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黑冰台主人,赵师道
    宁寂的平凉古城仲夏之夜,被一对锦衣缇骑给打破了。

    数十身着玄色锦衣的黑冰台番子,与数十身着大红宫赏的中车府密卫,陈列于西域大军临时行营营门前。

    面无表情,手执圣意。

    西域大军的行军大将面色凝重的站在营门前候着,牛奔、温博、诸葛道等神京衙内,都脸色难看,目光喷火的看着为首一身着大红蟒衣的年轻人。

    正是都中恶名昭著,被人称之“御下疯狗”的中车府主事,朱正杰。

    朱正杰极其欣赏对面那些人愤怒、厌恶却又忌惮和畏惧的眼神。

    因为不管他们怎么想,他们都拿他无能为力。

    看着牛奔等人阴沉愤怒的面孔,朱正杰心里说不出的熨帖。

    纵然公候子弟,又能如何?

    当今圣上,可不是太上皇那个老不死的!

    如今天下平定,四海再无战事,接下来,想来陛下就该对军方下手了!

    到时候,有你们这些将门子弟哭的时候。

    朱正杰眼中闪过一抹厉色……

    正这时,营门内走出一群人,正中为首之人,身着一身大孝,面色悲戚,恨怒,正是彰武侯世子叶楚。

    在他身旁所站之人,则是义武侯世子方冲、蜀中侯世子傅安等人。

    朱正杰见之,忙翻身下马。

    他虽然猖獗,却也不算愚蠢,知道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的道理。

    “世子节哀,皇上主子得知噩耗后,悲痛万分。特意命咱家出来,接世子速速回京。皇上主子要亲自接见宽慰你呢,还特许世子不用去孝,这可是前所未有的皇恩圣眷啊!”

    朱正杰满是同情的说道。

    这话倒也没错,热孝中人,从来不能入宫,未免带了不干净的东西进宫,这极犯忌讳。

    纵然入宫,也绝不能带孝。

    隆正帝准叶楚进宫,还可以戴孝入宫,算得上是隆恩了。

    听到朱正杰的话,叶楚的身子僵了僵,眼神更是复杂难名。

    真的,当他是蠢货吗?!

    不过就在这时,背后有一只手,轻轻的拉了拉他。

    叶楚悚然一惊后,回过神,朝东方跪下行礼,一字一句道:“臣叶楚,代先父,谢主隆恩!!”

    朱正杰尖锐刺耳的笑声划破天际,一双苍白阴冷的手,亲自将叶楚扶起,大声道:“世子之心,皇上主子一定会知道的。世子放心,太尉大人与世子等人立下的功勋,皇上主子绝不会忘,待世子孝期日满,便是得以重用之时。”

    叶楚起身后,缓缓点点头,声音嘶哑的问道:“敢问公公,先父之仇,该如何报?”

    此言一出,让许多人的面色都变了变。

    朱正杰看了眼叶楚身后的方冲一眼,轻轻颔首,然后才对叶楚正色道:“世子尽管放心,皇上主子天威神明,执秉乾坤,定然会还太尉大人一个公道的。”

    叶楚闻言,眼神又闪烁了下,咬牙道:“我希望,要以血还血,以命偿命!”

    朱正杰眼眸眯了眯,轻声道:“也未必不可能呢……”

    “叶楚,你这个孬种!我就不信你不清楚你爹是怎么死的!有种你……”

    “住口!”

    朱正杰和叶楚的对话,将一旁处营门口站着的牛奔彻底激怒。

    只是,暴怒之下的话没说完,就被一道尖锐刺耳之极的声音打断。

    朱正杰苍白的脸上满是怒容,他走向牛奔,寒声道:“小伯爷,你可知你在说什么?这些,都是牛伯爷教你的吗?镇国公府,真真是好家教!”

    “你……”

    在牛奔眼里,朱正杰不仅是一条疯狗,还彻彻底底的是一条剧毒无比的毒蛇。

    牛奔不怕死,更不怕朱正杰,但是,身为镇国公府的世子,他却不能将家族陷入险境。

    这无关义气和胆量,而是责任。

    见牛奔被逼住,朱正杰眼中闪过一抹狞笑,伸手在牛奔的脸上拍了拍,讥诮道:“最好管好你的嘴巴,你还当如今是从……啊!什么人?!”

    朱正杰话没说完,面色忽然骤变,厉喝声中,连连倒退而去。

    可是,伴随着一道极速而来的厉啸声,心头那股死亡危机感却怎么也摆脱不了。

    “贾环,你敢杀我?!”

    “环哥儿,不要冲动!!”

    一道身影如利箭一般飞射向朱正杰,其势之威,让朱正杰没有任何抵挡的勇气,只能色厉声荏的尖声叫道。

    而之后的一声,则是秦风在后面大叫道。

    但是,却没有用。

    剑光如龙!!

    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中,月夜下,一道清亮的剑光划过每个人的眼眸。

    惨叫声起,一只手臂凌空飞远,去了黑暗中,不知落在何处……

    朱正杰虽带来的一百多黑冰台和中车府的番子刚想动作,从大营中走出不知多少锐士,张弓拔弩,对准他们。

    贾环站稳后,面无表情的看着抱着无臂肩头惨嚎的朱正杰。

    执剑再上前一步……

    朱正杰哀嚎声顿止,眼神中有无尽的怨毒和恨意,也有无尽的恐惧,看着贾环尖声道:“我乃陛下家奴,你敢杀我?你想造反吗?”

    贾环面色漠然不动,再向前一步。

    “环哥儿!”

    这时,秦风急步赶来,一把抓住贾环的胳膊,焦急道:“环哥儿,杀不得!”

    贾环面沉如水,寒声道:“一介阉奴,猪狗一般卑贱的东西,也敢欺我国朝武勋?!今日我就斩杀他于此,谁会为他鸣冤?”

    说罢,贾环轻轻挣开秦风,再向前一步。

    朱正杰唬的亡魂大冒,连连后退。

    他其实来时就打定主意,吃一堑长一智,绝不和贾环计较,也不会说些无脑的意气之话,惹的这位灾星破罐子破摔,拿他出气。

    若是换个旁人,打狗也要看主人,决计不敢对他这个“天使”动手。

    可贾环在他心里,和疯子无异。

    而且是即将倒血霉的疯子!

    没必要争这一时,日后有的是找他麻烦的机会……

    可谁知,到底还是让这疯狗抓到了发作的机会。

    朱正杰此刻心里懊悔个半死,怎么就手贱了一下,去拍牛奔的脸……

    秦风见拉不住贾环,气的没办法,其他人身份不够,也不敢上前。

    他只好转头看向后面,怒吼道:“你们都是死人啊,还不过来拉住环哥儿!!”

    牛奔早被感动的一脸泪水,不枉他这些年来待贾环如亲弟,不,比亲弟还亲。

    这会儿小弟为他出头,真真是让他出够了气。

    绿豆眼狠狠的瞪了狼狈不堪的朱正杰一眼后,他和温博到底跑上前,想伙同秦风一起拉住暴走的贾环。

    可是哪里还来得及,就见在秦风的怒吼中,贾环再次化作一道剑光,如电般凌空刺向了骇然欲绝的朱正杰。

    然而这时,意外却发生了……

    “当啷!”

    贾环手中一往无前的宝剑,竟然脱手而出。

    而势不可挡的贾环,也从空中身形一滞,掉落下来,连连后退了数步。

    眼中瞳孔剧烈收缩,看着对面救下朱正杰之人。

    头戴无翼三山纱帽,身着黒鹄锦衣,手握绣春刀。

    虽其貌不扬,但平静的站在那里,周身气势,渊渟岳峙。

    只轻轻一刀,便逼退了贾环。

    要知道,贾环可是武宗啊!

    修练的又是《白莲金身经》,一身金筋玉骨,力大无穷。

    在此人面前,竟走不了一个回合。

    秦风牛奔等人见出此变化,无不骇然,连忙跑到贾环周遭,看他的情况。

    贾环摆手示意无事,上前半步,凝视着对面那中年男子,沉声道:“你是什么人?”

    那中年男子轻笑了声,道:“黑冰台主人赵师道,见过宁侯。”

    此言一出,别说贾环等人,就连后面刚刚死里逃生的朱正杰都面色一变,惊骇的看向前面之人。

    黑冰台主人?

    连他都不知道啊!

    贾环闻言,轻轻吸了口气,心里有数,想来这又是隆正帝的一张底牌,不过……

    “我要杀这贱婢,你拦不住。”

    贾环看着赵师道,一字一句道。

    赵师道想了想,目光在对面营门前转过,轻笑着点点头,道:“早闻白莲教主董千海,在黑冰台天牢中六年磨砺,终迈过武宗之梏,位列半步天象,我不是他的对手。

    不过……

    宁侯,何必非要杀他?”

    贾环哼了声,道:“我武勋一脉,在沙场上出生入死,为大秦打下江山,还没加官进爵,却先被如此腌臜阉庶欺辱。

    此等狗贼不杀,天道不公!!”

    始终面色风轻云淡的赵师道终于变了变脸色,心里暗叹了声,道:“宁侯,朱主事毕竟身怀圣命,无论如何,总要回京复命后再做算计。否则,陛下那里着实不好交代。

    宁侯放心,今日之事,吾尽在眼中,待回京后,定会如实上奏皇上。

    还请宁侯给个薄面,暂且放过今日之事。”

    贾环沉默不言,静静的看着对面这位忽然冒出来的大高手。

    看他不闪不避,目光纯正的与自己对视,贾环心里微微凛然。

    他倒是希望,遇到的都是朱正杰这样的货色……

    “环哥儿……”

    秦风觉得头发都快愁白了,这个时候,不赶紧借梯子往下下,还等什么?

    那位赵师道虽不知何方神圣,但显然能成为黑冰台新一任主人,一定是隆正帝最信任的心腹之臣。

    他之前的话,已经代表愿意将贾环斩断朱正杰的胳膊之事揽下。

    你还犹豫个什么,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

    因此,他急的暗地里使劲拉了拉贾环,低声叫道。

    贾环这才收回眼神,点点头,道:“好,我给你这个面子……我王爷爷可好?”

    赵师道闻言轻轻一怔,显然有些没理解贾环的跳跃,不过随即便反应过来,轻笑了声,道:“宁侯说的,是朱雀王焱吧?他很好,王老曾是我的授业恩师之一。我还没谢过你对他的保护……

    对了,玄武和行踪百户天涯可还好?

    若有机会,宁侯代我问声好。

    告诉他们,若是想回来,本座担保他们的平安。”

    贾环闻言,瞳孔再次猛然收缩,眼神凌厉的看向赵师道,心中骇然。

    他竟然知道!

    他到底知道多少?!

    这一刻,贾环心里终于有些惊慌了……

    难不成,他的一举一动,从来都在这人,和这人背后之人的目光中?

    这太可怕了!

    “呵呵,宁侯勿恼。”

    赵师道似乎看出了贾环的心思,道:“非是我等不知轻重,监控宁侯。只是在朱主事清洗黑冰台时,偶然得知……

    宁侯,陛下正在都中等候宁侯等人陛见,今日便不多言了。

    在下另有差事在身,就不与宁侯一道回京。

    待来日,再与宁侯长话一番。

    告辞!”

    说着,赵师道将手中的绣春刀往后一递,一黑冰台番子恭敬上前接过后,他对贾环轻轻一礼,接过下属递上的马缰,翻身上马,再次对贾环等人抱拳一礼后,率领那数十头戴无翼三山纱帽,身着黒鹄锦衣的黑冰台番子,在夜色中扬长而去。

    众人静静的目送这一行人的离去,心中却都默默的叹了声:

    好一个黑冰台主人,赵师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