风不大喜欢听这等话,他皱眉道:“环哥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忠怡亲王为何要骂我们胡闹?”

    方才听到贾环那一番划清界线的话后,赢祥就心中不悦。

    再看到这群将门虎子杀气腾腾的杀来,就算以赢祥的心性,都不禁生起怒火。

    莫非,这群混帐东西还真想打杀了黑冰台谋反吗?

    因此他将一群人厉声教训了一通。

    不过,也只是教训罢了。

    他身上的军机大臣之位已经被退下了,到底,还是那位不放心。

    既然没了军机大臣之位,纵然以总理王大臣的名义,也无法惩戒将门。

    牛奔等人倒并无不恭,老老实实的听完教训后,还是都站在了贾环身边。

    作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姿态。

    赢祥无法,只能头疼离去。

    贾环叹息一声,将黑冰台现了幕后黑手,并线人指正贾家牧场的事了遍。

    听完贾环之言后,几个神京大衙内无不面面相觑。

    牛奔心问道:“环哥儿,这件事,和你……”

    温博气骂道:“你是猪脑子啊!若真是环哥儿在后面……他怎么可能对付武威侯?还用自己跑去龙城救?”

    牛奔被骂后,难得没反击,一拍脑门,道:“真糊涂了……不对啊,这些事,宫里肯定也知道。那他为何还……”

    温博冷笑道:“还用问,诚心的呗!我家不招灾不惹祸,还不是被人算计?”

    秦风皱着眉,叹息一声,不无埋怨道:“真真是……那位既然明知道,这是幕后黑手的奸计,为何还非要详查牧场每一人。

    如此一来,岂不正中了别人的算计?”

    诸葛道忽然道:“你们听到什么风声了没有?”

    众人闻言,忽地一怔,随即面色都有些微妙起来。

    “难道是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