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美人恩重
    出了贾府大门,贾环就将尤氏姐妹的事给丢一边了。

    虽然他和尤氏关系亲密,但尤二姐和尤三姐并非尤氏亲妹。

    说起来关系玄妙,尤二姐和尤三姐是随着她们的母亲,一起嫁到了尤家,尤母成了尤父的续弦,尤二姐、尤三姐成了尤父的便宜女儿。

    也就是说,连尤老母都不是尤氏的亲母,尤二姐、尤三姐和尤氏自然更不会有什么血亲。

    不过从礼数上来说,尤老母还是尤氏母亲,尤二姐和尤三姐也为她亲妹。

    当然,这种礼教上的联系,在贾环看来,不值一提。

    只要不闹出人命,不波及到家里人,随他们怎样折腾都行。

    毕竟,这是两厢情愿的事……

    ……

    从城南官道拐了个弯儿,便上了贾家城南庄子门前大道,贾环从马车上下来。

    相比于六年前,今日的贾家城南庄子,早已变了模样。

    当初门前那条最多可容两驾马车同行的小路,如今拓展成足可容下六架马车同行的宽阔水泥道路。

    这倒不是最大的改变,最大的变化,是在道路两旁,多了两座暗堡。

    暗堡上,有密密麻麻只有碗口大小且不规则的射击孔。

    从外面就可以看清,暗堡内架设有劲弓强弩。

    除此外,正门两边,甚至还立有两座居高临下的箭楼……

    也只有贾家这样的武勋将门,才有资格将自家农庄建成这般堪比军营的模样。

    换个普通官员,哪怕是宰相府第,这般营造,都是僭越造反的大罪。

    但毫无疑问,凭借这几座暗堡和箭楼,贾家就能阻挡绝大多数屑小的目光。

    而这些,显然还不是全部安保力量。

    站在外面放眼看去,曾经的土泥墙,如今已经换成了一丈多高的砖石水泥墙体。

    墙头上面,不知是谁的主意,插满了破碎的玻璃残片。

    在日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只是,隐隐几处,却可见暗红色的斑斑血迹……

    再加上贾环身为国朝一等候,可领五百数的亲兵,其中三百皆在此。

    还有八百名从西域战场上活下来的,虽缺胳膊断腿,或是瞎眼残耳,但战力尤在的退伍伤兵做护院。

    这座即使兼并了周遭两个庄子后,加起来也不过七千亩的小庄子,堪称铜墙铁壁,水泼不进。

    不过,这里也并不是与世隔绝。

    相反,每日里,这里都是人来人往。

    流水一般的车马,从官道上驶入,装上或水泥、或玻璃、或青砖、或地毯毡布等货物后,再驶离。

    也有数不尽的车马,拉着原材料,进入庄子,卸入原料仓库后,再驶离。

    进进出出,川流不息。

    俗语言:大隐隐于市。

    贾家庄子距离神京城不过七八里路,若真是密闭不开,与世隔绝,反而会引来更多的关注与探索。

    如今这般,却不会让人去过多猜测。

    那些亲兵,也不过是为了守护贾家工坊。

    毕竟,这里的每一种货物的方子和制作工艺,都可值万金。

    如此一来,虽然依旧有些贪欲蒙心,不知死活的商贾毛贼前来探索,却不会引起朝中大佬的忌惮。

    毕竟,这里大门敞开,迎四方客。

    而那些心怀叵测,暗中窥探的人,却多半有来无回,死无全尸。

    因为庄子里养了近百条大狗,白天被关在笼子里,一入夜,就被全部撒开。

    被巡逻组带着巡逻。

    这些狗吃肉,自然也吃毛贼……

    起初听到青隼上报这骇人的消息时,贾环还心生不忍,杀了也就罢了,何须再让牲畜食之?

    然而,却连董明月都暗笑贾环妇人之仁。

    若城南庄子里的事物被人发现泄露出去,贾家满门性命都堪忧。

    到时,却不知贾三爷还要不要怜悯同情那些贼人。

    此法虽然恶劣,却着实让心存侥幸贪念者怯步。

    反而减免了许多杀戮。

    也因此,贾环没有再理会。

    无论那些人是包藏祸心而来,还是只是为了贪财,他们的作为,都会给贾家带来极大灾难。

    既然如此,贾环就没有再心慈手软的道理。

    看着这一幕幕,贾环心里颇为满意。

    时至今日,许多事他都无法亲力亲为,只能让下面人去做。

    如今看来,他们做的比他想的还要周到。

    很好。

    贾环一行人站在庄子路口处,一直没有动静,只是静静观察。

    这番异像,自然很快引起了门口亲兵的注意。

    有亲兵立刻飞往庄内报信,也有人向前迎来。

    “拜见将主!”

    两个雄壮的蒙古少年,一脸激动的拜下。

    “西日八日,海日古,是你们俩啊,起来吧。”

    贾环打量了番两个亲兵后,笑着道。

    两个年不过十八.九的蒙古少年闻言,脸色都涨红了,愈发激动,站起身后,高声道:“将主记得我们?”

    贾环笑道:“我记得你们每个人,你们俩,好像还是兄弟?”

    两蒙古少年闻言,嘴都合不拢了,又惊又喜道:“将主连这个都知道?”

    贾环闻言,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了,看着两人道:“你们是莫日根的儿子,去年武威大战时,莫日根随我出征,战死了。在伤兵营里,我答应过他,照顾好他的儿子。”

    两蒙古少年闻言,两双单眼皮细眼都红了,海日古高声道:“父亲随将主出征战死,是他最高的荣誉,也是我们家族最高的荣誉!

    将主,这一次我和哥哥也想和父亲一样,随将主出征西域。

    可是可恶的博尔赤却不准!”

    一旁的西日八日也一脸的愤懑,同仇敌忾。

    博尔赤是帖木儿的儿子,帖木儿随着付鼐和纳兰森若一起去西域后,博尔赤就成了贾家亲兵营的首领。

    尽管贾环身边多了十数汉人亲兵,多是十三将及当年老亲兵的子孙,可最主要的亲兵力量,依旧是蒙古和女真。

    这些亲兵,极善骑射。

    之前在西域冲击西域联军时,博尔赤率领的二百亲兵队伍,连珠箭杀了不知多少敌人。

    博尔赤更是接连射杀十八名敌方将领,威震敌胆。

    听了海日古的话后,贾环呵呵一笑,还拍了拍他的肩头。

    见后方又涌来数十亲兵,都眼神灼灼的看着他,贾环道:“不怪博尔赤,那是我的命令。”

    海日古激动道:“将主,我知道,您是想照顾我们,可是,我们是长生天的子孙,是将主的亲兵,哪有不跟随将主上沙场的亲兵?

    依日卓他们从战场回来后,在族内到处炫耀他们的伤口,说他们跟随将主在西域冲杀敌营,一千多人就杀的厄罗斯十万大军败退。

    何等威风,何等雄武。

    可是我们,却只能守在这里……

    将主,我们宁愿战死在沙场!”

    “对,将主,我们宁愿战死沙场,也不愿在这里白白站着!”

    “族里的姑娘,都喜欢孛日帖赤那那样身上满是伤口的勇士,不喜欢我们这样身上没有伤口的……”

    后面赶来见贾环的亲兵们,纷纷开口附和道。

    贾环闻言,看着那个憨头憨脑抱怨没有姑娘的蒙古青年,哈哈大笑道:“阿日木,我看这才是你想上战场的理由吧?”

    阿日木一不留神把心里话说出来,这会儿子涨红了脸,瓮声瓮气的吭哧着,说不出话来。

    其他人见之,也大笑起来。

    贾环压了压手,让笑声平息。

    之后,他正色道:“你们是我的亲兵,是上战场后,随时准备用命守卫我的兄弟。

    你们,是我贾环最信任的人。

    在外面,我有很多敌人。

    甚至在家族,就在那些同样姓贾,和我一个祖先的族人里,也有不知多少人,恨不得我死,然后他们来瓜分宁国府的富贵。

    只有你们,虽然和我不同族,不同姓的你们,却是我生死与共的兄弟。

    看到这座庄子了吗?

    这里,是我,也是整个贾家的命脉所在。

    这里安稳,贾家就安稳,我也就安稳。

    这里被人破坏了,被人偷了毁了,贾家也就败了,我也就要亡了。

    我不能让别人守在这里,因为我无法信任他们。

    我只有让我最信任的兄弟,替我守在这里,守住我的命!

    海日古、西日八日、阿日木!

    你们愿意为我守在这里吗?”

    “敢不为将主效死!!”

    ……

    “呼……”

    看着众多亲兵,雄赳赳气昂昂的挺胸折返,重新站岗,贾环长长呼出了口气。

    到了他这个地位,手下成百上千队伍,更能影响不知凡几,以万数计的人马。

    再想做个单纯的将军,却是不可能了。

    军人不得干政,可实际上,军队从来都不曾脱离过政治。

    想当好一个将军,必要的政治手段,更是不能缺少。

    而激动人心的演讲,则是每一个政客的基本功底。

    贾环心里其实并不喜欢这样做,但社会和人心的客观属性,又逼的他不得不这样做。

    他唯一能补救的,就是善待这些忠心耿耿的人。

    “三爷!”

    一群满身灰土,但身上衣着并不寒酸的中年人,急匆匆的从庄门口赶来。

    齐刷刷的跪地行礼。

    贾环叫起后,看着为首之人,面色有些感慨,笑道:“胡老八,有些日子没见了,你过的还好?”

    为首之人,正是当初随李万机一起,被送到庄子上跟随贾环起家的胡老八。

    胡老八也是白荷父亲的徒弟,烧的一手好窑。

    负责庄子上所有火窑的烧制。

    胡老八看着贾环,咧着嘴,露出一口黄牙,嘿嘿笑道:“托三爷的福,老八过的极好。如今也娶了亲,生了子,算是成家立业了!”

    贾环闻言,笑着点点头,道:“那就好。”

    说罢,又看向旁边一人,道:“十三,你也好?”

    十三,是白荷父亲收留的,没姓,所以跟着白家一起姓。

    自幼沉默寡言,学的是烧琉璃。

    后来白荷研制出玻璃后,他便一直负责烧制玻璃。

    兢兢业业,从未出过错。

    听闻贾环相问,十三躬身道:“回三爷的话,十三很好。只是……”

    “只是什么?有什么难处,只管说。”

    对于为自己卖命的人,贾环从不小气。

    白十三数年未见,愈发沉稳了,不过,此刻看起来面色怎地有些难看……

    他抬头,看向贾环,道:“三爷,只是姨奶奶过的不好。”

    贾环甚至想了会儿,才回过神来,白十三说的姨奶奶指的是哪个。

    他挑了挑眉尖,看向白十三。

    白十三虽然鼓气勇气鸣不平,可到底因为身份限制,不敢与贾环对视,垂下了眼睑。

    “混帐东西,谁让你瞎说话的?三爷面前,你也敢放肆?”

    李万机被打发去了西域后,胡老八在他们一圈剩下的师兄弟里,就成了实际上的大师兄。

    他见贾环沉下脸来,心里一寒,唯恐贾环发作白十三,忙先教训起来,手脚并用的往白十三身上招呼。

    “行了!”

    贾环喝住胡老八后,看向黑着脸,一言不发的白十三道:“十三,不管你信不信,荷儿如今的生活,是她自己的选择。她喜欢做这些,所以我才尊重她。”

    白十三闻言,脸色舒缓了些,道:“奴才……”

    话没说完,就被贾环打断,道:“当初李万机在时我就告诉你们,和我说话说人话,不要奴才来奴才去的。”

    白十三虽然被教训,可脸色又好看了些,没人真的愿意当奴才。

    尤其是经过这些年的自在生活后……

    他深吸一口气,道:“我知道三爷待姨奶奶的好,也知道三爷待我们的好,若无三爷,我们在北城之地,如今怕是连骨头都化了,何曾想过能有今天。

    三爷待姨奶奶更难得,没听说过哪家侯爷,允许自家妾室住在城外,做她喜欢做的事。

    这些十三都知道,只是……”

    白十三说着,顿了下后,跪倒在地,声音有些哽咽道:“三爷,别让小师妹……别让姨奶奶熬了,她快熬不住了,我们劝的她不听,劝不住她,只求三爷您慈悲,劝住她吧!

    姨奶奶今年才二十啊,她头发都熬白了……”

    白十三实在说不下去了,只是狠狠的磕起头来。

    没一会儿,便头破血流。

    贾环怔怔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过了一会儿后,木然拔步,朝庄子内大步走去。

    ……

    城南庄子,在白荷入驻之后,便分为了内庄和外庄。

    外庄有众多火窑,原料仓库,以及众多民居。

    除此之外,还有私塾、药铺、戏台。

    几千人的庄子,已经相当于一个小集市了。

    而内庄,就简单的多。

    它在庄子的最深处,周围被高墙包围。

    墙外的守卫,要比外庄严密何止十倍。

    甚至,这里还有青隼护卫在暗中。

    贾环面色阴沉,大步行来。

    一路上明哨暗哨,纷纷行礼,他却丝毫不顾。

    过了一道又一道门,一处又一处的哨卡。

    直到推开了最后一道门。

    一个身着灰色布衣的清瘦身影,方映入眼帘。

    那人听到门被人粗暴的推开发出的响声,似有些不满。

    拧眉转过头,看到贾环后一怔,随即,笑颜如花。

    贾环却没笑,一步步入内,看着她有些凌乱的头发中,夹杂着让他刺目之极的灰白。

    看着她原本倾国颜色的美眸中,布满化不开的血丝。

    看着她苍白的脸上,满是疲惫的暗色。

    看着她有些微微佝偻的瘦弱身子……

    贾环心如刀绞,将她紧紧拥入怀中,泪如雨下。

    “荷儿,你怎么可以这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