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四十章 无耻
    厄罗斯索菲亚公主,被带回秦营后,除了与大将军秦梁一晤外,再没接触过外人,被安排到贾环妾室董明月所在之辎重营。 ?

    董明月是武宗,又是女眷,可保索菲亚平安,诸事也方便。

    因之前谈判之故,她们本就相识。

    索菲亚公主确实非常人,醒来后,见到了这一步,一点也不哭闹,还拿起了公主的做派,端的有礼有序。

    与秦梁相见,亦是以礼外交,除了看到贾环跟看到一坨屎一样……

    原计划,明日起,大军便分出二万人,护送着索菲亚公主并都中所来的衙内团先一步回京。

    大军待监视厄罗斯人完全退兵后再折返,却不想,入夜时分,又出了岔子……

    “大秦太尉,彰武侯叶道星,得闻厄罗斯公主在此,特来拜会。”

    一道低沉苍劲的声音,透过滚滚帷帐大营,传进了营帐内正在说话解闷的索菲亚、董明月和薛宝琴三个姑娘耳中。

    索菲亚和薛宝琴登时一怔,董明月却皱起了眉头。

    “来人止步。”

    辎重营大门前,两位贾府亲兵厉声喝道,虽为异族,但汉话娴熟纯正。

    又有两名亲兵飞入内,报与家将队正韩大,以及家老乌远。

    乌远虽然不过四十岁的年纪,正值精壮,但他为贾环尊为叔父,虽为家将,却被众人尊为家老。

    “大胆,此乃国朝太尉,一等彰武侯!尔等庶卒,卑贱如泥,焉敢阻拦?”

    叶道星身后,四位年轻人之一,傅安高声喝道。

    其中一亲兵不卑不亢道:“太尉大人虽贵为太尉,但吾乃宁国亲兵,非太尉之兵。”

    叶道星依旧不言,面色淡漠,一双鹰目也不曾落在亲兵身上,只是眺望向营内。

    其身后,叶楚皱眉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你们虽为宁国亲兵,却更是大秦士卒。身为秦卒,见我大秦太尉,焉敢不拜?”

    贾府亲兵摇头道:“抱歉,卑下所受教诲,并非如此。吾等只拜君王与将主。”

    “大胆!”

    方冲心中最奇贾环今夜之战,他认定内中必有蹊跷,所以,他最希望能从厄罗斯口中得到相关消息。

    这是他们唯一能知晓真相的途径。

    所以他才趁着黄沙大营举营狂欢之际,说服叶道星来此拜见厄罗斯公主,求知内幕。

    只要知道内幕,他才有可能进行运作,使得此次西域大战,不至于让贾环一门独大。

    这至关重要!

    如果此次国战,功劳就按如今的形势确定,毫无疑问,黄沙军团一脉,将成为无法抑制的巨擘。

    而以贾环的军功累计,不用十年,他就可以独当一面,独领。

    不用二十年,他便可正位军机阁大臣,成为真正的军方实权巨头之一。

    以他交际军中诸多军头的手段,重现荣国荣耀,真的不只是一句空言。

    到那时,方冲这一辈人,甚至是除却荣国一脉的所有军方将领,无论老幼,都将活在贾环的光辉之下,苟延残喘。

    这是方冲无论如何都不愿看到的局面,所以,他绝不会允许被区区两个亲兵挡在门口。

    只要见到厄罗斯公主,只要知道贾环此次国战的阴谋伎俩,再加上天家也不愿看到荣国一脉独大难制,总还有一分机会,遏制贾环的前进度。

    这是唯一的机会,也是必须的机会。

    因此,平日里最沉稳的他,上前一步,一脚踹在亲兵身上,寒声道:“国朝太尉在此,奉圣命以先锋大将参与此次国战,并以太尉与国朝一等候之身份,参与对厄罗斯的谈判。

    此乃圣意,谁人敢违?

    如今,太尉得知厄罗斯公主在此,因身怀圣命之故,来此会晤,你不过一个鞑子,也敢阻拦?

    莫非你心怀不轨,想造反耶?

    你们若想给贾环惹出大.麻烦,尽管不知死活的阻拦!

    还不快滚!”

    方冲此刻展示出的武道,足有武道七品,迈过了六品到七品之间的天堑。

    如此大高手,又岂是亲兵所能抵挡。

    那亲兵虽然悍勇,但在这一脚之下,还是倒地吐血。

    其他亲兵碍于方冲最后一句话,又慑于其开口圣命,闭口圣意,竟真不敢阻拦。

    眼看着叶道星一行人,径自朝辎重营内走去。

    好在,这时里面也得到了信儿,韩大直接去找贾环,而乌远则拦住了叶道星一行人。

    “止步。”

    乌远抱剑而立,虽只一人一剑,但其威势,却让叶道星都忌惮不已,顿住了脚步。

    方冲不愿过多耽搁,再次上前,将之前的话说了一遍。

    不过,他认出乌远,知道其身份和武功,自然不会如同呵斥蒙古亲兵一般呵斥他,而是好言相劝。

    只可惜,乌远虽是赳赳武夫,却不是没有脑子。

    听完方冲之言,他只淡淡的道:“吾奉命守卫此处,若无公子命令,不得放人入内。如果你们非要进,请稍等片刻。吾已派人去公子处请命,若能得令,即可入内。”

    方冲心中暗急,他没想到,贾环会让乌远这等武宗高手来看门。

    只是,纵然有乌远在此,也绝不能阻拦他们的计划。

    方冲却不信,乌远敢和叶道星动手!

    再怎么说,叶道星都是一等彰武侯,国朝太尉,乃是大秦百万大军的脸面所在。

    乌远不过一介家将,若敢打叶道星,他就真的连死字都不知怎么写了!

    还会牵连贾环。

    因此,方冲连对叶道星使眼色。

    叶道星虽忌惮乌远,却并不惧怕,他沉声道:“这位壮士,还请让路。”

    说罢,径直往前走去。

    乌远没有多言,却也没有动,依旧抱剑而立于道中。

    然而,叶道星的脚步,却越来越慢,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因为他能感觉到,一股凌厉之极的杀机,随着他的靠近,也愈之盛!

    眼前这位武宗在无声的警告他,过他的位置,必死!

    叶道星脸色铁青,咬牙道:“好胆!本侯身为国朝太尉,竟连区区一辎重营都不得入。你若敢杀,你只管动手便是!

    我倒要看看,贾环是不是真的能一手遮天!敢在他的地盘,谋害大秦的太尉!

    是了,他曾经就这样干过。

    本侯真希望,他再这样干一次!

    本侯可以成全他的威名!”

    说罢,叶道星又大步往前走去。

    身后方冲面色大喜,心里暗惊,姜还是老的辣!

    最重要的是,还能这般不要脸。

    叶道星几乎是在明言威胁乌远,他敢动手,那叶道星就敢装死,最起码也是重伤。

    到那个时候,贾环真真是没打着狐狸惹得一身骚。

    隆正帝也绝保不住他……

    果不其然,听闻叶道星之言,乌远的眼神,蓦然一变。

    他虽然是老江湖出身,但在勾心斗角、阴微心思上,却远不及在人精窝里长大的叶道星。

    被他这般一讹,乌远还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

    只一犹豫间,就让叶道星绕过他,大步走向内营……

    ps:抱歉,今天晚了,实在没法子,家里亲戚太多了。

    我妈妈那一辈的兄弟姐妹巨多,每家都要走,然后那些亲戚家的孩子们也都到我家里来。

    头都快炸了……

    还有,我表哥家的儿子,就是我侄子都快结婚了,我快当叔爷爷了,悲伤逆流成河……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