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三十章 小道?
    西域黄沙大营外,重甲御林营。

    连日烽火漫天,大战不休,却与叶道星没什么干系了。

    自那日被秦梁等人一通羞辱后,叶道星便彻底想明白过来,和这些人,连基本的脸面都不用维持。

    既然他们说的那么清楚,那么他也不是拖泥带水的俗人,索性,既然捞了头功,就不用再耗费力气了。

    叶道星这几日来,一直都在闭关。

    武道乃血气之道,唯有生死间,最能磨砺。

    当日一战,叶道星都没有必胜的把握,是真真打出了火气,杀出了血性。

    若是心存半点侥幸,那些牲口一样不知生死的厄罗斯哥萨克铁骑,都能将他淹没。

    战阵中,武宗都难以幸免,更何况他还不是武宗。

    靠着那日生死间的厮杀,让他心有所悟,九品至武宗间的那道鸿沟,似乎不再那样有如天堑。

    连续数日的闭关,让近十年没有寸进一步的武功,终于有了更进一步的迹象。

    只可惜……

    “父亲,您出关了!”

    帅帐内,叶楚正与方冲、傅安等人说笑,见叶道星如山一般的身躯跨入,顿时惊喜莫名。

    方冲等人也纷纷起身行礼。

    叶道星看了这些后辈一眼,“嗯”了声,点点头。

    这些后辈,聚在一起,便是为了抗衡贾环那边。

    虽然那边看起来势力极大,但真论起来,这边也不是毫无还手之力。

    论出身门第,两边差不了多少。

    论智谋谋略,他的儿子叶楚虽然并不出众,但方家那头幼虎,却心机深沉,非等闲之辈。

    论军方势力……

    那边虽然占有大秦八大军团中最强大的数大军团,但他们这边,也有方家的长城兵团,傅家的天府军团,若是他能将蓝天大营掌控在手中就更好了……

    叶道星将几个小辈打量了番后,正色道:“那边势大,你们几个要好好相互扶持,未必就比他们弱。”

    叶楚笑道:“父亲大人放心,这些道理我们都懂,方世兄也与儿子说过。”

    叶道星闻言,又打量了番沉稳的方冲,心里一叹,虽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天资是强求不得的。

    拿定主意后,他便道:“方世侄英才天授,比你这般愚鲁之材强出百倍。记住,日后遇事,多向方世侄请教。”

    叶楚面色微变,一时怔在那里,不知该如何回应。

    他也是傲气之人,如何愿意臣服他人?

    还是与他年纪相仿的友人……

    而另一旁方冲却连忙躬身道:“太尉言重了,世兄之才远胜于我,更兼为人爽利真诚,与晚辈颇为投契。

    日后自当风雨共度,凡事皆可商量着来。请教二字,却是万万谈不上的。”

    叶楚听方冲这般说,反而不好意思了,道:“冲哥儿,我爹说的极有道理,我有自知之明,日后当多多与你请教。”

    一旁的傅安也高声道:“冲哥儿,你主意多心思正,我们愿意听你的。”

    方冲笑道:“自家兄弟,商量着来就是……”似不愿在这个话题上深入,方冲对叶道星道:“太尉……”

    “叫我一声世叔吧,吾与汝父亦相识。只是尚未来得及深交,他便出了事。贾环竖子,着实胆大妄为,一国太尉都敢陷害。不过,猖狂者必败,总有他付出代价的时候。”

    叶道星叹息了声,说道。

    方冲细眸中闪过一抹厉色,沉声道:“世叔言之有理,猖獗之人,必没有好下场。总有一天,我要亲眼看着贾家败亡!”

    叶道星看着方冲,心里赞叹不已。

    真是个聪慧之极的少年,知道在他跟前说什么话。

    “父亲,您突破了?”

    叶楚忽然开口闻言,眼神希冀。

    军中以武称雄,虽然并非按照武功高低来定上下,但却可以挑战切磋一番。

    武威侯秦梁为何敢当场蔑视叶道星,就是因为他有把握,随时可镇压住他。

    若叶道星也突破了武宗,叶楚相信,他父亲的境遇会好上太多太多。

    叶道星闻言,眼睛微眯,轻轻摇了摇头,道:“还差最后一线……”

    “唉……”

    叶楚顿时大失所望,叹息一声。

    方冲却道:“世叔,可是还需要一个契机?”

    叶道星淡淡的瞥了叶楚一眼后,对方冲点头道:“不错,只差最后一点,就可水到渠成。方世侄也研究过此道?”

    方冲谦谨一笑,道:“如今方家只有晚辈一人担当,总要多知道些,以防万一。”

    叶道星赞赏的点了点头,道:“应当如此,世侄日后必有大前程。

    如今外面如何了?”

    方冲道:“打的不胜不负,罗刹鬼颇为悍勇,不怕死伤。虽然大秦占些便利,但也有限的很。看起来,黄沙军团应是想拼消耗,拖垮厄罗斯。”

    叶道星缓缓点头,道:“厄罗斯的确不可小视。”

    想当日,那些哥萨克悍勇不避死,如潮水一般涌向重甲御林,杀的刀锋都钝了卷了,那些人还是不住的往前冲。

    厄罗斯是个强劲的对手。

    叶楚笑道:“父亲大人,您闭关中怕是不知,这一回,贾家子可是出大名儿了!”

    “如何?”

    叶道星问道。

    一旁方冲傅安都笑了起来,李武也抽了抽嘴角。

    自方静“故”去后,李武就再没笑过……

    叶楚道:“父亲,贾家子带着他手下那一千孬兵,在战场上出尽了洋相。连厄罗斯那边的人都在嘲笑他,李峥侍郎还说,待回京后,一定要参他一本有辱国体的折子!”

    接着,叶楚将贾环与他的锐士营在战场上的作为详细说了遍,边说边笑。

    然而,叶道星闻言,眼睛却渐渐眯起,道:“此子竟不顾体面,只计较利害得失,倒是了得……”

    叶楚闻言一怔,不知叶道星此言何意。

    方冲却笑道:“世叔,这等不拘泥于物议的做派确实难缠,但说到底,格局小了些。

    他若是沉溺于此道,总爱剑走偏锋,反倒是件好事。”

    “嘶!”

    听方冲此言,叶楚等人还在模糊中,可叶道星却顿时了然,随即,心中猛然倒吸一口冷气,看向方冲的眼神再一变。

    方家乳虎,眼界竟已高至此等境地了吗?

    方冲说的没错,贾环所为就是小道。

    包括当初潜入准格尔,取药引,烧龙城,虽然因此而大败二十万蒙古大军。

    但这依旧只是小道,可一不可再,不能复制,更难成大事。

    若他只沉溺于此等奇险之策,早晚必失。

    只是,这一点,连他这个大秦太尉都才隐隐想到,方冲竟已经想清楚了……

    此等资质,如何能让叶道星不惊叹?

    ……

    黄沙大营,中军帅帐内。

    武威侯秦梁面色凝重的看着贾环,沉声道:“非要如此吗?环儿,厄罗斯人不可信。”

    贾环笑道:“义父放心,我不是与虎谋皮。说到底,还是因为利益。

    克列谢夫没有坑害孩儿的理由,他还想从我这里获取更多利益。

    杀我之失,远大于得。

    再者,纵然有万一之变,他也绝拦不住我。”

    “话虽如此……”

    秦梁还是有些不放心。

    贾环沉声道:“义父,双方大军已经拼到了僵持阶段,再拼下去,损耗太大。

    如今双方军阵对峙,连诸位将军的亲兵都布在阵前,唯有我锐士营,成为机动部队,不在阵列中。

    正巧,对方又瞧不起我们,不会有过多防备。

    克列谢夫说,他虽然可以给我一份厄罗斯的营地图,并尽力将他的兵马调开一道缝隙,但终究还是要真刀真枪的去干。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只要厄罗斯的腹心一乱,他们军阵一定会出现破绽。

    到时,义父便可挥军压上。

    破阵,便在今日!

    而我们,亦有自保之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