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红翎信使
    隆正十九年,八月二十三。

    今日,是刑天王千秋之日。

    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

    武威大营内,车马流转。

    无数的物资如流水一般,运进又运出。

    从大秦各地赶来的徭役民夫们,也都形色匆匆,面色苦楚。

    今年,不是一个好年份。

    各地都在闹灾,虽然朝廷英明,从番邦夷国弄来了许多船粮食,解了江南饥荒。

    可百姓也多只能勉强度日。

    水灾无情,流离失所,已成定局。

    而西域又起刀兵,大战燃起,本就艰难的百姓身上,再加重了一层负担。

    前明有个辽东饷,如今也有一个西域饷。

    许多有文化的老爷都在暗里传说,朝廷如今在步前明的后尘,怕是没几个年头了。

    更有甚者,还言道当今天子,十有八.九要走崇祯爷爷的路子。

    东面那座紫禁城后山上有座煤山,而据说神京大明宫皇城后面,也有一座煤山,就是为当今天子准备的……

    不过,民夫们却觉得好像不大一样。

    前明皇朝的辽东饷,搜刮的是本就贫苦的困难老百姓的底子,榨干了他们的骨头,逼得他们易子相食,却不敢动读书老爷们的荷包。

    可如今读书老爷们整天私下里咒骂的昏君暴君,虽然也收战争饷银,却是按照田地亩数来收,而不是按照人头丁口来说。

    如此这般,没地的佃户或者有少量土地的百姓们,根本不需要交多少银子,而那些田广宅宽的地主乡绅老爷们,才要多交银子。

    虽说徭役依旧是按丁口来出,可只要不逼着交税,逼的老百姓卖掉最后一口活命粮,反而还会发下救济粮食,老百姓就能活下去。

    总有条活路,这和前明可不就不同?

    民夫们心里其实还挺感激当今圣上的,没有朝廷发下的那几口救命粮,还不知要饿死多少人哩!

    就该多收乡绅老爷们的银子,他们那么多银子,不收他们收谁的?

    看着高高在上,从不劳作却个个富庶的乡绅老爷们被割肉割的肉疼,民夫们既对朝廷多了敬畏,心里也舒畅许多。

    陛下果然圣明!

    逢此明君,如今,民夫们只盼望着西域大战能早点结束。

    他们倒不是觉得西域酷暑难耐,吃不了苦。

    能在这样的灾年活下去,吃点苦又算什么?

    他们只是在营地里听说,等西域大战结束,朝廷收回西域后,要招数不清的百姓来此地移民戍边。

    按人口每人分二十亩地,还租借粮种、耕牛、田具。

    帮着起屋子,还能再借一年的粮食度过今年。

    这些民夫多来自江南、齐鲁,一场滔天洪灾,将他们的地都淹没了,为了口活命粮食,还大都将家里的田地以鸡毛价格贱卖给了当地的乡绅。

    如今,他们都是无产者。

    与其流离失所,卖.身给乡绅老爷们当奴仆,不如来西域闯一闯,总也是一条出路。

    若是搁在一年前,他们定然不会这般选择。

    因为他们不信朝廷会这般好心,免费租借粮种、租借耕牛田具,还借一年的粮食。

    可今年不同,真的不同了。

    几时见过那般仁厚宽待百姓的官府?

    当今天子,圣明!

    民夫们想移民西域,一来是不想给人当奴才,二来亲自见识了西域,感觉也不是那些读书老爷们说的那般恐怖荒凉,也有百姓存在。

    三来嘛,则是尽他们最大的能为,报君恩!

    如今,只盼着能早点赢得大胜,若是赶得及,他们就先不回关内了,领了地,先把冬粮种下。

    赶到明年五六月,就能收一波粮食。

    种完粮,再起好宅子。

    听说,西域的冬天,可冻煞人。

    宅子不起严实点可不行。

    可这一切的打算,都要西域大胜才行。

    却不知,这场仗,到底要打多久。

    民夫们盼望大军早日胜利,可有一日,比他们还要期盼,那就是行营主事,索文昌。

    索文昌本是军中司马,为秦梁智囊,参赞军务。

    但这一次,秦梁却没有带他在身边。

    因为上一回西域大战时,索文昌受过重伤,落下了病根。

    虽然经名医延治保住了性命,去了性命之忧,可每逢气候变换,仍旧饱尝苦痛。

    西域天气多变,不似武威干旱少雨,所以秦梁便让他待在大本营。

    再者,索文昌为秦梁最信重之人,留他看守大营,也是一重托。

    汉初三杰,萧何为首。

    索文昌如今做的,就是萧何的工作。

    这个工作,却着实不好做啊!

    否则汉初没甚显著军功的萧何,也不能位列张良、韩信之上。

    他几乎一天三道折子往东边送去,催粮,催军械,催战马,催军旗帷帐草秣……

    凡是军中所需,他无一不催。

    如今,朝廷兵部、户部甚至是军机阁和内阁的大佬们,看到他的折子都打心里厌烦。

    后世所言,大炮一响,黄金万两。

    放在这个时代,一样适用。

    战争从来都是一个销金巨兽,无底洞。

    年前西域本就经历过一场大战,兵部武库里的存货消耗了一大半。

    再加上今年大灾,补给不足,哪有这么多物资供西北敞开的造?

    所以朝廷里的官员对索文昌的“贪得无厌”极为腻味。

    这倒也罢了,山高皇帝远,他们再腻味,手也伸不过来,影响不到索文昌什么。

    可就连西北本地的官员,如今看到索文昌也如同看瘟神一般。

    因为当朝廷的补给不足或不及时时,索文昌就将手伸到了西北诸地,刮地皮……

    无论如何,总要保证西域大战的粮草供给。

    如今虽然勉强做到了,可也到了极紧张的时候。

    西北贫瘠不富,搜刮不出多少物资来了。

    这才短短两个月不到,索文昌老了十岁不止,额头山纹又深了许多,两鬓斑白。

    难,难,难!

    只盼西域早日大捷,可是……

    “咦,那是什么?”

    站在大营门前高地上,正看着往来不息的民夫运送物资,心中叹息的索文昌,忽然有所感,转头看向西边。

    却见远远几个黑点,飞速靠近。

    再近些,再近些,索文昌眼睛陡然圆睁!

    几匹战马疯狂飞奔而来,马上骑士因战马颠簸,而衣冠不整,看起来颇有几分狼狈。

    再加上“惊骇欲绝”的面孔……

    索文昌只觉得眼前一黑,枯瘦的身子晃了晃。

    不过,他到底非凡人,经历过不知多少大风大浪。

    咬了口舌尖,强行镇定下来后,有些踉跄的迎了上去。

    他倒想看看,这红翎信使,到底带来了什么惊世骇俗的消息!

    然而,没等索文昌向前走出两步,就遥遥听到从武威西城曲靖门传来红翎信使的怒吼声:

    “西域大捷!阵斩十万!”

    “万里西域,今日归秦!!”

    “万胜!”

    “万胜!”

    ……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