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如意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如意

    “国老,何至于此?”

    紫宸上书房内间,隆正帝坐于御案后,看着侧面藤椅上的老人,感慨问道。

    老人身旁,苏培盛取了一件绒毯,替他盖住了枯瘦的双腿。

    另一侧,忠怡亲王赢祥亲自斟了一碗参茶奉上。

    老人自然便是为赢秦效命超过一甲子年,功高勋著的李光地。

    他并没有诚惶诚恐的推辞,而是坦然接受。

    看了眼腿上的绒毯,又接过赢祥手中的茶盅,对赢祥笑着点了点头,喝了一口后,李光地布满老年斑的脸上似乎多了分生气,舒服了许多。

    他眯着浑浊的眼睛,看向隆正帝,声音依旧颤巍,道:“陛下,老臣所言非虚言。

    老臣实在是太老了,已经快糊涂了。

    不趁着头脑还有些清醒赶紧退下,怕是要晚节不保啊。”

    隆正帝眉头微皱,摸不清这位国朝元老巨擘的心思到底是什么,便道:“国老,纵然身体暂时不适,也只管安心修养便是。

    朕再派两名御医常驻相府,所需药材,只管从内务府里取。

    内务府没有,缺什么便让各地贡上。

    只是国老莫再说什么乞骸骨之事了,国老国之柱梁,朕离不开国老,朝廷,也离不开国老。

    若无国老坐镇,稳定朝纲,大秦的江山,现在是什么样都不知道……”

    这句话,隆正帝说的是真心实意。

    太上皇赢玄骤然驾崩,死的不明不白。

    隆正帝上位,初掌大权,然而武将不亲,文臣敌视。

    这种情况下,说他的皇位危若累卵都不为过。

    是李光地在奉先殿发下话来,让神京都中各堂、各部、各司、各衙门口按部就班,照常运转,不得有任何人妄言妄动。

    谁胆敢在这个时候借故生起风波,想浑水摸鱼,李光地便要取此人的项上人头,以镇江山。

    正是这番话,才让满朝皆敌的隆正帝,坐稳了龙椅。

    让那些心怀叵测之辈,不敢轻举妄动。

    对于李光地之恩德,隆正帝打心底里感激。

    听出隆正帝的肺腑之言,李光地呵呵一笑,道:“又何须如此?太医多了也无用,药材家里也堆了很多,怕是到死都用不完喽,又何须再赐?”

    说着,他微微转头,看向站在后面些,始终沉默不语,穆然肃立的张廷玉,道:“老臣说陛下颇有识人之能,却不是谄媚之言。

    衡臣沉稳大气,不骄不躁,才华惊艳,手段老辣。

    处理江南粮荒之策,让人拍案叫绝。

    陛下爱民如子,乃明君也。

    衡臣干练忠勤,乃贤臣也。

    明君贤臣相合,大秦盛世可期。

    而老臣暮朽之年,能放心无忧的安享太平晚年,亦是一大幸事。

    还请陛下答允……”

    说着,李光地又想起身行大礼参拜。

    隆正帝连忙让苏培盛相扶,又让张廷玉亲自搀扶着李光地重新坐稳后,他与赢祥对视了眼,眼神闪烁。

    若说李光地致仕,隆正帝心里的真实心情,其实还是喜多于忧的。

    李光地威望太高,德行太隆,门生故吏遍布大秦各省各州。

    若非如此,当初他也没有底气发出那番稳定江山、杀气腾腾的镇天之语,让社稷都为之安定。

    在那个时候,隆正帝自然极为需要他的相助。

    可是,到了现在,江山平定,皇位稳固之时,有这样一个威望盖主的元勋巨擘存在,连他这位皇帝都要陪着笑脸,就让人心里不那么舒服了……

    当然,李光地本人若没有坚定的想要致仕,那隆正帝也绝不会有任何动作。

    因为李光地太老了,且极少干政。

    可既然他想彻底退出……

    也是好的……

    不过,隆正帝还是摇了摇头。

    李光地见之,已经掉光牙齿的嘴巴张开,嚯嚯笑道:“陛下非流俗帝王,老臣也非沽名钓誉之人,就不要作三辞三留之态了。”

    隆正帝闻言黑脸一红,他确实有这个打算,却不想李光地这么光棍儿,直接撩开……

    心里腹诽一句后,隆正帝道:“既然如此,国老就好生在相府养老便是。食亲王双俸,每年贡享。

    朕也希望,能请国老常进宫说说话,得到国老的教诲。

    至于怀德……”

    怀德,李怀德,是李光地老来子。

    李家独此一根独苗。

    进士出身,如今在翰林院打熬资历。

    听隆正帝的语气,分明是想加恩李怀德。

    李光地忙摆手道:“陛下,如意这孩子,天资平庸,能得进士,已经得到陛下莫大的恩典,岂可再有贪望?

    如意能为不足,强登高位,对他而言,是祸非福。

    老臣并无望子成龙之心,只要他无灾无难,无饥寒困顿之忧,平安到老就足矣。

    此乃老臣肺腑之言,还望陛下体谅老臣护子之私心。”

    隆正帝自然能听出李光地此番言语之真诚,却更让他感动莫名。

    什么是真正的国之纯臣?

    什么是真正的高风亮节?

    多少名臣,到了致仕时,最担忧的,便是自家门楣府第,是自家的儿孙前程。

    提出这样那样的要求,纵然不为过,也让人心中不喜。

    而且,这样的人家,也没见真能富贵几代。

    德行不足,纵然靠着恩典登上了高位,却也成了埋祸之举。

    要知道,位置就这么多,不知多少人在这个圈子里拼搏厮杀,只为登高。

    一切挡在前面的人,都是他们的敌人。

    致仕之臣活着时还好,还能靠门生故旧庇佑一二。

    一旦死了,家族倾倒不过弹指间。

    但是,纵然如此,世人最终还是看不透。

    真正是活出了智慧啊!

    隆正帝语气坚定道:“国老放心,怀德此生定然无忧。”

    说着,又对苏培盛道:“去将朕的如意取来。”

    苏培盛闻言眼睛一睁,却不敢耽搁,悄无声息的去了阁间,未几,托着一黄锦垫底的托盘出来,托盘上,放着一把纯白莹润的如意,雕纹飞凤。

    隆正帝从托盘上拿起如意,看了看,脸上挤出一抹笑意,道:“这柄如意,是朕的母后当年送给朕的,朕心爱之。

    今日,朕就将它赐与怀德。

    他小名既然叫如意,朕就让他如意一生又如何?”

    隆正帝口中的“母后”,自然不是慈宁宫中人事不知的那位。

    而是太上皇的第三位皇后,孝懿仁皇后,无出,抚育隆正帝长大,视若亲子……

    “陛下……”

    到了李光地这个境界,纵然心中感动莫名,也绝不至于太过失态。

    只是,到底还是露出一抹震动感慨之色。

    嘴角动了动,却不知该如何谢恩。

    隆正帝见之笑道:“相比于国老为朕做的,朕所赠之,实在微不足道。”

    李光地闻言,欠了欠身子,道:“陛下乃明君也。”

    此言说罢,上书房内忽然陷入了一阵安静中。

    该说的,都说罢了。

    不该说的,也该说了……

    最终,还是隆正帝想要掌控主动权,先开了口,道:“国老,关于贾环之事……”

    李光地摆摆干枯苍老的手,道:“老臣不是昏聩糊涂了,非要仗着一点老脸逼迫陛下赦免贾环之过……”

    赢祥、张廷玉二人听到这句话,眼角都微微眯了眯。

    李光地所言,是贾环之过,而不是贾环之罪。

    就听他继续道:“贾小子今年不过十四五,却已登绝高之位。

    他身份又有些特殊,虽早先吃过些苦,但后面却备受宠爱,甚至,得到太上皇和陛下两代帝王之圣眷,可谓一帆风顺。

    让他受些磋磨,对他而言,也是好事。”

    隆正帝闻言,轻轻松了口气,他还真怕眼前这位老者,提出一些让他为难之极,却无法拒绝的要求。

    他看了眼赢祥,又与爱臣张廷玉对视了眼后,对李光地道:“国老当真老成谋国,朕也是这般想的。

    朕视贾环若子侄,虽然怒他无法无天,却不会当真将他如何……”

    李光地笑了笑,他是真正在权谋算术中活成精的老狐,怎么会猜不到隆正帝的打算?

    他直白道:“陛下是想借此机会,解除贾环的兵权,甚至,想让贾环自此脱出武勋将门之列吧?”

    解除贾环的兵权好理解,罢免了他的官职也就是了。

    可后一句话,却是铺面而来的惨烈!

    除爵!!

    隆正帝闻言,面色一变,似心事被人道破,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

    倒是一旁的忠怡亲王赢祥开口道:“李相爷,皇上非要苛待于他。

    孝懿仁皇后当年留给皇上了一对龙凤如意,其中一柄玉凤如意赐给了令郎怀德。

    还有一柄,纹龙如意,便是要赐给贾环的。

    有这柄如意在,可保贾环百年富贵。”

    一直沉默不言的张廷玉这时也开口了,他面色肃重,声如金戈,道:“阁老,这一策,是下官为陛下所谋。

    宁侯身份着实太过特殊,军功又奇高,年不过双十,便已经战功赫赫。

    更兼,他与武勋将门子弟的关系,亲密之极。

    他便是这一辈将门子弟中当之无愧的核心领袖。

    同辈中,无论是义武侯世子还是彰武侯世子,亦或是蜀中侯世子,无人能与他抗衡。

    甚至不用等到下一代,就算是今日,宁侯在军中的分量,已然不逊于一名军机大臣!

    而他,今年才十四岁……

    下官不是怀疑宁侯的忠心,恰恰相反,下官最敬佩的,便是宁侯为国为民之心。

    但是,宁侯高处不胜寒,且吾等亦要为国朝谋百年之计。

    如此,陛下才万般无奈……”

    李光地侧目看着大义凛然的张廷玉,没等他说完,就摇头道:“衡臣啊,老夫只问你一句,此计正大光明否?”

    张廷玉闻言,面色一滞,脸上的大义之气渐渐散去,面色有些涨红。

    可是在李光地老眼的注目下,却又不能不答:“相爷,此计,非阳谋。”

    见自己的爱臣如此难堪,隆正帝忙解围道:“国老,此计策倒不是完全由张爱卿所为,其实这也是贾环之意。

    出征前,他便与朕说过此事,他亦觉得年纪轻轻,军功太重非好事。

    所以便与朕说,西域此次战功,可以舍去……”

    李光地雪眉一扬,道:“贾小子能有这份心思,倒是难得。只是……那叶道星当真为他……”

    “咳咳!”

    隆正帝尴尬的咳嗽了两声,道:“这倒不是,他原先供出的名头,是带小妾出征打仗……此行违反军规,再加上他在西域强占了万顷田地……

    可是谁知,叶道星却死在了他的手上。

    所以……”

    “所以臣便谏言陛下,趁此机会,让宁侯彻底脱离军伍,享一世富贵便可。

    如此一来,军中将会再次达成平衡。

    于朝廷,于宁侯,皆大欢喜。”

    张廷玉接口,又将责任担当了回来。

    他正视着李光地,沉声道:“李相,下官绝无半点私心,更无半点害人之心,天地可鉴。”

    李光地看着张廷玉,叹息了声,道:“老夫自然相信衡臣你的为人,你的所作所为,当得上舍身为国。

    只是……

    你却没有想过,你这样做,会让贾环怎么想。

    他的心思,也是忠于陛下,忠于大秦的。

    他为大秦所立下的功勋,衡臣,你比不上。”

    张廷玉闻言,沉默了,这个年代,还没有“为了大局”这句冠冕堂皇的话。

    即使有,张廷玉也说不出口……

    隆正帝脸色也有些不好看,道:“国老,朕会补偿贾环的。

    不管他身上有没有官职,也不管他有没有爵位,朕都要护他一世富贵!!

    而且,朕可以加恩他的子嗣……”

    李光地再叹息一声,道:“陛下,这世间,最难得的,不是荣华富贵,是人心,是情义,是信任。

    在这之后,才是利益。

    陛下和衡臣所思量的,都没错,所作的,也没错。

    贾环的存在,太影响军中的平衡,非社稷之福,也非他之福分。

    可是,为何不能与他明言?

    老臣相信自己的老眼尚未昏花,贾环不是醉心于功名爵禄之辈!

    这不正是那么多人,都格外喜欢他的缘由吗?包括陛下。

    若是直接与他明言,未必就不能得到他的体谅。

    他本也感觉到了高处不胜寒。

    可惜……

    再者,衡臣,你这般将计就计算计贾环,所倚仗者为何?

    难道不是笃定为了如今难得的江山稳定,贾环一定不会撕破脸皮铤而走险吗?

    却不知越是这般,越容易让人心寒。

    衡臣,你承认不承认,贾环但凡有点私心,他都能让你下不了台,当面给他磕头赔罪。”

    所谓虎老雄风在,这一刻,逼视着张廷玉的李光地,气势惊人。

    冷酷的声音,让张廷玉额头上遍布冷汗。

    二人前方的御案后,隆正帝的面色阴沉如水。

    李光地与其是在叱问张廷玉,不如说是在教训他这个皇帝昏聩。

    可是,最让他们难堪的,是李光地所言,都是对的。

    叶道星之死,如果真查起来,贾环有罪,但绝不是大罪。

    因为叶道星真正的死因,是“走火入魔”。

    再加上叶道星强闯辎重营,要见极紧要的人物,那名厄罗斯公主。

    还动手打伤了守营亲兵……

    这些缘由加起来,贾环的罪,近乎忽略不计。

    至于斩断朱正杰的一只胳膊……

    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事,就更不能计较了。

    依朱正杰当夜之作为,莫说只残了一臂,就是直接被杀,都算不得什么大罪。

    所以,李光地所言,正中了他们的心思。

    张廷玉面色发白,咬牙道:“李相爷,下官……下官愿意去给宁侯磕头赔罪。

    但是,下官以为,却不能将朝局之安稳寄托于一人的心性上,那太危险了。若是不趁着这个机会……

    日后,怕更难。”

    成大事者,必有韧性。

    纵然张廷玉极其尊重李光地,但他对自己认定的路,却并不后悔,也并不以为错了。

    李光地理解他,却还是难掩失望:“你以为,罢免了贾环的差事,夺了他的爵,就能消除威胁?”

    张廷玉沉默了下,道:“下官相信宁侯的忠心……”

    李光地呵了声,道:“这件事,其实不怪你,因为千百年来,大概也只出那样一个异数……

    老夫曾听过贾府流出的半阙词,虽不全,却也极有宋意,词道: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却道故人心易变,真好。

    人心啊,一旦寒了,就多了变数。

    原本的好事,也会变成坏事。

    呵,陛下,老臣真的老糊涂了,不能再为陛下,为朝廷社稷谋策。

    如今形势大好,老臣也可放心回家养老了。

    同辈的人,活着的没几个了。

    老臣孤拐一生,也没落下什么友人。

    唯晚年遇到贾小子这么古怪的小辈,却不想成了忘年交。

    若是便宜,老臣还希望多和他吵吵嘴,兴许还能多活一年半载……

    陛下,老臣告退。”

    ……

    隆正帝强挤出笑脸,将李光地恭敬送走后,上书房内,便陷入一阵难堪的沉默中。

    良久之后,张廷玉面容有些苦涩,开口道:“陛下,此皆臣之过也。”

    李光地的话,终于敲打的张廷玉反应了过来。

    人心易变。

    如果贾环因为此事而心怀怨恨,那后果之严重,不堪设想。

    即使他们现在能压制得住贾环,可以压制他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

    可三十年后呢?

    三十年后,隆正帝怕早已作古,张廷玉也成了古稀老人,而贾环,才不过四十多岁,正是年富力强之时。

    而那个时候,他的一干生死兄弟,也早已成了军中的柱梁干将,手握实权。

    局面,将不可想象!

    赢祥心里也叹息了声,却道:“皇上,也没李相说的那样严重。贾环毕竟犯下了弥天大罪,怎样惩处都不为过。

    不过,念他所立功勋显著,又年幼鲁莽的份上,皇上仁厚,从轻发落也好。”

    隆正帝黑着脸,细眸中怒气闪烁,沉声道:“如何从轻发落?就这样将他放出来,让他来嘲笑朕?”

    赢祥忙道:“他定是不敢的,他也自知理亏,所以才一声不响的去了大牢。况且,也不能就这样将他放出来,否则国法何存?

    依臣弟看,还是罢免了他的差事,让他闭门读书思过吧。

    至于爵位,暂且给他留着……”

    隆正帝闻言,面色阴沉,想了想后,缓缓点了点头,正要开口,却见苏培盛匆忙从外间走来,隆正帝眉头一皱,正要呵斥,却听苏培盛苍白着脸急道:“皇上,奴婢刚送国老出宫,折返途中得到消息,说……说朱正杰手下悍将石康,带着十数中车府的卫士去了天牢,要为朱正杰报仇。那石康是朱正杰新招募的强人,亦是武宗高手。皇上……”

    “这个混账!!”

    隆正帝脸色铁青,咬牙切齿的骂道,眼中杀气腾腾。

    他转头对赢祥道:“十三弟,你速去天牢,将那些不知死活的狗东西悉数打杀!

    然后,就按你刚才所说,宣旨,放出贾环,免了他的差事,让他回家闭门读书去吧。

    不读书,不知礼,早晚惹出大祸!”

    赢祥闻言,躬身领旨。

    就要退下,赶往天牢,却又听隆正帝道:“将那柄玉如意一并带去……”

    ……

    ps:大家元宵节快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