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灿如夏花
    夜色降临,皎月升空。

    大明宫,紫宸书房。

    除了月初、月末的大朝会外,整个大秦帝国的政治核心,便在这座小小的上书房宫殿内。

    宫灯如天上的星辰一般,密布在紫宸书房的每一处角落。

    隆正帝负手立于上书房内殿窗前,细眸幽深,不知在看什么。

    忠怡亲王赢祥,将案几上最后一封折子批完后,捏了捏眉心。

    饶是以他的修为,处理一个帝国的政事,都觉得疲惫。

    再看看窗前站立之人,他心里有些钦佩。

    他这位四哥虽然也有武功,但并不高明,然而处理的政务,远比他还要多,还要重要。

    可是,他却坚持下来了。

    “十三弟忙完了?”

    隆正帝似听到了后面的动静,问道。

    赢祥站起身,笑道:“批完了,明儿送到内阁理一理就行了。开发西域,要征调不少东西。地方上也有不小的压力,得和他们打擂。”

    隆正帝闻言,哼了声,道:“往西域送流民,他们一个个都急不可耐。可让多出点耕牛粮种,就知道叫苦连天。这种人,就不要给他们喘息的机会,让内阁下严令,责令他们完成!”

    赢祥面色微变,想劝说什么,却又止住了,如今的隆正帝,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位了。

    怕就算是钨先生复生,也未必能劝得住他……

    赢祥道:“皇上说的是,张衡臣给各方督抚下了严令后,效果好了许多。”

    隆正帝闻言,面上隐现自得之色,道:“张廷玉行事果决,从不拖泥带水,干净利落,是个能成大事的。

    这一年来,他替朝廷,替朕,解决了多少难事!

    于国有殊勋!

    若非有祖制,非战功不得封爵,朕赐他一个伯都不为过。”

    语气遗憾。

    赢祥笑道:“有圣眷如此,张衡臣也不需要什么爵位了。如今他位列内阁次辅,张伯行几次三番告老不准,却将大事皆托付于张衡臣,他与首辅无异。

    年不过四十,就已经做到这个地位,说是权倾天下都不为过。

    皇上不负于他。”

    隆正帝闻言,有些侧目看向赢祥,道:“张廷玉可是哪里得罪十三弟了?”

    赢祥失笑道:“哪里……张衡臣行事稳重,极有章法,怎会得罪臣弟?臣弟并非是在告他的状,给他上眼药。

    在臣弟看来,像张衡臣这样的干臣,能权倾朝野,却是一件好事。

    他并无野心,一心忠于皇上,忠于大秦,权力大些并无干碍。

    当年,李光地的权力,又何尝比张衡臣小?

    更何况,他手中还没有军权……”

    隆正帝闻言,嗯了声,点点头,道:“张爱卿乃赤诚之人,值得重用。

    不过……”

    隆正帝的眉头忽然蹙起,面色渐渐阴沉下来,细眸中闪过一抹阴暗,沉声道:“十三弟可曾听到消息,贾家在都中,甚至在江南的生意,开始收缩了……”

    赢祥点点头,道:“是听到了些风声,都中的玻璃供应虽然还没减少,但江南之地,却陡然锐减了六成,好像,还会继续降低。

    除此之外,贾家其他的生意,也大都开始收缩。

    原本在江南各地兴建的产业,都开始停建了。”

    “他想做什么?”

    隆正帝面色阴沉,声音微寒道。

    赢祥摇摇头,道:“想来,怕不是他怕了?”

    “他怕?”

    隆正帝冷笑一声,高声道:“他怕个屁!这个混账,是故意在给朕难看!

    他是想让别人看看,朕是怎么待他的,怎么逼他的!

    是了,他还是朕的大功臣!”

    最后一句话,已经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意思。

    赢玄有些担忧道:“皇上,现在还不是动他的时候……”

    隆正帝简直气笑了,转头看着赢祥,莫名道:“连十三弟都这样想?朕多咱和你说过,要动贾环了?”

    赢祥抽了抽嘴角,笑道:“是臣弟妄自猜测的。”

    隆正帝却不笑了,冷声道:“这就是这个混账恶心人之处,连十三弟都这样猜测了,更何况是其他人?”

    赢祥皱眉道:“他到底想干什么?臣弟也看了黑冰台呈上来的卷宗,贾环似也没甚不轨之心,整日里在家里和他家的姊妹们混顽,醉生梦死,也不和外面联系,连牛继宗他们都没见过……”

    隆正帝沉声道:“他想干什么?他就是想恶心朕!

    这混帐从来都不肯吃亏,朕关了他入天牢,他反手就给朕来了这样一手。

    他只想恶心朕,却让军方对朕产生了不小的意见……”声音转寒。

    赢祥劝道:“皇上,如今天下平稳,西域归复,厄罗斯又有内乱。内忧外患皆无,军方……不再那样重要。皇上却不必太过在意……

    贾环收敛家中产业,想来也是因为知道了敬畏。

    知道敬畏,就远比不知天高地厚,胆大妄为好得多。

    有皇上护着,总能保他一世富贵。

    时间久了,他纵然有些小伎俩小心思,也就散了。

    说到底,不过是个孩子。”

    隆正帝闻言,似笑非笑的看着赢祥,道:“那混帐东西回来,你也不好再往贾家送东西了吧?”

    贾环在西域时,借着荆王府世子赢谷每回往贾府送礼的机会,都会帮赢祥捎带一份。

    如今贾环归来,又闹出这般大的动静,赢谷都不敢轻易上门了,赢祥自然也没了机会。

    不过,隆正帝话中深意,却是在调侃赢祥帮贾环说话。

    好意是坏意,赢祥一时都拿捏不准……

    不过,没等赢祥回答,隆正帝就略过了这一层,正色道:“秦梁凯旋归来,朕要亲自郊迎,立天坛祭天,此事极为重要,容不得半点疏漏。此事过后,朝廷将会彻底平稳。到那时,不管谁还想在暗处做小动作,都无济于事。

    十三弟,这件事,你和张廷玉一起准备。”

    赢祥躬身应下后,又道:“虽不是泰山封禅,但皇上之伟业丰功,却不下于秦皇汉武。

    天坛拟建于神京城西三里外,到时,诸宗室王公,武勋亲贵,文武大臣,并太学学生,都将到列。

    除此之外,张衡臣还请来了曲阜孔家家主孔继宗,亚圣孟家家主孟言,以及桐城四老……”

    “哦?!”

    隆正帝听到宗室王公、武勋亲贵时没什么反应,听到孔圣孟圣后人时,面色微微一变,待听到桐城四老时,面色就彻底变了,竟变得颇为惊喜,道:“张爱卿连桐城四老都邀请出山了?”

    赢祥笑道:“当今天下,士林以桐城四老为当代文宗。桐城派,亦是士林中屈指可数的大派。张衡臣便是桐城派出身,师承桐城四老之一。他能请得动四老,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赢祥说的清淡,可隆正帝却极为兴奋,他连连摆手道:“十三弟却是说差了。桐城四老,之所以能执士林之牛耳,绝非只是他们道德文章做的好,更重要的,是他们德行昭然,皆为大德之人。

    这可不是随便说说的,朕让人去桐城瞧过他们,的确是颇有古之圣人风德,并非沽名钓誉之徒。

    太上皇在时,就曾想派人去请他们入宫谈话,可每每派去之人,却总是无功而返。

    却不想,如今他们竟然能够出山!”

    看着极少见兴奋的几乎难以自制的隆正帝,赢祥心中轻轻一叹。

    士林曾经长达二十年被忠顺王一脉把持,纵然隆正帝上位以后,文臣和他却始终难以合拍。

    这个情况,绝非隆正帝自己愿意看到。

    如今虽然通过大肆提拔潜邸旧臣,更换文官大臣。

    可是连隆正帝自己都不信,这些文官大臣是和他一心的。

    包括那些被他提拔起来,甚至提拔成内阁阁臣的大臣。

    就是因为,几十年来,他在士林中的名声,可以用不堪来形容……

    而隆正帝自身却清醒的知道,治理天下,始终都是要用文官的。

    所以,他内心其实急迫的,想改变这种局面。

    只是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好的契机。

    但是,如果数日后,收复西域的大军凯旋归来,隆正帝趁机祭天时,桐城四老出现,给他站台。

    以桐城四老巨大显著的德行威望,足以让隆正帝的局势发生巨大的改变,甚至可以一举扭转不利的局面。

    这对隆正帝来说,简直不能用惊喜来形容。

    而且,连太上皇当年都无法让桐城四老出山站台,如今他却能够做到。

    这岂不是说,在桐城四老眼中,他隆正帝的德行,是超越太上皇的?

    这一点,隆正帝从不怀疑。

    太上皇宽容待人,不管是宗室还是勋贵还是文武大臣,几乎无人没受过太上皇的好处。

    可是,桐城四老却不是宗室勋贵,也不是文武大臣。

    他们是白身,想来,更能看清楚底层百姓的境遇。

    太上皇在时,他们是什么样的。

    如今他隆正帝上位,百姓又是什么样的!

    如此一想,隆正帝似乎明白了,那四老肯出山为他站台助威的原因。

    果然,这才是得民心者得天下!

    “十三弟,传朕旨意,让张廷玉务必保证桐城四老,在十月十八前进京。所过沿途诸省,以奉御驾之态,服侍好四老行车起居。若有半分怠慢,严惩不贷!

    另外,从内务府调四驾马车,行御道前去迎接!”

    隆正帝难掩激动道。

    赢祥自然知道这四位在士林中影响巨大的老人,对隆正帝意味着什么,因此,他没有任何推诿,接下旨意,又笑道:“皇上,论舒适平稳,内务府出的马车,比起贾家造的,却是差上许多。”

    隆正帝毫不犹豫挥手道:“那就去贾家要四驾!还有,告诉贾环,十月十八,朕要在祭坛上看到他!再敢乱搞名堂,真当朕的板子打不下去吗?”

    “喏。”

    ……

    大观园,蘅芜苑。

    说来有趣,今日贾环强势宣布婚期后,再想进潇湘馆和云来阁,却是不能了。

    依礼,在成亲前,规矩是新郎不能见新娘的。

    否则,会让人笑话。

    这一点,林黛玉和史湘云都执行的颇为坚定。

    不过,虽然不能相见,可在两人隔着门与贾环说话的声音中,贾环都能听出浓浓的喜意。

    无论古今,每个少女,都会憧憬穿上婚衣喜服,嫁与情郎的那天。

    而且,不知多少人今日来给她们道喜……

    进不得她们的门,夜里,贾环便去了蘅芜苑。

    今日之事,对林史二女来说,是惊喜之事。

    然而对薛宝钗,却有些残忍。

    因为对于成亲之事,薛宝钗心里总有一处伤口。

    当日她的婚事,办的也算轰动。

    只是,最后却成了一场空。

    “商贾贱婢,失怙少教,焉能成为宁国大妇”之言,每每如一把锋利无比的尖刀,插的她心头剧痛。

    只是,当贾环看到她时,她却依旧如空谷幽兰般,浅浅一笑。

    丝毫看不出她内心的波澜。

    明月当空,庭院中芭蕉渐黄。

    凉意袭人。

    灯火月色下,一身藕荷色单衣的薛宝钗,看起来竟有些怜人。

    贾环上前拥住她,没有说话。

    薛宝钗似乎没想到贾环会这样温柔,眼神融化了些,将臻首,轻轻的靠在贾环肩头。

    不知怎地,两行清泪,就那样落下,顺着脸颊,低落在贾环前襟。

    贾环低头,轻轻吻去她的眼泪,柔声道:“你应该知道,在我心里,你和她们是一样的。”

    这话说的,没有一丝说服力。

    薛宝钗又如何能信?

    不过,她是极聪明的人,却不会说出,只是笑了笑。

    贾环笑道:“我知道你不信,或许因为性格,或者其他因素,使得我和林姐姐更合拍,也喜欢和云儿在一起玩耍。但这并不代表,在我心里,你的地位就低于她们。

    你应该知道,我是离经叛道的人。

    小吉祥不过一丫鬟,可在我眼里,和惜春也没甚区别。

    至于妻妾之别,对我来说就更不算什么了。

    都是我的老婆,有什么区别?”

    “我知道,自己性格沉闷,不讨爷的喜。”

    薛宝钗垂下眼帘,语气有些淡淡的伤感,说道。

    贾环笑道:“从前或许有些,但如今哪里还会?在我跟前,你也不沉闷了,我很喜欢呢。”

    明白贾环所指,薛宝钗俏脸上飞起一抹晕红。

    贾环又笑道:“不只是闺房之乐,还有你的稳重细致。我不会如哄小女孩子一样哄你,更愿意和你平静温馨的讲道理。

    我喜欢你的柔顺,喜欢你的周到。

    所以,希望你不要胡思乱想。

    你苦着自己,我会心疼的。”

    “真的?”

    薛宝钗抬起眼帘,杏眼亮晶晶的看着贾环,颤声问道。

    贾环捧起她的脸,亲了亲,点头笑道:“自然是真的,爷的女人,爷不心疼谁心疼?”

    这一刻,薛宝钗脸上骤然浮现极明媚的笑容,灿如夏花。

    她看得出,贾环说的是真心的。

    “爷……”

    “嗯?”

    “爱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