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马踏敌营!
    夜幕如渊,暴雨如注。

    锐士营千余兵马,自厄罗斯大营东北路营门而入。

    由乌远和董明月两位武宗级高手充当斥候先锋,借着漫天大雨和惊雷声,不起一点波澜的袭杀了八名守门兵卒,再往内走,便是一马平川。

    这般天气,又满营酗酒昏睡,纵然没有头号内应,小股精锐部队的侵袭都不算难事,更何况,贾环一行人还有头号人物作内应……

    “杀!!”

    沿着清晰的行军路线,锐士营一路畅通无阻,也毫不恋战。

    锐士营兵卒多不善骑马,贾环给他们开小灶,练了十来天,也只能单纯骑行,不能马战,更不能骑射。

    因此,战马上长马枪、砍马刀之类的甲具装备一样没带,连箭囊都没背,每人只带了两罐火油。

    一千人,便是两千罐。

    这已经是黄沙大营火油储存量的五分之一了。

    沿途路过的每一顶营帐,都被赏了一罐火油……

    纵然是大雨天,却依旧浇不灭轰轰燃烧的大火。

    在最短时间内,数百顶军帐从内起火。

    火油引燃油毡烧起的大火,根本不惧雨势,反而借着雨势,烧的更广,更旺。

    数百堆冲天而起的熊熊大火,将黑夜照的有如白昼。

    就着火光,锐士营一气杀透了厄罗斯营寨的东北路。

    因为这一路军马近万人都在宿醉中,所以,锐士营不废一丝气力,就杀了过来,留下上万具烧焦的尸体。

    那些哥萨克战士们,怕是在梦里都还在感激他们仁慈慷慨的伯爵大人……

    在东北路营地之后,则是克列谢夫从西域诸汗帐古城搜刮来的仆从军。

    这些军队,却是没有酒喝的。

    之所以将仆从军安置在靠近内围之地,一来以示荣宠,二来,也便于防备。

    这一万多由西域各族组成的军队,才是贾环一行人的真正大敌。

    尽管他们是乌合之众,却人数众多。

    最重要的是,他们在敌对厄罗斯时,怯于哥萨克的悍勇凶残,不敢抵抗,献出妻女投降。

    然而当他们成了仆从军,成了厄罗斯的爪牙后,却似乎也感染了哥萨克的凶残,成了虎狼之师……

    这种事,在史上简直数不胜数。

    前明的官军用狗屎来形容他们都嫌糟践了狗屎二字,偏生,剃了头,给人当了奴才后,转身对付起汉民来,就成了勇不可当的虎狼之师。

    清朝能够入主中原,一大半的江山都是这些降将们打下来的……

    再到后世,二战时棒子国被日军侵略,战五渣都是抬举他们,一样献妻献女,苟且成活。

    等转过头来对付中国时,手拿木棍的棒子们,也都成了疯狗,表演给他们主子看……

    此刻的西域仆从军,似乎就有这种风范。

    虽然急切间,上万仆从军难以组建军阵,但他们的头人王汗却拼命的指挥着部下射箭。

    纵然都是一群乌合之众,可每一波数千支箭雨射来,纵然有暴雨阻拦,还是给锐士营开始造成伤亡……

    “冲阵!”

    “冲阵!!”

    “随本侯冲阵!!”

    贾环手握大秦戟,平举前方,无视前方无数箭雨,怒声咆哮道。

    而后,其一马当先,趁着西域仆从军还未成阵,拨开箭雨,冲入敌营。

    精钢铸就丈二长的大秦戟翻飞,拨落前方箭雨,再斩尽敌人头颅。

    贾环身后,乌远、董明月、韩家兄弟紧随其后,恨不得将他拉后半截。

    帮他防御四周的冷箭……

    二百蒙古亲兵,无视对面的敌人其实多是他们的同族,在亲兵头子博尔赤的带领下,精准的射术给对方带来了极大的伤亡。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今日贾家亲兵,终于亮剑见血。

    再往后,牛奔、温博、秦风等人怒吼连连,带着各自的亲兵,自动从两侧迂回,杀入敌阵。

    锐士营千余士兵早已下马,以步军成最简单的锋矢阵,突击,突击!

    所过之路,人畜不留。

    杀声震天,连天上惊雷声,似乎都在这一刻哑然失色。

    不止锐士营疯了,对面的西域仆从军也疯了。

    他们不敢退让,因为身后就是尊贵的厄罗斯伯爵大人和更尊贵的厄罗斯公主。

    他们的全家性命都握在厄罗斯人手里,各家的城堡里都驻着厄罗斯兵卒。

    如果这两人出了事,那么他们全家都要完。

    再者,他们现,闯入军营的这部秦军,虽然精悍,但人数并不多。

    因此,那些头人汗王们,一边疯狂的命令麾下兵马射箭,一边尽力组建军阵。

    他们手下万余人马,只要组建成阵,那么对面的大秦人就算再悍勇,区区一千人,也杀不透万人大阵。

    “杀!!”

    拔掉肩头一支箭簇,贾环一把抓住刺过来的一杆铁枪,狠狠掷向对面数百米外正上蹿下跳的头人。

    贾环力量何其大,在他巨力的投掷下,铁枪出夺命呼啸声,极飞向那名西域贵人。

    “轰!”

    铁枪冲撞到那名西域头人身上,不是贯穿而入,暴烈的力量,竟生生将那人胸腹处轰出一个大洞。

    而后,整个人都四分五裂炸裂开来。

    四周西域族人见之,无不骇然变色。

    贾环却并未停留,继续纵马前冲。

    将麾下兵马带入敌营中,阻挡其成军阵,而后大肆杀戮。

    大秦戟犹如地狱而来的死亡镰刀,轻易的割着一片又一片的人头!

    乌远怀中的黑铁剑也终于出鞘,他从马上一跃而下,护着贾环的左侧,黑铁剑在漫天大火的照耀下,着幽幽黑芒,杀人不染血!

    董明月身着明光甲,一柄长剑寒芒点点,每一点,便要收割一条人命!

    韩家兄弟虽并无前方三个非人类那样彪悍,却也是杀敌无数。

    敌军两侧,一侧由秦风带领十数位都中衙内,并各人的亲兵家将,百余人个个精修武道,身披重甲,杀伐不止。

    另一侧,由牛奔和温博二人带领十数位将门虎子及亲兵家将,亦皆武艺精湛,个个如同疯魔怒虎,杀红了眼。

    仆从军,到底只是乌合之众。

    虽人数众多,但面临这些杀神杀坯们,如何能不肝胆俱裂!

    纵然头人们不敢退,可士卒们却没有继续下去的勇气了。

    抵抗了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大溃散终于出现。

    而这个时候,厄罗斯大营,其他各路的援兵,也终于到了……

    ……

    秦军黄沙大营。

    “报!!”

    中军大帐内,将校云集,满帐凝重沉寂。

    忽地,一声报营声打破沉寂。

    秦梁大声问道:“所报何事?”

    “启禀大将军,前军斥候传来十万火急军信,厄罗斯大营忽然火光冲天,杀声阵阵,各路军阵皆出现了变化,似有回撤慌乱之像!”

    斥候大声道。

    “好!!”

    最先跳起来的,却是王巩,他黑面激动的涨红,大声道:“大将军,成了,成了!竟真的成了!”

    秦梁眼神也激荡不已,立于点将台上,大声颁布将令:“三军将校听令,与本帅即刻出征!

    收复西域,万里河山之功,便在今夜!

    诸将,随本帅一起,马踏敌营!”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