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折返回京
    五蠡司马刘铁的话,让辎重营内的气氛愈发凝重。

    收押宁侯,送回京请旨发落。

    按道理说,刘铁的话很有道理。

    既然贾环自己都承认了是他杀的叶道星,那他就要承担起相应的责任。

    不管叶道星进辎重营是为了什么,哪怕他是起兵造反,贾环也只有擒拿的份,没有诛杀的资格。

    那可是大秦最高武官,位列三公,国朝太尉啊!

    就算是犯了大罪,朝廷要杀他,也只能赐一樽毒酒,或赏一条白绫,给他一个体面的死法,至少留个全尸。

    这也是为了保全朝廷的颜面。

    可贾环却在还未给叶道星定罪的情况下,就敢砍了他的脑袋。

    这性质不是造反,胜似造反!

    身为五蠡司马,刘铁没有说直接将贾环拿下,锁上琵琶骨,打入囚车,压回神京论罪,都是很给面子了。

    只是,贾环,毕竟是贾环。

    他是荣国亲孙,宁国传人。

    他更是凭借自身的大功,累爵国朝一等候!

    此次,又不可思议的立下了天大的战功,如同一个传奇。

    不,他本就是一个传奇人物。

    再加上在两代君王前都可谓是满朝圣眷第一,所以,许多事在他身上,都不能用常理度之。

    因此,五蠡司马刘铁只是请秦梁收押贾环。

    黑下脸来的秦梁还未发话,贾环就率先开口了,他不想让秦梁为难。

    这件事,秦梁身上本就担上了干系,若再牵扯上他,无论怎样处置,他都会陷入旋涡中。

    帮贾环,自然不用说。

    此次他立下大功,本就处在风口浪尖上,不知多少人在眼红,正愁没机会咬他一口,拉下马来。

    如今他若敢包庇贾环,那些人弹劾贾环弹劾不动,可弹劾一个即将离开西北的西北王,他们能把秦梁弹劾成筛子。

    最关键的是,谁也不知道隆正帝那里是如何看待秦梁的。

    可不帮,就更不好了。

    不说此次西域大功多有贾环之力,就说上次准格尔犯境,设计埋伏黄沙大军,秦梁一战战殁了七万大军,连他自己都几乎必死无疑。

    是贾环不顾奇险,孤身潜入准格尔龙庭,取回药引救了他,更让他轻而易举的获得了西域大捷。

    再加上当年先荣国公贾代善对秦家的恩义,秦梁欠贾环的恩情八辈子都还不清。

    他若敢收押贾环,待回京后,荣国一脉的武勋们,能让秦家在都中寸步难行!

    军机阁、兵部的人,更是能将黄沙军团折腾的欲仙欲死,拆个七零八落……

    所以,无论秦梁怎样开口,都有百害。

    这一点刘铁或许没想到,但贾环想到了。

    秦梁是他的义父,视他若亲子,武威侯府的势力,和他的势力没什么区别,他自然不会让秦梁为难,掉入陷阱。

    “刘铁,你是五蠡司马,就好好做你的五蠡司马。

    把看到的听到的如实上报上去就好,本侯该在哪,会有什么罪名,与你不相干,也不是你能判定的。

    人贵有自知之明,你最好明白你的位置。”

    瞟了刘铁一眼,贾环用一种很淡漠,淡漠到不经意、不在意的语气说道。

    这番话,让刘铁的面色一阵青白变换。

    贾环却没有再给他开口的机会,他对秦梁道:“义父,既然您愿意看住这几人,那就由您的人来接手吧。

    至于孩儿,会一直待在辎重大营,与厄罗斯公主一起返京。”

    “环儿……”

    秦梁自然能明白贾环的心意,他是在自囚,因为不愿给他添麻烦。

    心中大为感动同时,也有些不满,沉声:“为父护得住你!”

    没有人怀疑秦梁这一句话。

    身为大秦屈指可数的几位国侯之一,秦梁在兵部武功司功勋册上累积的功勋加起来,已经足够升格为国公了。

    这将是大秦第一公!

    再加上秦家三代人在西北苦寒之地为国镇守了超过六十年一甲子的岁月,堪称劳苦功高,于国有莫大功勋。

    这样一个人,只要不谋反,连皇帝都要给几分面子。

    他若真要死保贾环,未必保不下。

    当然,代价也会大的出奇。

    至少,累积到国公线的功勋,至少要清除一大半。

    这也意味着,此生他再无成国公的可能。

    黄沙军团拆分,日后即使国朝再有大战,也不会再派秦梁出征。

    好事,不可能让一个人全占了……

    可即使如此,秦梁还是选择了出头。

    这让方冲等人的面色一时间难看之极。

    方冲、叶楚都不是寻常百姓,心里抱有什么“王子犯法庶民同罪”的可笑想法。

    他们都明白,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交换,无论是从前还是未来,从没有什么真正的天理公正。

    甚至,都中朝廷里那些大佬们,会巴不得秦梁能用他累积的战功保下贾环。

    没有人想看到一个超然的大佬崛起。

    那可是实权国公啊!

    叶道星又死了,秦梁回京后,根本没有任何其他阻碍,便可正位太尉。

    这个太尉,可不是方南天和叶道星能比拟的,手下掌控着大秦最强大,兵力最多的军团,实至名归。

    他一旦回京上位,整个神京的政治格局都会发生改变。

    所以,如果能用一个死人,来狙击秦梁的上位,怕是连大明宫里的那位,都会很乐意。

    秦梁愿意,但贾环却不愿意。

    秦梁和牛继宗、温严正的关系不密,这点贾环一直都知道。

    除非有人能超然上位,否则,一旦秦梁回京,内斗将不可避免的发生。

    甚至即使秦梁以国公爵回京,有些事还是难免。

    这不是意气之争,而是利益。

    他们甚至都未必是为他们自己争,可他们每个人身后,都有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

    他们必须为依附他们而生的部下争取利益,从而巩固各自集团的地位。

    秦梁若是以军功晋升为国公,超然一等,叶道星一死,他再接掌军机阁首席大臣,大秦太尉,那么以一超然的身份,虽然还是难免斗争,但却不会那么激烈。

    若秦梁依旧是一侯爵身份,还接掌不了太尉之职。

    那后续的斗争,一定会达到白热化。

    利益之争不是儿戏,也是不可避免的。

    它有必然性,这绝不是贾环在中间说几句好话就能圆掉的。

    正是明白如此,贾环才不愿让秦梁为他出头。

    否则,便宜一时,日后让他头疼的日子却远比现在要更难熬。

    贾环笑道:“义父,这件事没有您想的那么严重,这里面有蹊跷。

    只是内中之事,暂时不能跟您说。

    您只要帮孩儿保管好叶道星的尸体就好,回到都中,打官司好用!”

    “贾环,你休想颠倒黑白!我爹身为国朝太尉,又有圣命在身,得知厄罗斯公主在此,才特来会晤,却被你的小妾和你一起偷袭杀害,我一定要你们偿命!!”

    本来被方冲都快安抚住的叶楚,听到贾环和秦梁两人竟然当着他的面,商议“善后”之策,一个要保,一个居然以为不需要……

    叶楚真真都快要炸了!

    最让他绝望的是,他心里其实很虚。

    因为他真的没把握,能够为他父亲报仇。

    天啊,这暗无天日的世道,还有天理吗?

    还有王法吗?

    这苍天,还他娘的有眼吗?

    倒是方冲,心里冷静了下来,他绝不信贾环这次能平安度过。

    否则,这世道还有天理吗?

    纵然秦梁保他,贾环都要被扒掉一层皮。

    跋扈至此,若不重惩,日后谁人能治?

    念及此,他拉住叶楚,沉声道:“楚哥儿,你放心,待回京后,我们一定为太尉大人讨一个公道!!”

    说罢,又对秦梁道:“还请武威侯派兵相护,唯恐小人暗袭。我等死不足惜,只怕会牵累到侯爷清誉。”

    秦梁闻言皱眉道:“你在威胁我?”

    方冲躬身道:“不敢。”

    秦梁眉头更皱,不过,他何其骄傲之人,不愿对一失怙弱子施威。

    否则传出去,还真会影响他的清誉。

    他倒不大在乎这些,只是单纯的不愿对一个没了老子娘的小子对手罢了。

    “大将军,厄罗斯人退军了!”

    天际微明,一负责侦查敌军动向的游击将军前来禀报。

    秦梁闻言,凝重了一夜的面色终于缓和了些,他点点头,道:“继续侦查。”

    游击将军得令后退下,秦梁深吸了口气,看着贾环沉声道:“环儿,今日起,你们便动身返回神京吧。我派两万大军护送你们,剩下那些重甲御林军,就暂先留在西域,由他们护送彰武侯的遗体入京……

    待送厄罗斯大军出了西域后,我便立刻快马回京。

    记住,回京后,不要冲动。

    万事等为父回京后再做计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