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收押宁侯,请旨发落
    “轰!”

    似苍天都为此一幕而震撼,本已平息的天空,再次炸响惊雷。

    黑云压城。

    “啊!!!”

    看着其父头颅飞起,赤练一般的红血喷射涌出,叶楚目眦尽裂,哀嚎出声,而后抓起掉落在地上的剑,拼命的冲向贾环。

    贾环侧目相视,眼中泛着冷光。

    到了这一步,他不介意,斩草除根!

    虽然事情有些出乎意料,但其实贾环很早之前就已经料到,叶道星一定会有今天。

    只是他没有想到,叶道星会死在这里。

    更没想到的是,他还恰逢其会的死在了董明月手中……

    贾环自然不可能让这个罪名落在董明月头上,否则即使是他,也很难保住董明月。

    董明月的身份,本就敏感……

    而且,说到底,叶道星都是大秦太尉,国朝一等彰武侯,地位尊崇,显贵非常。

    明面上,隆正帝又对他荣宠不绝。

    绝不会让他死的“不明不白”……

    尽管贾环心知肚明,杀叶道星的真正凶手是谁。

    因为叶道星的症状,与太上皇赢玄当日,一模一样……

    这也是贾环敢动手且并不担心的原因。

    他只是个背锅侠,隆正帝休想将他怎样!

    只是贾环还是有些疑惑,叶道星怎么会重蹈太上皇的覆辙?

    难道当日行事,叶道星并不知其中内情?

    可若他不知道内情,梁九功为何会告诉贾环,是叶道星背叛下的毒?

    况且,叶道星还曾闹出过含着御赐金杯中的酒水,回家吐出,唯恐“白刃不相饶”的笑话。

    可见,他心里其实是防备着这一手的。

    只是,他到底还是没有防住……

    想起大明宫里坐龙庭的那位,贾环心里微寒。

    站在贾环身旁,董明月痴痴的看着他,即使天上暴雷阵阵,天威惶惶,也无法影响她分毫。

    本就爱他入心骨,到了此刻,更是恨不能就此融入他的灵魂中。

    从此一生一世一双人,生生世世不分离……

    感受到身旁佳人痴痴的目光,贾环转头,冲她微微一笑,道:“放心,不妨事,你先回去,一会儿我去寻你。”

    董明月闻言,本不甘愿,着实不想离开他一步。

    可是看着不远处大步赶来的秦梁一行人,知道这不是任性的时候,便听了贾环的话,回营帐去了。

    另一边,暴怒的叶楚还在嘶吼,要杀了贾环,声音撕心裂肺,双目赤红,拼命挣扎,却被方冲死死拉住。

    今日,方冲以为他才是最大的赢家!

    言语都无法形容他心中此刻的激动。

    在他看来,若是他在贾环的位置,一定会亲手斩杀了宠妾,正好一命换一命,平息争议。

    用一个女人的命,换一生死大敌的命,简直划算到家。

    这才是枭雄本色,成大事者该有的做法。

    而贾环这等做法,却是儿女情长,自寻死路的做法!

    难成大器!

    不过,方冲却不能让叶楚也死了,死一个叶道星就足够了,叶楚却不能有事。

    因为回到都中后,总要有苦主闹事才好……

    否则,以贾环的圣眷,这件事怕还真不好说。

    留住了叶楚,就能引起层层物议,方冲就不信,这一次,贾环还能全身而退!

    否则,天理何在!

    秦梁并一干黄沙大将们匆匆赶来,走到叶道星那具无头尸前,看着死的不能再死的叶道星,众人面色凝重的同时,心里也有些怪异。

    叶道星爵高位显,圣眷优隆,且鹰视狼顾,颇有枭雄之姿。

    黄沙军团从上到下,无不防备此人作妖,深为忌惮。

    尤其是在目睹当日叶道星率区区五千铁骑,便能战胜上万哥萨克铁骑,兵法娴熟,悍勇非常后,更视其为一心腹大患,尤在方南天之上。

    听说,都中军机阁诸大臣,对此人也颇为棘手。

    可谁知,只一转眼,他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

    “环儿,到底怎么回事?”

    秦梁眉头紧皱,又看了眼叶道星的尸体后,转头看向贾环,沉声问道。

    贾环摇头道:“方才叶道星不知心怀何等心思,非要强闯辎重营地,想见那位厄罗斯公主。

    之前我担心,会有心怀不轨者,袭杀了厄罗斯公主,那样的话,两国必然不死不休,国战大起,所以严命亲兵家将,死守此地,未有义父和孩儿的命令,任何人不许靠近辎重营。

    因此,我亲兵家将便让他们稍等一会儿,却也都不肯,还仗势粗暴的动手打伤了他们。

    没人还手。

    远叔碍于叶道星的身份,也不与他还手。

    叶道星却不顾身份,对我远叔三番五次下死手,厚颜无耻之极。

    我爱妾看不下去,才出手打退他。

    我视远叔为至亲,被此等败类欺辱,便含怒杀了他。

    至于他为何非要见索菲亚公主,连等我们片刻都不肯,其中必有缘由。

    至于何等缘由,待回京后,由陛下去审问吧。

    来人!”

    “在!”

    韩大等人沉声一应。

    贾环瞥了眼面色大变的方冲等人,冷笑一声,道:“将这几个强闯军营,心怀叵测之人拿下!

    你们不是想进来吗?

    好啊!我让你们在这里待个够!”

    “贾环,你敢?!”

    方冲怒吼一声,面容狰狞,但身形却是作出拼死反抗之举。

    用膝盖想,都知道若是被贾环所擒拿,他的性命就算能保住,也必将受尽羞辱,日后在军中再无翻身之日。

    对于敌人,贾家子从没有手软过。

    “贾环,你休想一手遮天!这是赢秦的天下,不是你贾家的天下!”

    蜀中侯世子傅安也急了,高声喊道,眼睛则看向了秦梁等人,想用言辞逼秦梁表态。

    叶楚虽不言,却用一双血红的眼眸,死死的盯着贾环。

    若是眼神能杀人,贾环此刻必定已经千疮百孔……

    恨之入骨。

    “大将军……”

    王巩都有些不放心,唯恐让贾环拿下了方冲等人后一锅烩了。

    若真如此,这次大功也要变成大祸。

    朝廷绝对不允许看到这种乱象,与造反无异。

    又在黄沙军团的地盘,秦梁也要担上干系。

    秦梁却没有急着表态,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叶道星的尸体,皱眉想着什么。

    也许,他正想着如何善后……

    秦梁没有表态,其他人自然不会越位阻拦。

    韩大、韩让、韩三三兄弟,便带领麾下亲兵,将方冲、叶楚、傅安和李武并四人麾下十数亲兵家将团团围住,张弓开弩,就要动手拿下。

    就在这时机,忽然从秦梁手下,站出三个校尉,大声道:“宁侯且慢动手!”

    秦梁都未发话,王巩孙仁等一干大将也都还未开口,这三个站在最末尾的校尉,却跳了出来。

    出人意料,但似乎又在情理之中。

    “五蠡司马?”

    贾环眉头皱起,看着这三人问道。

    此言一出,周围人看向这三名校尉的眼神,顿时从疑惑变成了惊异,嫌恶……

    五蠡司马,便是皇帝插在军中的眼线,他们负责监视军中动向,若有异动,则禀明皇帝。

    他们没有分管部门,皇帝,便是他们的直接上司。

    这样的人,没有哪个军队会喜欢。

    非但不喜欢,还会忌惮,防备。

    也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身份,或者,即使知道,也装作不知道……

    感受到周围异样的眼神,三人虽然心里苦笑,面上却不带一分表情。

    其中一人沉声道:“大将军,宁侯,事涉国朝太尉,天下武将之尊,吾等不得不僭越而出,还请大将军、宁侯恕罪。”

    秦梁深深看了他一眼,缓缓点头道:“刘铁,你等身为五蠡司马,职责所在,何罪之有?

    不过,贾环所言,俱是事实,你们要如实向陛下禀明。”

    刘铁沉声道:“大将军放心,卑职心里有数。不过……”说着,刘铁看了贾环一眼,又对秦梁诚恳道:“还请大将军务必将义武侯世子方冲、彰武侯世子叶楚、蜀中侯世子傅安等人保护起来,他们万万不能再出事了,否则,国朝纲统何在?”

    秦梁闻言,面色微变,眼眸中瞳孔收缩了下,过了一会儿,方开口道:“可。”

    “再有……”

    刘铁眼神闪烁了下,又看了贾环一眼后,咬牙道:“还请大将军收押宁侯,待回京后,上奏陛下,请旨发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