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贾环去了哪里?
    “轰隆!”

    暴雨将歇,天际间,滚滚乌云上,隐有惊雷传来。

    似乎,暴雨停息只是暂歇,真正的狂风骤雨,还在酝酿中……

    然而,这一切,都不能影响到那些站在尸骨遍地的大地上,虽人马无数,但此刻宁寂的将士们。

    暴雨使得齐尔齐斯河由平静化为奔腾,河水如暴虐之龙,肆意咆哮,似欲挣脱河道的束缚,肆虐大地。

    张明远面色凝重,呼吸深沉,眼神激荡的看着将他们围的水泄不通的厄罗斯罗刹鬼。

    他觉得,他没有幸存之理。

    心里,却不知到底有没有后悔……

    他是都中武田侯府,现袭一等男张诚之子。

    武田侯府,也是都中老牌勋贵。

    第一代武田侯,崛起于高祖皇帝赢志骤然驾崩后,跟随荣宁二公一起,南征北战,立下了赫赫武功,爵封一等武田侯,军机大臣。

    往后几代,虽再无武田侯之天资,但都吃得了苦,修习武道,至少保住了武田侯武勋将门的门楣不坠。

    但是,后辈子孙不肖,张家还是将祖宗留下来国朝一等候的尊贵爵位,衰败成了五等封中,最低一级的男爵。

    张家人无日不想着重复先祖之光,只是,大秦的爵位越来越少,也越来越难。

    想保住武勋之爵都要花费大气力,更何况恢复一等侯之荣耀?

    好在,许是因为祖宗保佑,荣宁二公的子孙,贾家庶孙,如流星一般横空出世,不仅在短短的数年内重振已经沦为宗亲之爵的门楣,还将七零八落的荣国一脉的势力,重新聚拢起来。

    张家,也看到了重新崛起的希望。

    张明远是张家的长房嫡孙,侯门世子,身份贵重。

    但是,却没人知道他身上的压力有多大。

    他今年十九岁了,武道五品。

    当然不能和那位光芒万丈的宁国侯贾环相比,甚至也不能和都中衙内第一流圈子里那几个妖孽相比。

    不过,这个年纪,这个等级,已经算是极为出色的了。

    相比于早已沦落为宗亲之爵,只会整日里将祖宗功绩挂在嘴边坐吃山空声色犬马的纨绔膏粱而言,张明月可称为少年英杰。

    至少,他的父祖们在他这个年纪,远远不如他。

    甚至,现在也不如。

    从记事起,他便开始开筋锻骨,受尽苦楚煎熬。

    除此之外,还要修习兵法,读书识字。

    他今年十九岁了,却连个丫鬟的手都没牵过……

    因为他的父祖用最严厉的语气警告过他,过早的女色,乃毁武人根基之道。

    想晋升为伯爵,至少也要武道七品。

    在七品之前碰了女色,破了元阳,就几乎绝了突破七品的可能。

    所以,张明远从没碰过女人。

    张家对他的规划是,三十岁之前,突破七品。

    当然,想让男爵变成伯爵甚至是子爵,仅有武功是不成的。

    还要有足够的战功。

    张家原本的打算,是让张明远在六十岁前,积累到足够的战功。

    将张家的爵位,从一等男,升到三等子,二等子,一等子,三等伯,二等伯,直至一等伯……

    张家出了个千里马,资质出众,又一辈子的时间,将张家重新带回顶级勋贵行列,这是所有张家人的期望。

    一辈子,长吗?

    对于一个人来说,自然长。

    但对于世代先传的家族而言,却并不算什么。

    然而,当贾环不合常规的飞速崛起后,张家人却看到了短期内复兴张家的可能。

    定军伯府韩家,不就因为靠上了宁国侯,才在短短数年内,便一举跻身于一流勋贵行列中了吗?

    要知道,定军伯府韩家,当初是勋贵将门中有名的破落寒酸户,远远不如武田侯府。

    所以,张家迅速调整计划,不顾一切的靠近贾家。

    这次,他们花费了极大的资源和人脉,说尽了好话,才走通了镇国府牛家的门路,将张明远送进了这一趟“镀金之旅”。

    都中想沾这次百年不遇之功的门第,不知道有多少。

    可真正能来沾光的,又有几家能有资格呢?

    毫无疑问,这次镀金成功后,数十年后,这些人都将会是大秦军中的重量级人物!

    只是,却不知,那些费尽苦心将他们送来西域“镀金”的长辈们,此刻若是知道他们身陷必死之境,会不会后悔……

    张明远心中苦涩的想到。

    “轰!”

    “轰!”

    “轰!”

    从四面八方的黑暗中,无数罗刹鬼恍若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一般,将他们区区一千多人,死死的包围在齐尔齐斯河畔。

    步步逼近。

    那一双双森寒嗜血的碧色眼睛,那一把把泛着寒光的长马刀,如山一般压来。

    张明远觉得他几乎要窒息了。

    敌方是以军阵相压,严密的军阵下,他们就算想要鱼死网破都做不到。

    只消一轮弩箭齐射,这一千余人马,就要全部死绝。

    死亡,在这一刻,距离他们太近,太近,张明远在大口呼吸着,雨水和汗水夹杂在一起,不断从脸上流下……

    “桄榔……”

    终于有人忍受不住这气氛,手中的兵器落地。

    张明远艰难的转头,看到的,竟是襄阳伯府的赵松……

    就是他,在两个时辰前,还言道富贵险中求,人死卵朝天,豁出去了,干……

    杀西域仆从军时,他也的确勇武。

    可是现在,他却完全崩溃了。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赵松面色惨白,双目无神的看着如黑色大海一般,朝他淹没来的罗刹鬼子们,用哭腔说道。

    “赵松,你在干什么?”

    牛奔厉声喝道,他与秦风、温博并诸葛道四人,分守四面。

    武田侯府和襄阳伯府都是镇国公府势力范围内勋贵将门,所以,赵松和张明远都在牛奔防御的东面。

    此刻,神经紧绷的牛奔看到赵松这幅怂样,差点没气炸了!

    赵松眼泪都流了下来,道:“我不想死,我不想这样死……”

    “你之前的话都是放屁吗?你这个孬种!!捡起你的武器,否则,斩!!”

    牛奔面容狰狞的怒吼道,手中长剑紧握。

    赵松哭泣道:“没用的,完全没用的,他们以军阵相压,我们才一千来人,不够他们塞牙缝的。罗刹鬼最凶狠……啊……”

    赵松没说完,就被牛奔一记剑背抽翻在地。

    “孬种,等回京后,我再与你算账!”

    牛奔厉声斥道。

    赵松大喊道:“回京?我们如何还能回京,我们都要死了!!

    不对,有人不在这!

    贾环呢?他跑了!!

    贾环一个人跑了!!”

    “你放屁!”

    牛奔又上前,一脚将赵松踹了个跟头。

    力道之大,让赵松说不出话来。

    只是周围的气氛,却蓦然怪异起来。

    他们并不相信赵松的话,可是……

    在这绝境之时,贾环去了哪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