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败类
    “克列谢夫,贾,你们这一对狼狈为奸的混蛋!!我绝不会放过你们!”

    尊贵的厄罗斯彼得大帝的幼女,圣彼得堡的明珠,索菲亚公主,此刻双目喷火的怒视着正勾肩搭背挤眉弄眼的克列谢夫伯爵,和贾环侯爵。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她居然被卖了!!

    她堂堂索菲亚公主,被那个小混混出身的小杂.种给卖了!!

    看看倒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的大剑士费奥多尔,索菲亚的心都在滴血。

    整个厄罗斯皇庭,都没有几个大剑士。

    厄罗斯的大剑士,相对应的,就是大秦的武宗。

    这种人物,凤毛麟角。

    她也是因为身份极为尊贵,又来到遥远危险的秦国,彼得大帝才会派费奥多尔来保护她。

    可是,这样厉害的人物,却死在了阴谋诡计之下。

    他被克列谢夫的一杯酒给害去了半条命,然后被秦国人用一把黑铁剑给轻易杀死。

    那可是大剑士啊!

    看着正因为奸计得售而喜笑颜开的两个衰人,索菲亚咬碎银牙!

    什么都是假的,克列谢夫一拖再拖,分明早就可以退兵,因为她的父王已经处于弥留之际,去贝尔加湖祭祀前太子根本就不再是圣意,可是,克列谢夫却不再为他的生意着急了,故意拖延。

    如今看来,他的目标根本就是她!

    他为什么要害她?

    害了她有什么好处?

    身为彼得大帝最宠爱的幼女,索菲亚绝不只是一个花瓶。

    她聪慧过人,以结果推原因,她很快就推断出了一个令她惊骇的可能:“凯瑟琳想要当女皇?!”

    克列谢夫闻言,眉飞凤舞道:“亲爱的表姐,既然你都能说服帕威尔亲王老殿下支持你做女皇,我姑姑贵为皇后,为何就不能成为女皇呢?”

    “就凭她?一个立陶宛农民的女儿?”

    既然已经撕破了脸,索菲亚公主索性也不再尊称凯瑟琳为皇后,直接道破了她的出身。

    没错,当今厄罗斯至尊至贵的皇后,就是被征服之国的一个农民的女儿。

    实际上,尊贵的克列谢夫伯爵的父亲,厄罗斯南方大公亚历山大.缅希科夫公爵,当年也不过是街头的一个混混小瘪三。

    听到索菲亚的话,好面子的克列谢夫面色顿时一沉,就要反驳。

    贾环看的心里一叹,这两人高下立判啊,克列谢夫是遵照他父亲的意思行事,他父亲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可这孙子,却是实打实的纨绔!

    虽然很聪明,但相比于自幼在人精窝儿里长大的索菲亚,还是差了许多。

    他没功夫听这兄妹俩扯淡,忙对克列谢夫道:“你跟你黄毛儿丫头一般见识什么?我大秦有句名言,叫英雄不问出处,草莽间起龙蛇。

    如今天下,谁敢小瞧你爹?

    继承血统不算什么能为,创造尊贵的血统,才是最牛逼的!”

    克列谢夫闻言,顿时眉开眼笑,与贾环勾肩搭背道:“英雄所见全同!”

    贾环打了个哈哈,心里骂了声不学无术,面色正经道:“你说的没错,英雄所见全同……好了,克列谢夫,我们该出去了,如果你的大军发了疯,真和我的人打起来就不好了。”

    克列谢夫笑道:“亲爱的兄弟,你尽管放心就是,这绝不可能,我早之前就让洛维奇去通知了彼得将军,说仆从军里出现了内奸,勾.引了卑鄙阴险的秦人奇袭了中军大帐,虽然克列谢夫伯爵英勇抵抗,却还是让卑鄙阴险的秦人得逞。

    他们……他们俘获了美丽尊贵的索菲亚公主!

    所以,我命令他们,只准包围住你们的人,却不能轻举妄动。

    如果逼得卑鄙的秦人伤害了彼得大帝最宠爱的索菲亚公主,圣彼得堡最美的明珠,谁的脑袋都保不住!

    所以,亲爱的贾,我们还有的是时间……”

    “好样的,干的漂亮!”

    贾环竖起一对大拇指,赞扬道。

    克列谢夫大笑道:“那当然,我可是很英明的!

    怎么样,我的兄弟,看在我们合作这么愉快的份上,你是不是该把伏特加和水泥的方子给我了?

    上帝,我真是爱死它们了!

    我仿佛看到了山一般高的金币……”

    贾环断然拒绝道:“现在还不行!”

    克列谢夫闻言一怔,不高兴道:“为什么?”

    贾环一脸“看破你”的表情,道:“克列谢夫,你聪明,我也不傻!像你这样的枭雄,一旦得到了想要的后,一定会翻脸不认人,想杀了我!索菲亚公主在旁人眼里是无上尊贵的存在,可在真正枭雄的眼里,却不值一提!

    所以,我不得不防备着点!”

    克列谢夫闻言,怔了怔后,缓缓的点了点头,道:“贾,你果然和我是一类人,也只有你才能看透我的本质……”

    一旁处,乌远和董明月两人面色古怪。

    索菲亚公主更是看着俩崽子,心里一阵悲哀,她居然被这样两个怂货给算计了,费奥多尔叔叔,你死的好冤……

    “哈!贾,差点被你骗了,你不是想放我的鸽子,骗我吧?等我撤兵后,难道你还会送方子给我?”

    克列谢夫嘿嘿笑道。

    贾环无语,道:“克列谢夫你这般精明,我怎么会骗你?万一惹毛了你,再带大军来攻打,我还得再带人来这个鸟不生卵的地方来打仗……算了,有这个时间,大家在家好好发财泡妞不好吗?

    不过是两个方子,不算什么!再说,你还会继续要和我展开贸易,一样赚钱!

    伏特加在厄罗斯不是供不应求吗?”

    克列谢夫闻言,真真生出了知己之心,连连点头道:“对的对的,的确供不应求,就算你有一座大海的伏特加,厄罗斯人也能喝干!

    贾,我的兄弟,你说的对,这才是我们该有的生活!那么,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贾环看向对面眼睛还在喷火的索菲亚公主,道:“不是说好了么?我们先把她打昏,然后由我带回大秦,再由你们厄罗斯人来谈判要回。一来一去,怎么着也有二三年的时间,足够你们办事了!

    你们的彼得大帝,难道还能活上两三年?”

    克列谢夫哈哈笑道:“这怎么可能?彼得大帝是一头雄狮,但他已经处于弥留之中了,不,他现在八成已经死了!所以,两三年的时间,足够我们用了!

    贾,说实话,如果你喜欢,其实可以留下她。

    想想,她的身份,她的美貌,嘿嘿!若不是她身份太特殊,我是不会放过的!”

    贾环闻言,感受到一旁的杀气,撇了撇嘴,道:“我可没兴趣,我只爱我温柔的夫人!”说罢,朝杀气之源谄媚一笑。

    董明月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却知道在外面给男人留面子,没多说什么。

    她一步上前,将正在问候克列谢夫和贾环祖母的索菲亚公主打昏抱住,然后道:“该走了。”

    贾环讪笑着点点头,克列谢夫对他挤眉弄眼,悄声道:“你的夫人,真‘温柔’!”

    贾环也悄声道:“你懂个球,你还没找到真爱!因为我的夫人她只爱我,所以才只对我温柔。对别人,尤其是我的敌人,她从不会手下留情!这样才是我最好的夫人……”

    走在前方的董明月抿了抿弯起的嘴角,眼睛里浮现一抹笑意。

    而乌远则是不住在心里摇头,纵然已经这么多年了,可大人物的世界,他还是搞不懂。

    为了皇权,当真什么都可以买卖交易。

    贾环说的一点没错,政治,是世上最肮脏的东西。

    残酷的战争,只是政治的一种手段罢了。

    想想外面的尸山血海,乌远心里都有些发寒。

    相比于这些人物,江湖上所谓的腥风血雨,和儿戏无异。

    只是……

    他不动声色的看了眼正和克列谢夫说笑的贾环,心里一叹。

    但愿,他不会真的成为视人命为筹码的“大人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