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一轮明月照古人
    “怎么样,大伙还行吗?”

    暮色中,贾环来到锐士营,见兵卒们都兴高采烈的说笑着,便笑问道。

    韩楚等人见贾环带着韩家兄弟到来,忙起身相迎。

    韩楚笑道:“侯爷,我们都很好,大家伙儿刚才都在说,跟着侯爷杀罗刹鬼子,真痛快!”

    贾环笑着点头,韩三在后面嗤笑道:“这不废话吗?咱们千把人,还有高手在,围着人家落单的杀,能不痛快吗?

    你们别得意,以后总有打硬仗的时候。

    到时候,你们也一定得顶着,别掉链子!”

    韩楚正色道:“三爷,我们不是孬种,就听侯爷的吩咐。

    侯爷让我们以多打少,我们就以多打少。让我们尽量杀敌,我们豁出去不要脸,也要多杀些罗刹鬼。

    但侯爷若让我们打硬仗,我们也没有孬种!

    你问问他们,真打硬仗的时候,他们哪个有脸退半步?”

    “不就是拼命吗?罗刹鬼子也不是刀枪不入,撒灰也能迷眼,怕个卵子!

    侯爷,干脆您下令,明儿咱们也和罗刹鬼硬拼!

    要是咱比别人软一点骨头,后退半步,咱都是他娘的姨娘养的!”

    一个满脸横肉的兵卒袒胸裸腹,大声喊道。

    “放肆!侯爷面前,不得无礼!”

    韩大上前一步,厉喝一声,面色严厉。

    不止是他,韩让韩三也沉下脸来。

    那兵卒见状一怔,有些茫然不解,也有些畏惧的看了看韩大,又看了看贾环。

    贾环冲韩家兄弟摆摆手,让他们退下后,笑道:“党雄,你这个誓言可不怎么样,侯爷我就是姨娘生的!”

    名唤党雄的大汉闻言,面色陡然煞白,额头上的冷汗一下流了出来,就要跪下,却见贾环的手虚空轻轻一抬,他竟然跪不下去。

    党雄急道:“侯爷,小的该死,小的这张破嘴……侯爷,小的着实忘了……小的最钦佩侯爷啊……”

    一旁韩楚先狠狠的瞪了党雄一眼,而后对贾环道:“侯爷,党雄为人粗鲁,但这辈子心里最敬重最感恩的人就是侯爷。稍微有人说侯爷半个不字,他就能和别人拼命。为了这,他和队里的兄弟打了几回了,怎么教训都教训不过来。

    人家只说侯爷这般年轻,怎么就做成了这般大的事业,他就不愿意了,非教训人家,说侯爷只能贡在心里,不能怀疑一点……”

    贾环哈哈大笑,道:“我又不是神仙佛祖,哪里用供在心里?党雄,我都说了不妨事,你怎地还急?

    自古英雄不问出身!

    本侯从不以姨娘所生养而自卑自愧,也不以为你们有什么低贱。

    你连皇宫都住过,就这点胆子?”

    党雄脸色羞愧,摇头讪笑道:“侯爷和旁个不同,侯爷是神人!对,侯爷是神人!”

    贾环又哈哈一笑,一拳捶在他肩头,打了他一个踉跄,笑骂道:“你这马屁拍的可以!”

    众人见贾环如此宽宏大量,被党雄这般冒犯都不恼,顿时愈发拜服。

    还有几个看戏看多了的,摇头晃脑道:“侯爷心地宽宏,真乃明主也!”

    贾环“诶”了声,笑骂道:“不可乱说!”

    众人又一阵笑闹后,党雄顶着一张狰狞脸,大声道:“侯爷,小的就是想说,咱们也能打硬仗!真的,咱不怕死!

    咱也可以给侯爷挣大功,挣脸面!”看模样有些激动。

    此言一出,其他人也都纷纷叫喊起来,一副愿为贾环赴死的激动模样。

    贾环看得出,这是他们的真心话。

    *贾环有些感动,他席地而坐,并招呼韩楚魏锁等人都坐下,笑道:“看样子,是都听到了些风言风语吧?”

    党雄不顾韩楚的阻拦,瓮声道:“那些龟儿子,说我们上不得台面,就是来混功的……侯爷,咱被人踩了那么多年,被人往脸上吐唾沫也不怕,可咱不能给侯爷您丢脸!

    白石头他们也真是……还真那石灰迷人眼,累得侯爷被人说嘴。

    等回去,我饶不了他!”

    在篝火后头,一个精瘦的汉子,阴沉着一张脸,不言语。

    只是眼中不时闪过一抹悔色……

    “胡说!”

    贾环喝了声,道:“是我吩咐的你们,怎么杀敌快怎么来,怎么能在自身不受伤的情况下最快杀敌怎么来。

    对付敌人,讲那些规矩做什么?”

    韩三苦笑道:“环哥儿,若是在江湖上,这般当然没问题。可在战场上……”

    贾环冷笑了声,道:“战场上怎么了?我手下若有千军万马,自然要寻求堂堂正正的军阵对战。那个时候,这些手段自然不好再使。

    可如今,咱们就这一千兵,虽在战阵序列中。

    可只排倒数第三,还不如前面的一些火头军和马夫。

    哪有咱们正面冲锋的机会?

    战场上又不能乱来,冲乱了战阵,乃是必斩的大罪,军法无情。

    所以,咱们如今只能捡一些汤水喝。

    难道为了喝这些没滋没味的汤水,我们还要用战阵去正面对抗,白白让咱们的兄弟送死?

    这种虚名,我宁肯不要。”

    韩大沉声道:“环哥儿说的没错,罗刹鬼绝不容小觑。咱们没习过战阵,罗刹鬼困兽犹斗,更加凶残。若是正面应战,必然会出现伤亡。

    而这些伤亡,没有多大意思……

    你们就听侯爷的,该怎么杀,还怎么杀,不用理会旁人怎么说,侯爷不会将这些放在心上。

    不过,到了让你们下死力的时候,你们也得拼死往前冲,不要辜负侯爷对你们的期望。”

    一旁韩让沉声道:“如今杀伐,只是让你们每个人都见见血,知道罗刹鬼的厉害。

    等你们都被血泡透了,就要见真章了。

    百年国恨,沧海难平。

    天下纷扰,何得康宁。

    秦有锐士,谁与争锋!

    侯爷对你们的期望极大,你们不要让侯爷失望!”

    “绝不让侯爷失望!”

    “敢不为侯爷效死?!”

    “生我者父母,重我者侯爷!”

    “哟!白岩,你还挺有文采啊!”

    贾环笑呵呵的看着之前被党雄威胁的精瘦汉子戏谑道。

    就是他,撒的一手好石灰,连续十几个厄罗斯悍卒栽倒在他手里。

    “声名远扬!”

    白岩讪讪一笑,道:“侯爷,咱不是党雄那样的粗坯!他只会打闷棍,今儿差点问那些罗刹鬼收保护钱!他还有脸笑咱……”

    “哈哈哈!”

    贾环看着面色陡然涨红的党雄,笑道:“你若真能问厄罗斯收到保护钱,本侯算你一功!”

    党雄顾盼自雄道:“侯爷,您瞧好勒!明儿咱一定在战场上,问罗刹鬼收点平安银子!”

    ……

    沧澜古城。

    不知多少异族百姓,此刻都围在曾经的嘎玛老爷的大宅周围。

    曾经沧澜城内最富庶豪华的土堡,如今一片断壁残桓。

    满是大火肆虐后的漆黑,透过波斯特色的月牙窗子,隐约可见一些骇人的场面……

    几个老人,面色悲切的站在人群中,看着土堡里已经烧焦的尸骸,默然无言。

    眼中有悲凉,有哀切,也有无奈……

    做了一辈子的兄弟,他们岂能不知那个智谋绝伦,文武双全的二哥的心思?

    只是,却万万没有想到,真的会走到这一步。

    何等,惨烈!

    黄德、占超二老心哀之余,不忍再看,齐齐仰头看天。

    澄净的夜空上,一轮明月照古人……

    ……

    ps:友情推两本书:《南晋闲人》,《梦中封神》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