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岂有此理
    对于隆正帝来说,杀不杀贾环,根本不是一个问题。

    其实,对于下面正在疯狂争吵的两拨人来说,心里也都十分清楚。

    杀还不是杀贾环,根本不是问题……

    因为这两个选择所造成的代价和收获,完全不成比例。

    纵然有人期盼,可是,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太大,大到任何人都吃不消的地步。

    所以,他们只是做足姿态罢了。

    即使彼此都心知肚明,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可谁也不敢挑明。

    金杯共汝饮,白刃不相饶。

    这是秘而不宣,但又人所共知的帝王之术……

    从古至今,每个历经艰难而上位的帝王,似乎都会走这一步。

    斩杀功劳甚巨的“从龙功臣”,以证帝王之道,唯我独尊!

    因此,许多在隆正帝上位过程中,立下大功,从而站在金殿上的人,他们在怕……

    他们用最激烈的争吵,用这种方式,向他这个帝王劝诫,或者说是告诫。

    阴诡之法,非王道。

    他这个帝王,过线了……

    君君臣臣,相依相存,却又相互制衡。

    呵……

    隆正帝眼中闪过一抹讥讽的笑意。

    不过,他本也没想过,再用这种法子对付谁。

    谁还配?

    其他人,他真要想杀,明正典刑杀了便是,还需费这种心思?

    他只是没想到,那人会机缘巧合的死在贾环手里。

    按照他原本的预算,那人应该是死在战场中,或者,是在闭关的密室中……

    但不应该死在贾环手中。

    这也是他在大军出征前,几次三番的警告贾环,要尊重大秦太尉的原因。

    所为者,就是希望避开这个麻烦。

    却不想,到底还是到了这一步……

    也不知是他的麻烦,还是贾环的晦气。

    若“凶手”换个人,不管是哪个……

    底下的人,想必也就不用这般争吵不休了。

    杀了便是。

    可偏生是贾环……

    唉,都怪那个混账东西,总是不给朕省心。

    隆正帝揉了揉眉心,忽然,他心头一动。

    换一个人……

    据五蠡司马回报,好像,也不是贾环杀的人,而是他那个小妾……

    隆正帝细眸一亮,可随即又黯淡了下去。

    咬牙切齿!

    就没见过这么没出息的东西!

    隆正帝都能猜到,若是只对付贾环,贾环或许只象征性的闹一闹。

    因为贾环心里也清楚,他最后一定会安然无恙。

    可若是将矛头对准他的小妾,这个小王八蛋,一准敢和他跳脚骂金殿,让他下不来台。

    谁敢往这条线上逼,他就敢闹个天翻地覆。

    一遇到他的家人亲眷,这个王八蛋就会同看家狗一般,敢对任何人呲牙!

    这种推论,着实让隆正帝憋火。

    “混账东西!”

    “砰!”

    上书房内的争吵声,被这一声巨响打断。

    两阁阁臣纷纷抬头,看向面色黑如锅底的隆正帝,眼神都有些讶然。

    能站在他们这个位子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消息渠道,对叶道星之死,了解的不说清清楚楚,却也都知道个七八成。

    无论从哪个方向来看,叶道星都是死的不明不白。

    能让叶道星死的不明不白的人,只有一个人。

    既然如此,上面这位现在这幅作态,是想干什么?

    真让贾环背死黑锅?

    下面众臣的这种眼神,有些刺痛了隆正帝。

    如今他威望愈隆,虽然真正“上位”不到一年时间,可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他平复了江南天灾。

    在洪灾肆意为凶的年份,依靠从海外带回的粮食,竟然没有发生难民无数,易子相食的惨剧,甚至没死几个人。

    单凭这一点,就远迈不知多少前朝帝王。

    让他在民间百姓中的声望,有如万家生佛。

    而后传来的西域大捷,万里江山之收复,更让其威望如日中天!

    只是,威望太高,便容易刚愎,容不得质疑。

    尤其是隆正帝这般心思敏感多疑之人……

    看到两阁阁臣讶然的眼神,隆正帝本就阴沉的面色,再黑一层,怒声道:“立派中车府、黑冰台卫士,将那个孽障给朕带回来!他若敢抵抗……”

    “皇上……”

    上书房内瞬间宁寂,一直在一旁处理公务的忠怡亲王赢祥霍然抬起头,打断了隆正帝的气话,眼神担忧道:“皇上,是不是先处置了彰武侯的遗体。

    天气炎热,尸身不宜久放,怕是要腐烂了。”

    隆正帝“哼”了声,怒火降息了些,寒声道:“让人就地火葬吧,太尉乃大将军,马革裹尸,方是至高荣耀。

    将叶楚、方冲等人一并带回,带进宫里。

    焚完太尉遗体后,剩余的重甲御林,调往北境长城军团,为国效力。

    至于贾环……

    等他回来后,朕倒要看看他还能怎么说。

    到时候,你们在来争论他到底该怎么杀,哼!

    都退下吧!”

    ……

    相比于西北路上渐归的惬意,紫宸书房内的雷霆煞气,神京西城荣国府内,则是满满的欢声笑语。

    自“西域大捷,阵斩十万,宁侯生擒厄罗斯公主”的传奇捷报传至神京,荣国府便摆起了流水大宴。

    连续十天,凡贾家世交亲朋,族人旧友,亦或是荣国旧部……

    不拘是谁,都可进荣国府大吃一通。

    都中最大的三台戏班子,尽数请至贾府。

    唱的却不是《会真记》、《刘二当衣》等经典旧戏,而是戏班子里的文笔杆子最新做的《宁侯雪夜斩单于》、《宁侯惊雷袭罗刹》以及《宁侯独闯公主帐》的新戏!

    这三出戏如今风靡神京城,其中,以最后一出《宁侯独闯公主帐》最受欢迎……

    荣国府内琴瑟鼓鼓,武生旦旦!

    上等的流水席不曾间断过,锦衣华服之辈川流不息。

    往来无白丁,皆是华族。

    荣宁二府门前偌大的公侯街,却被往来的华轿挤的满满当当。

    前院仪厅里,贾政、贾琏、贾宝玉、贾兰、贾菌等荣宁二府近支亲脉,全部出动,轮流招待。

    后宅里,贾母带着王夫人、王熙凤、李纨并东府的尤氏、娄氏,一起招待往来的内眷。

    前院有戏,后院里同样有戏班子,却是贾家自家蓄养的乐台班子。

    唱的,同样是《宁侯雪夜斩单于》。

    吃不尽的美食,喝不尽的美酒,数不尽的恭维声。

    就是大观园里,也同样热闹。

    不过,园子里姊妹们谈论最多的,却不是贾环又立下了泼天大功,而是最近风靡都中的那几出新戏。

    尤其是最后一出。

    因为那明显带了几分香.艳色彩……

    今日九月初九,是重阳登高的日子。

    一清早,姊妹们就聚在一起,来到了凸碧山庄。

    在山脊大厅里,赏菊吃蟹饮黄酒,赋诗题词。

    玩到半晌午,前院王熙凤又打发厨房里的人,送来了酸笋鸡皮汤、碧梗粥、燕窝粥并糖蒸酥酪等可口佳肴。

    众人吃罢后,都懒洋洋的坐在山庄里说话。

    林黛玉斜倚在朱栏边,从山顶眺望着远处波光粼粼的池子,听着远处隐隐传来的丝竹器乐声,忽地噗嗤笑出声,对身旁的史湘云道:“云儿,你听听,前面又在唱那出戏了!”

    史湘云正在吃一块藕粉桂花糕,听到林黛玉之语,皱了皱鼻子,道:“那家伙这回可是得意坏了,家里有个公主不够,又抢回来一个!”

    众姊妹闻言纷纷一笑,俏脸上粉腮微红。

    薛宝钗笑道:“戏言如何能当真?”

    史湘云“耶”了声,反驳道:“如何不能当真,我看就很合他的性儿!”

    林黛玉笑道:“戏文里说,是那厄罗斯公主见我大秦侯爷这等英姿雄武,动了芳心,倒戈透怀,这也当真?”

    史湘云冷笑了声,道:“厄罗斯公主这般做也没甚奇怪的,连我大秦的公主都这般,保不准厄罗斯公主也瞎了眼!”

    “噗嗤!”

    众人大乐,贾惜春咯咯笑道:“云姐姐,可不只是公主才‘瞎眼’哟!还有侯府家的大小姐哩!”

    “真真是该死了!”

    见旁人差点笑疯了,史湘云恼羞成怒,一口将手中的藕粉桂花糕吞掉后,就扑向贾惜春,怒道:“贾小四,今儿我再不饶你!”

    贾惜春尖叫一声,就往后面跑,边跑边道:“云姐姐,好嫂子,饶了我这一遭吧!”

    众人听到她这话,愈发笑的不成了。

    “鸽妹,好玩儿吗?”

    贾探春看着热热闹闹的嬉戏场面,坐在一角,对身边钱娥宁笑道。

    钱娥宁抿嘴一笑,点点头,道:“极有趣,以前我只和哥哥们顽,比武过招,从没这样顽过。”

    贾探春闻言,修眉一挑,道:“我只道你会养鸽子,却不想还会武功?”

    一旁处贾迎春也倒吸了口气,绣帕掩口惊叹道:“了不得哩!岂不是和环弟一般?”

    钱娥宁忙道:“比不得少主……公子,公子是最厉害的,我并不善武道,也不大喜欢,再没听说同辈里,还有哪个比公子还厉害的……”

    薛宝钗走过来,笑道:“怎地没有?东府里的明月姑娘,就比环哥儿还了得!听说,环哥儿的武功还是明月姑娘所教。”

    贾迎春又抽了口气,道:“那明月姑娘岂不是环弟的师父,他……”

    其她人闻言,都抽了抽嘴角。

    唯有林黛玉咯咯笑出声,道:“待环儿回来后,二姐姐自去问他怎么回事吧!岂有此理!”

    贾迎春俏脸一红,嗔道:“我怎好问这些?不过……环弟是快回来了呢!”

    说罢,贾迎春转过身,靠在临窗朱栏边,一双温柔可亲的眼眸,怔怔的望向西边。

    哪里能想得到,当日那瘦弱的幼弟,如今,竟成了举国夸赞的大英雄,真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