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戈什哈
    “刘成,何事前来寻我?”

    当着温严正的面,牛继宗沉声问道.┡m

    刚才的情形实在太过可疑,两家大管家竟然相互堤防!

    这种苗头绝不是好事。

    牛温两家分为荣国一脉的两方巨头,一为京畿之地的军头大佬,一位黑辽之地的军团大将,皆手控实权。

    说起来两家曾经也并不怎么亲近,牛家一直驻跸神京,而温家却远在黑辽。

    但这几年,因为贾环在其中勾连,两家关系却迅升温,直至今日的息息相关。

    两家也尝到了结盟的甜头,并打算继续深入下去。

    这个时候,生意外,却不是他们愿意。

    牛继宗先问了,温严正也就暂且等着。

    两边同时问话,容易起争执,他同样也不愿见两家起龌龊。

    镇国公府的大管家刘成闻言,知道牛继宗的脾气,索性不隐瞒,沉声道:“老爷,是太太打老奴来的。因为之前听到了个信儿,二爷回府后,恰巧遇到贾家那些族人在逼宫,逼着荣国府的政老爷罢免了二爷的族长之位,还要逐出族谱,收回宁侯的爵位……”

    “痴人说梦!”

    “异想天开!”

    牛温二人闻言,脸色顿时都沉了下去,冷声道。

    贾环在镇国府单令,不排三,排二,在牛奔之后,因此有二爷一说。

    刘成继续道:“二爷自然不是他们能对付的,一番敲打后,通通被人拘去了贾家宗祠跪着,明儿再落。二爷得到准确的消息,那些人多是受了宗室一些王府,还有内阁几位相爷和文臣的威逼挑唆行事。

    除了他们外,还有贾雨村和王子腾,也在其中有尾……”

    “不知死活!”

    对于掌控大秦军中一切事务的军机阁而言,兵部侍郎就是执行他们命令的小弟,他们有一万种法子让这两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对于他们的伎俩,自然不屑一顾。

    甚至不用贾环打招呼,他们自会让那两人知道轻重。

    然而刘成接下来,就有些犹豫了。

    他竟先温严正……

    牛温两人什么人?

    浸淫官场数十年,只从刘成这一表情,和他现在说的事,就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

    两人的脸色齐齐黑了!

    温严正素来重仪态,轻易不怒,可是此刻眼睛里却喷起火来,他家管家,厉声道:“你来说,到底怎么回事!”

    温家管家名唤胡荣,他哭丧着脸,道:“老爷,咱家里也是方才知道。老爷进了军机阁回不了家,太太身子不利落,一月里倒有大半月在屋里修养,出不得门,见不得风。家里俗务又多,周……周姨娘就主动来帮忙。

    内宅里倒还妥当,可外面,却将管事权从奴才手里收回,交给了三爷和二管家刘永,他是太太的远方堂弟……

    三爷和二管家一起,管起外务,奴才也是没法子。

    可谁想,今儿太太得到信儿,说……说……”

    胡荣有些说不下去了,温严正眼神愈凌厉,厉声喝道:“废物东西,还不快说,太太得到了什么信儿?”

    胡荣跪倒在地,磕头道:“老爷,太太得到信儿,说三爷和二管家竟也掺和到贾家那些事里去了,他们给了贾家链二爷许多银子,让他……让他等三爷坏事后,和他们合作,还要白瓷的方子……”

    “啊!!”

    听到这里,温严正再也听不下去了,一张脸犹如在滴血,一个闪身到了屋子东墙,从墙上抽出挂着的宝剑,再折回身来,朝胡荣头上就要斩去。

    奋武侯府是真正的军法治家,出了这么大的漏子,甭管有多少理由,胡荣身为大总管都难逃失职之罪,因此躲也不敢躲,只是闭目等死。

    还好,没死掉。

    牛继宗拦住了温严正的胳膊,道:“老温,不过是个误会,和你又没甚干系,谁还能怪你不成?再者,胡管家虽有失察之罪,却也罪不至死。”

    温严正闻言,眼睛都有些红,道:“环哥儿那孩子带着博哥儿和奔哥儿他们,一起谋富贵,出生入死,这对咱们几家来说,是何等的恩德仗义?却不想,如今家里竟出了这么一起子畜生,做下这等不当人子的事,我不将这起子王八混帐杀个精绝,如何有脸再见环哥儿?纵然我不杀,博哥儿回来也要闹个天翻地覆,再无颜见环哥儿一面。

    真真气煞我也!!!”

    说罢,又要去杀胡荣。

    牛继宗还是拦着,沉声道:“老温,你先别太恼,这件事有古怪!”

    温严正闻言,面色忽地一凛,继宗,道:“你的意思是……”

    牛继宗摇了摇头,道:“怕是有人不希望咱们几家太亲近了,你家老三我多少了解一点,纵然有这份心,也绝没这个胆子。何况,多半连这个算计都想不到。

    里面的事,最好先暗地里查清楚,然后再同环哥儿说。

    老温,环哥儿那边你只管放心就是,他信咱们,和咱们信他是一个理儿,你不要自己往自己心里压石头,就真的趁了一些人的心了。

    我估摸着,这种事怕不只这一回……”

    温严正闻言,脸色阴沉之极,嘿了声,道:“当真是好手段!环哥儿如今都这样了,还……”

    话没说话,住了口,军机阁到底不是说话的地方,他深吸一口气,道:“无论如何,都要给环哥儿一个交代。纵然有人挑唆,他们若没这份心,也挑唆不起来。”

    牛继宗点点头,道:“这话是正理……罢了,今儿就我自己当值吧,你现在回去吧。别等博哥儿回来,闹起来,有长辈夹在里面,怕对他日后的名声不好。”

    温严正闻言,面色又难,抱拳道:“牛兄多担待一日,改明儿换我替牛兄守一日。”

    牛继宗哈哈笑道:“最多也就再忙个把月,等西域和黄沙军团的事办完,咱们好生松快些日子。”

    温严正强挤出一抹笑容,点点头,道:“正是这个道理……牛兄,我暂先回府,阁务就由牛兄多受累了,告辞。”

    “告辞!”

    ……

    荣国府,东路院。

    “香菱……可卿?!”

    红唇离去,抿嘴而笑,一双满是幽情的眼中,满是思念。

    虽是一身的丫鬟衣裳,可贾环还是认出了面前之人,便是秦可卿。

    “叔叔啊……”

    被贾环炙热的眼神盯着,秦可卿娇唤了声,粉面羞红。

    水波荡漾的眼睛,往沐桶中瞄了眼后,面色愈娇润……

    贾环这会儿,还赤条条的泡在沐桶中呢……

    虽然两人已经有过肌肤之亲,不过这般光天化日之下,被一角色这般窥视,贾环还是……很骄傲!

    腾一下从水里站起来,拿起沐桶边搭着的棉巾,在秦可卿闭眼掩口强忍惊叫中,擦干净后,穿上了一身贾琏的新衣裳。

    不过让贾环有些奇怪的是,他原以为衣服会短小些,毕竟他比贾琏高壮不少。

    却不想,衣服竟刚刚合身。

    不过,也没多想。

    娇俏可人的秦可卿站在那里,虽用纤细白皙的手捂着脸,可指缝间却露出一双满是笑意的眼睛,盈盈环。

    贾环喜欢不已,等不及掩扣,就上前将她揽入怀里,大口覆盖住了那张总是抿嘴轻笑的樱唇红口。

    “嘤……”

    一声娇吟,两条软玉般的胳膊,搭上了贾环肩头,环住了他的脖颈。

    缠绵悱恻,软玉红香。

    贾宝玉为何甘愿一辈子生活在女儿国里,也不愿出头担当权财无双的贾族族长?

    其实还是有道理的……

    相比于疆场上刀刀见血的厮杀,官场上勾心斗角的暗算,内宅里的生活,着实让人幸福的甘愿沉沦……

    “吱呀……”

    门扉声忽地响起,秦可卿还在沉醉,贾环却睁开了眼,人后,才移开口。

    秦可卿也回过神来,却没敢让开软软的身子,垂头站在那里。

    “三爷!”

    来人蹦蹦跳跳的跑过来,一下扑进了贾环怀里,搂住贾环的脖子就开始哭。

    笑和哭在一眨眼间完美转换,惹得贾环哈哈大笑。

    秦可卿人后,也松了口气,恢复了气色,笑吟吟的环哄人。

    “怎么了这是,这还是咱们的吉祥姐吗?怎么掉金豆豆了?”

    贾环抱着渐渐长大的小吉祥,笑哄道。

    小吉祥把头趴在贾环脖颈窝里,哽咽道:“他们……他们说三爷坏了事,要被……

    我担心死了,还和……还和香菱商议,到时候,一起去劫法场!

    就算走,也要一起上路,不能让三爷一个人……一个人孤零零的做孤魂野鬼!

    呜呜呜……”

    小吉祥想是真的吓坏了,身子都在颤抖。

    一旁处,秦可卿叹息一声,道:“小吉祥见天儿的带着香菱在太真观里,央磨闲云教她几招杀招,和香菱两人苦练,我当她们是想做什么,却没想到……”

    贾环闻言,强笑了声,眼睛微红,抱紧小吉祥,道:“傻丫头,就算一起上路,咱们也要等上百八十年才行,好日子还没过够,咱们还没把好玩的耍遍呢。

    再说了,这世间,只有三爷杀别人的份儿,谁敢杀咱?对不对?”

    小吉祥闻言抬起头,往日里的大眼睛,此刻多了层黑眼圈,眼球里的血丝比贾环的还多,她环道:“三爷,往后我一定好好习武,待下回三爷再出兵放马,我给三爷当戈什哈,和三爷一起杀罗刹鬼子!”

    因为贾环的亲兵多是蒙古和满族奴才,在满语里,亲卫便是戈什哈。

    听着小吉祥的话,贾环心底深处的那抹压抑,彻底消散了。

    有这样乖巧懂事的丫头相伴,他还用压抑什么?

    人嘛,只用在乎值得在乎的人便是。

    贾环吉祥期盼的眼睛,点头笑道:“好,下回若是再出征,咱们就组成威震江湖的黑白双煞,将罗刹鬼子杀个片甲不留!”

    小吉祥闻言,眼睛登时亮了,激动道:“三爷,你说真的哩?”

    贾环呵呵笑道:“当然真的!这次就带了你明月姐姐,恰好在西域就遇到了宝琴姐姐,一道上都在一块儿。

    所以,下回若是还出征,就带上你,也没什么。”

    “太好啦!”

    小吉祥笑的满脸桃花,“叭”的一下亲在贾环嘴上,却又皱了皱鼻子,道:“都是侄儿媳妇身上的胭脂味道……”

    秦可卿羞容满面,贾环哈哈大笑,道:“你们怎么来了?还把香菱换成了可卿?”

    小吉祥得意的咯咯笑道:“前面已经这样换了好几回了,侄儿媳妇一个人待在太真观里闷得慌,我就带她出来转转,逛逛园子,瞧瞧百戏杂耍,让她解解闷儿!

    侄儿媳妇做的一手好点心,香菱爱吃,就成交了!”

    贾环闻言,哈哈大笑,又抿嘴乐的秦可卿。

    这般也好,如此一来便不似坐牢一般难熬……

    小吉祥又吧啦吧啦道:“今儿我正在半山上练武,就听紫鹃姐姐跑来报信儿,是林姑娘让她来的,告诉我们三爷回来啦!

    说三爷不仅没坏事,还得了皇帝的大赏哩!

    我就赶紧带着侄儿媳妇一起来了!

    荣庆堂廊下的丫头子说三爷不在那里,到东大院去了,我们就又追了过来。

    结果二.奶奶和平儿姐姐说,你在这边火房沐浴,我便让‘香菱’过来服侍。

    二.奶奶去换衣裳,大姐儿又哭了,平儿姐姐忙不过来,我留那里帮忙。

    这不,二.奶奶刚回来,我就来了!”

    贾环见她说的欢快,嘴巴停不下来了,就在她小嘴上啄了口,小吉祥一下闭上了口,满脸娇羞的环。

    那模样,让一旁的秦可卿笑出了声。

    “耶?侄儿媳妇,你笑我?我都没笑你!”

    小吉祥不依道。

    秦可卿忙道:“没笑没笑,是……是羡慕。”

    “哦……”

    小吉祥一双浓眉挑了挑,对贾环坏笑道:“三爷,侄儿媳妇也想要你亲亲!”

    “啊不是,我是羡慕你和叔叔的感情真好……”

    秦可卿忙解释道。

    小吉祥得意道:“那当然!我和三爷青梅竹马哩!”

    贾环呵呵笑着,将小吉祥放下,道:“咱们和二嫂打个招呼,就家去吧……对了,先一起去。”

    小吉祥连连点头,不过又摇头,道:“我先将她送回去吧,都快夜了,香菱该等急了,改明儿再让她们换!夜里换!!”

    秦可卿一张俏脸登时刹红,眼睛水汪汪的贾环,便被急匆匆的小吉祥拉着跑了……

    ……公告: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