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尤氏姊妹
    贾环最近过的,很有些春风得意。

    家里一园子的女人,性格虽然各不相同,却极少闹矛盾。

    当然,贾环很感谢她们。

    因为他知道,她们是为了他,才彼此包容克制的。

    薛宝钗那样骄傲的女孩子,甚至能容忍的下姊妹共侍一夫。

    这让贾环很感动,也愈发尊重她们。

    没有出现薛姨妈等人暗自忧心的,太容易得到,或者得到的太多,就不会珍惜的糟糕形势。

    真到了那个地步,才是内宅彼此算计,阴私手段层出不穷的开始。

    贾环自不会得意而忘形,自寻苦恼。

    而对贾环而言,尊重自己的女人,就是尊重自己。

    除非他脑子进水了,才会如同君王总喜欢挑起臣子间的斗争那样,以为方便平衡和控制……

    在贾环看来,家和万事兴,才是最重要的。

    能让这样一群优秀而骄傲的女孩子,和睦相处,共同生活,他心里很自豪,也很知足。

    不过,也不是所有事都顺心。

    也有糟心事。

    比如,宫里那位不要脸的,刚翻脸没两天,前日又从贾家“借”走了六架马车。

    贾家的马车比外面的马车要舒服的太多,因为白荷为家里马车设计了减震装置。

    这使得贾家马车在路上的颠簸性,大大减弱。

    在都中平坦的街道上许是差别不太大,但出了城,在外面的驿道上,完全是天壤之别。

    再加上奢华的内部陈设,甚至连冰鉴都有一个,可以当空调,还可以当冰箱用。

    贾家马车比龙撵都要舒适。

    还有内中铺设的厚厚的波斯高山羊绒地毯,可以让人在上面睡一觉。

    这应该是长途跋涉的旅行中最让人受用的事。

    这样的马车,贾家统共都没几架。

    若是那位强行索要,贾环给他个锤子。

    可惜,却是忠怡亲王赢祥亲自出面,带了一堆内造的宫品,求到了贾母老太太跟前。

    说了一篓子好话,还指明这些马车是为德行昭著的桐城四老所准备,哄得老太太压着贾环一定给,这才让他们得逞。

    更让贾环不爽的是,宫里那位还传话,命他十月十八,一定要出现在郊迎大典上,不准缺席。

    贾环知道,那位就是想让自己去看看,他作为帝王,君临天下、四海臣服的得意模样,他是想故意恶心自己……

    “啊呸!”

    心里想着这些破事,出了二门,贾环不爽的朝地上啐了口后,就准备带人往城南庄子一行。

    一来,去看看白荷那傻丫头,二来,尽量避开都中这个大泥沼……

    他隐隐觉得,最近有些不大对劲,那位过的太顺了些……

    不过,既然他如今在闭门思过,外面的事,就和他没甚关系了。

    而且在他看来,如今天下情形,基本上可以算是江山稳固,大势已定。

    不管背后是哪个在算计,都动摇不了国朝根基。

    既然如此,随那些人去闹好了。

    阴谋诡计,能成什么大事?

    但如果能给那位添点恶心,也是好事……

    对于那位的过河拆桥,屡次算计,说到底,贾环心里还是有怨气的。

    ……

    外面的事不用贾环去理会,也不想再管。

    可家里的事,贾环却不能不操心。

    白荷那丫头,真真是魔怔了。

    听小吉祥说,从他出征去西域后,白荷就一直待在城南庄子里没回来过。

    这也罢了,他不在家,白荷回来也没甚意思。

    可他从西域归来后,消息当天就传到了城南庄子。

    小吉祥还说,连他坏了事的消息,都被传了过去。

    然而如今都过了五六天了,结果那边还是没动静。

    这就不正常了……

    连和白荷关系极好的吉祥姐都很不满意!

    但贾环却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白荷的实验,已经到了最紧要的关头……

    白荷不是不愿意立刻见到他,或者沉迷于研究不顾他。

    她这般急着耗在城南庄子,就是为了用研究成果,来救他……

    即使贾环平安回府的消息传到城南庄子,她依旧没有停下手中的实验回城。

    还让人带信回来,告诉贾环,就快成功了……

    她想为他,增添一份足以自保的手段!

    一种让任何人,都不敢再轻易的过河拆桥,将贾环打入大牢的手段。

    她正在拼命的努力,而且,就快要成功了……

    只是让贾环担心的是,这傻妮子一定又在不要命的工作了。

    这是显然的,白荷连回来见他的时间都没有,又哪会有什么休息的时间?

    这却是贾环所不能允许的。

    他还没废物到,要让自己的女人耗费性命心血,熬坏了身子来相救。

    “三弟……”

    就在贾环打定主意,一定要将那傻丫头带回来休息几天,就准备出府时,忽然听到后面传来的呼声。

    他回头看去,却见贾琏堆着笑脸,走了过来。

    陪同的,还有薛蟠……

    “你们两这是……”

    贾环顿住脚,眉尖轻挑,问道。

    贾琏在贾环面前还有些拘束畏惧,没来得及说话,薛蟠就洒脱多了,大咧咧笑道:“环哥儿不是就要大喜了吗?虽然你看在我妹妹的面上,不愿大办,怕伤了她的颜面,可我们也不能就那样随意过去了……”

    贾环眼神有些古怪的看着这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少年,呵呵道:“大哥还是不要多事,我打定主意只请几家人,不会大办的。”

    薛蟠闻言,笑道:“环哥儿放心,你这般体贴我妹妹和琴儿,我只有欢喜高兴的道理,难道还能拗着你来?

    不过,我和链二哥商量过,纵然只有自家人,也不能随意了去。”

    贾琏忙道:“对对对,不能随意了去。这几日,我和蟠哥儿都在准备。吃的喝的穿的用的,都要下力气去做。

    但凡世间有的珍馐佳肴,咱都要想法子弄来,为三弟贺喜。

    老太太那边也是这个意思……”

    贾环想了想,道:“我这边也有人在准备了,你们可以和芸哥儿商量着来。倒不用太奢靡,都是自家人。”

    贾琏笑道:“三弟身份到底不同,也不可太简慢了。我和潘哥儿来寻三弟,就是想要些白瓷。其他的西府里公中库房里备用的都尽够使了,只这白瓷,缺了不少。

    如今都中富贵人家,都以用精美的白瓷为荣。

    白瓷是三弟的产业,总不能少了。”

    贾环闻言,似笑非笑的看了眼贾琏,之前,温亮和刘永之流,不正是想要谋夺白瓷产业,才找上贾琏的吗?

    贾琏被贾环看的有些狼狈,不敢对视,讷讷了声:“三弟……”

    贾环呵了声,道:“白瓷好说,去从芸哥儿那里批个条子去取就行。

    二哥,你外面欠的那些外债,还清了?”

    贾琏闻言,面色微变,愈发窘迫,道:“三弟,那钱庄不要我还银子了。把字据送还回来,还赔情道歉。听说,是奋武侯府,找了他们的麻烦,他们哪里还敢问我要银子……”

    温亮和刘永,是联络了一家钱庄,给贾琏借钱下的套。

    如今温亮和刘永都死了,奋武侯府拿宫里那位没法子,难道还拿区区一家钱庄没法子?

    作为大秦皇朝的顶级勋贵,军方巨头之一,温家有一百种手段让那家钱庄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然而,听贾琏所言,那家钱庄居然活了下来……

    那么便只有一种可能。

    那家钱庄,姓皇。

    十有八.九,是黑冰台经营的产业。

    欠黑冰台的银子,如今自然没什么了不起。

    可是,想想那位赵师道,贾环不觉得有去占这点小便宜的必要。

    因此,他从身上取出一块对牌,递给贾琏,道:“你去找芸哥儿,从他那里取了银子,把人家的银子还上。贾家还不至于赖这份帐,至于他坑你的事,日后我自会让他付出代价。

    这也不是区区一份银子就能补偿的。”

    贾琏闻言,本还有些不乐意,不愿还人家银子,可听到后面,顿时凛然。

    原来在贾环这里,这件事还没算完……

    他哪里还敢再多说什么,忙不迭的应了下来。

    事情都说完后,贾环见两人还站在那里,吭吭哧哧的扭捏,便皱眉问道:“还有事?”

    贾琏和薛蟠两人都有些不大好意思,扭捏了半天,见贾环脸色越发不耐烦,有发火的趋势,两人才忙道:“三弟,还有些小事……”

    “那就快说!磨叽什么?”

    贾环不耐道。

    贾琏干笑了两声,道:“三弟,你瞧你就要成亲了,我这边也想……”

    贾环皱眉道:“我不是跟二嫂说了吗?你想纳妾,没必要问我的意思。尤二姐是尤大嫂的妹子,又有老娘在,她们同意就行。”

    贾琏闻言喜不胜喜,道:“总要三弟点头才行……”却又变得有些担忧,吞吞吐吐道:“不过,我是担心,凤姐儿那边,会为难这边……”

    贾环闻言抽了抽嘴角,道:“你千万别跟我说,你怕二嫂。”

    贾琏面色一滞,悻悻道:“若只一王家女,我何曾怕过她?可……可她和三弟……”

    贾环闻言眉头一拧,沉声道:“二哥,你混说什么?我和二嫂关系虽然亲近些,但从未有乱事。你……”

    “不是不是……”

    贾琏干笑了两声,见贾环似恼了,一旁的薛大脑袋也睁大了眼睛,忙否认道:“三弟,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她同三弟亲近,仗着三弟的腰子,我也不敢得罪她忒狠了。她要是端着当家太太的谱,折腾这边……”

    贾环闻言抽了抽嘴角,道:“你若怕折腾,就养在外面。不是都置办好外宅了吗?我那些银子也不用你还了,就算我送你的礼。只希望,你日后每月里多回家几天,看看大姐儿。那是你亲闺女!”

    贾琏被贾环说的臊红了脸,讪讪笑道:“三弟说的是,我以后一定多亲近巧姐儿……我还是搬回来吧,不然不定她还怎么造我的谣。”

    贾环心里暗自摇头,就贾琏这手段,和那尤二姐加一起都不够凤姐儿一个人折腾的。

    不过,既然他自己愿意找罪受,谁还能管他?

    只要不再像前世那般,闹出人命就好。

    而且,尤二姐也未尝就是全无辜……

    贾环有些不耐道:“随你吧……”

    说罢,转身要走。

    却见薛蟠又一下蹦到面前挡路,贾环皱眉道:“又怎么了?”

    薛蟠嘿嘿赔笑道:“环哥儿,是这样,这个……链二哥不是找了那尤二姐吗?那尤二姐不是还有个妹子吗?这个……我想……嘿嘿嘿!”

    贾环闻言,看着薛蟠那大脑袋,黑下脸来,喝道:“你胡闹什么?怎么说那都是亲戚!岂是让你们随意玩弄的?”

    薛蟠闻言,不乐意道:“链二哥就可以,怎地到了我这就成随意玩弄了?我是真心的!”

    贾环沉声道:“链二哥虽然……可我知他从不逼迫别人。那尤二姐是自己愿意跟他,尤三姐愿意跟你?”

    薛蟠闻言涨红脸,梗着脖颈不服道:“三姐儿如何不愿跟我?我哪里比二哥差了?我比他俊多了……”

    贾琏听着苦笑不得,可见贾环真的拉下脸来,忙打圆场道:“三弟,蟠兄弟没说谎,那尤三姐是真自己跟他的。”

    贾环闻言,有些不信的看向贾琏。

    贾琏看了眼犹自怒气冲冲,仿佛人格受到侮辱的薛蟠一眼后,小声道:“三弟当是明白人,哪个女人,不爱慕富贵?”

    贾环闻言,顿时恍然。

    是了,他只记得前世尤三姐被悔婚后,横剑自刎的刚烈。

    却忘了,在此之前,她还跟贾珍厮混了许久。

    甚至与贾蓉都不清不楚……

    而她在此五年前,就看中了柳湘莲。

    柳湘莲,似有“老实人”的嫌疑。

    而尤氏姐妹,愿意跟贾珍贾琏厮混,所为者,不是富贵又是什么?

    念及此,贾环忽然觉得没意思,看了眼眼巴巴看着他的薛蟠,抽了抽嘴角,道:“既然是自愿的,那都随你。不过不管是收进房里,还是养在外面,都和姨妈商量妥当了。别惹出麻烦来,那位三姐的性子泼辣的很,不是好说话的。

    近来宝姐姐心情不大好,你若牵连到我,我不饶你。”

    薛蟠闻言,顿时咧开大嘴,乐道:“就养在外面,和二哥做个邻居!这样的女人,谁带回家去?”

    贾环闻言,摇摇头,叹息一声,不再停留,转身离去。

    女子不自爱,谁会真爱之?

    这和命运无关,无论前世今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