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斩草除根
    沧澜古城,人口虽只有将将万数,但却有十数民族共存。

    只是,原本安宁祥和的生活,却因为战争的存在,荡然无存。

    大秦与准格尔大战时,因为沧澜王的存在,城中百姓虽然要交极重的税负,但勉力还能生存。

    然而待厄罗斯度过了风魔之地……

    他们对厄罗斯本国的百姓都不当人看,更何况对敌国之人?

    也许是因为沧澜城太小,所以只被大肆搜刮,未被屠城。

    因此,血腥气倒不是太重。

    但也造成了十室九空……

    战争的残酷,从来都不是战场,而是战区的百姓。

    一座相对完整,充满异族特色的圆顶古堡中,却有一群气息彪悍的秦人,在这里点着油灯,似乎在商议什么大事。

    这些人看起来,年纪都不小了。

    最年轻的,看起来也有五十多,头发花白了。

    然而这样一群年纪颇大的老人,看起来竟都是爆脾气。

    “咱们天南海北,分隔数万里,埋名隐姓,谋划三十年。

    一为给国公爷报仇,二为推翻赢秦昏君,成就大业。

    为了防备那贪慕富贵,认贼作父的纨绔膏粱坏事,我们废了好大力,才除去了宁至、谢琼之流。

    牛继宗秦梁等人虽也护着他,但绝不会服从他。

    唯有宁至谢琼之流,才会因国公爷之故,一心服从他。

    却不想,到底还是被他坏了大事……”

    “是小瞧他了,本以为只是个混不吝的走运小子,却不想,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早知如此,当初他刚一从武,就该提早灭了他……”

    “诶,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国公爷亲孙……”

    “国公爷亲孙?你看他可愿为国公爷报仇?他和赢玄那狗贼,还赢正那狗皇帝关系好的很。

    贪慕权贵,就算知道了国公爷被赢秦所害,也不会为国公爷报仇。

    我要是有这样的孙子,早一掌毙了!”

    “如今怎么办?咱们虽然在厄罗斯、在真真国、在新罗、在扶桑都有布置,可根本还是在都中。

    那孽障将十二将主十三将主他们诓骗到了西域也就罢了,偏还顺藤摸瓜,将曾经联络好的人,全都发配到大秦各地。

    虽然真要联系,还是能联系上。

    但必然要花费大量时间,况且……

    没了国公爷的名义,他们也未必再听咱们的。”

    “怎么办?嘿!若是国公府再重新回到以前那样,他们不就还会再听咱们的了吗?”

    “这……”

    “他若和咱们是一路人,咱们就算真的扶持他也没什么。从他的手段来看,却也是天纵之才。可惜,他一心与赢秦搅和在一起,早就忘了国公爷是如何死的不明不白……

    老夫将独孙送至他处,却也只是被冷落一旁,丝毫不用。

    他宁愿用鞑子做亲兵,都不愿用我等忠良之后……”

    待一群人议论到僵滞处,李先开口道。

    “就是这个道理!他虽和国公爷一样的血脉,却不是一条心。这叫孽孙!国公爷想必也是瞎了眼,竟点化这样一个孽障!”

    一面上带着一条恐怖疤痕的老者,大声道。

    如今,再无人对贾环当初所言,被先荣国教化有所怀疑。

    因为贾环所言所行,皆不似凡类。

    唯有被当初完人一般的先荣国调理过,才能说得通。

    “段离……”

    另一老者,似乎不大喜欢那狰狞老头的话,沉声喝道:“你敢对国公爷不敬?”

    段离哼了声,道:“老程,我何曾对国公爷不敬?只是觉得,国公爷不该教出这么一个数典忘祖的东西。”

    老程摇摇头,道:“国公爷必然没对他说过狗皇帝做过的事,否则,必然被赢玄老狗察觉。当初为了保护国公府,二将主还不是临摹了国公爷的笔迹,写了忠孝传家、死而不悔八个字带回?

    只是为了防备赢玄老狗有一日发现这件事,给国公府留个余地……”

    众人闻言沉默了,心想,也只有迂腐的老程才会相信这个说法。

    这是为了防备国公府的人得知真相后闹腾,惹来赢玄的雷霆一击,将国公爷残留的势力一扫而尽,再牵连到他们身上,那就全完了……

    段离沉声道:“不管如何,都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在那孽障的辅助下,暴秦一日强似一日。如今要趁着流民还在,各地贪官雁过拔毛,克扣贪污严重,民怨沸腾之际,抓紧起事。”

    另一人摇头道:“老段,这事到底怎么办,还是听将主的安排吧。如今力量四散,集结都集结不起来,拿什么起事?”

    李先沉声道:“我们这些老朽之人,在闭眼前,一定要替国公爷报得大仇。赢玄老狗虽死,可赢秦犹在。为了灭绝赢秦,我等三十年如鬃狗一般,四处暗藏谋划。绝不可因一数典忘祖之小儿而弃!

    所以,我们一定要先除掉他!

    只有除掉他,牛继宗、秦梁等人的利益纽带就不见了。

    为了军中利益,他们一定会反目成仇。

    到时候,我们的时机将会再次来临!”

    段离大声喜道:“对!此子不死,国公爷大仇永远难报!”

    老程还是有些犹豫,道:“只废了他,圈禁起来,不成吗?”

    段离嗤笑道:“老程,你就是因为太优柔寡断,当初让你早点去接家人不接,结果害得全家被狗皇帝杀个精光。如今,还这般?”

    老程闻言勃然大怒,正想发作,却被李先拦住,李先沉声呵斥了段离一声后,道:“程杰,段离虽然粗莽,但道理却是这个道理。你要明白一点,国公府是国公府,国公爷是国公爷。

    你家人被害,国公府可曾为你出面?

    程杰,当断则断!

    你的能为远强于其他,仅次于我。

    若非你在厄罗斯安排有方,咱们也没有这次机会。

    只要改了心慈手软的毛病,定会大有作为!

    你难道就不想为你家人报仇?”

    程杰闻言,老眼猩红,面色惨然,寒声道:“将主,三十年来,某无一日不想报仇!”

    李先道:“如此,就不要再心慈手软了。”

    程杰闻言,缓缓点点头,道:“好!”

    “好?那就好。否则,若是杀了不该杀的人,贾小子又该闹腾了。如今这般,正正好!”

    一道陌生的声音,蓦然出现在房内,众人大惊:“什么人?!”

    “呵呵,斩草除根之人!”

    ……

    (未完待续。)