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孰轻孰重
    贾环对贾宝玉的了解极准确,起初贾母和薛姨妈相劝,让他别指认薛蟠杀人时,他还不乐意。 .更新最快

    想到好友柳湘莲就那样死去,还有尤三姐那样的绝色,就那样香消玉殒在眼前,贾宝玉只觉得心如刀绞,泪眼汪汪。

    恨不能随之赴死……

    被逼急了,竟发起痴症来。

    一脸的生无可恋。

    唬得贾母和薛姨妈再不敢多言,贾母反而哄起贾宝玉来。

    薛姨妈束手无策下,更是泪流不止。

    若是贾宝玉这唯一在场目击证人,非要指正薛蟠故意杀人,那谁能救得了薛蟠?

    纵然贾环能费力气保住薛蟠的性命,也难免要罹受二三十年的牢狱之苦。

    等他出狱,薛姨妈怕早就死了。

    念及此,薛姨妈真真是悲痛欲绝。

    一旁的薛宝钗和下面的薛宝琴也跟着泪流不止。

    一时间,荣庆堂内的气氛悲伤到了极点。

    贾母极不喜这样的气氛,却又无法可想,也不敢再逼她的命根子,只能看向贾环。

    贾环笑她们关心则乱,他方才都说了克制贾宝玉的必胜法子,这些妇人一慌起来就忘了。

    见贾母恼他,薛宝钗和薛宝琴也哀怨,贾环不好再笑,忙打发人请来了宝玉克星,贾政老爷……

    当贾政步入荣庆堂那一瞬间,贾宝玉的痴症瞬间痊愈。

    敛去了呆相,收了眼泪,老老实实的站直,瑟瑟发抖如鹌鹑……

    贾政见他那副德性就来气,厉声斥骂了几句,贾宝玉便不敢再拿捏了……

    “再敢和那些优伶厮混,仔细你的好皮!!”

    贾政也只听贾环打发的人说,贾宝玉和倡.优交往密切,还和薛蟠斗了起来,闹的很大,请他出面管教。

    他还并不知,贾宝玉陷入人命官司中,要当大义灭亲的证人。

    待到贾环说清楚后,贾政登时暴跳如雷,气的面如金纸,一迭声的要请家法,打死这个孽障。

    若非众人好言相劝,贾母又死命呵护,贾政铁定是要动家法的。

    后来,连薛姨妈都跟着一起劝了劝……

    贾母相劝倒也罢了,贾政无可奈何。

    可见薛姨妈也劝,贾政心里就有些腻味了。

    做你家亲戚,娶你家一女儿,这些年生了多少事!

    如今更了不得了,连人命官司都惹上了……

    不过,他到底是道德君子,起码的风度还是有的,不好同妇人发怒。

    却又不想这般算了,便对贾环道:“这件事,你要怎么办?你可知如今多少人在等着你出错!

    上回是李老相爷保了你,可这回你若强行出头,便会理亏。

    被兰台寺那些御史抓住把柄,权贵倾轧国法,纵然李相爷都护不住你了!”

    听到贾政这般说,满堂人又紧张起来。

    除了薛姨妈外,其她人虽然也不想见薛蟠倒霉,可更不想见贾环为了救此人而出事。

    在众人紧张的目光下,贾环笑道:“倒没这般严重……”见贾政又要发怒,他忙不笑了,将事情原委说了遍。

    贾政闻言,得知薛蟠是误杀后,心里松了口气,却又狠狠的瞪了眼一旁的贾宝玉。

    真真是混帐透顶,为一倡.优戏子,竟要指鹿为马,不成器!

    贾政对贾环道:“纵然如此,三五年的牢狱总是少不了的。你还想蛮横出头?现在不比以往了……”

    贾环闻言,笑着摸了摸鼻梁,对杏眼中满是担忧矛盾的薛宝钗递了个安心的眼神后,才道:“若是平常,自然只能强出头。可是现在却不用。”

    “那是为何?”

    贾政见贾环这个时候还不忘安慰薛宝钗,顿时冷哼一声,问道。

    贾环道:“爹,您忘了,宫里那位就要祭天,万里西域归秦,这等举国同庆的大喜事,自然是要恩泽世间万民,必定要大赦天下的。

    薛大哥本就是误杀,又事出有因。

    纵然原本要判个三五年,逢大赦之机,顶多也就是罚铜之罪罢了。

    交点银子的事……”

    贾政听贾环这般会取巧,心中憋火,沉声道:“纵然只是误杀,潘儿也犯了国法!

    你就是这般护短,他不受教训,下次若还这样,我看你再有什么法子!

    再去西域走一回,搏个大赦天下?”

    贾环笑道:“不至于……今儿是十月十二,离祭天还有六天,祭祀完毕,到大赦天下,总还有三五天。这日子加起来,就是小半月。

    足够让人知道坐牢是什么滋味了,想来薛大哥日后总会知道轻重。”

    “对对对!”

    薛姨妈简直感激不尽的看着贾环,接话道:“他再不敢了,他再不敢了!

    那个孽障,若是再敢混来,就先杀了我,免得让那畜生,连累一家人不得安宁……”

    说到伤心处,薛姨妈又伤心的哭了起来。

    薛宝钗跟着也忍不住落下泪来。

    如此一来,贾政都不好意思了,好像是他在欺负人家孤儿寡母一般。

    都是亲戚不说,一个还是他儿媳妇……

    贾母最好颜面,见此情形,嗔恼的瞪了贾政一眼,道:“这里都没事了,你自去忙你的去吧!”

    贾政讪讪一笑,只好告辞,找了个借口,道:“兰哥儿这两日下场,我去看看。老太太好生高乐吧……”

    说罢,转身离去。

    离开前,还狠狠警告了贾宝玉一眼。

    武不就,文也不成,侄儿都下场了,做叔叔的还整天厮混。

    贾宝玉自然读懂了贾政的眼神,面色惨淡,生无可恋……

    看贾宝玉唬的那般模样,贾环不厚道的呵呵笑出声……

    只是余光瞥了眼自始至终都无动于衷的王夫人,笑容变得有些意味深长。

    待贾政离去后,贾母、王熙凤等人劝住了薛姨妈。

    贾母笑道:“姨太太,我之前就说,这件事交给环哥儿,总没错。

    你瞧瞧,我们在这里又是落泪又是发愁,头发都快愁掉了,也没法子。

    他却将事情都想的妥妥当当的,连大赦天下都算计好了。

    如今,你还有什么好难过的?

    我听闻,那大赦天下,连死囚都能改判成流放。

    寻常小罪,更是可以直接开释。

    姨太太再不用担心了!”

    一旁处,王熙凤得到了贾母的准信儿,知道尤二姐绝不能进府,惹出这么大的乱子,怕是贾琏日后都不能再去亲近她。

    颜面保住了,心头郁闷也就没了,王熙凤又满脸堆笑起来,高声附和道:“正是这个理儿!

    老太太,说起来,姨妈才是最了得的……”

    贾母闻言,奇道:“哦?这是怎么个说法?”

    薛姨妈也苦笑道:“凤哥儿这个时候还来说笑,我分明已经六神无主,若非老太太相劝,怕是都不能活了,还有什么了不得的?”

    一番话说的贾母极高兴。

    王熙凤却将一双丹凤眼轻轻一挑,瞟了薛宝钗和下方贾环一眼,高声笑道:“姨妈早早的就相中了三弟做女婿,这份眼力和太上皇都差不离儿。

    若非他老人家霸道,如今环兄弟空着的那个位置就是宝丫头的。

    不过,现在也一样,三弟一般对待。

    又为了大舅哥这般考虑,刚一出事就亲自露面出马,这可不就是姨妈当初明眼的大福报?”

    一番话,顿时将贾母和薛姨妈一起说的大乐。

    薛宝钗羞红了脸面,却又忍不住杏眼脉脉的看向贾环。

    她最感动的,不是贾环为这件事想的那样深远,而是他同贾政说的那句,“若是平常,自然只能强出头”。

    这说明,纵然没有祭天之事,纵然没有大赦天下之机,贾环依旧会为薛蟠出头。

    所为者,不就是因为她吗?

    嫁与这样有情义的男子,纵然为妾,也比旁人的正妻要强的多。

    这一刻,薛宝钗才是真正的,将心底最深处的那抹阴霾给抹去了。

    绽然一笑,如雨后初晨,空谷幽兰……

    ……

    大观园,潇湘馆。

    虽然林黛玉打定主意,要守礼,成亲前不能和男方见面,可是,她也极聪明的懂得变通之道。

    不能见面,没说不能说话呀……

    所以,贾环每日里要在门外或者窗外给“林老佛爷”请安。

    今日,从荣庆堂出来后,姊妹们就全部去了潇湘馆,因为今日是“潇湘妃子”起诗社的日子。

    贾环一来是因为粗坯,不通文墨,二来不能进潇湘馆,因为林黛玉和史湘云都不好与贾环见面,其她人自然也不好擅自出头。

    所以,他只能可怜巴巴的坐在门前游廊下的石阶上,隔空和里面谈话。

    还好,到底是紫鹃心地善良,端了盘点心和清茶出来伺候着。

    贾府里没新鲜事,尤其是涉及到贾宝玉的。

    因此,紫鹃也隐约知道了些。

    如今贾环在,她便和贾环一起坐在外面,问起话来。

    “三爷啊,那尤小妹为何一定要死啊?薛大爷不是说了,他并不勉强人吗?”

    听贾环说完义宁坊的那出惨剧后,紫鹃唏嘘不已道。

    贾环摇头道:“许是因为她性子太急,我也说不好。”

    紫鹃轻叹道:“定是悲伤到了极致,否则,连死都不怕,她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贾环吞了个绿豆糕,嗤笑道:“紫鹃小妞,这话你却是说错了!”

    紫鹃俏脸一红,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却顾不上追究那个称唿,道:“三爷还能说出别的道理来?”

    贾环笑道:“在我看来,死,尤其是自寻死路,是这世上最最没出息的做法,也是最怯懦无能的做法。

    有太多时候,死是一种解脱,也是一种逃避。

    因为艰难的活着,比拿刀抹脖子,或者吊一根白绫,要苦难的多。

    当人丧失了继续活下去的勇气时,当她以为无法战胜活下去所要面对的困难时,她才会选择轻易的结束自己的性命。

    对于这样的人,有些人觉得刚烈,我却真心无法钦佩。”

    “这……”

    紫鹃眼睛有些迷茫,这个时代,不,甚至整个华夏时代,都讲究人死为大。

    而且,佛家不是说,生死间有大恐怖吗?

    谁不怕死?

    可是,听贾环的话,怎么感觉也有道理?

    贾环喝了口茶,笑道:“我就这么一说,你就这么一听,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

    紫鹃摇摇头,道:“三爷说的……好似极有道理。那尤小妹之事,三爷怎么看?”

    说着,见贾环嘴角沾了几粒点心渣子,紫鹃鬼使神差的用帕子替他轻轻的擦了擦。

    动作做完后,才反应过来,一张脸红成了晚霞。

    羞的只觉得脸都要烧着了,尤其是看着某三孙子眼中的戏嚯笑意。

    气恼的紫鹃就要收回手,却不想,一时间手竟没能收回。

    因为手被人咬住了……

    “快松口!”

    紫鹃差点没把魂儿给惊掉,羞愤之余,压低嗓音,颤声道。

    按规矩,下月初六,她就会做陪嫁丫头,随林黛玉一同嫁给贾环。

    日后,就是平儿的地位,八成会成为通房丫头。

    所谓通房丫头,就是主子主母在行房.事时,在房里服侍的亲近丫鬟。

    主子体弱,就要在后面推屁.股……

    主母体弱,就要时刻准备献.身代替,拯救主母。

    这种事,紫鹃在夜深人静无人时,也曾悄悄想过。

    哪个少女不怀春?

    更何况林黛玉身子骨那样弱,定然经不起贾环折腾,她必然少不了……

    每每想起这一点,都不敢深想,她就羞臊的快烧着了,发自灵魂的颤栗……

    可是,这些都是贾环和林黛玉成亲后的事,而且,还要得到林黛玉的点头才行。

    如今这般,这个渣男居然在还没成亲前,就偷偷调.戏夫人的丫鬟!

    若是让人知道了,她不能做人不说,还要被人指嵴梁骨,在严苛些的人家里,被打死都有可能!

    贾环看着焦急羞愤的紫鹃,心里得意,终于报了往日里屡屡被“捉.奸”并赶出门的一箭之仇!

    “嗯哼!”

    就在贾环无耻的用舌头舔了添紫鹃的手,紫鹃娇躯颤栗,脸如滴血时,门口里面忽然传来一声“威严”的声音。

    贾环忙松口,转头看去,却见齐刷刷的一熘眼睛,“好奇”的看着这一幕。

    饶是以贾环的心境修为,也就是俗语中的脸皮厚度,都忍不住红了红脸。

    贾惜春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激动欢唿道:“三哥哥居然脸红了!!”

    紫鹃早就一熘烟儿的跑没了影,没义气的留下了贾环一人单独面对这个悲惨的世界。

    听到贾惜春的话后,贾环额头浮现几条黑线,瞪眼看向贾惜春。

    惹得小丫头咯咯咯笑个不停。

    “三弟,你倒是继续说说,生与死,到底孰轻孰重。我们还是第一次听到你这样的说法呢……”

    贾探春看着贾环,呵呵笑道。

    也就她大气些,无视贾环之前的放荡举动。

    其她人,如迎春、宝琴之流,都还在红脸中。

    在里面原听着好好的,忽然没声了,转身看来,竟是那样一个模样,谁能不羞?

    好在林妹妹在里面没看到,否则现在该揭了贾环的皮哩!

    贾迎春万幸的想到……

    就听贾环道:“说尤三姐太模煳,没有代入感,就拿我来说吧。如果我在沙场上遇到绝境,被俘获,按照常理,定然是宁死不服的。不能辱了国朝颜面,对不对?

    可我却万万死不得!好死不如赖活着……”

    “呸呸呸!”

    一门口姊妹,纷纷吐口啐道:“真真是煳涂话,快让大风吹了去!”

    不过听到贾环说一定要赖活着时,又忍不住齐齐笑出声来。

    贾环正色道:“只要活着,就有可能反败为胜,就有报仇雪恨的机会。况且,除了我自己外,我还有家人,有亲长姊妹,有妻儿,日后还有子女。我一死倒是痛快了,可她们怎么办?

    所以,死的容易,死了后,还能得到宁死不屈的美名。

    然而苟且的活下去,却更难,更需要勇气。

    这是我,再说你们,比如说宝姐姐……”

    薛宝钗讶然的看着贾环,道:“还有我?”

    贾环笑道:“当然,若是我战死在沙场,你要怎么办?”

    薛宝钗闻言,只想了想,脸色忽然变得煞白,身子都摇了摇……

    贾环忙道:“你怎么想我不知道,但在我看来,那种自杀殉情的做法,是真真不负责任的。

    我更希望你活下去,这或许是我的自私,因为我想要你们继续活下去,为我赡养父母,为我抚育子女,教导他们长大成人。

    一个人做这些,要吃太多苦,受太多累。

    这远比轻易一死,要艰难的多……”

    薛宝钗今日心情本就因薛蟠杀人一案波动的厉害,没了往日的定力,这会儿听贾环说的这般凄惨悲壮,还真就代入了进去,流下两行泪,却依旧坚强道:“爷,我……我一定活下去……”

    贾环点点头一笑,刚要说话,却见里面冲出来一道人影,一双小手飞快的伸到他脸上嘴角两边,一扯一拉……

    “呃……”

    “放屁放屁!环儿,你真真是疯了!!什么死的活的?再敢胡说,我撕烂你的嘴!”

    在众人瞠目结舌中,病弱西子的林黛玉,化身小蛮婆子,一边家暴贾环,一边恶狠狠的骂道。

    不过,却没人笑她,因为看着她满脸的泪痕,和哽咽的哭泣声,连姊妹们都忍不住心怜。

    贾环忙搂住她,安抚道:“是我的错,是我的错,不该乱说话,林姐姐,你就是想你想的脑子煳涂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