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安排
    不行!

    赵师道想过会有难处,贾环不好相处的名头,在都

    想想也是,能和大明宫帝王正面刚的人物,又岂会将其他人放在眼里?

    所以,身为黑冰台主人的赵师道,从始至终,都保持着极低的姿态。

    这是自他接手黑冰台后,从未有过的。

    当然,即使对别人,赵师道也从未像朱正杰那样飞扬跋扈的作死惹人厌恶。

    可也从未有人如贾环这般,拒绝他拒绝的如此果决。

    换个人,哪怕对方出自哪座王府,赵师道都有千种法子,让他知道黑冰台到底是什么办法。

    可偏偏,说此话之人,是贾环……

    想想其背后站着的那一长溜几乎将军中巨头一网打尽的叔伯,纵然以赵师道之心境,都忍不住胆寒。

    军方不得干政,不代表军方可以随意被欺负。

    当那些军功赫赫的实权巨头们没有造反之心时,别说他赵师道,就是隆正帝,也要敬他们三分。

    而这么多人死命呵护一个人时,那个人,便如同铸就了不败金身一般。

    让他无从下口……

    赵师道眼中冷意消散,看着眼神微冷,又带有一丝戏谑甚至期待眼神的贾环,他苦笑着摇头道:“宁侯,下官自接掌黑冰台以来,耗费数月之功,竭尽全力,从都中百万人中,如大海捞针般,搜寻蛛丝马迹。

    幸得陛下圣恩眷顾,终于才得到那么一点可用的线索。

    虽然陛下和忠怡亲王都认为,这条线索一定又是幕后黑手的无耻离间计,下官也这般认为。

    可纵然明知是陷阱,下官以为也可先踏进去看看。

    幕后黑手不出手则罢了,既然出手了,便一定会留下更多的破绽!

    下官有信心,以此为点,让那些魑魅魍魉之辈,露出睡眠。

    至于他们的离间计,下官愿用项上人头担保,此案绝不会和宁侯产生任何关联。

    还望宁侯体谅我等之艰难……”

    这番软话,真真就是赵师道的心声。

    他背后的亲信番子,见他如此低声下气面对权贵,无不激荡的眼圈通红。

    一个个眼神如刀般看向贾环。

    贾环面无表情,心底却是一叹。

    好一个赵师道啊!

    贾环不怕他撕破脸皮,一个黑冰台总管,贾环还不放在眼里。

    今日出门,特意请了董千海随行,就是在等着对方翻脸。

    贾环此刻本就是一个“受害人”的委屈身份,再被黑冰台相逼,他就是当场打杀了赵师道,都没人会说他过分。

    可是,这老狐狸却来了这样一手。

    如此一来,他若再强顶着……

    怕任谁都怀疑,这其中真有问题。

    沉思了稍许,贾环没有看赵师道,而是对韩大道:“大哥,通知牧民,明日黄昏前,将帐子收好,打包好行李。

    后日清晨,有车马送他们去西域。

    那里有更大的牧场等着他们。

    他们是牧民,终要回草原的。”

    说罢,才对面色微变的赵师道道:“赵总管,三日后,黑冰台可来接管牧场。明日我带内眷回城,后日清早,牧民们去西域。”

    “宁侯,这……”

    赵师道眉头皱起,不知该如何说。

    他要牧场有什么用?

    他最想知道的,是从牧民那里打听到的消息。

    只要再有一丝蛛丝马迹,哪怕只是迷惑的伎俩,他也有信心从这些痕迹上,再往上摸去。

    可……

    贾环眼神淡淡的看着赵师道,道:“赵总管,本侯相信,你是一心为公,所以才给你这个面子,将牧场让给你。

    但是,牧场上的牧户,都是我贾家几辈子的老人,是当年先荣国甚至是荣宁二公麾下战仆的后人。

    他们,也是我贾家颜面所在。

    若让你就这样去审问,我还有何颜面来当这个家主?”

    赵师道连忙保证道:“宁侯,下官一定毕恭毕敬!”

    贾环摇头,道:“不用再说了,我的人,我知道,他们绝不可能和幕后黑手有任何牵连。

    你敢用项上人头担保没有问题,是因为你知道,本侯的利益,和陛下息息相关。

    陛下稳,则本侯富贵无忧。

    纵然有些挫折,也绝不会破家灭门。

    而陛下若不稳,则本侯亦必为他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家族堪忧。

    当然,本侯依旧欣赏你的保证。

    不过,不止你敢保证,本侯也敢用满门性命担保,那些牧户,完全没有问题,他们只是一些老实人。

    牧场后日给你交接,本侯希望你能有所得。

    对于那些幕后黑手,本侯亦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

    宁至谢琼,皆为我大秦悍将。

    本该手提十万雄兵,纵横沙场,为国效力。

    却不想,竟成了蝇营狗苟之辈,手中算计之刀,并因此折戟沉沙。

    本侯深恨之!

    赵总管若能查出那些人的下落,需要人手时,只管来寻本侯。

    本侯家底虽不丰厚,但两三个武宗还是有的。

    告辞。”

    说罢,贾环大步朝牧场深处走去。

    董千海、董明月并韩大韩让,及数十亲兵,紧随而去。

    赵师道看着他们的背影,长叹一声。

    “大人,现在怎么办?是不是晚上派人进去摸索一番,或者,等那些牧民去西域时,暗地里派人套套话……”

    赵师道背后一番子满脸不甘的问道。

    赵师道摇头道:“不可妄动,那位董千海乃半步天象的绝代高人,任何异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最好不要自寻死路。

    至于派人去套话……

    再从长计议吧,唉!”

    虽然遗憾,不过赵师道毕竟不凡,不会拘泥于此,他看向身旁那位大汉,道:“青龙,你后日带人前来接管牧场,带上周志,让他们指明,信鸽到底落在何处。

    看看牧场上是否有密室地窖所在,兴许,那些人会瞒着牧场上的牧民,藏身于此。”

    此青龙,非彼青龙。

    黑冰台四大千户,青龙朱雀,白虎玄武。

    在赵师道接掌黑冰台起,便全部换人了。

    青龙亦是沉稳之人,闻言后点点头,想了想后,道:“大人,依您之见,那宁侯,当真无半分嫌疑?”

    赵师道闻言,眼神一凝,看向牧场深处的帐子,缓缓的点点头,道:“当真无半分嫌疑。

    因为,他若真有谋逆之心,不需此等手段。

    而且,他说的很明白。

    陛下稳,他则富贵无忧。

    连擅杀太尉之罪,都不过是闭门思过。

    若是换一位……

    贾家堪忧。

    他没有叛逆的立场和动机。

    只可惜……”

    ……

    贾环自然不知道身后的赵师道在可惜什么,他也不在乎。

    他不让赵师道等人入内,询问牧户,倒不是怕牧民们泄露出什么。

    黑云十三将何许人也?

    做了三十年的密间,藏身手段何等高明。

    藏身数千亩的牧场内,再有帖木儿付鼐等人打遮掩,除了大萨满几个极少数的族内高层外,普通牧民根本不知道牧场内还有一伙人在。

    所以,贾环并不怕他们询问。

    而十三将等人所挖掘的密实地窖,也早就被他命人暗中填埋利索,重新长出牧草了。

    可以说,这座牧场上,绝不会有任何痕迹。

    他之所以不想让黑冰台的人进来,不是因为十三将的原因,而是因为方静。

    私藏太子侧妃,并与妾室同处,此等罪名,怕是比杀了叶道星还要严重。

    真让人现了,隆正帝哪怕不想,也不得不干掉贾环,以维护天家威严。

    否则,他这个皇帝干脆也不要做了……

    所以,方静不能再留在都中了。

    ……

    牧场中间的大帐,堪比草原上王侯级别的大帐。

    宽阔,高大,精美。

    这是贾家商队,特意从西北运送回来的。

    本就是草原上专为台吉王汗准备王帐的牧民们所制作。

    这样一个大帐,乌仁哈沁喜欢之极。

    她也爱收拾,当然,帐子太大,一个人收拾不过来。

    好在,有彩霞帮助。

    两人将大帐收拾的极干净齐整,精美的银器,厚实的地毯。

    挂壁上也悬着针织羊毛绣出来的刺绣。

    满满的异族风采。

    连彩霞,都身着一身蒙古服。

    跪坐在一个炭炉边,煮着奶茶。

    贾环与董明月进入后,先脱去脚上的靴子,踩在地毯上。

    “乌斯哈拉!”

    蒙古人不似汉人,他们虽重情义,但轻离别。

    尽管知道很快要回西域,与贾环分别,可心里更愿意能帮助贾环,所以并不以为悲。

    看到贾环进大帐后,乌仁哈沁如快乐的百灵鸟般飞扑而来。

    贾环将她迎入怀中。

    这一刻,即使董明月和公孙羽都在,却无人嫉妒。

    因为她们都知道,乌仁哈沁曾经是怎样保护贾环的,又将会为了贾环,远离万里,为贾环经营草原。

    在她们心里,只有敬意。

    她们不在意,乌仁哈沁自己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从贾环怀中起身,抬头看着贾环宠溺的眼神,心里一甜,面上笑的更甜。

    众人落座,乌仁哈沁和彩霞一起帮众人倒奶茶,端奶酪,还有牛肉干做嚼头。

    在草原上,牧民都会用最丰美的美食,招待客人。

    “方静,后日一早,你与乌仁哈沁姐姐一起去西域。那边我都安排好了,日后你们便在真正的草原上生活。有问题吗?”

    贾环看着身材瘦小,但气势极足的方静,淡淡问道。

    方静倒没说什么意见,她身旁的公孙羽却极不舍的拉住了她的手。

    两人小相交,同年中紧有彼此为好友。

    如今物是人非,方家罹难,公孙羽也嫁为人.妻,两人的感情却更深了。

    方静拍了拍公孙羽的手,道:“与其在这区区一牧场藏头露尾如地鼠,不如去西域天地广阔为苍鹰。你过的很好,我不会担心。我也会过的很好,你也不必担心。

    若有机会,可随他一起来西域。”

    公孙羽闻言,面色难过之余,又有些期盼,看向贾环。

    贾环笑道:“我每年都会去看乌仁哈沁姐姐,可以带你同行。”

    公孙羽闻言,这才绽放出笑容。

    有一个这样对她百依百顺的夫君,她极幸福。

    她并非无知妇人,她爹是多年御医,宫廷之事比许多朝官都清楚,其中的风险更明白的多。

    公孙羽不会不知道从宫中偷出一名太子侧妃是什么罪过,她当初也只是想试试,却不想,贾环竟直接答应了她。

    她又怎能不感动!

    “彩霞,你呢,可愿随夫人一起去西域?”

    贾环看向静静守在炭炉旁煮奶茶的彩霞,问道。

    彩霞闻言,有些沉默。

    贾环笑道:“不必勉强,西域苦寒,你若不愿去,我不会强求。”

    乌仁哈沁却起身走到彩霞身边,抱住她的胳膊,道:“彩霞,你不是说家里人待你不好吗?跟我一起去吧,这些日子,咱们亲姊妹一样相处,无话不说。

    你也喜欢和我在一起,还一起给羊咩咩洗澡,一起挤牛奶,多高兴!

    咱们去了西域,有方静保护,也没人能欺负咱们,有狼她也能打跑,一般的放牧,好不好?”

    彩霞闻言,看着乌仁哈沁,笑了笑,道:“好。”

    乌仁哈沁大喜,紧紧的抱住了彩霞,趴在她耳边了几句后,就见彩霞一张脸登时烧成了云霞,想逃开偏又挣不开,只能低头不语。

    董明月颇有深意的看了贾环一眼,对于彩霞的小心思,旁人或许不知,掌控青隼的董明月又如何会不知?

    大概,从贾环还是个二百五时,彩霞就瞎了眼,看上了当时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贾老三。

    这件事,连赵姨娘都知道。

    只可惜,任谁也没想到,贾环大病一场后,再度醒来,便一飞冲天。

    又岂是一个丫鬟能够够得上的……

    不过,如今倒是又迎来了机缘。

    兴许是被董明月看的不自在,贾环干咳了两声,一本正经道:“明月,安排几个好手,保护好她们。另外,西域的信网,一定要尽快布置起来。

    可以借用索兄家族在西北的力量,和军方的力量。

    当然,核心处一定还要在自己的掌控中。”

    董明月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道:“知道了,爹在西域还有些人手,这次正好用上。”

    白莲教数百年的根基,底蕴非凡,虽然如今教派已不复存在。

    但依旧有很大的力量可以动用。

    “公子,乌仁哈沁说,今晚你会唱曲儿,还是蒙古曲儿,是真的吗?”

    公孙羽没有经历过贾环“年少轻狂”时,不曾听过当年那些越时代的歌曲。

    方才听乌仁哈沁欢喜说时,还犹有不信。

    这会儿忍不住问道。

    董明月闻言,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看着贾环的眼神,愈温柔了。

    当初,他可是对着她连唱了几宿的情歌呢……

    贾环也高兴,他道:“如果有一天,咱家富贵不在,那也不怕。到时候,我带着你们,还有小吉祥,去天桥下卖唱。

    我唱曲儿,小吉祥跳舞,明月舞剑,乌仁哈沁姐姐赛马捉羊,幼娘可以给人看病。

    如此一来,也能快乐活一百年呢!”

    “哈哈哈!”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