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翻过
    贾环惬意愉快的旅途,到底还是因为朱正杰一行人的突入而被破坏。

    他不能再与董明月、薛宝琴乘坐一架宽大舒适的马车,嗅着暗香,轻轻松松的愉快回京了,他必须要连夜赶路。

    而且,连董明月期望的同行都不可以。

    因为贾环希望她能保护那个厄罗斯毛妹,不能让她出意外。

    否则,麻烦将会更大。

    不过,董明月却无论如何都让董千海随行,她是真的做好了,万一有个意外,让她父亲去劫法场的心思。

    董千海无比心酸,她这宝贝女儿难道不明白,纵然是半步天象,也难在神京重地劫法场而后全身而退……

    只是,这种心酸让董明月一句“一家人,生死都在一起”给打消了。

    是的,董千海如今,也从心里认可贾环是一家人了,不只是当初女大不由爹的无奈。

    只因为那义无反顾的一剑……

    ……

    “哒哒!”

    “哒哒!”

    “哒哒……”

    一阵剧烈而清脆的马蹄声,打破了神京初晨的宁寂。

    业已十月深秋,黄叶满地,雁南飞。

    清晨,整座神京城,都蒙在一层薄薄的秋雾中。

    一行二百人的骑兵,自西城金光门鱼贯而入。

    行迹匆匆。

    金光门外排队的百姓,商人,亦或是官员,看到这一队轻骑,无不色变,然后赶紧避让。

    因为,打头的人,是中车府番子。

    在轻骑路过时,隐于路边人群中的一座官轿从内撩开了侧壁轿帘的一条缝隙,一双眼睛看向外面。

    见缇骑肆无忌惮的狂飙突进,带起一阵烟尘,不由的皱起了眉头,面色厌恶。

    然而,没等眉头舒展,眉下的一双眼睛却陡然圆睁。

    他看到了什么?

    那条疯狗,右臂上空空如也,他的胳膊没了!

    再看他的脸色……

    却是来不及,因为马匹已经飞速而过。

    “咦?是他?怎么可能……”

    这位兰台寺巡城御史甚至惊呼出声,因为他在这队轻骑队伍中间,发现了一个本来绝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他怎么可能在这里?坏了,八成是出了大事了……”

    ……

    “铛!”

    “铛!”

    “铛!”

    鼓楼钟声响起,皇城宫门大开。

    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数不清的朱紫大员,沿着朱雀大街的御道,在皇城南门朱雀门前走下官轿,整理仪容,步入皇城。

    他们要开始一天的公务生涯。

    自隆正帝真正掌权后,百官大朝会便从每日一朝,改成了月初和月末两朝。

    其余时间,他只与军机阁和内阁阁臣就具体实务讨论。

    无关官员不需要再站在光明殿上听天书,他们有他们自己的实务要做。

    如此一来,大大的减少了官员们浪费在虚礼上的时间,减轻了他们负担的同时,也增快了政务的处理效率。

    对于务实的人来说,这是一项善政。

    对于心怀不满的人来说,这则是一种怠政。

    但不管如何,能够不用每天三更半夜爬起来,就为了在光明殿上空站上几个时辰,然后再忙碌一天的政务,不遭这种折腾,大部分官员心里,还是满意的。

    即使是内阁和军机阁,也不需要每个人都到。

    只需要在涉及到他们分管的政务和军务,或者隆正帝有疑问垂询时才会召见。

    两阁阁臣的政务和军务,要比寻常官员还要繁重。

    但是今日,内阁九名阁臣,李光地、张伯行、张廷玉、左思怡、周昊、裴静、李帆、王纶、赵显。

    军机阁五名军机大臣,牛继宗、温严正、施世纶,以及两名身份特殊的人物,忠怡亲王赢祥和东宫太子赢历,悉数现身紫宸上书房。

    外殿!

    隆正帝,从来都只在内间与两阁阁臣坐而论道。

    这是第一次,在外殿,召集两阁阁臣。

    鎏金龙椅上,隆正帝面无表情的坐着。

    下方殿内,两阁阁臣分立两边,亦都面沉如水。

    即使在这个大事将生的时刻,不少人还是将目光投向了军机大臣之首的那抹明黄色身影上。

    真真是……意想不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里间的西洋钟响了一次后,隔了段光阴后,又连敲响了九次……

    就在龙椅上,脾性最急的隆正皇帝细眉不加掩饰的蹙起,显示出他内心的不耐和烦躁时,宫门突然打开,面色有些异然的苏培盛急步入内,对着隆正帝及神情纷纷一凛的众人道:“皇上,朱正杰引着宁国侯贾环、彰武侯世子叶楚、义武侯世子方冲、蜀中侯世子傅安、靖海侯世子李武在殿外求见。”

    隆正帝闻言,看着苏培盛异样的脸色,细眸闪烁了下,轻轻吸了口气,沉声道:“宣。”

    苏培盛忙应道:“喏。”

    说罢,倒退而出,未几,众人便听到殿外响起一阵脚步声。

    再过了片刻,一群人出现在紫宸书房外殿内。

    所有人的眼睛,在看到第一个来人时,都不由自主的眯了起来,以掩盖眼神的惊诧!

    朱正杰,竟然残了!

    “皇上主子……奴婢,奴婢来复圣命了。”

    朱正杰惨白着脸,上前数步,跪在大殿中间,声音哽咽道。

    满脸凄慌。

    隆正帝看着朱正杰光秃秃的右臂,呼吸都为之一顿,细眸眯起,寒声道:“朱正杰,你的右臂,去哪了?”

    朱正杰泪流满面道:“皇上主子,都怪奴婢不懂规矩,惹恼了宁侯,被宁侯砍了右臂,以示教训。”

    “呵……”

    隆正帝脸色阴沉如水,眼眸中的光泽从朱正杰的身上,转移到后面,那个笔挺站立的人身上,发出了声渗人的轻笑声。

    “臣贾环,拜见陛下。”

    面无表情的贾环,以礼相拜。

    “贾环,可是这奴才对你,出言不逊?”

    隆正帝轻声问道,但气氛却愈发骇然。

    许多人眼睛发亮,也有许多人面色变得担忧起来……

    贾环摇头道:“回陛下,并无。”

    “那么,可是这个奴才,对你行为不恭?”

    隆正帝的声音再轻三分,下方朱正杰委屈的连连摇头。

    贾环亦摇了摇头,道:“回陛下,也无。”

    隆正帝呵呵笑了两声,道:“那就是,你对朕有意见?没让你凯旋归来,坐御马,过御道,受万民敬仰?”

    贾环摇头道:“不是,臣岂敢,臣只是……”

    “只是什么?”

    隆正帝犹如火山爆发一般,勃然大怒,怒声咆哮:“你岂敢?还有什么是你宁国侯贾环不敢为的?

    混帐东西!朕的太尉让你一剑砍了脑袋,朕的天使也差点让你一剑斩了!!

    你怎么不连朕也一剑斩了?!”

    “砰!”

    龙椅前的御案生生让隆正帝给推翻,砸倒在金砖上,将数块金砖轰成了粉末。

    隆正帝几步走下丹陛,来到贾环跟前,指着他厉声骂道:“居功自傲,无法无天,勾结叛逆,欺君罔上!!

    朕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

    你做的那些好事,当真以为朕都不知道吗?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紫宸书房外殿的气氛已经压抑的让人快无法呼吸了,隆正帝的话,让许多人都皱起了眉头。

    “居功自傲,无法无天”,他们都可以理解。

    可是“勾结叛逆,欺君罔上”,又是什么意思?

    勾结叛逆,谁是叛逆?

    不可能啊……

    无数双眼睛,看向了跪在殿内的贾环。

    殊不知,贾环心中也卷起了千帆浪。

    隆正帝,都知道了什么?

    赵师道……

    是那位黑冰台主人赵师道吗?

    可是,如果他们真的知道了他的底细,知道十三将的存在和所作所为,贾环自忖,他绝没有出现在此地的机会。

    那么……

    “陛下,臣何时勾结叛逆?”

    贾环看着面前这张暴怒的脸,诚恳的问道。

    “砰!”

    本就暴怒中的隆正帝,看着贾环这张无辜的表情,更是怒发冲冠,怒不可揭下,一脚踹在他身上,咆哮道:“弑君之贼宁至之死,难道不在你的亲兵营里?

    在你贾环眼里,宁至妄图弑君,是不是也不算叛逆?

    就因为他是你荣国一脉的大将吗?

    混帐东西!!”

    贾环苍白着脸重新跪好,嘴角溢出一抹殷红,却一言不发。

    心里叹息一声,原来是泽辰啊……

    “你还有什么说的?”

    隆正帝冷冷的看着贾环,问道。

    贾环摇摇头。

    隆正帝眼角抽了抽,沉声道:“看在你所建功勋之份上,朕给你一个机会。立刻折返西域,找到那个逆贼,带他的头颅回来,朕可以从轻发落。”

    贾环:“……”

    “很好。”

    过了良久,见贾环一直无动于衷,隆正帝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的神色,冷笑一声,寒声道:“既然如此,朕成全你的义气。

    来人!”

    殿内大汉将军轰声应道:“在!”

    “将贾环拿下,打入死牢,听候发落!”

    隆正帝沉声命道。

    数位威武的大汉将军大声应道:“喏!”

    而后走到贾环身后。

    贾环没有反抗什么,也没有反驳什么,站起身,眼神没有与隆正帝接触。

    只是目光深沉的看了眼牛继宗、温严正和施世纶三人,而后,转身离去。

    身后,响起了隆正帝对叶楚的温言安抚声,以及对方冲等人战功的表彰。

    “吱……呀……”

    紫宸书房殿门关闭,似乎象征着,一页的翻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