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京中来人
    夜,平凉古城。

    西域大军依旧没有进驻沿途诸城,犒军之人也没能进入大军行营。

    不过,一众官府亦都理解。

    一来,被俘的厄罗斯公主就在行营内,唯恐有个闪失,就是倾天大祸。

    二来,那位名满天下的宁侯,本就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

    宁国府门槛难进,是大秦官场众所周知之事。

    所以,沿途官府只尽到他们的本分就好。

    他们这样想的也对,贾环最不耐的,就是与这些当官的虚与委蛇。

    因此,沿路上除了与几家极为秦梁器重,和武威侯府渊源极深的黄沙大将见面一晤外,贾环再没见其他任何人。

    他如今,也不适合太招摇……

    平凉古城外,西域大军临时营地。

    堆堆篝火燃起,火头兵埋锅做饭。

    大军回京的速度并不快,从西域往回走,走了一个半月了,才走到平凉。

    按照这个速度,至少还有十天才能回到神京。

    不过,也没人着急回去,甚至还有人希望再慢点……

    “环哥儿,真的没事吗?”

    一座不大的篝火边,围坐着秦风、牛奔、温博、贾环和诸葛道五人。

    除却贾环外,其余四个人,代表着大秦八大军团中的四大军团。

    出言发问的,是秦风。

    英俊的面容上,满是愁容。

    贾环哈的一笑,道:“风哥,一路上每一次停下你都问一遍,瞅瞅,你白头发都快愁出来了。”

    “你还笑!”

    秦风不满道:“你也不想想你做了什么事……”

    牛奔正在一旁啃一根黄羊肋骨,听到秦风的话后,冷笑一声,道:“有什么了不起,不过一个弑君之贼罢了。杀了就杀……”

    话没说完,就被秦风一声厉喝给打断了:“住口!这些话也是你能说的?”

    牛奔何曾服过秦风,别看秦风老子这次回京十有八.九就要升格为国公了,可在牛奔看来,秦梁不过是沾了他兄弟贾环的光罢了。

    若没贾环,秦梁现在是死是活都是两回事。

    秦风凭什么敢这样同他说话?

    因此,牛奔细眉一挑,绿豆眼斜觑秦风,冷笑道:“这就开始抖起小国公的威风了?我倒是想见识见识,小国公到底是怎样耍威风的!”

    这话差点没把秦风气死!

    一张脸怒到狰狞通红,秦风指着牛奔咆哮骂道:“你放的什么狗屁?什么国公威风?

    你知道你刚才那话传出去,要给环哥儿惹出多大的麻烦?!

    你想害死他吗?

    你干脆别叫牛奔了,叫猪奔吧!”

    牛奔被骂了个狗血淋头,刚暴怒而起想反击,可听到后面,却又怔住了,疑神疑鬼道:“姓秦的,你别扯虎皮拉大旗,牛爷我给环哥儿惹什么麻烦?什么害死他?”

    秦风剧烈喘息着,却不忘看看周遭,好在其他人距离他们这里都有段距离,倒不虞旁人听去。

    只是,他着实不愿跟牛奔说话了。

    一旁的诸葛道见牛奔被晾在那里,脸色越来越难看,忙将他拉下重新坐好,低声劝道:“奔哥儿,这件事,绝不能和‘弑君’不‘弑君’联系上,一点瓜葛都不能有。

    否则,宫里那位心里会怎么想?

    要知道,当日梁九功从宫里逃出来,同环哥儿说的话……”

    诸葛道没有说尽,但牛奔却已经悚然而惊!

    事涉皇权,谁敢大意半点?

    真要让隆正帝心里猜忌贾环是在履行太上皇“遗旨”才杀的叶道星,那真真是在往死路上走。

    西北夜晚清凉,可没一会儿功夫,牛奔还是热出了一头大汗。

    他本不是猖狂蠢人,此刻惊醒过来,也知道这些日子,因为战功之故,变得有些轻狂了……

    贾环见之笑道:“奔哥,没那么严重。”

    秦风道:“你别管他,让他好好反省反省,立了点功,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什么话都敢说。

    不受点教训,回去后一定惹大祸。

    如今咱们正在风口浪尖,不知多少人在盯着咱们。

    还敢口无遮拦!”

    秦风方才被牛奔气坏了,这会儿见他老实了,便使劲出气。

    牛奔心中有愧,没有反驳,倒是一旁的温博瞟了秦风一眼,道:“差不多行了,奔哥儿不就一时口误吗?

    再说了,要教训也轮不到你来教训。

    等回京后,自有牛世伯亲自教训……”

    “你拉倒吧!你小子比那孙子心还黑!”

    听到“牛世伯”三个字,牛奔冷不丁的打了个寒战,原本还有些感激为他出头的温博,却瞬间发现了他的险恶用心。

    推了温博一把,笑骂道。

    其他人纷纷大笑。

    这些天不怕地不怕的衙内,平生唯一畏之如虎的,大概就是他们的老子。

    牛奔宁愿和秦风大战三百回合,也不愿让他老子牛继宗亲自管教他。

    那真会让他做噩梦的……

    笑闹一番过后,之前的一点不愉快也就散了。

    兄弟之间的情谊便是如此,绝不会像女孩子间那样亲密无间,吵闹打架是随时可以发生的,但极少记仇。

    贾环道:“风哥刚才说的在理,国朝未来百年来,最大的战功被咱们兄弟给占了,这块肉肥的流油!

    哪怕日后咱们再不建功,以此军功打底,熬个二十年,军中就是我们的天下。

    这让人如何不眼红?

    甚至我们内部的一些将门子弟,尤其是那些没跟咱们出来的,没沾上光的,都会心怀嫉恨。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所以回京后,三五年内,咱们还是低调点。”

    这番话让其他人都点头称是,唯有牛奔以为贾环在指桑骂槐,专门指点他。

    恼羞成怒下,扑向贾环,搂住他脖子就把他头发一阵挠乱,恶狠狠道:“你还好意思说我,最不低调的就是你!”

    贾环赔笑道:“我没说你,是让奔哥你约束好手下的兄弟。立下那点功,别最后都将功折罪出去了。”

    牛奔点点头,道:“这倒也是,我看那群兔崽子这两天一个个都用鼻孔看道。在军营里没撒欢的地都这样了,回京之后,还不把都中给闹翻过个儿来……

    喂,姓秦的,你家门下这次回京的人最多。

    而且还不知又有几人封爵……

    都是西北乡下来的土鳖,进京后别不知道天高地厚,惹出麻烦来,还来麻烦我们……”

    “麻烦你?”

    秦风嗤笑了声。

    牛奔理直气壮道:“你麻烦环哥儿不就是麻烦我吗?他是我小弟。”

    秦风懒得理他,又对贾环道:“环哥儿,这次回京,不要再和陛下对着干了。世道变了,如今不是当年了……”

    贾环缓缓点点头,道:“放心吧风哥,我心里有数……

    好,今儿就到这,明早还得赶路,兄弟们都散了吧。

    小弟先走一步……”

    说罢,贾环起身,冲几人拱拱手,然后在牛奔、温博充满羡慕嫉妒恨的怪笑声中,哈哈大笑着扬长而去。

    待贾环离开后,牛奔等人却没有散,笑声也渐渐消失了。

    又怎么可能不担心的……

    贾环杀的,可是一位国朝太尉,一等彰武侯啊。

    也就是发生在贾环身上,还有一些余地。

    换做其他任何一人,都百分百是抄家灭族的大祸!

    可即使是贾环,这次怕也……

    唉。

    ……

    “哟!说什么呢,这么热闹!”

    回到辎重营后,贾环去了董明月的营帐。

    因为西北夜间普遍清凉,所以不必再摆放冰鉴,索菲亚公主也不用再挤进来。

    不过薛宝琴还在。

    她正和董明月说的高兴。

    见贾环进来后,两人皆笑出声,薛宝琴道:“环哥儿,你的头发……”

    贾环摸了摸鸡窝一样的头顶,不在意笑道:“他们嫉妒我太帅,所以把我头发弄乱了。只是他们根本不明白,这是没用的。

    像我这样出众的男人,就好比黑夜中的萤火虫一样,那样醒目,那样耀眼,即使发型乱了,一样还是那样迷人……”

    董明月已经免疫了,只是好笑的看着卖弄风.骚的贾环。

    可薛宝琴还没见惯这等的不要脸,咯咯笑个不停。

    董明月白了贾环一眼,上前替他梳理头发,对贾环道:“刚才正和琴妹妹说平凉呢。”

    贾环笑道:“这里有什么好玩儿的么?”

    薛宝琴在一旁道:“这里有崆峒山啊!我和董姐姐都来过这里哩!”

    贾环赞叹道:“真巧啊,老乡见老乡……”

    薛宝琴“噗嗤”一声又开始笑不停了,董明月也轻轻捶了贾环一下,嗔笑道:“又乱说,这哪里是老乡吗?”

    贾环受用着董明月温柔体贴的服侍,看着薛宝琴笑颜如花的美姿,畅快道:“还是和你们在一起舒服,好玩好看还香喷喷的,哪像外面那些人,又闹又丑还臭烘烘的!”

    这饱含歧义的话,让董明月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也让薛宝琴羞红了脸。

    贾环头发被束成马尾,由董明月的一条青色绣帕扎在脑后,三人重新落座。

    薛宝琴给贾环斟好了茶水奉上,让贾环愈发自得……

    “哼!”

    忽地,从帐外传来一道冷哼声。

    三人先是面色一变,贾环和董明月更是眼神一凝,不过随即,董明月眼中却浮现出一抹惊喜,与贾环齐齐站起,走出帐外。

    “爹!!”

    董明月看着帐前的高大男子,再唤一声,惊喜道:“您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董千海。

    看他一身风尘仆仆的模样,想来没少赶路。

    他沉着脸,上下仔细打量了番董明月,见她面上无郁气,眸光惊喜,面色也极好,嘴角还擎着笑容,这才暗自松了口气,道:“听说出了些事,我不放心,就追来了。”

    说着,又看向贾环,沉声道:“贾小子,算你还有点担当。”

    贾环嘿嘿笑道:“岳父,瞧你说的,我自己的老婆我不疼谁疼……

    咱甭在外面说话,岳父,进帐说,喝口茶水。”

    董千海没好气道:“糊涂,你帐子里还有人。”

    贾环闻言一滞,才想起薛宝琴不宜见外男。

    董千海懒得管这些烂事,直言道:“我此次来,是想带走明月。”

    此言一出,贾环和董明月面色皆变,贾环沉声道:“这绝不可能。”

    董明月急道:“爹,你怎么……”

    董千海看着两人,叹息一声,道:“先避避风头吧,虽然贾小子把事情抗下了,可回京后,事情未必就会如他所愿。

    再者说,他家里人若是知道了这事,怕对你也不好……”

    董千海的担忧,不能说没有道理,也算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了。

    不过贾环却摆手正色道:“岳父大人尽管放心就是,这次算咱们倒霉,正好顶了一雷。

    既然运气不好,我也不怨谁,认了。

    我会付出足够的代价,包括这次大功,和身上的差事,甚至还可以再多一点。

    抵了这劫,日后有的是机会。

    这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但是,谁要还敢不依不饶,想将战火延续到明月身上,不管是哪个,他都承受不起这个代价,无论是谁!”

    董千海闻言,深深的看了眼贾环,沉声道:“贾小子,你要明白,虽然江南水灾粮荒,西域国战都和你有关,可是受益最大的,却是宫里的那位皇帝。

    如今他的声望,绝不是从前那样了。

    你要是还抱着以前的想法和手段,我劝你还是早点让我将明月接走的好。”

    贾环道:“我明白,所以我才准备付出足够的代价。

    若是还像从前……这件事根本不算事。

    岳父,此事小婿心里有数,您若是无事,休息两日,早先回去吧。

    如今都中太乱,小婿怕波及到您……”

    董千海哼了声,道:“你管好自己就好,老子不用你操心!

    谁让我命不好,就养了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还死了心非要跟着你?

    罢了,既然你不听劝,我就再走一趟吧。

    真到万不得已时,我还得去劫法场……”

    贾环笑道:“断不会如此……”

    董明月在一旁却乐开了花,有一个半步天象在,底气要足许多。

    “环哥儿,京里来人了!”

    辎重营外,秦风有些仓惶紧张的声音传来。

    眨眼间,他就狂奔而来,面色苍白,跑到贾环面前,声音焦躁道:“环哥儿,黑冰台和中车府的番子来了,要带你们提前回京面圣!怎么办?他们会不会……”

    “环郎!”

    一旁处董明月闻言面色巨变,惊慌的看着贾环,惊呼了声。

    贾环握了握董明月的手,让她不要怕,然后看向秦风,道:“风哥,来了多少人,领队的是谁?”

    秦风道:“加起来有一百多人,领队的是中车府的主事,朱正杰。”

    贾环闻言眼睛微眯,轻笑了声,道:“倒是老熟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