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清理干净
    贾环凛冽的声音,掺杂着方从战场下来时残余的一点未褪尽的杀气,让荣庆堂内的气氛再次跌入谷底。

    其实贾环真不愿在家里这般,尤其是不愿在内眷妇孺前“耍威风”,这让他没有一点成就感。

    可是,看到林黛玉方才可怜的模样,让贾环心中着实压抑不住怒气。

    给脸不要脸!

    真当他是好脾气?

    然而贾母见贾环不依不饶,便有些生气,不理他。

    薛姨妈张了张口,却又叹息一声,不知该从何说起。

    邢夫人依旧安静的坐着,转着手中的佛珠,倒比有菩萨之名的王夫人,更像菩萨。

    王夫人虽也面色沉静,只是眼中神色,却有些激荡。

    “许是……因为瑜晴妹妹的事……”

    谁也没想到,开口之人竟是王熙凤,说出的话,还是……“吃里扒外”?

    王夫人面上的沉静瞬间被打破,眼神刀子似得射向了王熙凤,恨意昭然!

    若是从前,王熙凤自然不敢顶撞王夫人。

    可如今她心里却有怨言……

    不提当初她哥哥王仁出事时,王夫人和王家的淡漠态度。

    只说她怀了身子,最艰难的那段日子里,王夫人和王家又何曾有人看过她一眼?

    不仅如此,她生下了大姐儿后,满月酒、百岁酒,连着两个日子,王家人也鬼影子都没见一个,更别说送礼了。

    王夫人同样不曾露面。

    若只这般也就罢了,不亲近也就不亲近,看在娘家的份上,她也不会趁机落井下石。

    可她没想到的是,因为王家之前的家业都被败干,没败干也被朝廷给抄了个干净。

    如今重建王家,需要大把的银子。

    王夫人贴出大把的私房不够,竟又打上了她这个娘家侄女的主意,让她多出些私房银子,帮王家。

    落难时不见,要银子时大肆指派,这样的亲人,着实让王熙凤感到心寒。

    她不是吝啬之人,当年对王家何曾小气过?

    可如今她却看透了这些人,再者,又有了大姐儿。

    她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孩子考虑。

    她那些私房,都要留给大姐儿日后添嫁妆的。

    女儿出嫁的嫁妆,多由母族所添,也就是舅家。

    可王家对她这个态度,王熙凤还敢指望日后他们为大姐儿添嫁妆?

    然而,她虽然没有吐口答应,可王夫人又跟她提过几次,说的也愈发直白,逼的她快没法子了。

    王熙凤本就不是大度之人,虽不敢明着顶撞王夫人,给她脸色看,可给王家下点绊子,她还是敢的。

    她却不晓得,王家若是没了,王夫人还会不会再逼她出银子重建王家!

    那是他们的王家,和她王熙凤不相干。

    她也相信,眼前的人儿,定会为她出一口气!

    果不其然,听闻王熙凤之言后,贾环面色愈发凌厉,冷笑一声,道:“真真是奇了,他王家教女无方,教出这么个下三滥的女儿,跑到我贾家来下那种药,我不与他理会,他还敢倒打一耙?

    之前看在是亲戚的份上,我才让兵部的人对他这个右侍郎照顾一二。

    没想到,倒照顾出了个仇人!!”

    此话一出,别说王夫人气的眼冒金星,坐都坐不稳当。

    连薛姨妈、王熙凤和薛宝钗的脸色都隐隐难看了些。

    王家教女无方这句话,在这个时代,太狠辣了。

    要知道,不知王夫人、王瑜晴是王家女,薛姨妈和王熙凤也是,而薛宝钗也是王家女生养教导出来的。

    贾老三一番怒言说出,打翻了堂内一半的女人……

    “环哥儿,快别说了,老太太真恼了!你是男儿,有事自去做便是,在家里撒什么威风?”

    这个局面,旁人只能干着急,不敢说话,也有不愿说话的,唯独贾探春不惧,果敢道。

    她虽然对王家也极不满,却不愿见到一家人为了王家闹的收不了场。

    再者,在她想来,贾环真想做什么,自去做就是,没必要同一妇人逞一时口舌之利。

    如今贾探春的心思,和当初不同了。

    她已经是说定人家的人,和荆王府订了亲,差不离就是板上钉钉的铁帽子亲王世子妃。

    日后,便是荆亲王妃!

    国朝妇人里,从头数到尾,比她尊贵的加起来都没有一手之数。

    身份够了,底气自然也足了许多。

    她依旧敬着王夫人,但在一些事上,却不再容忍。

    贾探春厉害的一番话,让满堂人侧目。

    贾环闻言,凝重的脸色一滞,看着修眉飞舞的贾探春,哂然失笑道:“三姐,你心思虽然是好的,但就怕别人不领情。

    与其往后闹的兄弟阋于墙,刀枪加身,不如早早的说开了,以免后患。”

    “三弟,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兄弟阋于墙?”

    贾探春听他说的这般唬人,变了脸色,问道。

    贾环呵呵一笑,眼中却没多少笑意,他道:“你以为,那王子腾为何忽然开始折腾?

    他本来对咱家意见大的恨不得老死不相往来,却忽然登门,和爹好言商议。

    三姐最是聪慧不过,你难道想不明白,他想做什么?”

    其她人都晕乎着,就算有心里清楚的,这会儿也不好说什么。

    贾探春想了想,忽地面色一变,道:“舅舅该不会还想让表姐嫁给二哥哥吧?”

    贾环冷笑道:“纸里包不住火,王家女那些事,在外面都不算什么秘密。有这样的名声在身,不嫁给宝二哥,其他好人家谁要?”

    “可是,二哥哥已经和江南甄家的二小姐说了亲了,再没有亲戚做……”

    贾探春话音未尽,是为了照顾薛宝钗的颜面。

    亲戚自然没有做小的道理,可薛宝钗也是小。

    尽管,她这个如夫人,是在朝廷登名在册的,不同寻常的小妾。

    但说到底,还是小妾。

    薛宝钗垂着眼帘,似没听到这句话一般,倒是贾探春歉意的看向她时,她如有所感,回了个宽慰的浅笑……

    二人互动完,就听贾环声音愈发凛冽:“是啊,王子腾自然不想让他女儿做妾,又想让她进门。

    若是往日里,他自然没法子。

    可是,我不是出事了吗?

    要知道,我这个国朝一等候,却是能娶两位平妻的!”

    “啊!!”

    听贾环毫不遮掩的将这一层说破,众人无不惊呼一声。

    原来,王子腾是想让贾宝玉接贾环“留下”的爵位。

    怪道王夫人破了身上的“佛性”,又开始张罗起俗务来了。

    若是宁国府的位置让贾宝玉接了,纵然名义上过继出去,可谁还真计较这些?

    贾环不成天将贾政喊爹?

    到时候既得了实惠,也不失名义。

    而且,若是贾宝玉成了宁侯,王家也可借力趁势东山再起。

    到时候,西府有王夫人、王熙凤,东府有王瑜晴。

    贾家的天,就该姓王了!

    “环儿,你到底想做什么?”

    贾母极为疲惫的问道。

    贾环看着贾母笑道:“老祖宗,长痛不如短痛,其实也不用痛,只是把话说明白了,日后自然还是照样过日子。”

    见贾母默然不语,贾环忽地转头,对一直垂着头不敢出声的贾宝玉道:“二哥,今日老祖宗在,爹也在,姨妈也在,家里的姊妹们大都在此,我问你一句,我身上的这个贾族族长之位,若是给你,你接的住,还是接不住?”

    众人闻言纷纷皱眉,以为贾环是在奚落贾宝玉。

    不管王家再怎样不堪,可都论不到贾宝玉头上。

    贾宝玉虽然少了些担当,没多大能为,不像贾环孙猴子大闹天宫般成天的折腾,可他并不坏。

    姊妹里有个头疼脑热的,还属他最紧张。

    若是贾环为了报复王夫人,打击到贾宝玉头上,却让人心里不愉快。

    非丈夫所为。

    旁人这样想,王夫人更是青了脸,双手攥紧,露出青筋……

    贾宝玉抬起头,面色苦然,叹道:“三弟,我又何曾念过你的权位?我自然明白,那是你搏命搏回来的富贵,我也没想过那些有的没的……

    家里若容不下我,我自出去便是。

    只要能让我常回来,看看老祖宗,和家里的姊妹们……”

    “宝玉去哪我就去哪,你如今翅膀硬了,封公做候,我也说不动你,你就守着这份家业,一个人过吧!”

    贾母见贾宝玉这般凄然,真真是心都要碎了,颤着身子绷着脸对贾环急道。

    贾环笑道:“老祖宗别急,先听孙儿说完嘛。您道外面为何那么些人说孙儿要坏事,倒也不全是空穴来风……”

    “啊?怎么说?”

    贾母闻言一怔,随即一个恍惚,忙道:“你不是说得了皇帝的赏吗?”

    贾环笑了笑,道:“是皇帝的赏,却是孙儿从天牢里得的。孙儿在西域斩了叶道星的脑袋,后来又在平凉断了中车府主事朱正杰的胳膊。惹得皇帝龙颜大怒,丢我下了大牢。这才使得外面那些人人心浮动,想趁机落井下石。

    方才只是怕唬住了林姐姐,才哄她的。”

    “天爷啊!”

    一时间,不知多少惊叹出声。

    贾环却继续道:“念在孙儿数次大功的份上,陛下没有杀我,只是罢免了我的官位,又赐了我玉如意,让我闭门思过读书,安生几年。

    正好,我也想休息两年。

    所以才有此问,却不是在敲打宝二哥。

    若是宝二哥自认为能担得起家族重大,爵位怕是过不过去,但族长之位孙儿却可以给他。

    公中一应财货银子,他都可以做主。

    只是我要把话先说明白,贾家看起来富贵的紧,又有先荣国留下的余荫庇佑,多有世交豪族相护,但敌人也颇多。

    宗室那些亲王郡王不用说,个个恨不得灭了我贾家。

    文臣里看我贾家不顺眼的更多。

    再加上家里那么大的产业,眼红的何止一两个?

    纵然是武勋将门里,有小心思的也不少……

    宝二哥若能担得起这个担子,就点个头,明日宗祠里,我就把族长之位传给你。

    这些年东拼西杀,南征北战,我也累了,也想安生受用几年。

    宝二哥若是能出来做事,替家里挡风遮雨,我只有高兴的份。

    老祖宗和老爷想来也会喜欢。

    如此一来,还省得外面人算计咱们兄弟。

    岂不是皆大欢喜?

    今日老祖宗、爹、你娘和姨妈都在,你表个态,日后再没那么多事了。”

    众人听贾环说前面之言,一个个心惊胆战,但听到皇帝的处罚只是罢官,勒令闭门读书思过,又赐下那般尊贵的如意,也就都松了口气。

    直到听到贾环说这些年的苦,不容易,再看他面上的风尘之色未去,头发沾灰,眼神隐现疲倦,心疼的眼红的不是一个两个。

    这才都相信,贾环是真想将家里的大权交给贾宝玉。

    除了个别几个心里不是滋味外,倒也没有反对的。

    王夫人更是屏住了呼吸,眼神炙热的看向贾宝玉,恨不得让他立刻点头应下。

    “宝玉,你说说,想做不想做这个族长?”

    贾母心里自然有数,可还是问了句,她已经明白了贾环的心意……

    贾政则冷眼看着贾宝玉,对他这个儿子,他心里再了解不过,纨绔膏粱而已。

    宝玉若能有这份担当,他也不会成天喝骂不休。

    果不其然,贾宝玉满脸为难,懦懦道:“老祖宗,孙儿……孙儿怕是做不来这些俗务。”

    “唉!”

    不知几人心中一叹,目光却都看向了王夫人。

    王夫人似又成了一樽木菩萨,面色木然的坐在那里。

    却不知她心里是不是在想着阿斗……

    “该死的畜生,惯会弄你的胭脂水粉,顽劣……”

    王夫人不吭声,这边贾政却看不下眼了,他倒不是想让贾宝玉取代贾环的权位,只是单纯的看不下去这么大个儿子,整体浑浑噩噩的度日,因此厉声教训道。

    贾母刚想维护,就听贾环笑道:“爹,你还别骂,二哥这才是真正的富贵闲人,我羡慕都羡慕不来。他能这样过一辈子,就是最大的福气。不过……”

    贾环话音一转,声音陡然变的肃杀,道:“既然宝二哥没有这份心思,那么,就是旁人居心歹毒,觊觎我贾家的家业,想立个傀儡家主,好达成他们的所谋。

    他们既然敢做初一,就不要怪我过十五。

    提前讲明白,不要再有任何人与我谈什么亲戚不亲戚。

    贾家,没有这样的亲戚。

    这一次,我要一次清理干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