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就这么定了……
    “吁……”

    马车和轻骑队伍缓缓停在了宁国府二门前。

    家将带着亲兵退去,四个健妇躬身而立,被贾环打发走了。

    没外人后,贾环打开车门,看着车厢内两个千娇百媚的美人,笑道:“欢迎回家。”

    “环郎!”

    董明月纵身一跃,扑进了贾环怀中。

    作为青隼的头目,纵然人没有到京,可京中发生的一切,又怎能瞒得过她?

    若非答应过贾环,要保护好薛宝琴和索菲亚,董明月早就一人一马一剑,杀回都中了。

    感觉到怀里姑娘的激荡,贾环抚着她的背,道:“放心,没大事的,咱们有什么样的力量,你还不知道吗?”

    董明月心性到底坚韧,抬起头,一双眼睛微红,看着贾环道:“以后,咱们再不帮那位了,喂条狗都比他强!”

    贾环哈哈一笑,摸了摸她的头发,道:“好了,不说气话了。我们所做的一切,根本都是为了咱们自己。

    月儿看起来气色不大好,下午看过岳父,晚上我好生给你医治医治!

    保管明儿看起来面色滋润……”

    意味深长……

    董明月原本一脸的不忿,听到这么浪的话,顿时面色一滞,羞恼的白了贾环一眼,俏脸微红,嗔道:“尽胡说……好了,你先送琴儿妹妹去西府吧。我先回西厢了……”

    说罢,又对车厢里薛宝琴道:“得空来寻我,在那边住的不自在,就搬来和我住。”

    薛宝琴抿嘴笑着谢过后,董明月就离开了。

    遥遥可见,她的几位得力手下,急步迎了上去。

    等董明月离开后,贾环看着车厢内的薛宝琴,仿若一朵冬雪娇梅,岁月静好。

    贾环张开双臂,笑道:“卡木昂,贝比!”

    “噗嗤!”

    薛宝琴被这古里古怪的话都逗笑了,本就姣好如画的容颜,愈发千娇百媚。

    缓缓起身,却不似董明月那样炙烈,薛宝琴站在车厢尾部,伸开双手,有些羞涩的看着贾环。

    贾环哈哈一笑,一手握住薛宝琴的手,另一手则揽住了她纤细的腰部,抱入怀中,连转了三圈。

    薛宝琴终于忍不住咯咯笑出声了,失重感,也让她紧紧搂住了贾环的脖颈。

    不过忽地,贾环感觉到怀里的姑娘柔软的身子一僵。

    有些诧异,他抬头看向薛宝琴的脸,却见她脸色有些发白的看向后面。

    贾环心里微沉,回头看去,垂花门前亭亭玉立者,不是薛宝钗,又是何人?

    有一种和小姨子偷.情,被捉奸在床的赶脚……

    不过,贾环要感谢这个伟大的时代!

    “咳咳,钗儿,你要来一起玩耍吗?我力气很大,还能再抱一个,你也可以哦……”

    不说最后一句还好,贾环说完最后一句,薛宝钗脸都黑了。

    什么意思?

    嫌老娘胖吗?

    不管什么时候,女人最听不得的就是这类话,这算是一个禁忌。

    前世贾宝玉不就是戏谑薛宝钗像杨贵妃,结果被素来好脾性的薛宝钗给好一通怼吗?

    好在,薛宝钗并不敢那样怼贾环,却蹙起修眉,看着薛宝琴,道:“还不下来,像什么样子?”

    薛宝琴这才回过神来,忙从贾环身上下来,一脸羞红,走到薛宝钗跟前福了福,唤了声:“姐姐。”

    薛宝钗淡淡看了她一眼后,对贾环道:“我先带她去我那里洗漱一番,换身衣裳,再带她去给老太太请安。”

    贾环点点头,叮嘱道:“喂,老婆,别打我老婆。”

    薛宝钗嘴角抽了抽,无语的看了贾环一眼后,便带着薛宝琴走了……

    ……

    是夜,宁安堂。

    大观园内已经起了大席,本意是一家人好生高乐高乐。

    不过,宴席还没开始,贾环就被叫走了。

    镇国公府、武威侯府、奋武侯府、康安侯府四家衙内齐至,要见贾环。

    没法子,贾环只能中途离席。

    宁安堂前厅内,牛奔、温博、秦风、诸葛道四人的面色都不大好。

    温博的脸色最是难看,想来,他也知道了温亮刘永算计贾环之事……

    “呵呵,这是都怎么了?莫非宫里那位,克扣了几位哥哥的功勋?不能啊……”

    贾环笑呵呵的问道。

    “行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插科打诨。”

    秦风心烦无比,沉声喝道。

    “砰!”

    一声巨响,却牛奔一拳砸在身边高几上,他面容微微狰狞,咬牙道:“怪不得太上皇当年说他……”

    “奔哥!!”

    贾环面色凛冽,喝断了牛奔的话。

    其他人面色愈发难堪了……

    见此,贾环脸色又和缓下来,笑道:“这事,未必就一定是坏事。我原本就打算趁此机会脱身,潜在水下,不给人当靶子……”

    “这是两回事啊……”

    诸葛道皱眉道。

    一个是自主可控的蛰伏,一个是被逼打压强按下去。

    怎可同日而语?

    贾环笑道:“也只是面子上的差别罢了,你们放心,我心里有数。颜面上虽然难看了些,但也到此为止。

    我们不是泥捏的,并非没有还手之力。”

    “所以,那位才将尺度把握的这样好。”

    诸葛道冷笑道。

    “且再看吧……”

    贾环轻轻一笑道,他这话算是拍板了,其他人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贾环走到一直黑着脸的温博跟前,捶了一拳,哈哈笑道:“哟哟!这小脸儿黑的!奔哥,这谁啊这?”

    牛奔对温家心里其实也不大爽快,可见贾环这般,他也知道大体,抽了抽嘴角,嘿了声,道:“这不是从黑辽乡下来的大黑瓜吗?义薄云天……”

    “你放屁!”

    被牛奔嘲笑黑辽来的大黑瓜时,温博也只是黑着脸,可听到“义薄云天”四个字时,温博顿时炸了。

    一张脸涨的发紫,眼睛更是泛红。

    看模样,是想同牛奔拼命。

    贾环赶紧抱住暴走的温博,笑道:“博哥,你傻了吧?温亮和刘永受人挑唆,脑子进了水才走差了路。

    本来温亮都罪不至死,可温叔叔还是下了辣手,这就可以了……

    你若是再自己往心里压石头,可真就中了别人的离间之计了。”

    温博闻言,黑脸上满是愧然,眼睛里竟然蕴出了泪花,他咬牙道:“我爹杀了他,算是便宜了他!若是等我回来,我生生撕碎了那两个畜生!”

    “好了,多大点事?在咱们这样的人家里,发生这些事,不是很正常吗?我和博哥你情同骨肉兄弟,和温亮并不是。

    这件事就不要再谈了,否则,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

    贾环重重的拍了拍温博的肩膀,说道。

    温博沉声道:“那位也太过下作了些……”

    众人一静。

    温博又道:“来前,我将周氏那贱婢打杀了。”

    贾环“啧”了声,摇摇头,却没有多说什么。

    牛奔道:“打杀了就打杀了,既然起了不该有的心思,就不能让她活。她没了儿子,若是留着,早晚成祸根。

    博哥,既然你都打杀了,现在还起什么小心思?

    兄弟们都是刀山血海中滚爬出来的生死弟兄,谁还能因为这点破事小瞧了你?

    娘们儿叽叽的!”

    温博破口大骂道:“放屁!刚才是哪个不给老子好脸色的?这会儿子倒会说漂亮话。”

    “哈哈哈哈!”

    众人大笑。

    牛奔咂摸了下嘴,呵呵一乐,对守在门口的韩让大声道:“让哥儿,让人送酒来,烈酒!娘的,这会儿子没酒算什么?”

    韩让呵呵一笑,见贾环点点头,就带人去准备了。

    这种时候,任何仆婢都不能靠近宁安堂半步。

    没一会儿,宁安堂抱厦游廊前的庭院内,青石板上,架起了篝火烤架,一只新杀的大黄羊剥皮干净后,放了上去。

    十数位亲兵每人抱着一坛烈酒进来,堆砌在篝火一旁,又纷纷退下。

    庭院周围,有青隼之人严守。

    几个少年围着篝火坐下,喝着烈酒。

    “十天后,我爹率两万大军归来。陛下亲出金光门,郊迎大军。建天坛祭天,封国公,拜太尉。祷告上天,万里西域今归秦。”

    夜空清明,月色下,秦风淡淡的说道。

    语气中,却并未有多少欣喜,反而有几分凝重。

    隆正帝此举,虽光明正大,但是个中深意,又能瞒得过谁?

    牛奔冷哼了声,道:“原以为叶道星是那位的搅屎棍,谁知道,他就是个幌子。真正的搅屎棍……”

    牛奔话没说完,就见秦风抄起一根木棍,砸了过来。

    其他人却没笑。

    这几乎是无解的难题。

    贾环轻轻笑了声,道:“牛伯伯、温叔叔还有义父他们,哪个不比咱们老道?咱们能想到的,他们会想不到?都放心吧。”

    诸葛道叹息一声,道:“哪有那么简单,虽然明知是那位的阳谋,可是……涉及到利益之争,几位军机阁大人纵然不会他们自己争,也要为手下的人马争。利益总共就那么大……

    利益之争,尤其是军中的利益之争,从来没有温和之说。”

    贾环道:“争可以,但一定会有一个底线。这一点,我与牛伯伯温叔叔他们早就谈过,义父那边也交谈过。他们是长辈,比我们经验丰富的多,知道怎么掌控这个度。”

    秦风道:“环哥儿,你就是最后的底线。”

    贾环苦笑道:“我哪有那么厉害,现在只盼望大家都能理智些,另外……我们做好我们该做的。小一辈,和内宅,绝不要去引起一些没必要的意气之争。

    奔哥、风哥,你们约束好两边的子弟,不要让他们因为莫名其妙的口角之争发生矛盾。

    谁不听,私自挑衅,就往死里揍,要是有人连你们都不服,我去和他们谈。

    很多事,都是因为无谓的意气之争,闹到惨烈不可收拾。

    这种事,我绝不希望看到。”

    牛奔点点头,道:“我爹让人带话给我,让我多听你的。好,那群兔崽子,谁敢龇牙,我收拾不死他们!不过,就怕一些乡下来的,野性难训……”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温博骂骂咧咧的骂了句后,秦风也忍不住道:“瞧你那熊样!”

    众人大笑。

    不过笑罢,秦风还是点点头,正色道:“环哥儿说的有道理,这次随我爹进京封爵的大将的确不少,封了爵,府第多半要落在京中。

    那些衙内们在西北无法无天惯了,说不准还真闹出乱子来。我提前收拾一遍吧……”

    “环哥儿,你真的要沉寂下来,就这么闲着?”

    牛奔灌了一大口酒后,问道。

    贾环笑道:“闲一闲也没什么不好的,这些年折腾个没完没了,也有些疲惫了。而且,我准备下个月成亲……”

    “什么?”

    众人纷纷震惊,大声道。

    贾环有些得意,道:“我府上人丁还是单薄了些,如今就我一根独苗。所以想早点成亲,一次娶俩!”

    “我说的不是这个,环哥儿,你这太仓促了些吧?”

    秦风皱眉道。

    牛奔也道:“总要好好准备,到时候不知多少人参加,半点马虎不得。别说就一个月的光景,就是三个月都未必能准备妥当。”

    贾环摇头道:“不准备大肆操办,除了家人外,就请你们几家长辈,和兄弟几个聚聚就好。”

    “绝对不行!”

    四人齐声说道。

    牛奔一脸厉色,道:“那位纵然再了得,也没有把人逼到这个地步的道理。我们武勋亲贵,也还没沦落到任人宰割的处境。

    他若真以为自己比太上皇还了得,尽管放手一搏,试试看!

    他莫非以为,那个位置就真已经稳如泰山了?”

    温博对那位的怨气不比牛奔少,咬牙道:“还真以为自己是至尊了?敢欺人太甚,哼!”

    秦风看着贾环,沉声道:“环哥儿,成亲乃人生大事。我爹他们,也绝不会同意你草草了事。”

    诸葛道附和道:“别说几位世伯世叔,我想,纵然宫里那位,都不一定乐意见到环哥儿这般委屈自己。”

    贾环笑道:“正是因为他不乐意,我才偏要这样做!

    几位哥哥,我又不是胆小鬼,哪里就怕到这个地步?

    只不过是怕麻烦,懒得应酬太多。成亲嘛,自己家亲人到了就好。

    将成亲场合弄成交际场合,太繁琐,也累得慌。

    就这么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