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面子
    如果说贾环是这个世上最大的另类,那么用离经叛道来形容林黛玉,也并不冤枉。

    贾环哄她时,说是想她想的昏了头,才说胡话。

    这话连贾迎春都听得出是在哄人,但林黛玉却深信不疑。

    因此,为了贾环的精神健康,林黛玉决定牺牲自己,结束隔离,两人还是照常见面吧……

    贾环自然赞同,还保证,如果谁敢让他和林黛玉不能相见,就是在逼他发癔症!

    别以为只有宝二爷才会,环三爷演技也不差呢……

    这种揭破底的说法,自然遭到了林美人的追杀。

    相对而言,史湘云就好许多,她就没做这样的决定。

    不过,她心里暗自打算,成亲前的日子里,就住在潇湘馆比较好,主要是想和林姐姐好生培养一下感情,和“偶遇”的某三孙子完全不相干……

    不过到底有些心虚,所以在众人选择成.人之美而纷纷告退时,史湘云也跟着走了。

    反正不急于一时……

    ……

    幽幽潇湘,入秋以后,愈发静谧了。

    夜幕降临,晚风拂动竹林,竹叶窸窣作响。

    竹影倒入闺阁。

    房内没点烛火,蒙蒙的月色倾倒入,房间内清幽微寒。

    闺床上,贾环轻拥着怀里依旧啜泣的林黛玉。

    本就生性悲春伤秋的林黛玉,方才代入贾环的话太深,有些无法自拔。

    幻想着贾环被干掉后的凄惨人生……

    “环儿,若是你……我定是没法独活的。”

    林黛玉抽泣哽咽道。

    贾环好笑道:“林姐姐,我都不是同你说了嘛,西域收复,准格尔灭亡后,国朝三十年内无战事。

    我就是想完蛋都完蛋不了,你还胡思乱想?

    是不是好久没哭了,如今想好好哭一场过过瘾?

    好吧,我现在装死,你好生过把瘾!”

    说罢,翻起白眼吐出舌头,做一副巨丑的鬼脸,往林黛玉脸上靠去。

    “噗嗤!”

    “呸!”

    正因陷入心障哭的伤心的林黛玉听贾环竟然这般污蔑她,还做丑脸来吓她,屋内淡淡的清幽哀伤气氛散尽,不由羞恼的啐了口,却又忍不住笑出声来,伸手挡住那张丑脸。

    贾环见她终于止住了哭泣,高兴的哈哈大笑起来,不顾美人嗔怪,在她秀美的俏脸上狠狠亲了口。

    然后看着昏暗的房间,和窗外萧瑟的秋竹,摇头道:“等成了亲,还是搬我那去住吧,春天再回来。

    春夏之季,这里看着还生机勃勃。

    到了秋天,就太肃煞了些,会影响你的心情的。”

    “不要!”

    林黛玉依偎在贾环怀中,断然否决。

    贾环奇道:“去了东府住,咱们每天都在一起,不是更好?”

    林黛玉幽怨的看了贾环一眼,咬了咬鲜红如樱的薄唇,道:“因为我不想看到你作难……”

    贾环闻言,陡然想起,自己不是只有一个老婆。

    真要接了林黛玉一个人过去住,那史湘云怎么办?薛宝钗怎么办?

    真真是给自己添麻烦。

    念及此,贾环眨了眨眼,无限深情的看着林黛玉,道:“林姐姐,你真贤惠!”

    “呸!”

    看他那怂样,林黛玉没好气的啐了口,不过随即又抿嘴一乐。

    靠在贾环怀里,诉着衷肠,叙着相思。

    只是,她心情激荡下,却没有如往日那般敏锐,发现贾环眼底深处的那抹凝重……

    ……

    翌日。

    一清早,宁国府侧门大开。

    一队轻骑并一架黑云马车出门。

    黑云车内,坐着公孙羽及跟班丫鬟,晴雯。

    轻骑队伍中,除了贾环并韩大、韩让兄弟及二十亲兵外,还有一人,董千海。

    军师索蓝宇及青隼二铛头卿眉意送出门,索蓝宇面色凝重,道:“公子,当真不多带些人手?”

    贾环微微摇头,道:“人数多少不重要。”

    索蓝宇深吸一口气,道:“公子,就按昨夜的对策来。这件事……”

    他面色微微发白,手都有些颤抖。

    对近年来性子愈发沉稳的索蓝宇而言,这种情形极少见。

    贾环忽然笑道:“老索,你胆子也太小了些。

    放心吧,死无对证的事,那边没有任何证据的。”

    索蓝宇点点头,正色道:“对,他们没有任何证据。”

    贾环微微颔首,又往东面看了眼后,拨转马头,带人纵马而去。

    前夜,暗藏于黑冰台内青隼暗间十万火急密报:经多方布网,黑冰台于昨夜擒获一名嫌犯,曾于宫廷谋逆案前夜,出入定城侯承袭一等男谢琼府第。

    此人被施刑后,爆出是一伙神秘势力的线人,那夜是传信于谢琼。

    他曾暗中追查过送信于他的信鸽来源,查到的源头,竟是贾家北城郊外的牧场。

    而昨天,牧场周边,出现了不少黑冰台番子的身影……

    青隼将手伸进黑冰台,是动用了大力气,和众多关系的。

    黑冰台早已不是以往那种宽松的氛围了,纪法之严,更胜军规。

    一遍一遍的清洗密查,清除了不知多少别有用心的耳目。

    暗藏其中的青隼,也只有在万分火急之时,才能出手。

    寻常的小打小闹,甚至是只要不危及到贾家根本的其他调查,他都可以主动进行。

    董明月和卿眉意她们,甚至还故意送给了他不少情报,助他一臂之力。

    如今,这枚旗子终于发挥了作用……

    原来,赵师道一直都不曾放弃过追查之前种种大案的幕后黑手。

    他正式上位后,更是将都中各方势力清理了干净。

    并从中,得到了蛛丝马迹。

    黑云十三将的骨干力量,虽然多被处理干净,可外线力量,还存有不少。

    靠信鸽和银票指挥的人手,到底还是漏了破绽。

    最终,将猎犬引向了贾家……

    ……

    “乌斯哈拉!!”

    牧场深处,一匹白花马风驰电掣般奔来。

    骏马上,一道年轻的身影,拼命的挥着手。

    百灵鸟般的笑声,响彻草原。

    “哈哈哈!”

    看到这一幕,贾环心情大悦,纵马迎上前。

    “乌斯哈拉,你终于来看我了!”

    面色如同小麦,但气色极好,眼睛明亮动人的乌仁哈沁勒住马后,飞快翻身下马,扑到了贾环怀中,惊喜交加道。

    贾环抱着她,有些惭愧道:“乌仁哈沁姐姐,之前我去西域打仗了,所以没能来……”

    乌仁哈沁咯咯笑道:“还和‘三个’一样傻,我怎么会怪你嘛!就是很想你!对了,乌斯哈拉,你收复西域了吗?”

    贾环笑着点点头,道:“收复了,整个西域都成大秦的了。我在那里有一万倾土地,还要十万亩草场。”

    “哇!那可以养多少牛羊啊!”

    乌仁哈沁惊叹道。

    贾环呵呵笑道:“是啊,乌仁哈沁姐姐,那你想去那里吗?你可以养很多很多牛羊……”

    乌仁哈沁闻言一怔,不解的看向贾环,眼神有些惊慌……

    贾环见之心疼,怜惜道:“不是撵你走,我怎么舍得你?”

    乌仁哈沁疑惑道:“那你……”

    贾环拉着乌仁哈沁的手走在前面,其他所有人,包括董明月和公孙羽都落在后面一段距离。

    贾环轻声道:“乌仁哈沁姐姐,是因为我需要你的帮助。”

    乌仁哈沁顿住脚步,仰头看着贾环,道:“你想让我替你放牧吗?我可以的!”

    贾环摇头笑道:“若只是为了牛羊,我又怎舍得让乌仁哈沁姐姐离我万里之外?

    我是想让乌仁哈沁姐姐,为我留一条后路。”

    乌仁哈沁自幼跟随鄂兰巴雅尔公主在准格尔龙城长大,虽然迷糊些,但耳濡目染下,也知道许多诡计阴谋。

    她看着贾环正色的模样,有些畏惧道:“乌斯哈拉,我……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可是……可是我好笨的,我怕做不好……”

    贾环捧着她的脸,笑道:“你是我的妻子,这就足够了。贾家……现在有些危险,很危险,所以,我想在西域再建一个家,谁也害不了我们的家。

    可是在西域,只有我们汉人,是不够的。

    还需要蒙古人,当地的蒙古人,一起生存。

    你是蒙古人,是我的妻子,所以,我想让你去西域,在贾家的牧场上,招收一些勤劳的牧户,替我在牧场上养满牛羊和马匹。

    依靠这些牛羊马匹,就可以在牧场旁边,建立村庄和城市。

    这就是我的后路。

    也只有乌仁哈沁姐姐,才能帮我做到。

    我也只信你……”

    乌仁哈沁的眼睛清亮的犹如草原上的湖泊,她静静的看着贾环,道:“乌斯哈拉,我会帮你的,我会招收很多很多牧户。每次草原上发生了战争,都会有好多好多牧民帐子失去牛羊。还有许多许多帐子里,只剩下老人、女人和孩子。

    我能做到的,我会收留他们,让他们放牧。

    我会为你养许多许多牛羊和马匹,只要没有战争,蒙古女人都可以放牧。

    乌斯哈拉,我好高兴,我能帮到你。

    只是……”

    说着,乌仁哈沁脸上圣洁的光泽黯淡了下去,喃喃道:“只是,我怕好久都见不到你了……”

    “环哥儿,黑冰台主人赵师道求见。”

    韩大虽然满心不愿打扰贾环和乌仁哈沁,可此刻还是不得不上前,沉声禀道。

    贾环却恍若未闻,他握着乌仁哈沁的手,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我一定每年都去看你,会在草原上住一个月,和你一起看日出日落,和你一起牧马放羊。

    我们会在草原上举办婚礼,会在草原生子,会让我们的儿子,有草原般宽广的胸怀……”

    乌仁哈沁见贾环眼睛都红了,声音也有些哽咽,心疼的不得了,连连点头,道:“乌斯哈拉,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每年能见一次面,我很知足了!真的,我很开心呢!

    若是可汗点兵出征,有的时候,一走就是好多年,还经常有人回不来……

    我们这样,真的很好呢!

    而且,我也很想阿爸阿妈呢……”

    贾环看着乌仁哈沁用很不标准的汉语,有些笨拙的想安慰他,心里愈发心疼,紧紧的将她抱在怀中,不舍得放手。

    “环哥儿……”

    韩大也知道贾环的打算,也极敬重且同情乌仁哈沁,可是这个时候……

    贾环轻轻呼了口气,放开了乌仁哈沁,道:“乌仁哈沁姐姐,你和幼娘先去帐子里。一会儿处理完事,我就过去。今日,咱们吃烤全羊,喝马奶酒,唱草原歌,跳牧民舞。”

    乌仁哈沁闻言,眼睛一亮,看着贾环脸上柔和的笑容,重重的点点头,笑道:“好啊!乌斯哈拉,我最喜欢你唱蒙古歌了!”

    贾环柔声道:“今夜,咱们唱一宿。”

    公孙羽背着药箱从后面走来,乌仁哈沁带着她,一起往牧场中间的大帐走去。

    一直目送她们走了很远后,贾环方回头,看向后方不远处,那位负手而立气度如渊的中年人。

    黑冰台主人,赵师道。

    ……

    皇城,大明宫。

    紫宸书房。

    “皇上,这件事,其中怕多有蹊跷。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与贾环有关。怕又是幕后之人的离间之计。”

    忠怡亲王看着面色阴沉的隆正帝,劝说道。

    隆正帝黑着脸,寒声道:“朕自然相信贾环,可是,却也不能不查。

    谢琼是贾代善爱将,对贾家最忠诚不过。

    何人能令他冒着抄家灭族之祸,冒然行谋逆弑君之行?”

    帝王,是世上最没有安全感,因此,也最多疑之人。

    尽管隆正帝还是相信,贾环绝不会做此糊涂之举,因为当时隆正帝若是死了,贾环绝不会得益。

    只是,能查一查,看清楚,总是好的。

    赢祥有些担忧的看着隆正帝,道:“陛下,谢琼一案,怕还是有些人,以……以太上皇的名义,在暗中起风浪。

    这个时候,还是要慎重些。

    臣弟之前带着大批宫造礼品去贾府,赐予荣国太夫人,并从贾家带回了六架马车。

    虽然对外没多说什么,可军方之前的不满,却消散了许多。

    如今若是再起风波,军方……

    总要等郊迎祭天之后。”

    祭天之后,隆正帝身加万里西域之国运,且祷告上天,皇位自然更加稳如泰山。

    到那时,真要针对贾环,也不算难事……

    至少,不会像现在这般棘手。

    隆正帝却不听,沉声道:“朕不信贾环会起什么波澜,他如果一身清白,就该放开了让赵师道去查。他怕什么?”

    赢祥闻言苦笑,贾环怕什么?

    他什么都不怕,可是他要面子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