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全完犊子了!
    夜色如墨。

    咆哮怒吼的齐尔齐斯河没有一丝平息之意,愈发肆无忌惮,让人心惊。

    唯恐蜿蜒的河道,不能约束住这条暴龙,让它逃脱出来。

    不过,相比这条猖獗大河更让人心惊的,是河畔边压抑的让人窒息的势态。

    针锋相对!

    此刻,已经没有人顾得上贾环去哪儿了,面对几乎逼到鼻子尖儿的敌人的刺刀,这一群将门虎子们,大都表现的极为出色。

    纵然心里畏惧的要死,纵然下一个呼吸,他们就可能会被杀死。

    可是,他们都握紧手中的大秦戟,站直脊梁,以四面锋矢阵相迎。

    虽然贾环不在这里,虽然他可能跑了……

    但他们以为,贾环有一句话说的很对。

    将门虎子,纵然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

    他们血脉里,流着祖宗的鲜血!

    他们骨子里,刻着祖宗的荣耀!

    “呼哧!”

    “呼哧!”

    “呼哧!”

    每个人都在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他们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豆大的汗珠,从每个人的脸上不停的流下。

    包括牛奔、温博、秦风等人。

    连他们都不知道贾环的底牌到底是什么……

    虽然他们坚信贾环一定有办法,可是到了这个份上,区区一千余人,面对十万大军饱含杀意的包围压境,就算是神,都会感到颤栗,更何况他们?

    到了这一刻,他们什么念头都没有。

    唯一的想法,就是要死的体面,要堂堂正正的战死,不坠家族威名!

    对于这些从小受到严格家族教育的世子而言,家族的荣耀,高于一切!

    包括之前痛哭流涕的赵松,此刻都恢复了过来。

    因为他明白过来,就算哭死都没用,只会更丢人。

    他咬牙切齿,双目猩红,面容狰狞的看着对面的罗刹鬼子。

    至于之前的丢人表现,他并不愿多想,反正就要死了,还怕什么?

    只是,他对临阵逃脱的贾环,满腹怨恨!

    之前说的何等义正言辞,谁敢退他杀谁。

    结果到了真格儿的,他一个人跑个没影儿!

    这还不是最可恨的,最可恨的是,赵松以为,今夜他们立下的大功,一千多人,杀了厄罗斯整整一路过万兵马,还击溃了过万的西域联军,这等旷世奇功,全都要被贾环一人给吞了!

    而他们这些人,却成了一将功成下枯败的万骨。

    有了这样的大功,凭贾环和隆正帝的关系,才死千余人,算个球!

    就连他们家族,事后都未必会与贾环翻脸。

    只要……只要贾环粉润一些功劳与他们家族……

    大宅门里,最不缺的就是子孙,最缺的,是功劳。

    能用一个子孙,换得利益均沾……

    以赵松对家族长辈的了解,他们一定愿意做这个交易。

    “贾三孙子,我艹你大爷!”

    心中悲凉满满,赵松再也受不了这无良的世道,仰头咆哮一声,挺起大秦戟,单枪匹马的朝厄罗斯罗刹鬼冲锋而去。

    他是活腻了……

    “混帐!给我滚回来!”

    牛奔真真后悔刚才没有杀了赵松,他一个人自暴自弃也就罢了,却偏偏破了他这一面的军阵。

    军阵一有漏洞,敌人只需往这点漏洞上猛攻,便是一面倒的屠杀。

    不过……

    “啊!”

    赵松被敌方一魁梧大将,一记长枪给打退回来。

    死狗一般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不过,他居然没有被杀!

    敌军,也没有趁机挥军攻杀……

    那员大将甚至根本没有往赵松和千人军阵方向看。

    兴许在他眼里,这些人根本不值一看,无足轻重。

    厄罗斯大将骑在高头战马上,面沉如水。

    一双如鬼火一般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西北方向。

    那里,距离秦人军阵,有三里远。

    却并没有被包围死。

    厄罗斯大将眼里,除了愤怒之极的怒火外,还有不寒而栗的颤栗和恐惧。

    他是没有将眼前蝼蚁般的千人小队放在眼里,弹指可灭。

    真正让他感到恐惧的,是那顶高高竖起的中军大帐。

    一个帝国公主,一个大公之子,皇后爱侄,帝国伯爵,此刻,竟都陷入了敌手。

    仆从军!!!

    彼得·洛维奇将军咬碎牙齿,恨不得将内奸一口一口咬碎撕烂吞下。

    他们怎么敢,怎么敢出卖高贵的厄罗斯帝*队!

    还有卑鄙的秦人!!

    他真真恨不得将这些秦人全部都碎尸万段。

    可是他不敢。

    他是南方大公亚历山大·缅希科夫最信任的大将之一,他也的确有高超的作战能力。

    可是,在厄罗斯,最珍贵的不是能力,而是血统。

    只有尊贵的血统,才是至高无上的。

    如果中军大帐内的那一双尊贵的人出了事,哪怕他将眼前的秦人全部杀死,再灭掉对面秦军大营的十万大军,也依旧换不回悲惨的下场。

    厄罗斯人对敌人凶残,对自己人,更狠……

    所以,他不敢轻举妄动。

    为今之计,只有等。

    “贾!你这个卑鄙小人!!我克列谢夫看错你了,你竟然和卑贱的胡种勾结,偷袭我们!”

    “贾!有种你放开索菲亚表姐,我们来一场男人之间的决斗!”

    “你们不要拦着我,我要去救回索菲亚表姐!”

    “你们放开我,贾,我们来决斗!”

    中军大帐帐门打开,克列谢夫伯爵一身血迹,手持宝剑,拼命想睁开扈从的阻拦,要再冲进里面去。

    彼得大将军见状,连忙纵马迎上前,看着头发凌乱,满身是血的克列谢夫,大声道:“克列谢夫伯爵阁下,到底发生了何事?尊贵的公主殿下何在?”

    “发生了何事?”

    克列谢夫面容狰狞,猛然转头,看向一个被他的扈从五花八绑的西域贵族,见那人拼命的摇头,他狞笑一声,举起长剑,狠狠的砍在那人的脖颈上,生生将那位西域贵族的人头砍掉,而后,方才转头对彼得将军道:“这些卑贱的胡种,比猎狗还下贱,他们竟然勾结了秦人,对我们发动了偷袭!

    他们暗算了费奥多尔大剑士,抓住了索菲亚表姐!

    该死的!

    该死的!

    我要杀光他们,我要杀光他们!!”

    周围的厄罗斯将校闻言,发出一阵阵饿狼般的嘶吼声。

    还有个彪型大汉,上前将那西域贵族的尸体抓起,怒吼一声,生生撕成了两半。

    血肉淋了一身,可怖之极。

    看到这一幕,本来听到贾环动静的秦军诸人,刚升起的兴奋,转眼化成冷血。

    他们可不想被蛮夷胡虏罗刹鬼子这般撕碎……

    不过,他们也万万没想到,贾环竟干出了这等大事!

    他劫持了公主!

    看厄罗斯人的反应,他们应该死不了了!

    不仅死不了,这一次,还立下天大的战功!

    牛奔、温博、秦风等老兄弟自然是喜笑颜开,其他衙内们也海松了口气,随即笑容上脸。

    唯独躺在地上起不来身的赵松,遍体生寒。

    他之前的表现根狗屎差不多,还大喊着,要艹贾三孙子的大爷……

    赵松心里无限凄凉,嘴里喃喃道:“全特妈完犊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