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风中凌乱
    荣国府,东路院,上房。

    贾环看着低头啜泣的王熙凤,有些无奈道:“不愿意让他纳妾,就让他养在外面就是。眼不见心不烦,你还帮他来说项什么?

    我就不信你这正房不点头,他能带进人来。”

    王熙凤用帕子抹了下眼角,丹凤眼有些红肿,看着贾环道:“何苦来着?

    如今这样,一月里倒有大半月在外头。

    家门也不进,大姐儿也不亲,如何能过日子?

    我倒没什么,不过和平儿相依为命罢。

    可是……可是大姐儿不能没有爹啊。

    我就想着,若是让那个女人进了门儿,他就不会老在外面不回家。

    如此一来,至少,还能多陪陪大姐儿……”

    对于王熙凤的话,贾环觉得只能相信十分之一……

    想想前世,尤二姐被她赚进贾府后,那凄惨的下场。

    贾环觉得今世未必就能落个好下场。

    论手段,十个尤二姐再绕一个贾琏加起来,都不如一个王熙凤。

    而且,贾环基本能断定,这件事是王熙凤在运筹。

    否则,贾琏又没失心疯,怎会让王熙凤帮他传话纳妾……

    可是,王熙凤说的那么惨,贾环又不好直接说破。

    这件事,只能防备着吧。

    其实倒也不难,对于贾琏来说,这件事防不胜防。

    可对贾环而言,不过是打发个青隼在尤二姐身边的事,总能保她一命就是……

    念及此,贾环点点头,道:“尤二姐是尤大嫂子的妹子,这件事你去和她商议就是,我没什么意见,也没我说话的道理。

    二哥想纳妾,让他纳就是。”

    见平儿端了茶盘来斟茶,贾环笑道:“不过我得替平儿姐姐做个主,到现在平儿姐姐还没名分呢,这算什么?

    要纳也要先纳了平儿姐姐才是。”

    此言一出,平儿自然羞红了脸,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跟着贾琏这么些年了,至今还只是个通房丫头的名分。

    说来,还怨不到贾琏头上。

    若贾琏能做主,早就抬举了她。

    可是,那位哪里肯……

    果不然,听闻贾环之言,王熙凤有些泛酸气,阴阳怪气道:“哟!三弟倒是怪怜香惜玉上了,要不你同你链二哥说了,要了平儿去。

    我担保,他一准同意。

    到时候,你抬举她个如夫人,有品有级的,不比跟你链二哥强一百倍?”

    “奶奶真是疯了!再浑说,别怪我说出不好听的!”

    说罢,平儿一脸羞愤的甩手离去。

    王熙凤在身后哭笑不得道:“瞧瞧,三弟你瞧瞧,这一个二个的都说我厉害,我却不知道我厉害在哪儿了?

    身边就这么一个丫头,倒是比我还像奶奶!”

    贾环抽了抽嘴角,瞥了眼王熙凤高耸的胸口上的湿迹,道:“二嫂,涨奶了,就去喂奶吧,啊,别瞎折腾了。

    小弟先告辞了,得空再来坐……”

    王熙凤闻言,脸上笑容登时凝住了,低头一看,还真是,又湿了……

    ……

    从东路院出来,没有回大观园,贾环直接回了东府。

    算日子,明月也该回来了。

    果不其然,还没在宁安堂坐下,就听青隼之人跑来通报,西域归来的车队兵马,已经过了灞桥,就快要进城了。

    贾环当即带了人马,在乌远、韩让并十数亲兵的护卫下,朝神京西门打马而去。

    西域国战结束后,秦梁派遣了一万人马的大军,护送厄罗斯公主并衙内团回京。

    如今大军抵达神京,这一万大军自然没法入城。

    他们的任务已经结束,自有军机阁调令与他们,去别处扎营。

    宫中、内阁、礼部并理藩院的人手,齐聚金光门外,准备迎接厄罗斯公主进城。

    尽管,索菲亚公主实际上就是俘虏。

    可大秦并未打算真的与厄罗斯进行举国鏖战,所以,名义上,索菲亚公主是来大秦进行友好访问。

    宫里甚至派了一位皇子前来迎接,正是五皇子,赢昼。

    到底是天家贵胄,上回他和后族家的董锋,妄图在贾家玻璃生意上割肉。

    结果事情闹大后,搞的颜面尽失,被隆正帝好生教训一顿。

    若是换做旁人,自此自然就要沉沦下去,一蹶不振。

    可如今,看赢昼一身光鲜的模样,被一众大臣围着,分明是又被起复复宠了。

    想想也是,隆正帝子嗣单薄,赢时已死,赢历和隆正帝的关系又那样微妙。

    如今唯一一个儿子,便是赢昼了。

    虎毒不食子,更何况,隆正帝骨子里其实还是一个比较重情义之人。

    当然,是对自己人。

    显然,无论怎么看,赢昼都是他的自己人。

    再有董皇后说说好话,赢昼起复,也在情理之中。

    只是,如今这情形,赢昼的起复,引起的波澜却不是一般的大。

    看看围在他周围那些大臣们的表现,就可以知道。

    功莫大于从龙。

    贾环能看出隆正帝和东宫的微妙,其他人自然也能看出。

    如此一来,赢昼就显得极为炙手可热了。

    天家又多是非。

    赢昼未来真能登大宝还好,若不能,后继之君,少不得再来一次清洗……

    不过,这都是后话。

    一万黄沙护卫大军已经被调开,去别处驻扎。

    如今引领队伍者,是一千御林卫军。

    这一千御林卫军的战斗力怎样不知,但仪态却都极为威武。

    与御前的大汉将军都没什么区别。

    御林卫军皆为将门子弟出身,不过有趣的是,多半不是武勋……

    为首之人,便是神武将军之子,冯紫英。

    金光门外,拥挤着熙熙攘攘的人群。

    大秦立国以来,唯一不曾打残打服的敌国,便是厄罗斯。

    如今西域一战,不仅收复万里河山,更是连厄罗斯公主都俘获了。

    再加上最近戏里热热闹闹唱的厄罗斯公主与我大秦宁侯夜奔的故事,真真让人心动。

    如今得到信儿,厄罗斯公主到京,都中百姓岂有不爱看热闹的?

    城门官道两边,人山人海,没有一点空位。

    所有人都紧紧的看着官道路口,一千姿态威严的御林卫军,护着一架马车,缓缓驰来。

    马车周遭,还纷列着数十衙内。

    以秦风、牛奔、温博三人为首。

    不知是故意还是如何,这些衙内身上的盔甲,多是残破不堪,血污遍布。

    观之惨烈。

    更夸张的是,他们的脸上,也都不素净。

    每人脸上都有几道血痕……

    天可怜见,这离大战,已经过去小两个月了……

    但是,效果却出奇的好。

    “万胜!!”

    “万胜!!”

    “万胜!!”

    官道路边的人群中,一残着一条胳膊的老兵,看着这支凯旋之师,情难自已,扬起唯一的一条胳膊,面容狰狞,嘶声厉吼道。

    他的怒吼,如同点燃了整个人群的导火索,顷刻间,数万百姓沸腾起来。

    “万胜”之声,直冲云霄!

    “得民心者得天下,我大秦民心如此,必得江山万万年!五皇子,回宫后可将这一幕上奏陛下,龙颜必然大悦!此亦乃五皇子之功也!”

    前来迎接厄罗斯公主的礼部右侍郎秦山,对赢昼赔笑道。

    礼部左侍郎李峥随大军前往西域,洽谈收复西域之事。

    随着西域归复,论功行赏,李峥必然水涨船高。

    左侍郎本就贵于右侍郎,秦山若想不被彻底压死,就要另寻法子。

    而赢昼,在他看来,显然是一个不错的押注对象。

    赢昼闻言,笑的自然欢喜,上次做差了事,让他父皇跟着落了面子,回宫后被打个半死不说,还被禁足起来。

    若不是他自幼养在董皇后膝下,撒娇卖宠,颇得董皇后喜爱,这才央得董皇后在他父皇面前说了好些好话,放他出来做事。

    他这个尊贵的五皇子,说不得还被圈在宫里呢。

    宫里虽然富贵,可规矩大的要命,行动处都在皇帝的眼皮底下,真真是要人命。

    这次出来做事,赢昼打定主意要做好,要是父皇一开心,说不定就能开府封王,岂不自在?

    更何况,如今父皇就他一个好儿子,那个位置……

    赢昼圆滚滚的脸上,一双细眼中,泛着别样的光彩。

    “驾!”

    “驾驾!!”

    就在赢昼并一干朝中大臣在金光门下站着,准备迎接渐渐近来的厄罗斯公主时,金光门后,忽然传来一阵马蹄声,显得极不和谐。

    一干大佬们纷纷皱眉,但自矜身份,没有回头。

    因为自有随从甚至是御林侍卫,将不知死活的冲撞之辈拿下。

    果不然,马蹄声近,立刻就有侍卫上前厉喝:“什么人,胆敢……啊!”

    话没说完,一道皮鞭声炸响,侍卫惨叫一声。

    这一刻,赢昼等人终于无法无动于衷了,纷纷回头看去。

    看到来人时,赢昼细眸中瞳孔猛然收缩。

    来人却是他最不愿看到之人。

    “宁侯,你好大的胆子!”

    礼部右侍郎秦山作为内阁所派大佬,本就位高权重,亦可算是当年潜邸旧臣,是知道之前天牢风波内情之人。

    甚至,他便是在背后推波助澜的大佬之一……

    在他看来,贾环圣眷已衰,纵然还有,可隆正帝对他的忌惮更重。

    若非李光地临了之时,保了贾环一次,这一回,贾环纵然不死,也难逃一劫。

    这个时候,贾环不好生躲在宁国府中当缩头乌龟,还敢露面,就是不知死活。

    还在这等重要的礼仪当场,鞭打侍卫,更是疯了。

    只是,贾环却没有看他一眼,他率着十数轻骑,并一架黑云马车,步步向前。

    堵在金光门楼下的侍卫纷纷避让,他们终于认出这位身着常服的少年是何人……

    一路无阻,贾环骑马走到金光门下,下马,看着面色凛冽的赢昼,淡淡的道:“五皇子,神京九门,皇城五门,皆乃国运之门。

    紫阳东升起,便不可有任何堵塞。

    莫说你只是皇子,纵然陛下亲临郊迎,也只能站于金光门外,不可阻挡九五之门。

    你带着一群人堵在门楼里,想做什么?

    嫌大秦国运太过昌盛,所以添点堵吗?”

    “……”

    赢昼圆滚滚的胖脸,在一瞬间煞白,冷汗滴下。

    他哪里想到,还有这么一出。

    虽已入秋,可秋老虎吃人,今日太阳竟比盛夏还毒。

    他本就体肥怕热,又一身皇子大装,真要站在太阳下暴晒几个时辰,怕是没接到人,他就先去见列祖列宗了。

    所以,才站在门楼下,准备等厄罗斯公主的车驾靠近些,再出去迎接。

    他再蠢,也不可能在城门门楼里迎人。

    可是,再没想到,偏偏被贾环拿捏住了把柄。

    赢昼强挤出一抹笑容,干巴巴道:“环……环哥儿,孤……孤并不知这个规矩……”

    贾环闻言,轻轻一笑,道:“五皇子读书不多,不知国礼,也是有的。那秦大人,你这礼部侍郎,当的可真称职!”

    “你……”

    秦山面色发白,郁气结于胸中。

    他岂有不知这个礼数之理?

    只是,为了讨好赢昼,他才打算等厄罗斯公主的车驾靠近些再出去。

    这其实无可厚非。

    一般人,也不会太过较真。

    偏偏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权贵,非要上纲上线。

    让他有苦说不出。

    秦山自然知道,贾环这般发作他的原因,想必是已经知道了之前之事,有他参与。

    念及此,秦山心里不禁有些惊惧……

    权贵,只从字面意思,就能想到他们的能量。

    贾环冷冷的看了眼面色变幻,眼神有些畏惧,还有些怨恨的秦山,冷笑一声后,却不再理会。

    日子还长。

    他重新翻身上马,带着亲兵家将并黑云车,沿着官道朝前方队伍迎了上去。

    看到为首的秦风、牛奔等人,不由抽了抽嘴角。

    刚想笑,就被数道吃人的眼神盯住!

    强忍着笑意,贾环与他们点点头,带着黑云马车,来到了厄罗斯公主车驾旁。

    周遭无数的吃瓜百姓,在这一刻安静了下来。

    一双双眼睛,燃起旺盛的八卦之火,看着戏里才有的场景。

    “五皇子……”

    秦山有些不甘的唤了声,道:“咱们不能看着他肆意妄为,咱们是奉了旨意来接人的,若是让他把人接走了,陛下那里如何回复圣命?”

    赢昼冷哼一声,道:“他不敢!”

    秦山闻言无语,那位还有什么不敢做的事?

    他心里有些怀疑,莫非传言是真的?

    那位厄罗斯公主,真的瞧上了贾环?

    在众人揣测中,乌远并他徒弟赵歆齐齐上前,赵歆已经将黑云马车拉后,与厄罗斯公主车驾车尾对接,车厢后门相对。

    然后,“唰”的一声,两人将随身带来的红锦帷帐打开,遮住了无数人的视野。

    “明月,琴儿,回家了。”

    一旁处,贾环轻笑道。

    车厢门打开,两道窈窕身影,一前一后上了黑云车。

    车门关闭,帷帐落下,收起。

    贾环调转马头,率人带车,就要离去。

    然而就在这时,厄罗斯公主的马车门忽然打开,在无数人目瞪口呆中,跳下了一金发碧眼的女罗刹鬼子。

    她追向贾环的队伍,高声道:“贾,等等我,我也要跟你一起走……”

    “轰!!”

    就见官道两边的百姓们,一个个跟过年似的,激动兴奋的恨不得跳起来。

    真的,原来是真的!

    厄罗斯公主相中了咱大秦的少年侯爷,要唱一出夜奔的戏码哩!

    “唰!”

    数万人齐齐转头,看向骑马在前的贾环,想看看这位少年英雄要如何反应。

    是要成就一出流传千古的佳话,还是,额……

    无数人纳闷,那少年宁侯怎地没有勒马。

    还有,他往后竖起一根中指,是什么意思?

    本来作为“仪仗队”开路的牛奔、温博、秦风等人,看到贾环那根手指后,却一个个顾不得仪态,在风中笑的凌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