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交底,底牌
    “爷啊……”

    白荷有些无奈的唤了声,只是将她紧紧抱住的贾环,却全做不知,不肯放松一点。

    白荷哭笑不得道:“爷,我只是熬的狠了些,修养些日子就好了,身子没坏呢,何至于此嘛?”

    贾环依旧不言语,却将头埋在白荷胸口拱了拱,以示抗议,让白荷苍白的脸上,多了几抹红晕。

    好在这里是城南庄子最机密之地,没有人能进来,不虞有人看到。

    白荷坐在贾环腿上,轻轻的抚着他的脸侧,柔声道:“爷能平安归来,妾身很高兴呢!”

    贾环终于抬起头了,看着白荷有些凌乱头上的那些灰白,和她眼中的血丝,心中依旧刺痛难当,眼中满是怜惜,语气却有些沉重:“荷儿,可是我很生气!”

    白荷闻言一怔,看着脸色前所未有肃穆的贾环,不知该什么。

    从骨子里,对于白荷而言,贾环依旧是当初那位将她从北城那个人间地狱救出来,并给予爱心和尊重的三爷。

    她爱他,也畏惧他。

    畏惧不是因为贾环的严厉,而是极在意他……

    贾环见之却愈心疼,他抱紧白荷,责备道:“你怎么能对我这般没有信心?”

    之前白荷虽然也努力做着实验研究,可至少能维持正常的睡眠和饮食。

    想来是在贾环坏事的消息传来后,这十数日来不眠不休,再加上心中担忧之极,才给熬坏了身子。

    这段日子应该不会太长了,因为若是时间再长些,白荷现在恐怕未必还能站在贾环面前……

    当然,他并不是真的责备。

    白荷看着贾环严肃的面色,讷讷不知该如何回话……

    贾环怜惜的帮她理了理两鬓的头,又道:“我之所以对外一再忍让,是因为我有十足的自保之道!

    我任凭他人作为,就是想看看,到底有哪些敌人,他们到底能做到哪一步。

    不知有多少人恨不得我死,还有些不恨我的,但因为利益,也想让我败亡。

    可是,这些人中,又有哪个敢真正出手?

    他们不敢出手,是因为他们知道,一旦撕破脸皮,惹毛了我,后果绝不是他们愿意承受的,也不是他们能够承受得起的!

    他们只能行一些魑魅魍魉上不得台面之术。

    所以,我才给了他们这一次机会,让其中很大一部分人,浮出水面。

    世人都道这次是李光地救了我,他们却想不到,李光地真正救的是哪个!

    可我万万没想到,竟会累得你这傻丫头做到这一步……”

    白荷有些茫然的看着咬牙切齿的贾环,她听不懂这些……

    这并不怪她,别是她,除了这世间的寥寥数人外,又有几人能听懂这话?

    贾环捧着白荷消瘦的脸,一字一句道:“荷儿,你记住。

    或许,我的能力还不够造反当皇帝,因为咱们起家的时间还太短,我手上没有自己的军权。

    但是,除却造反当皇帝外,这世上还有很多路子,足以让咱们自保。

    古代,有个叫伊尹的人,还有一个叫霍光的人,他们都做了很了不起的事。

    而他们能做到的事,我也能做到。

    那位以为江山已经稳如泰山,以为皇位已经固若金汤,他一边大肆清理朝纲,一边肆意诛除异己,意气风。

    可是他却忘了,他能恣意做这一切,是因为军方站在他这一边,才给了他足够的底气和力量。

    因为军方的支持,才让太上皇留下的无数老臣不敢妄动一步,无数勋贵门第任他刀斧加身。

    但是,只要军方有半点异动,不站在他这边了,或者,只要中立,两不相帮。

    那么以那位在文臣、在宗室、在勋贵中的可怜根基,以太上皇一甲子年留下的底蕴反击,他连一天都维持不住!

    而我,就是可以勾连军中各方巨头,左右他们立场站位的人。

    如果我倒向其他任何一方,和任何一名宗室结盟,所带来的影响,对那位而言,都是一场想都不敢想的噩梦!

    荷儿,这些话,除了跟李老相爷和牛伯伯交谈过外,我再未跟其他任何人过。

    这,才是我确信足以自保的底牌!

    我之所以给你交底,就是想告诉你,你的夫君,无比强大!

    强大到即使是那位,也只敢有限的算计我,却不敢真的动我。

    所以我不要你再耗费心血,耗费性命去苦熬,我只想你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活着。

    你明白吗?”

    白荷闻言,又感动,又失落的看着贾环,道:“爷,都怪我没眼界,白忙活一场……”

    贾环忽然笑出声,使劲亲了亲白荷,笑道:“什么叫白忙活一场?”

    他侧着脸看着桌案上那杆做梦都没想到能造出来的东西,感慨道:“若是能有一万支这个,再能保证后勤供给,你就是想当皇后,我都能办得到!”

    白荷闻言,心里喜悦不已,却又变了脸色,咋舌道:“一……一万支?我怕……我怕……”

    贾环看她害怕的模样,哈哈笑道:“你想当皇后吗?”

    白荷闻言,连连摇头,道:“不想,我只想跟着爷就好,就是做对贫贱夫妻都是极好的。”

    贾环闻言,忍不住又在白荷有些干裂的嘴唇上啄了口,道:“那就是了……不过,我们要做一世的夫妻,却不必做贫贱夫妻。既然你不愿做皇后,那咱们也不用一万支了。”

    白荷噘了噘嘴,还是失落:“到底没帮上爷……”

    贾环正色道:“怎能没帮上?虽咱们现在用不上,可谁知日后是个什么情况?现在那位地位不稳当,可过个三五年,等他彻底清理完朝纲,他的地位就会真正稳当下来。

    到那时,他若真想对付咱们,荷儿你造出来的这东西,就能救我的命,救咱们全家的命!”

    白荷闻言顿时欢喜起来,道:“若有三五年时间,自然是够的。”

    贾环笑道:“我却不能看你再这般劳累辛苦下去了,日后这些活计,全都交给下面人做吧。”

    白荷闻言,摇摇头道:“这东西不能让别人见的,还是我自己来吧……”

    贾环笑道:“总要让人见的,不然没人会使用,要它也没用啊!而且,你不必将所有零件都交给一个人去做。

    你不是懂得流水线生产吗?

    只需挑选一些极忠心的人,再将不同的零件交由他们生产。

    最后,再一处组装就是。

    如此一来,还能提高效率。

    我记得,我出征西域前,你就对我过,你已经做出了水力车床。

    有那东西,刚管的制作,总要简单的多。”

    着,贾环一手抱着白荷,一手拿起桌面上放着的那支……步枪。

    即使在前世,他也不过在军训的时候,才有机会接触过枪支,二十多年来加起来,也不过打过十子弹。

    他也不是军事迷,或者枪械烧友。

    仅有的一些枪械知识,还是看了解到的。

    比如什么火绳枪、前装枪、后装枪、隧枪、子药定量再到铜包弹……

    他也只是尽可能的将这些甚至未必记忆准确的知识告诉了白荷,并配上几张徒有虚表的图纸。

    但他没有想到,就只凭这些,白荷竟真的成功了。

    想来也有趣,其他穿越者,无不是自己凭借神的能力,无所不能的攀登科技树。

    只有他,全靠吃软饭,才有了今日的黑科技成果。

    “嘿嘿嘿……”

    贾环看着手里的步枪,欢喜的一阵傻笑。

    白荷见了,心里却如同吃了蜜一样。

    她看得出,贾环对她成果的惊喜。

    “爷,后面有靶场,您去试试?”

    白荷“怂恿”道。

    贾环闻言回过神,道:“不怕别人听了去?”

    白荷抿嘴笑道:“我让八哥在附近安排了一处铁铺,整日里打铁烧炉,声音大的很。可以遮蔽去!”

    贾环高兴道:“那咱们去试试!”

    罢,依旧不放开白荷,一手抱着她,一手拿了枪往外走去。

    白荷惊慌道:“爷,快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贾环不放,道:“今儿到哪我都抱着你!”

    ……

    事实上,贾环那句要抱白荷一整天的话,只是句情话。

    而情话最本质的特点,就是不能当真。

    当然,这不能怨贾环,因为不是他不愿意一直抱着白荷,只是当他将韩大、韩让并乌远三人都叫进内庄后,白荷死活都不肯再让贾环抱下去了。

    不过,白荷并没有因为贾环的失言而生气。

    因为当贾环对韩家兄弟并乌远三人明,白荷模样变化的原因后,原本就惊诧万分的三人,无不肃然起敬。

    连乌远这等身份然的长辈,都对白荷施以大礼。

    这让白荷羞红了脸,有些手足无措的连连谦让。

    但心中,却感动非常。

    毫无疑问,从今日起,即使她只是一个妾室,却已得到了贾家最重量的外臣集团的认可和承认。

    这对白荷本人来,或许没有太过重要。

    但对她未来的子嗣而言,这是千金难换的优势……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远叔,大哥二哥,叫你们进来,是想让你们看看,荷儿数年之功,为我贾家明的最大的底牌之一,火器!

    而这个明,能自此改变天下战争的形势。

    此物,堪称天下第一利器,远胜弓弩!”

    贾环举着手中的步枪,对乌远及韩大、韩让三人道。

    因为韩三目前暂代韩大掌管五城兵马司,所以不在此地。

    乌远和韩大、韩让三人听闻贾环此言后,都面色凝重的看着他手上之物。

    改变天下战争形势,远胜弓弩?

    何等的豪言!

    只是,三人却看不出这支奇怪的武器,到底有什么玄机……

    看起来,也并不锋利啊。

    贾环没有多言,任谁只凭眼睛看,都看不出一支火器的威力。

    贾环从白荷手中接过纸壳子药,拉开枪栓后放入枪膛内压紧,扣动扳机。

    “砰!!”

    骤然一声巨响,明显让聚精会神看贾环动作的乌远三人都唬了一跳。

    不过随即,三人就被四百步外的靶子……附近,三米开外的一块薄石板给吸引了。

    虽然那块不知什么用处的石板只有一指厚,可是那也是坚硬的石板,远比盔甲结实……

    但此刻,原本一尺见方的青石板,却已经四分五裂。

    乌远三人走上前,扒拉着看了看碎石板,又看了看石板后的墙壁上,一个深入的洞……

    韩让忽然道:“若用强弓,也能做到这步。”

    韩大点点头,却又摇摇头,道:“一般的弓手,虽然也能射出四百步,但想要做到这一步,至少要训练两年以上。

    而且,最多能开三箭,就无力了。

    硬弩在百步之内也能做到,但距离远比这个要近的多。

    再者,一架弩,最多射五箭,就要损坏不能用。

    环哥儿,这个……火器,能射几次?”

    贾环赞许的看了白荷一眼后,笑道:“理论上,没有上限。但至少连开半个时辰,没有问题。而且,等枪管冷却后,还能继续使用。”

    “嘶!”

    乌远三人齐齐倒吸了口冷气。

    谁会不知道弓弩的好处?

    可是这两样武器实在是太贵了,强弓不必,各种制作材料都非常昂贵,而且,更昂贵的是弓手。

    这种技术性极强的兵种,想要真正形成威力,至少要训练两年以上。

    而和枪手同样的道理,好的弓手,都是用弓箭喂出来的。

    弩就更不用了,威力虽然巨大,且不必像弓手那样耗费大量时间去训练。

    可是弩箭比弓箭更贵,也更不耐用。

    射几箭就要更换弓弦和其他零件。

    因为以上的种种限制,使得弓弩虽然威力巨大,却只能做战争的辅助。

    因为谁也不能无限制的远距离进行攻击。

    但现在大家眼前的火器,却似乎解决了这个问题。

    如此一来,连续半个时辰的犀利射击,别步兵,就是骑兵也挡不住。

    “能成规模?”

    纵然以韩大的沉稳,也忍不住急促了呼吸,激动问道。

    贾环笑着点点头,道:“可以,只要能造出足够的火器,纵然是普通士兵,也能使用。准头不用太过在乎,面对敌军冲锋,成排的火器齐射,打成一片弹幕,根本无解。”

    乌远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公子,从今日起,我亲自守在庄子上。此等利器,在万不得已时,绝不可轻易示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