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燕子归巢
    从李相府出来时,夜色已深。 .更新最快

    出了门后,当车夫的乌远却告诉车内的贾环,外面有许多尾巴,在相府周围鬼鬼祟祟。

    贾环沉默了下,他现在最稳妥的做法,应该是老实本分。

    有太多双眼睛,在观看着他的动静。

    避开这个风头,才是智谋之道。

    只是……

    “全部打断双腿,丢到朱雀大街上。告诉他们,谁再跟着我,杀无赦。”

    这些人自然不会都是跟着他的,至少一大半,都是在观察李相府。

    或许,在等着相府何时挂白报丧。

    李光地只要还活着,许多人就不敢轻举妄动一步。

    不过,贾环的一番话,却将所有责任都揽在了他自己身上。

    而那些眼线这一暴露,再有人往李相府附近盯梢,就太过显眼了……

    想来,相府也能清静些。

    惨叫声响起,没半炷香的功夫,乌远便折返回来,重新坐上了车辕。

    黑云马车缓缓驶动,朝公侯街宁国府行去。

    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这般动静,自然瞒不过李相府。

    当黑云马车拐过街道拐角后,相府大门缓缓打开,走出一身形佝偻的老人。

    不是先前那坐在石阶前打盹的老者又是何人?

    他浑浊的老眼看了眼黑云车消失的方向,点点头。

    又看了眼远处一片痛苦呻.吟的眼线,微微摇摇头后,转身回府,缓缓合上了大门。

    ……

    从李相府回来后,贾环整个人看起来似乎轻松了许多。

    这一点,连小吉祥都看得出来。

    宁安堂里,已经十四五的小吉祥,还想像小时候那样,爬到贾环肩头坐上。

    被贾环朝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笑骂道:“也不看看你屁股现在多大了,我脖子还能抗得住吗?”

    这话一出,后宅内尤氏和公孙羽都忍不住笑出声,唯有香菱不乐意。

    不过当贾环挑眉看向她的时候,她却连忙先捂住自己的屁股,面色羞红,还有些愧然和自卑。

    因为她知道,她的屁股比小吉祥的还大……

    看她呆萌的模样,贾环都忍不住笑出来。

    小吉祥不依,张牙舞爪的要吃了贾环,尤氏在一旁啧啧赞叹,这哪里还是婢女?

    比小祖宗还了不得呢!

    贾环和小吉祥算账,道:“你好好交代,怎地会拿酒去灌那两只猫熊?”

    小吉祥闻言,面色一滞,随即眼神茫然道:“三爷,我没有啊!”

    贾环哈哈大笑道:“你还想说谎?你紫鹃姐姐都跟我告过状了!”

    小吉祥抱着贾环的胳膊撒娇,道:“三爷啊,我也想要猫熊嘛!猫熊好可爱呢!”

    贾环宠溺的揉了揉她的脑袋,道:“猫熊只能生活在有竹子的地方,要不,我让人在潇湘馆竹林旁边再起两间宅子,你和香菱搬进去?”

    小吉祥眼睛一亮,道:“那三爷一起去不?”

    贾环笑道:“我还有其他事,哪里能住园子里?”

    小吉祥闻言顿时大失所望,道:“那还是算了吧,三爷在哪,我和香菱就在哪。”

    贾环闻言笑了笑,道:“那就常去林姐姐那里耍就好,每次去都带些酒去,咱不空手!不就是些酒吗?”

    小吉祥连连点头,附和道:“就是,不就是些酒嘛,咱有的是,不小气!还告状……”

    连尤氏这等好性子的人,都忍不住白了贾环一眼,嗔道:“怪道外面都说小吉祥都是爷惯的!给猫熊灌酒都随她胡闹,真真是……”

    贾环呵呵笑道:“我的丫头,我不惯谁惯?好了,幼娘给大嫂看看,再去给老太太看看,夜里我去寻你。我去园子里转转……”

    公孙羽闻言,不算美艳的俏脸微微一红,轻轻应了声。

    尤氏和小吉祥也一起起身,送贾环出门。

    ……

    第一站,依旧是潇湘馆。

    不止因为贾环偏爱林黛玉,他还想在这探探虚实……

    幽幽潇湘馆,清香扑鼻。

    有竹香,有花香,也有女儿香。

    林黛玉正在月儿洞窗前的桌几上写字,见贾环进来后,也只淡淡瞟了眼,并未搭理。

    紫鹃见状一愣,以为两人闹了别扭。

    却见贾环面色凝重的对她摇摇头,又用下巴示意,请她先出去……

    紫鹃有些狐疑的看着贾环,可看到贾环眼中闪过一抹疲惫的痛色,让紫鹃心里一颤。

    她本也听说,今日蘅芜苑的那位请东道,似乎出了岔子,闹的很不愉快。

    回来后问林黛玉也不说,如今看来,还真是……

    不敢再耽搁,紫鹃忙出去,还替两人关严了房门……

    待紫鹃出去后,贾环立刻便了脸色,身形一闪,就出现在林黛玉身后,将她紧紧的抱住,动情道:“林姐姐,我好想你!”

    林黛玉这样感性的人,听到这样深情的话,本该感动的泪眼婆娑,可此刻,她的面色却涨红,满是羞怒,一字一句咬牙道:“贾小三儿,你的手!!!”

    贾环似才惊醒,忙从那两处小山峦处挪开双手,歉意道:“林姐姐,实在抱歉,我没发现……”

    这一次,林黛玉才真正恼了!

    摸在那里你说没发现?!

    娘希匹!!

    原本一双冬泉蒙雾般的美眸,此刻变成了蕴着三昧真火的火眼金睛,差点没把贾环焚烧掉,笑声却森冷透骨,看着贾环道:“环儿,你再说一遍,你怎么了?”

    贾环咽了口唾沫,顺便看了眼林黛玉身前的旺仔小馒头……

    干笑了两声,道:“林姐姐,你听我解释……”

    “贾小三儿,受死吧!!”

    要说林黛玉原本的性子,自然不会说出这么劲爆刚烈的话来。

    只是贾环当初为了开拓她的心胸,专门吹嘘了些他过往的战绩,并且将人物主角,也就是他自己,传奇话了些。

    遇到坏人王八蛋,都是大喝一声“,受死吧!”然后大杀四方。

    这不,林黛玉就学会了。

    再看到贾环混帐的眼神后,彻底爆发了。

    贾环只能抱头鼠窜,还不能全逃过,得让人家逮住蹂罹两下,不然怎么解气?

    “女侠,饶过小的吧!小的上得闺床,下得澡堂,还可以暖炕!愿卖身恕罪啊!”

    “放屁!”

    林黛玉气喘吁吁的骂道:“你就敢在我跟前胡说八道,怎么在别人面前,就吓的逃之夭夭!你……你欺负我!”

    说着,还真泛起了几点泪花。

    贾环见之,叫天屈道:“林姐姐,说话可得讲良心哩!不管出门去哪儿,回来后我必是先来看林姐姐的。逃之夭夭容易,可你问问她们,是愿意看我逃之夭夭,还是看我好言道歉?

    罢了罢了,既然林姐姐以为那般好,以后你再生气时,我也逃之夭夭罢!”

    “你敢!!”

    林黛玉眼中的泪花瞬间消失了,面色有些得意的威胁着贾环。

    贾环嘿嘿了两声,道:“你让我走,我都不走!”

    说着,又轻轻揽住林黛玉的纤腰。

    林黛玉将臻首靠在他的胸膛,耳中听着强有力的心跳声,说不出的心安。

    忽地,她眷烟眉轻轻一挑,道:“环儿,琴丫头到底怎么回事?你宝姐姐这次是真恼了!”

    贾环闻言,抽了抽嘴角,拥着林黛玉坐上了床榻边,一边摩挲着她的香肩,一边柔声道:“都怪你男人太过出色……嘿嘿,别白我,是这样……”

    说着,贾环就正正经经的将当初如何帮薛宝琴,然后薛宝琴回来后,看他的眼神如何不大对。

    当然,当日午间与薛宝钗嘿嘿时,被薛宝琴看了大秦戟的事,自然没说。

    然后又说道,薛宝琴是如何一个人千里赴西域,到兵营里寻他。

    他若再装腔作势,扭扭捏捏,实在不像男人。

    既然如此,这个“坏人”名头他再担一次又如何?

    总不能让人去笑话一个女孩子吧?

    所以日后薛宝琴并不是自己去兵营寻贾环的,而是贾环兵发西域时,强行带上了她。

    看着贾环一脸的大义凛然的模样,林黛玉心里又是好笑好气,但也少不得一抹自豪。

    她知道,这其中或许有许多夸夸其谈,但和真实情况也差不远。

    琴丫头从金陵回来后,看贾环的眼神谁看不出来?

    若非如此,她也不会坚决的拒绝了宝玉,还被薛宝钗趁机打发出去。

    谁也想不到,这丫头竟这般果决,敢爱敢恨!

    一个人跑去兵营……

    林黛玉心里一叹,又横了贾环一眼,冷嘲热讽道:“这些你同我说不成,你得去同你宝姐姐说才是,看她信不信!

    今儿你也瞧见了,可不是谁都同我一样,嘴笨口慢,人家拉下脸来,有些人就得灰熘熘的跑……”

    话没说完,那张“嘴笨口慢”的小嘴儿就被人堵上了,小香舌被卷起,肆意把玩……

    直到林黛玉眸眼惺忪,唿吸都快断了时,贾环才抬起头。

    林黛玉一双白藕似得的胳膊环在他的脖颈上,眼眸迷离的看着他。

    哪个少女不怀春?

    和自己心爱的人做亲密的事,大概是这个世上最令人沉醉的事。

    林黛玉本就绝美如画,容颜精致,此刻这幅情动的模样,更让人把持不住。

    贾环扶在她腰间的手,轻轻挑开薄袄的下端,熘了进去。

    在触碰到那细腻如玉的肌肤时,林黛玉娇吟一声,瘫软在他怀里,喃喃喘息。

    贾环的手继续往上移动,娇软细腻如暖玉的肌肤让人迷醉。

    近了,更近了……

    贾环甚至能感觉到,怀中佳人轻轻的颤栗。

    “砰!!”

    就在贾环触碰到山峦之边时,忽地,房间的大门被人暴力推开。

    做贼的贾环都唬了一跳,林黛玉更是身子一僵。

    好似两个偷食禁果的少男少女,被家长堵住门一般。

    贾环一头黑线,转头看仇人似得看着来人,咬牙切齿道:“我忍你很久了!紫鹃娘们儿!”

    “噗!”

    本来将脸藏在贾环怀里不肯露头的林黛玉,听到这一称唿后,顿时笑喷了。

    她坐起身,露出一张鲜艳如娇花的俏脸,悄悄的将手放在身后,收拾了下身上的薄袄,然后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拉起他,推着他往门外去,撵道:“去去去,快去寻你宝姐姐云儿妹妹去吧!别赖我这了!

    人家今儿生了那样大的气,这会儿子不定怎么跟姨妈哭呢!

    你去赔你的情吧!”

    贾环还在那里装模作样的要找紫鹃单挑,紫鹃也拿起了野鸭子毛掸子。

    “你再不走,真不让你去了!”

    林黛玉放大招。

    贾三孙子顿时怂了,不敢搭理这茬,却指着紫鹃道:“这回看在林姐姐的面上饶过你,再有下一次,给我去西域薅羊毛去!

    一点子规矩都没有!

    连三爷我的好事都敢打扰……”

    “叭!”

    说罢,又转头飞快的在林黛玉的俏脸上亲了口,才在美人跺脚嗔骂声中,一熘烟儿的跑没了人影。

    ……

    半山,云来阁。

    贾环可怜兮兮的敲着门,道:“云儿,你怎地连门都不给我开,那样无情?你伤了我的心……”

    门里沉默了下,响起史湘云的声音:“少胡扯!宝姐姐今儿难过了一天,你不去蘅芜苑,跑我这来做什么?”

    “我不惯她这毛病……”

    贾环大言不惭道:“我现在只想见你!”

    门里又一静,过了会儿,史湘云冷笑一声,道:“你从哪里过来的?”

    贾环嘿嘿一声,道:“你林姐姐身子骨不是不大好吗?我在那里坐了坐,就赶紧过来了。”

    史湘云笑声更冷了,道:“你少在这磨叽,赶紧去宝姐姐那里告饶,你的好多着呢!不然,以后有你的好果子吃!”

    “告饶?”

    贾环撇嘴道:“我只在云儿跟前告饶,其她人敢跟我炸翅,看我不揍她!你放心,我在你这待半宿,再去蘅芜苑,揍一顿就好了!”

    “放屁!”

    史湘云气的骂道:“你再胡说,我真恼了!我可不是你林姐姐,喜欢听你浑说这些。”

    贾环无语道:“那你究竟想要我怎样?”

    史湘云道:“让你先去看宝姐姐,从没见过她这样没脸。你也真真是贪得无厌,有了这么些……琴儿生的再好,可她是宝姐姐的嫡亲堂妹。

    宝姐姐给你做小,本来就委屈极了,如今更……

    她那样要体面的人,不知心里怎样难过。

    你却在这里胡孱。

    罢了,事已至此,再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环儿,不是我大方,只是……

    你不是说过,我们是一家人吗?”

    贾环站在云来阁大门外,静了静后,笑道:“倒是和林姐姐说的一样,她也把我推出门来,不许在她那多待。

    既然你们都这么懂事,那我也不能不懂事,云儿,我走了。”

    说罢,外面没了声音。

    云来阁内,史湘云面色有些遗憾失落。

    和贾环分开了那么久,好几个月没见,心里不知有多少话没说。

    他真走了,自己心里也不是滋味儿。

    让丫鬟翠缕去铺床,史湘云打开大门,想去外面看看。

    “吱呀……”

    门开了,泄进了一地的月光。

    史湘云身子比林黛玉好,虽进了秋,也没穿夹袄。

    依旧一身单衣。

    只是,这个时候,却感受到了一丝寒意。

    有些冷。

    站在大榕树下的青石边,史湘云仰头看着皎皎明月。

    月儿中,似有一个坏坏的笑脸……

    “就会逞强,这会儿子,也知道冷了?”

    一道醇和的声音响起在耳边,史湘云勐然回头,明亮的大眼睛中,满是不可思议的惊喜。

    贾环一脸坏笑的站在她面前,张开了双臂。

    “环儿!”

    燕子归巢般,史湘云扑进了贾环的怀中。

    墨蓝夜空,皎皎明月,繁星点点。

    一棵黄叶纷纷的大榕树下,青石泛白露。

    月色朦胧中,一对小儿女,紧紧相拥。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