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
    “不行。”

    贾环没有让众人等太久,当他咽下最后一口螃蟹腿时,他摇了摇头,沉声道。

    “为什么?”

    贾母诧异道:“你可是还在怪你大姐姐?她当时也是好心哪!”

    这说的是,当初贾元春为贾迎春做媒忠怡亲王的事……

    贾环却摇头笑道:“和这事无关,只是,贾家绝不能掺和到天家家事当中。

    倒不是孙儿不关心贵妃的身子情况,幼娘在归来前,曾和杏儿一起去凤藻宫看过贵妃,也检查过身体情况。

    贵妃如今的身子保养的非常好,宫中又多有御医和经验丰富的稳婆昭容服侍,基本上万无一失。

    然而,贾家如今却不适合参与到皇帝子嗣事宜中。

    尤其是现在,情况之微妙……孙儿都避之不及。

    另外,无论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贾家都不会参与到夺嫡事件中。

    贾家的富贵,不需要后族的衬托,也不能成为后族。”

    历朝历代,后族大力支持外甥上位,反过来再被外甥抄家灭族杀满门的历史教训,数不胜数。

    血迹斑斑的教训,或许唬不住那些野心家,但贾环却没那么大的野心。

    贾母闻言,面色微微一变,强笑道:“哪里就想成为后族了?不过是担心你大姐姐的身子罢了。”

    贾环笑道:“没这般想过就好……老祖宗,今儿咱们请刘姥姥逛园子吃螃蟹,好好高乐高乐,就别说这些沉重的了。

    幼娘既然说了贵妃无事,那必然是无事的。

    当初二嫂身子那般不稳当,幼娘说了没事,不就没事了吗?”

    贾母闻言,轻轻一叹,点了点头,道:“也只好如此了。”说罢,却又看向一侧的王夫人。

    王夫人没有说什么,甚至面色都没怎么变化,却站起了身,对贾母一礼后,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去……

    贾环见之,呵呵一笑。

    “环哥儿,当真不能让幼娘去宫里服侍你大姐姐?你大姐姐是贵妃,让幼娘去服侍,也不算委屈她,宫里一定还会有赏赐……”

    王夫人走后,气氛明显有些低落,贾母忍不住,再劝说道。

    贾环坚定的摇摇头,压低声音对贾母道:“老祖宗,如今宫里乱成那个模样,咱们家里,千万不要想着去浑水摸鱼,作死都没这样作的!

    贵妃若是生个女儿,那自然是皆大欢喜。

    若生的是儿子……

    咱们尽力保他平安长大,就算对得起大姐了。

    再想旁的,贾家却是无能为力。

    老祖宗,孙儿总觉得最近不大正常,您瞧着看吧,快出大乱子了……”

    贾母听着前面之言,本还有些不高兴。

    皇权至上时代,没有人能真的能做到清心寡欲,尤其是看起来,那个位置似乎触手可及……

    如今隆正帝膝下子嗣稀少,或者不成材。

    贾贵妃肚中婴孩若真的是龙子,依靠贾家这课苍天大树,未来前途,简直不可限量。

    未尝没有一争之力……

    可是,贾环最后一句话,却让贾母悚然而惊!

    史老太君看着贾环凝重,甚至有些畏色的面容,心都在打颤。

    她性子本就胆小,家里哪处走了水都要心惊胆战半天。

    而从来都无法无天的贾环面上竟然露出畏色,这让贾母老太太如何能不惧?

    可又见贾环忽然笑道:“老祖宗也莫要太过担忧,咱家从今日起,闭门独过安生日子,谁也不准出去打交道,避过这段风头再说。

    只要在家里安稳坐着,任谁也不能拿咱们怎样。

    至于宫里那边……孙儿另有布置,别的把握没有,保证贵妃平安,还是有把握的。”

    贾母闻言,面色一缓,可随之看向贾环的目光,又显得那样的怜爱,叹息道:“这般苦了你,竟连出门都不自由……”

    贾环哈哈一笑,悄声道:“其实是孙儿故意给那位难看的,您瞧好吧,乐子在后头呢!”

    见贾环笑的鸡贼,贾母一颗心总算放下来了,拍了贾环一下,笑道:“一天到晚就想着使坏,去吧,寻你姊妹们啃螃蟹去吧。”

    贾环乐呵呵一笑,从贾母高几上拿起一个螃蟹,在贾母笑骂声中回到草坪上。

    ……

    “环儿,那厄罗斯公主,为何非要跟着你回家?”

    欢声笑语中,一身浅绿裙裳的林黛玉,抿了口桃花果酒后,眼波流转的看着贾环,俏生生的问道。

    贾环闻言一怔,看了林黛玉一眼,又看向了薛宝钗旁边乖巧坐着的薛宝琴。

    那日情形,整个神京怕是都轰动了。

    可外面的轰动,却影响不到园子里来。

    董明月虽然也知晓,却不会同林黛玉说,她们二人本也没甚交集。

    那么剩下一人,便是薛宝琴了。

    见林黛玉问话,贾环目光又“审视”过来,薛宝琴有些心虚的垂下头。

    这两日,为了抵挡周遭的压力,薛宝琴也是煞费苦心……

    将西域的所见所闻说了个遍,依旧不够,只好再将索菲亚公主提溜出来晒一遍。

    最后还放了个大卫星,将最后索菲亚追着贾环要一起离去的事说破了。

    可想而知,这事对贾家众人的冲击力……

    “你看琴儿做什么?”

    林黛玉嗔道。

    贾环笑道:“琴儿定然没跟你们说全,那罗刹鬼婆子,心思坏着呢。她从小便在厄罗斯宫廷中长大,阴谋诡计是埋在血脉里的。前儿她那般做,却是故意给我找麻烦。

    不信你问琴儿,一路上,我差点和那鬼婆子打起来!

    她要是有力气,真真恨不得撕碎了我!”

    薛宝琴连连点头,小松鼠一般。

    显得有些俏皮可爱。

    史湘云一边吃着蟹肉,一边白贾环,道:“准是你又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坏事,不然人家干吗想撕碎你?”

    贾环哈哈笑道:“我和她表弟联合一起,坑了她一遭,她岂有不恨的道理?

    原本,她是准备等她父皇驾崩后,觊觎皇位的。

    如今被我带到了大秦,这个位置自然没她的份了。”

    “女人还想做皇帝?”

    连薛宝钗都惊住了,掩口问道。

    贾环笑道:“中国当年都出了个武则天,更何况厄罗斯?克列谢夫和我一起坑了索菲亚,打的主意,就是支持他姑姑,也就是彼得皇帝的皇后凯瑟琳,去当女皇。”

    众人闻言,无不啧啧称奇。

    “三爷,您可真厉害!连公主的表弟都能哄来帮你坑人,我敬您一杯!香菱,你也来!”

    今儿算是家宴,在座的多是贾家主子们,有脸面的丫鬟另一处吃,连平儿、鸳鸯都不在这边,贾环却带了两个拖油瓶。

    看着小吉祥满是江湖气的举动,一些人好笑,也有人垂下眼帘见不惯。

    贾环却喜欢的紧,看着满脸崇拜的小吉祥和怯生生的香菱,贾环拿起酒盅,和她二人一一碰了下,干杯!

    “瞧瞧,这都活成小祖宗了!”

    上头,王熙凤一边服侍着贾母,一边留意着这边,见状笑骂了声。

    论自在,别说两府的丫鬟,就是加上那么些主子,都没小吉祥自在。

    主子们行动处还要讲个体面,怕人笑了去,难免束缚的紧。

    丫鬟们更不用说了,走路都不许带风。

    唯独小吉祥,整日里带着香菱满园子里撒欢,看在贾环的面上,谁也不敢拿她怎样。

    贾母闻言,看了眼草坪上和贾环吃喝玩乐不亦乐乎的小吉祥,笑道:“一人有一命,谁也羡慕不得谁。

    这孩子是个有大福气的,环哥儿既然宠着她,就随她去吧。左右只是在家里闹……

    毕竟,从当初出府时,她就跟着环哥儿了,算是共患难过。”

    其实任谁都知道,所有的理由都是借口。

    小吉祥能如此超然,唯一的原因,就是贾环极宠爱这个相貌并不惊艳的丫头。

    上回宝玉的奶娘踢了小吉祥一脚,若不是贾母出面说话,又有王熙凤等人求情,那李嬷嬷就不只是全家被驱逐出府的下场了。

    李嬷嬷算起来,可是贾家极体面的老人。

    有此前车之鉴,谁还敢为难小吉祥?

    实际上,也没谁真将她当丫鬟看了。

    未来宁国府的女主人里,必定有她一席之地。

    “我家大姐儿如今还没名字,不敢劳烦老太太起,老太太福寿太贵重,她年纪小,怕受不住。

    今儿见姥姥来,就想让你给大姐儿起个名字。

    一则借借你的寿,二则你们是庄家人,不怕你恼,到底贫苦些,你贫苦人起个名字,只怕压的住她。”

    月台上,一阵说笑罢,王熙凤忽地对刘姥姥说道。

    刘姥姥笑道:“这是老婆子的福气。却不知小姐是几时生的?”

    王熙凤叹息一声,道:“正是生的日子不好呢,可巧是七月初七日。”

    刘姥姥忙笑道:“这个正好,就叫她巧哥儿。这叫作‘以毒攻毒,以火攻火’的法子。

    姑奶奶定要依我这名字,她必长命百岁。

    日后大了,各人成家立业,或一时有不遂心的事,必然是遇难成祥,逢凶化吉,却从这‘巧’字上来。”

    王熙凤听了,自是欢喜,忙道谢,又笑道:“只保佑她应了你的话就好了。”

    贾母在一旁看的也有趣,笑道:“这名儿可不能白起,凤丫头私房银子多,不能小气了去。赶明儿姥姥家去,若是空着手,却让人笑话。”

    刘姥姥忙赔笑道:“老太太这是哪里话?本是想着今年好容易多打了两石粮食,瓜果菜蔬也丰盛。

    这是头一起摘下来的,并没敢卖呢,留的尖儿孝敬姑奶奶姑娘们尝尝。

    姑娘们天天山珍海味的也吃腻了,这个吃个野意儿,也算是我们的穷心。

    却不想来了后,老太太这般慈悲,惜老怜贫,不嫌弃我这粗婆子,带我见识了这些古往今来没见过的,又吃了山珍海味。

    这已经了折福了!若是还贪得无厌,拿着走,真真是该下阿鼻地狱了!”

    这般知进退的话,虽然粗浅些,却让所有人听着都舒服。

    连薛姨妈都劝说了几句,应当的。

    王熙凤更是担保,定不让刘姥姥空手而归。

    螃蟹吃罢,黄酒饮尽,绿豆粉面净手。

    有兴致的贾家姊妹们,已经让丫鬟们张罗起笔墨纸砚,准备作诗了。

    今日风有些大,贾母就要离去。

    贾环却起身,拍拍手,将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过来后,大声宣布道:“老祖宗,下个月初六是黄道吉日,孙儿准备与林姐姐和云儿成亲了。”

    “噗!”

    其她人被这莫名突袭的消息给震惊的愣住了,史湘云更是将口中没咽下的酒一口吐出。

    林黛玉羞红了俏脸,嗔怨的看着贾环。

    薛宝钗、薛宝琴姊妹俩神色都有些黯淡……

    贾母简直又惊又喜,怪道:“怎地这般突然……一点风声都不露?”

    贾环笑道:“前儿不是同你们说了吗?今儿正式确认一下。”

    话说罢,就见林黛玉和史湘云两个当时人,一起转身跑了,诗也不作了……

    惹得贾迎春、贾探春等人偷笑,贾宝玉黯然伤神……

    贾环继续道:“不大办,就是自己家人,和几家极好的世交,在家里见证一番。”

    “这如何使得?”

    贾母断然否定道。

    王熙凤也是一脸惊喜之余,不赞同小办。

    在她看来,以贾环的地位和贾家如今的声势,动静比皇子成亲小些都有失体面,更何况闭门办事?

    哪有这样的道理!

    贾环却没打算在这里同她们争论,笑道:“这件事回头再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老祖宗,您放心,我心里有算盘!”

    贾母闻言,便不好再在这里多说什么了,实在太突然,一时间也不知道再说什么,就在李纨和王熙凤、鸳鸯的服侍下,出了园子,回了荣庆堂。

    余下的姊妹们,虽然心情也都受到了影响,或好的,或不好的。

    但既然笔墨已经准备妥当,总不好就这样算了。

    薛宝钗面色淡淡,看起来不喜不悲。

    莺儿已经将她的桌几收拾干净,白纸铺展,笔墨齐备。

    她拿起纤细楷笔,在纸面上落下一首七言诗:

    “桂霭桐阴坐举殇,长安涎口盼重阳。

    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