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恨意滔天
    神京城,荣禧堂。

    哄哄闹闹的族人吃饱喝足,过够了戏瘾后,便纷纷告辞了。

    口里都赞着,两府里养的戏台班子,比南城最顶尖的梨园春还好!

    贾琏陪着笑脸,将一房又一房的长辈都送走后,脸差点没僵掉。

    心里恼火,不过生了个闺女,没的受了那么些个罪……

    这个年头,什么都能得罪,唯独亲戚宗族不能得罪。

    没法子,只能受着。

    贾琏是真心羡慕贾环,他这个三弟就从来不管这些,也没人敢上宁国府闹哄。

    贾环只保证让那些混吃等死的烂泥们饿不死就成,他可不管什么长辈不长辈,看不顺眼就拉下脸来一顿训斥,还没人敢顶嘴。

    没法子,谁让人家是长房族长?

    这个眼红,也只能眼红着。

    荣禧堂内只剩下一个客人,贾琏不大喜欢,就任由贾政陪客,他告了乏,先退了。

    他如今在外面看上了一个女人,温柔似水,待他极好,从不像家里那个黄脸婆一般给他脸子难看。

    最重要的是,这个女人还是良家,不曾婚配。

    他打算,等贾环出兵放马回来后,好生同他说说,看能不能想法子纳入房。

    虽然被史家那两个老王八坑的,家里的爵位从一等将军跌到了三等,可这也是极难得贵重的爵位啊。

    总要有个男丁传下去才是。

    他并不觉得,王熙凤能为他生个儿子。

    成亲这么些年了,若能生,早就生了。

    定是她平日里太霸道,戾气太重,将儿子克没了。

    只要三弟点头,量那黄脸婆也说不出什么。

    只是……

    却不知三弟会不会点头,说起来,这女人,还和他有些干系……

    贾琏捉摸不定,摸了摸鼻子,想起那身软肉,柔弱无骨,轻吟,心里便一热。

    一捶拳,拔步往外走去。

    他认为,贾环必定会点头同意!

    比起他这个三弟,他都快成柳下惠了,贾环哪怕是见他可怜,也一定会同意!

    ……

    “政公……”

    “呵,政公啊……”

    荣禧堂内,让贾琏不喜的贾雨村,似是喝醉了,泪流不止,满脸悲戚,眼神内说不尽的委屈,连连哽咽呼唤。

    贾政也有数年没见贾雨村了,想当初他被妹婿林如海举荐而来时,何等意气风发。

    剑眉星眼,直鼻方腮,相貌堂堂,器宇轩昂。

    可如今才不过数年,竟憔悴成了这般……

    看起来,甚至比他这年过半百的老人还要年迈。

    之前人多,不好过问。

    如今贾政却颇为惋惜道:“雨村,何以至此?”

    不问还好,贾政这一问,贾雨村当真万般委屈齐涌心头,心里直呼宝宝冤屈……

    他痛哭流涕道:“政公,吾数年来,无日不如坐针毡啊!”

    贾政纳闷道:“缘何会如此?当初,雨村不是宦临金陵,贵为应天知府吗?”

    贾雨村惨笑一声,道:“当初由政公举荐,雨村得以官居应天,初时倒也风光。贾家是金陵大族,吾得政公举荐,金陵世家皆给吾三分薄面……”

    “也是雨村才华盖世,我不过为朝举才罢了……”

    贾政客气了句,又奇道:“这不挺好吗?”

    贾雨村佯狂大笑一声,道:“可是……可是自第二年,宁侯下扬州起,一切,一切都变了……”

    贾政闻言,面色微变,心里却有些数了。

    他知道,贾环素来不喜贾雨村,从当初贾雨村判了薛蟠杀人的案子后,贾环就明言,此人非善类,不可亲近,更不可扶持。

    贾政倒是没怎么放在心上,贾雨村相貌堂堂,且满腹经纶,很对他的脾性。

    至于判薛蟠案有失公道……

    贾政虽为君子,却不是什么食古不化的老顽固。

    当初,他也爱风.流……

    说白了,亦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哥儿,对于底层人民的艰辛,他其实感受不到的。

    所以,对那些事,并没怎么放在心上。

    可他放不放在心上,都不重要了。

    因为随着贾环骤贵起家,先荣国余荫完全由其承继。

    荣国公贾代善留下的那些人脉,全被他一人得去,贾政就算想再寻人情给贾雨村升官都做不到。

    如此一来,贾雨村没了后台扶持,在官场上自然举步维艰,难以寸进。

    贾雨村苦涩道:“宁侯下扬州,过金陵时,吾也欲拜访招待一二,以略进心意。却不想……吾地卑位贱,根本不入宁侯法眼。他只在江南甄家停留了一日后,便起身去了扬州。

    也是从那日起,连甄家都开始与吾不对付……

    政公,那可是江南第一家啊,莫说吾区区一个金陵知府,纵然是两江总督节度,见了甄家的管家都要陪笑脸,问候奉圣夫人身体安康。

    政公啊,吾到底何处不堪,得罪了宁侯,让他如此另眼相待于吾?

    文官们,都以为吾为宁侯犬马,厌弃于吾。

    武勋们,则无不对吾冷眼相看……

    就连,就连宦官,都对吾呼来喝去……”

    贾雨村满面凄惨,真真让闻者伤心,观者落泪……

    贾政心里难受,不过还是疑惑道:“雨村,不至于如此吧?如今,你不是高升兵部侍郎了么?”

    金陵知府不过四品,而兵部侍郎却是实打实的从二品京官!

    更何况,如今西域即将大胜,此刻入主兵部,明白的是来分功劳的。

    这等是好事啊……

    贾雨村闻言,却笑的声音更大了,连眼泪都笑了出来,他大声道:“政公,兵部……兵部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全都是……全都是荣国一脉的旧人!

    在金陵,吾尚有之机,可到了兵部……哈哈,哈哈哈!”

    贾政看贾雨村落魄癫狂的模样,心里愧疚不已。

    当日要求贾雨村帮办薛蟠之事,是王夫人相求,他出的面,却不想,竟将好端端一个才华横溢的大才子,给连累成这般……

    贾政执起贾雨村颤抖的手,宽慰道:“雨村且放宽心,待环儿回来后,我与他亲言,命他不许再难为于你。

    你放心,我的话,他总还是要听的……”

    贾雨村闻言大喜过望,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大声道:“政公过仁人君子,待吾甚厚!日后雨村但有所成,皆政公所赐!”

    贾雨村重重一个头叩在地上,面向地面的眼睛里,却是恨意滔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