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歹毒至此
    贾环赶到宁国门楼前,让门子大开正门后,就看到温严正面沉如水的坐在马上,身后有一辆八宝簪缨马车和数位骑乘亲兵。

    身前,则趴着两个奄奄一息的男子,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

    看模样,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

    “温叔,您这是做什么?”

    贾环不无埋怨的上前,走到温严正马边搀扶他下马。

    温严正就势下马后,面带愧色的看着贾环,沉声道:“环哥儿,为叔愧见于你啊!”

    贾环摆手笑道:“叔父言重了,这不算什么事……”说着,见公侯街附近有行人观看,便道:“叔父,咱们进家里说话吧。”

    温严正转头往西看了眼,正好看到一箭之地外,贾政让人搀扶贾雨村起身的场面,不由皱了皱眉头。

    贾环见之,笑道:“叔父放心,成不了气候。”

    温严正“嗯”了声,看着对贾政陪尽笑脸的贾雨村,沉声道:“此人心思酷烈,诡诈不定,偏又颇有才能,相貌堂堂,容易迷惑人心。

    此刻看来,更能屈能伸。

    不可让他成了气候,否则必成大患。”

    贾环摇头笑道:“他没有机会的。若他不是在兵部,咱们暂时拿他还没什么法子。如今他在兵部……呵呵,官大一级压死人,有他难受的时候。”

    温严正哑然失笑道:“环哥儿,这可不是好话,我怎么听着,倒是咱们像坏人?”

    贾环哈哈笑道:“在朝廷一些人眼里,咱们武勋将门,可不就是坏人?走走,叔父,咱们进去说话。”

    温严正点点头,往里走了两步,又道:“对了,你婶婶也来了,她身子不适,见不得风,就只能躺在马车里。若不然,她也得下来给你赔不是。”

    贾环闻言,面色骤变,忙道:“哎呀!叔父,您这是……何至于此啊?”

    说罢,又折返回马车边,行礼道:“婶婶,小侄不知婶婶在此,实在怠慢了!”

    车厢内传来一阵虚弱的声音,似还有些哽咽,道:“环儿啊,婶婶对不住你啊……”

    贾环闻言,眼睛微眯,却道:“婶婶,什么话都别说了,咱先家里去,不好再在这耽搁了……”说着,又转头吩咐马夫:“快快,往里面去,也不必折腾倒换,直接驶进二门!”

    马夫闻言,也不敢耽搁,忙邀赶着马车往里进。

    贾环护着马车走到温严正跟前,埋怨道:“叔父,婶婶身子不豫,怎好再劳她出门?我还是做晚辈的,若是劳累住了,回来博哥还不找小侄的麻烦?”

    温严正摇头叹息了声,与贾环一起往门内走了两步后,又顿住脚,转身对后面家将道:“把那两个畜生一并带进来,丢在仪门。”

    家将领命下去,贾环恍若未闻,与温严正两人一起往里面走去。

    ……

    宁安堂,前厅。

    已经有婢女搬了软榻上,贾环亲自搀扶着奋武侯夫人刘氏入内,安置于软榻上。

    而后,话都没说,刘氏便流泪不止。

    看着面色惨白的刘氏,贾环一边打发人去西府里喊御医,一边问候道:“婶婶,可是哪里不舒服?你且稍等,让太医看一看。等下午,侄儿打发人去宫里接回幼娘,让她再给你好生看看,保管医好!”

    刘氏眼睛通红,拉着贾环,让他也坐在软榻上,道:“环哥儿,婶婶是真不知道那两个畜生做的好事啊!打你和你博哥出征起,我这身子就不大舒坦,到了半月后,更是连起身都难,夜夜睡不安稳,进饭也进不香甜。

    看了许多郎中,直说神思不宁,思子太甚,没好方子。

    你叔父又一直不回家,实在没法子,我就将家事交了出去。

    可再也没想到,那贱人,竟和她那混帐儿子,勾结我那远方堂弟,做下这等令奋武侯府抬不起头的蠢事!

    你叔父责骂我,我不委屈,只恨自己瞎了眼,信了那周氏的话。

    环哥儿啊,婶婶实在愧对于你!

    就是你博哥回来,也定然闹个天翻地覆,责怨于我……”

    贾环昨夜从青隼那就得知了个大概,此刻再听刘氏这么一说,便彻底清楚了。

    他笑道:“我的好婶婶,谁家里没几个上不了台面的?叔父和婶婶持家有方,统共才出了这么两三个,您却不知,刚才我在宗祠里发作了多少个,说起来都让人无奈。

    刚开始侄儿也气,也怒,可后来再一想,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样的人,那样的心性,那样的出息,能作出这样的事,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他们也成不了什么气候。

    所以,小侄根本就没当一回事。

    家里的事,都交给一个出息的族侄去打发了,我连过问都不过问。

    婶婶,你看我都不当一回事,您又何必纠结自责呢?

    再说了,本也和您不相干,对不对?”

    刘氏闻言,感动莫名道:“环哥儿,你是好孩子!婶婶只求你一件事,是关于我那堂弟刘永……”

    贾环闻言,笑着挑了挑眉头,道:“婶婶可是想保全他一命?”

    “哼!”

    身后温严正冷哼一声,声音肃杀凛冽。

    刘氏忙摇头,道:“婶婶若是这般求,那才是真真没脸了!婶婶只求你,万莫看在婶婶的面上就轻饶了他。他做下这等黑了心肠的事,不把老爷和我的脸面当一回事,我如何还能认他这个堂兄?该怎么发落就怎么发落,可千万不要想着他是婶婶的远方堂兄,就放他一马。

    别说他只是八竿子搭不着的远方亲戚,他就是我的嫡亲堂兄,做下这等孽事,也只有死路一条!

    当初也是我瞎了眼,见他怪可怜的,才收留了他。

    谁知道……”

    “行了,车轱辘话不用再说了。”

    温严正看来是有些大男子主义,皱眉喝住了刘氏的话后,对贾环道:“环哥儿,打发人带你婶婶去后宅待着吧。”

    贾环应下后,正好,史湘云今起来这边点卯理事,他便招呼她来,陪刘氏到后宅去了。

    别看史湘云昨日对贾环使小性,可在人前,却极为乖巧,又因为出身侯门,且天性恢宏,待人处事颇为大气。

    等她带着人护着刘氏进了后宅后,温严正长叹息了声。

    贾环的面色也肃穆起来,他看着揉着眉头的温严正道:“叔父,三哥和刘管家,可是受人挑唆诱.惑?”

    温严正闻言,冷笑一声,道:“那个孽畜倒是说的上点受人挑唆诱.惑,这个没脑子的畜生……不过那刘永,却不是那么简单。不查不知道,昨夜我闻讯后立刻回府,调集了一些隐秘力量仔细一查,才发现,你婶婶这个堂兄不简单的很!”

    贾环闻言,面色微变,想了想,道:“中车府的,还是黑冰台的?”

    温严正道:“说来我都不敢信,他竟然是中车府的……不过,自然和那鄙贱阉庶所领的中车府无关。他应该是那位手中另一支力量麾下的,早在黑辽时,就潜入我府上,假托你婶婶的远方堂兄,在府里立了足,厉害啊!”

    贾环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那个时候,那位的处境可谓是朝不保夕啊!他就开始布局到黑辽了?

    温严正道:“这一点,应该没岔子。那个突然冒出来的黑冰台主人赵师道,应该就是这支暗中力量的头目。

    环哥儿,你一定要记住,那位能够在皇位上一坐二十年,经历过不知多少风险波折而不倒,这绝不是侥幸啊!

    谁敢轻忽他,谁敢小瞧他,没有一个有好结果的。”

    贾环闻言,面色有些凛然的点点头,道:“侄儿记住了。”

    温严正又叹息一声,道:“这次出手的那些王府、内阁阁臣还有一些勋贵,背后怕都有那位的影子。”

    贾环闻言,眼神骤冷,道:“叔父,您的意思是……那位真有打算,彻底除了我?”

    温严正摇头道:“不至于此,那边应该只是想让你成孤臣,众叛亲离。这次这么多推手,真正的杀招,怕就是我这边的一手。

    那边唯一没算准的,就是没想到李老相爷会出头,以乞骸骨为名,替你求情。

    这才让你连一天都没关押到,就放回家来。

    环哥儿,不要大意,你想想,若是李老相爷没有替你出头,你还关在天牢里,这个时候,你被打入天牢的消息流传出来……

    那可不知要引发多大的人心波动,出多大的乱子!

    万一到时,再发生一些让人痛心疾首的惨剧,你又这般重情重义……

    然后你出头再发现,连我奋武侯府都掺和在其中……

    咱们这一脉,瞬间便会四分五裂啊!

    你牛伯伯还有那武威侯秦梁他们,都绝不会体谅我。

    再加上秦梁本就与都中一脉孤僻不合,到时,场面便一发不可收拾。”

    这一次,贾环的脸色才是真正的变了。

    他还真没想到,这一招竟歹毒至此!

    “环哥儿,这两年,你好生在府上待着吧,轻易不要外出。你也不需害怕什么,我想,他总不会逼迫过甚。”

    温严正面带苦笑道:“他是帝王,又是这般心性坚韧的帝王。

    当天下承平后,自然不愿看到军中再拧成一股绳。

    更不愿看到,一个地位超然的人,在军中的影响力,甚至凌驾于天家。

    你要做好一辈子都不掌兵权的准备啊……”

    贾环缓缓的点点头,道:“叔父,不掌兵权就不掌兵权,没什么大不了。

    现在有叔父和牛伯伯你们护着,待以后,也有博哥、奔哥几位兄长护着,总不至于让人凭白欺负了去……”

    温严正笑道:“这一点,你倒是大可以放心。

    那位虽然见不得你摸兵权,但也绝不会让人欺负了你去,毕竟,他要竖立一个保全功臣的招牌,再者,欺负打压你,他也不是不付出代价……

    他也明白这点,不然,也不会赐给你那柄孝懿仁皇后遗留给他的玉如意。

    所以,你要明白那位的底线,就是从此,不再入军中,不再干预军中之事。

    除却这点外,你的地位依旧超然。”

    贾环眼睛微微眯了眯,笑道:“超然不超然的,无所谓了。

    至于军权……不碰就不碰,反正我也懒得管那些事。

    如今博哥、奔哥他们在军中的底子都打好了,凭现在的军功,就算只熬资历,日后总也少不了一个军机阁大臣的位子。

    剩下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去拼吧。

    我也好好受用几年……”

    温严正闻言笑道:“正是这个道理,总让你送功劳给他们,他们也不嫌臊的很。

    总这样,他们也没多大出息。

    好了,就说这么多吧……

    阁里还有许多阁务要处理,大军即将班师回朝,事情多的很,乱如麻,都压你牛伯伯头上,也不合适。

    你刘婶婶就先留在你这里,等你家那个女神医看过后,待你博哥回来后再接回去。

    我那边,也乱糟糟的,不适合养身子……

    至于外面那两个畜生,都已经打个半死,如今多半也活不了了。

    算是一个交代……”

    “叔父!侄儿没想过要杀温亮啊!”

    贾环闻言,骤然起身,急道:“快来人……”

    没等他喊完,就被温严正按住,温严正沉声道:“环哥儿,不杀了这两个畜生,奋武侯府在勋贵中难有立足之地。

    而且,如果我不下手,等你博哥回来,也绝不会留手。

    与其现在打个半死,等温博回来再打死,不如让他少受些罪,直接杀了了账。

    环哥儿,咱们将门,不同于那些迂腐书生,不讲究虎毒不食子。

    虽然我心里也难受,也心疼,可是,他做了违背军法的事,我就不得不下辣手处置了他。

    否则,家法何存?

    日后,更不知有几个温亮出现。

    不要做小儿女之态了,好生在家休养吧。”

    说罢,温严正大步离去。

    只是,在贾环看来,温严正的背影总有一抹悲凉……

    待温严正离去后,乌远进来禀报:“公子,仪门前那两人,都断气了。温伯爷离去时,没带走他们。”

    贾环闻言,沉默了一会儿后,道:“让人埋了吧。”

    乌远应声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