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家和万事兴
    荣国府,荣庆堂。

    贾环之前去梦坡斋路过此处时,便能听到里面不断传出的哭求声。

    他并没在意。

    一次发落了那么多族人,虽没杀掉,但比杀掉还要狠些。

    这些族人家里多有老人,能进府求情,不算难事。

    只是,等他从梦坡斋出来,再折向荣庆堂时,发现哭求声还在,且出现了男子之声,就让他不喜了。

    荣庆堂乃是内宅,等闲外男如何能进入?

    “三爷来啦!”

    抄手游廊下,婢女小角儿原本纠结的小脸看到贾环后,登时展颜笑开,喜道。

    贾环点点头,看着扎着总角小辫的小角儿道:“里面闹了一早上了,谁在里面?”

    小角儿撇嘴道:“三爷,是后街三房和六房的老太太,还有六房、八房的人哩。那个哭着的男的,是五房大爷的二子贾荟。他极懂礼数,又长的好,和宝二爷关系极好。

    所以能到老太太这里求情。”

    贾环闻言,轻轻挑了挑眉尖。

    前世读红楼,可没听说过贾宝玉和族中哪个关系好。

    纵然贾蔷那等比贾蓉还俊俏的小哥儿,和贾宝玉关系也淡淡。

    他和秦钟、琪官这等人才是关系密切。

    却不想,如今琪官毁容,被北静郡王接入府中不出,秦钟更是被杀后,贾宝玉竟和族人打好了关系。

    贾荟……

    贾环隐约记得此人,好似一相貌极娘的腼腆少年。

    他还有一个哥哥,叫贾茴。

    至于五房大爷……好似就是贾效吧?

    那个软蛋糊涂鬼,没什么能为,也没什么谋生本领。

    两个儿子都在族学读书,家里精穷,每月从公中领取几两银子度日。

    却贪心不小,和其他人一起来贾府逼宫。

    “三爷,你快进去把他们赶走吧。都闹了一早上了,我们在外面听着头都疼,老太太她们更难熬哩。”

    小角儿撅着嘴巴说道。

    贾环想了想,点点头,道:“好。”

    小角儿闻言登时喜笑颜开,上前撩起珠帘,对贾环道:“我给三爷起门帘儿!”

    说罢,又朝里头脆生生的喊了声:“三爷来啦!!”

    闹哄哄的荣庆堂,登时一静。

    贾环随手赏了小角儿一把金瓜子后,看着她那财迷样,笑了笑,便阔步走了进去。

    满堂妇人,多是族中其他各房的当家太太,老太太。

    个个泪眼红肿,面色惨白。

    看向贾环的眼神,有畏惧惶恐,有憎恶仇恨。

    然而,不管她们是什么样的目光,与贾环无关。

    他似没看到这些人一般,走上前与贾母行礼。

    贾母昨日虽和贾环生气,可过了一夜,鸳鸯与她说了好些话,自己又想明白了许多后,哪里还有隔夜仇?

    虽面色疲倦,还是满面笑容的叫起了贾环。

    不过,她身旁的贾宝玉脸色却有些作难起来。

    因为跪在堂下的那个相貌俊秀的少年,正不住用“幽怨”的目光看着他,似在看一负心人……

    往日里从不主动和贾环说话的贾宝玉,今日破天荒的主动同贾环说起了话:“三弟,这位……这位算起来也是你二哥,他是后廊下五房效大爷家的二哥贾荟……”

    贾环闻言,轻笑一声,道:“什么后廊下五房?二哥怕是还不知道,今日宗祠大会后,这世上,便没有什么后廊下的五房了。吃里扒外,谋算族长的畜生,如何还能算是族人?”

    众人闻言面色齐齐一变,贾宝玉脸色也极不自在,他干笑了两声,道:“三……三弟,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你只罚那些做错了事的人就是,何必为难族中那些妇孺?

    他们也是我贾族族人,若没了屋宅田地,又去何处谋生?”

    “是啊,宝二爷真真是菩萨心肠!”

    “到底是荣国嫡孙,心肠仁厚!”

    “太太管教的好……”

    周围那些老妇人们,齐齐称赞起贾宝玉来。

    然而,这话却让一旁的王熙凤和前来帮忙的贾探春皱起了眉头。

    到底是一群无知妇人,以为如今还是当年吗?

    现在贾家能做主的,连老太太都说不上话了,做主的是贾环。

    现在你们有求于人,还说这等愚蠢不堪的话,岂不是在作死!

    只自己作死也就罢了,何苦再牵连到宝玉头上?

    果不其然,贾环听到这番话后,眼神骤冷,他自然不会同一群无知妇人计较,而是看向贾宝玉,道:“宝二哥昨日不是不想接族长之位吗?你昨天要是接了,现在不都是你说的算了?”

    贾宝玉闻言,面色顿时一变,讷讷道:“我……三弟,我……”

    贾环再问道:“现在也不晚,宝二哥要是有兴趣,现在也可以当这个族长。到时候,你想怎样就怎样,如何?”

    此言落地后,荣庆堂内差点没炸锅。

    那群老妇人差点没跪下来,一个个央求着贾母或者贾宝玉,让他接手族长之位。

    贾母面沉如水,瞪了贾环一眼后,又看向贾宝玉。

    贾宝玉垂着头,在众人瞩目下,缓缓摇了摇头,道:“三弟,我做不来。”

    贾环闻言,颇有深意的看了眼一旁处,如菩萨一般坐着不言语的王夫人,又看了发怒的贾母,呵呵笑了声,道:“既然不愿干,那就少掺和这些烂事儿。

    宝二哥,你也不想想,这些勾结家里的外敌,想害了我,瓜分宁国府。

    等没了我,没了宁国府,他们就会满足了?

    你现在不忍她们落魄,却不知如有朝一日,咱们落魄了,谁会可怜咱们?”

    说罢,对那些哭哭啼啼的人喝道:“贾芸到底不够老练,这个时候,还没有清理利索。既然都不是我贾族族人,如何还能进的荣国府?扰我老祖宗的清静?”

    贾环话音未落地,就见门外进来一妇人,正是贾芸之母,唐氏。

    唐氏先对贾母福了福,行一礼后,又连忙对贾环道:“三叔,芸哥儿带了人在外面,他是外男,不好入内宅,让我先跟您认罪。

    他说之前只顾忙着看住那几家的前宅,没想惊扰后宅,却不想出了岔子,他们从后门跑出来,来了荣国府。

    如今他带着亲兵在外面,请示三叔,是不是要进来拿人……”

    贾环转过头,看向那些妇人,冷声道:“你们是等我的亲兵进来拿人,还是自己走?”

    那些妇人闻言,一个个面色惨白,可怜之极,可看着贾环那张冰冷无情的脸,没有丝毫通融的可能,而贾母也只是低着头眯着眼不出声,绝望之下,只能哭泣着往外走。

    她们倒不是没想过大哭大闹,可她们着实不敢。

    因为她们家里的老爷们,今日都是被抬着送回来的,被贾环打了个半死。

    所以她们知道,贾环绝不是只说不练的人。

    吵闹的荣庆堂一上午不得安宁的妇人们,一个个哭哭啼啼的出门离去。

    贾芸之母见贾母似不高兴,也趁机跟着离去了。

    能教出那样一个懂世情的儿子,唐氏又怎会不识趣呢?

    待那些族中妇人都离去后,贾环坐在贾母身边,对她道:“老祖宗,不要生气,不要生气!孙儿岂有不知家和万事兴的道理?可总要有个前提吧?

    咱一直当他们是族人,是一家人,所以哪怕他们不上进,整日里混吃等死,咱也供着他们吃喝。

    他们没银子,咱们每月给他们送银子。

    子女读书包办,生老病死包办,寻常百姓家,就是至亲也不过如此吧?

    那贾代修、贾代儒二老,逢年过节孙儿都要亲自登门问候,送去的年节礼,够他们开销一年都富余。

    可到头来呢?闹的最凶,最恨不得孙儿死的,就是他们。

    这样的人,孙儿着实不敢再当他们是一家人了。

    若非看在老祖宗一心慈悲的份上,孙儿真真恨不得将这群王八蛋斩尽杀绝!

    又岂会留他们一条性命?”

    言语中杀气之重,让荣庆堂内诸人齐齐打了个寒颤。

    贾母闻言,忙道:“行了行了,既然都决定放他们一条活路,就甭再说什么杀不杀的话了……”

    贾环笑道:“这不是怕您老心慈手软,再生气吗?所以孙儿考虑再三,算了,当那群东西是个屁,放了就是。”

    “噗!”

    众人闻此浑言,哭笑不得,贾母笑骂道:“真真是愈发没规矩了!就该好生在家里读书!说的那样粗鲁!”

    王熙凤压抑了一大早上,虽说荣国府尊贵,可族中那些奶奶大娘们,辈分太高。

    而且,就和朝廷里的“清流”一般,虽没多少实权,但口舌着实厉害。

    成事不足,但坏一人的名声,却是分分钟的事。

    纵然以王熙凤之能,也不敢怠慢她们。

    如今被贾环训斥猪狗一样的骂走了,王熙凤心情高兴的不得了。

    此刻听贾环哄贾母高兴,岂有不搭茬儿的,高声道:“老祖宗,这算什么粗鲁?这叫唯大英雄自本色!三弟不落俗套,但又为人至孝!岂不就是大英雄?”

    贾母闻言“不乐意”道:“就你会捧哏,你倒是先不问问你家链儿到底怎样了,就知道跟你三弟胡闹!”

    贾母之言,未必有深意,但听在王熙凤耳中,却在心头起波澜。

    她面色发红,眼神变幻,似愧、似恨、似爱、似憾,终究化为轻轻的一叹,看向贾环,道:“三弟,不知你链二哥他可还好?你若把他也赶出家门儿,我也只能随他去街上乞讨了……”

    贾环笑道:“他应该还在宗祠里跪着,多让他跪几天吧,正好可以赖掉外面的账。”

    王熙凤闻言,脸一黑,恼道:“谁管他做什么?”

    贾母却很高兴,只要贾琏没出事,其他的,她也管不了那么些了,对贾环道:“瞧见了吧,连凤丫头都不待见你了,还在这待着做什么?自去园子里,找待见你的去吧!”

    也难为贾母良苦用心了,如今她已经制不住贾环了,只能勉力维持住局面。

    这会儿子王夫人和贾宝玉都在荣庆堂,她唯恐两边再起争执,那可真要愁掉她半条命了。

    所以,就急急赶贾环去园子里,和他最在意的姊妹们玩乐去。

    贾环看着贾母疲惫之极却强撑着的模样,拉起她苍老的手,握了握,和声道:“老祖宗,您不要担心,也不用顾虑。孙儿虽然霸道,可也讲道理。从始至终,只要没主动为难孙儿的,您多咱见孙儿对付过别人?

    您不就是担心宝二哥么?

    孙儿跟您保证,只要他没坏心,孙儿不仅不会对付他,看在老祖宗和爹的面上,还会保他一世富贵。

    宝二哥又跟其他那些不成器的混帐不同,虽帮不上大忙,也出不了什么大乱,他没甚野心。

    您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

    好生养着身子吧,幼娘一会儿回来,再给您好生瞧瞧,总要再活百八十年,看孙儿的孙儿娶亲才是。”

    贾母闻言,泪流满面,握着贾环的手,哽咽难言。

    家和万事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