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赢秦不灭,永不回秦
    “都查清楚了?”

    黄德声音干涩枯哑的问了声。

    占超缓缓点头,面色也极为艰难,道:“查清楚了,是……是二哥。他的左脚拇指当年在北海被斩断,发现了一具尸骨是这样……”

    黄德沉默了稍许,再问道:“二哥……他是怎么死的?以他武宗的身手,怎么会被烧死?”

    占超道:“头骨、颈骨都碎裂了,是被人生生震死的。”

    黄德又沉默了稍许,喃喃道:“不得好死,太过了……”

    占超长叹息了声,透过破败的窗户,看着土堡内惨不忍睹的一幕,难言。

    “十二爷,还有一人,不能有事啊……”

    老亲兵严翼在二人身后,叹息了声。

    黄德占超二人闻言,白眉顿时蹙起,眼神一惊。

    黄德沉声道:“无论如何,都要保二哥不能绝后。”

    占超点点头道:“再怎样,二哥也没想过要害国公爷的后人。人既然已经没了,总要留条后!我们去寻少主!”

    ……

    “什么?李锐不见了?”

    贾环看着匆匆而来的韩大,皱眉道。

    韩大沉着脸,道:“今早点卯,严光、钱邴等人都在,李锐却没了人影。昨夜我去查营时还在……”

    贾环闻言,眉头更皱,来回走了两步,道:“出事了。”

    李锐身份特殊,他是第二将李先的独孙。

    他失踪,便说明李先那边一定有了大变。

    他是想起大事,还是想……

    “环郎,我爹有信传来。”

    董明月大步走来,面色凝重,手中拿着一封信,信封上画有一朵花瓣,一只青鸟……

    这是密记,意味十万火急。

    连董明月都没有先打开看,就急着送与贾环。

    贾环接过信,拆开看了眼后,面色大变,不过看完整后,又恢复了面色。

    他将信递给董明月,董明月看了后,面色也剧烈一变,看完后虽然轻松了些,但眼神还是浓烈的担忧。

    李万机付鼐等人前车之鉴在前,他爹却……

    贾环看出她的担忧,微微摇头,道:“岳父说的很清楚,他们在图谋杀我,正好聚在一起,出手就出手了。既然是敌人,又能斩草除根,能杀最好。只是……

    岳父让我诛杀李锐,彻底灭绝这一祸根。

    可李锐,失踪了……”

    说到这,贾环的眉头又皱起。

    如此说来,李先一脉,还有余孽。

    他们若进入神京,来个鱼死网破。

    那就大大的不妙了……

    太上皇之暴毙,与十三将脱不开关系。

    他们敢露面,隆正帝就敢将这个黑锅扣在他们头上。

    贾家的不灭金身,也会随之破灭。

    先荣国贾代善的云旗十三将谋逆弑君,贾家难逃诛连之祸。

    有先荣国的余荫庇佑,有荣国一脉的保护,大义不失,这些,是贾环与隆正帝谈交情的基础。

    若是没了这份大义,贾环不觉得,隆正帝还会与他有交情……

    帝王,自古便是孤家寡人。

    连亲情都无,纵然再看重他,喜欢他,也绝不会容情。

    因为十三将的存在,威胁到了赢秦的根基法统。

    再加上文官一脉早就视他为眼中钉,只要李锐的消息散步出去,哪怕没有证据,也是滔天大祸。

    “环郎……”

    董明月自然也能想到这点,急躁的俏脸煞白,眼神恐慌。

    最要命的是,这件事还是她父亲自作主张引发的。

    如果真的坏了大事,她都不知道该用何种面目去见贾环,还不如死了算了。

    就是死,也都无法原谅自己。

    贾环握住她的手,道:“还不到那一步,不用担心,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弄清,李锐到底在哪。”

    “绝不能让他回到神京。”

    董明月满脸杀气,咬牙切齿道。

    她准备去找她那手脚不利落的老子,父女俩豁出命去,也一定要找到李锐,将其斩杀。

    “启禀宁侯,大营外有人求见宁侯。”

    有亲卫在帐外通奏。

    贾环闻言眼神一凝,知道定与李锐有关,对韩大道:“大哥,速速去接人进来。马上就要上战场了,咱们时间不多。”

    韩大没有多言,转身大步离去,未几,带了一苍老无奇的老人进营。

    贾环在黄沙大营地位超然,若非如此,一般人绝对无法带陌生人进大营。

    “黄爷爷……”

    贾环面色凝重的看着施了易容术的老人,却认出了他的气息,唤了声。

    黄德也没废话,见过礼后,沉声道:“少主,二哥之事,我等已知。他走了岔路,落到今天这一步不能怨谁,但是,锐哥儿还小,是无辜的。求少主给他一条生路!”

    贾环叹息一声,将董千海的信递给了黄德。

    黄德不知所以,接过信看了一遍后,面色连续变幻数次。

    他万万没想到,李先竟然真的在阴谋诛杀贾环!

    如此一来,他心中的难过总算减轻了些……

    只是看到后面,董千海要让贾环诛杀李锐,斩草除根时,他面色再次一变,猛然抬头看向贾环,道:“少主,你……你杀了锐哥儿?”

    贾环摇头,盯着黄德,道:“黄爷爷,李锐今早失踪了。昨夜查营时尚在。黄爷爷,事关贾门生死存亡,您与我说实话,李锐,是不是你们救走了?”

    黄德沉声道:“若是我们所救,我又岂会来此求情?少主,锐哥儿当真失踪了?”

    贾环点点头,道:“千真万确,严光大哥他们还在,不过,都说不知道李锐去了哪里。”

    黄德见贾环面色肃然,不似说谎,便道:“绝不是我们所救,难道……”

    想到一种可能,黄德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难道,李先还活着?

    如果李先还活着,他心里自然也是高兴的,可是,贾家却要遭大难了。

    贾环摇头道:“二爷爷必死无疑,有半步天象高手亲手诛杀,他绝无幸存之理。但是其手下死忠,未必死绝了……”

    黄德先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道:“二哥的心腹手下,全都在沧澜城里,烧没了。不过,也许是……”

    “第六将,六爷爷?”

    贾环也陡然想到一人,脱口而出道。

    黄德点点头,道:“六哥也喜欢锐哥儿,还教过他武功。能够无声无息从黄沙大营里救走锐哥儿,一定是六哥。要知道,黄沙大营里有武宗强者!能瞒过武宗强者的耳目,唯有……”

    贾环眼神一凝,轻声道:“六爷爷他……已经是半步天象了吗?”

    黄德沉声道:“六哥他大器晚成,当年在十三将中最不显眼,但自北海归来后,他的武功便一日千里。

    那夜被你手下那位半步天象高手一喝而伤,退走后,反而感悟出一丝突破的契机。

    如今看来,六哥怕是已经迈出了那一步……”

    此言一出,面色最难看的,却是董明月。

    她几乎迫不及待的想去召回她爹董千海。

    否则,那位第六将若是对贾环有杀意,贾环几乎在劫难逃。

    “环哥儿!”

    帐内气氛正肃重,韩让忽然跨步而入,手里也拿着一封信。

    他面色有些难看,道:“我不知何时出现在手里的……”

    众人闻言一怔。

    这是何等手段……

    贾环接过信,看到上面少主亲启四个字,心里有所感,拆开信封后,看了一遍,轻呼了口气,道:“是六爷爷将李锐接走。他说,他不愿看到大家自相残杀,他会带李锐远走他国,赢秦不灭,永不回秦。”

    贾环又将信递给黄德,他知道,若非有这封信在,黄德总会疑他杀了李锐。

    疑心一起,间隙从生,久必生祸……

    他着实不想杀了这些对先荣国忠心耿耿的老家将。

    黄德接过信,只看了一眼,就知道是他六哥于海的字迹。

    看完后,满面感慨复杂,良久一叹,道:“事到如今,也总算有个好的结果。

    少主尽管放心,六哥心思缜密,锐哥儿志大才疏,绝逃不出六哥的看护,赢秦不灭,他们绝不会再回中原故土了。”

    贾环点点头,董明月、韩大等人皆海松了口气。

    远处,军中聚将鼓声起。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